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61,被耍了  
   
161,被耍了

)

161,被耍了

氣氛有些詭異.

靈玉沉默地跟隨在三人身後.

藥王遺府的這一排木屋,表面看來,堆放著許多零零碎碎的雜物,說值錢不太值錢,說不值錢,有些又很是稀有.伏元青前摸後摸,居然讓他找到了隱藏的庫房,其中收藏著藥王的私藏靈藥.

靈玉觀察了一下,發現庫房的東西擺得很整齊,沒有收拾的痕跡,心中暗想,徐正猜測的八成是真的,藥王和行端真人走時十分匆忙,大概只帶走了隨身最珍貴的物品,連庫房都沒有收拾.

她又偷偷看了前方三人一眼.

剛才她對著伏元青開了個玩笑,故意惡心惡心他,然後,他們三個避開她說了幾句話,氣氛就變得這麼古怪了.

不會他們之中真的有斷袖之人吧?不少字

也不對,如果是這樣,其他兩人肯定避之唯恐不及,而現在古怪的是,他們三個好像眉目含情似地默默交流……

靈玉被自己惡心出一身的雞皮疙瘩,趕緊搓了搓,不想了.

"程道友."伏元青的聲音及時響起.

靈玉抬頭迎向他的目光,露出純潔的笑:"伏道友有什麼事要交待?"

這笑容讓伏元青不由自主地想起她剛才的話,不禁一抖,聲音有些不穩了:"沒事,咱們趕緊把東西分一分,出去吧."

"好."靈玉從善如流.

除了徐正,他們三人把所有的東西集中在一起,確定了丹藥數量.因為伏元青沒有找到丹方,由他挑走了最珍貴的丹藥,剩下的三人均分.

靈玉惋惜不已,伏元青挑走的可是清虛忘塵丹,傳說中晉階時一等一的輔助靈藥,結丹時服上一顆,穩定心神,甚至結嬰也用得上.要不是他們人多,伏元青實力也強,她真想下手搶一搶.

當然,也就是想想而已,她雖然有點貪心,總算還克制得住.如果說伏元青之前故意坑害了她,現在她得了這麼多東西,又遵守承諾讓她安全離開,那算是扯平了.

她渾然忘了,自己之前灌了一大壺長生水,價值一點也不比清虛忘塵丹低.

時間不多,用特殊手法破開的入口快合攏了,分贓完畢,幾人准備離開.

靈玉走在最後,坎離劍始終提在手中.

她在戒備.

在三世鏡里,蔚無怏教了她許多道理.其中有一個是,共同面對困境不難,難的是事後分贓.或者說,分贓不難,難的是,每個人都能收斂自己的貪心.

她不敢保證,從這里出去,這些家伙真的能安全放她離開.

本來,她最不信任的是徐正,不過,水下洞窟一樁交易,溶洞一同被困,讓她對徐正的戒心散了些.她對徐正有一種奇特的信心,覺得他應該不屑于干這種事.

但是,段飛羽呢?還有,伏元青?

最危險的人,或許是伏元青,就像徐正說的,無論什麼人什麼事,在他眼里只分有用沒用.就靈玉自己的眼光來看,伏元青這人,表面看來無害,害起人來卻絲毫沒有障礙,還是遠離的好.

終于,他們安全從水下遺府退出,伏元青一陣擺弄,當初被炸開的巨石,居然又恢複了原樣,將遺府洞口完好地封存起來.

也許,幾百年後,會有後人到此,破開陣法,看到其中已經長大的靈草,得到藥王傳承.

從海中出來,四個人憑空立于海面上,聽著海鳥長鳴,海浪起伏,海風過耳.

"此事已了,程道友,多謝你一路相助."說話的是伏元青,眉頭緊皺,似乎巴不得與她分開.

靈玉心知他還記恨剛才的玩笑,正經無比地向他一拱手:"在下是否能離開了?"

伏元青輕輕點頭:"請便."

靈玉露出大大的笑容:"既如此,後會有期."毫不拖泥帶水地一甩衣袖,喚出劍氣,轉身就飛遁而去.剛剛遁出十來丈,她又停下,轉回身來:"不對,後會無期才是,我可不想再倒黴了!"

話未說完,人已化身劍氣,與劍合二為一,飛快遁走,只留下了一道淺紫劍痕,以及嫋嫋余音.

留下三人默默地看著,半晌無語.

不知道過了多久,段飛羽咳了一聲:"徐師兄,袁師兄,我們該去接人了."

他們進入水下遺府,其實不過一天時間,精神上卻疲憊無比,光是一個萬劍煉心陣,就把他們折騰得筋疲力盡.

"等等."徐正站著不動,"有些話,還是先說清楚的好,免得被不該聽的人聽了."

"不該聽的人?"伏元青眉頭一皺,"徐師弟,你是說,莫師弟?"

徐正別有意味地看了他一眼:"除了莫師弟,最好在顧師弟面前,你也別透露半個字."

伏元青怔了怔:"這……"他遲疑道,"顧師弟不遠萬里去投奔我,應該不會……"

徐正目光陡然森寒,直視伏元青:"你,要把命交到別人手里嗎?".

這句話,仿佛字逾千斤,伏元青一窒,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徐師兄."段飛羽遠眺著靈玉離開的方向,"我們不追上去嗎?".

"沒必要."徐正答得很干脆.

"可是,"段飛羽躊躇,低聲道,"只怕她已經猜到了什麼……"

伏元青猶豫了一下,也道:"若是徐師弟不方便動手,我和段師弟聯手之下,料想她逃不出生天."

"你們之前都聽到了,她是蔚無怏的徒弟."徐正淡淡道,"殺她太麻煩了."

"就算殺了又如何?"段飛羽不服氣,"在劍君面前,蔚無怏算什麼?就算是他師父蒼華真人,又算什麼?"

"你想讓我再去劍池關三年嗎?不,也許下次就是萬劍煉心陣了."徐正的語氣很平靜,袖口的手掌忽然握緊.

段飛羽便沉默了.

伏元青忽然眯起眼,欲言又止地看了徐正一眼.

"有什麼話就說."徐正瞥了伏元青一眼.

這淡淡的一個眼神,卻令伏元青一悸,之前他答應段飛羽的提議,只是無路可走,可此時此刻,在徐正的目光之下,卻不由自主地心服.或許,真正得劍君真傳的人,是他?

"徐師弟,"伏元青一邊斟酌一邊說道,"你好像對她有點不尋常,莫非……"

段飛羽心中微動:"是啊,徐師兄你竟然把封劍盒給她,這可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就算是那些女人……"

"你們先把人分清楚再說."徐正語氣始終平淡,"我可不是那個見到女人就腿軟的軟腳蝦!"

伏元青與段飛羽交換了一個眼神,看到對方和自己一樣,松了口氣.

"她很有天分."沉默中,徐正忽然開口,眼中有著旺盛的求勝欲望,"我有預感,她會成長為一個讓人驚豔的人物."

這句話,讓段飛羽靈光一閃,豁然抬頭,望著徐正:"徐師兄,你是說……"

"我很好奇,她會成長到什麼樣的程度,那樣獨特的劍訣……"

"徐師弟,"伏元青低聲道,"你該不會是在培養對手吧?不少字"他承認,八年不見,這位程道友的成長讓他吃驚,但,雙方的條件本身就是不平等的,有紫霄劍派昭明劍君的傳承,哪是太白宗這個法修門派的劍修可比的?可以預見,在結丹這個門檻,雙方的差距將會越來越遠.

徐正輕輕搖頭:"對手?未嘗不是幫手."

段飛羽一震:"她……"

徐正微微笑了起來:"她給我的感覺很奇怪,不由自主地心生警惕,卻有一種……古怪的親近感.我不知道她究竟會成為對手還是幫手,但是,推她一把,未嘗不可."

"……"

笑容一閃而逝,便收了起來,徐正肅容道:"袁師兄,你最好馬上離開陵蒼,立刻回星羅海域,我們需要一條退路.這個目標很難,也許要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我能保證,不讓劍君對你起殺心,也會告訴你從哪里開始,但其他的一切,都要你自己來."

伏元青點頭,平靜無比:"你能保證我的安全,讓我結丹,就夠了."

"好."徐正袖袍一抖,拋過一塊玉佩,"拿著這個東西,去無雙城."

"無雙城?"伏元青微微有點吃驚.

徐正沒再解釋,繼續道:"除非必要,我不會再聯系你,有可能幾十年後,你才會收到消息.袁師兄,你忍受得了嗎?".

"在紫劍峰過了十幾年,還有什麼過不了的?"伏元青長歎一聲,目光漸漸堅定起來,"放心吧,從此以後,世上再沒有袁複這個人了."

徐正嘴角露出一抹淺笑,低聲道:"但願有一天,世上也沒有徐正這個人……"

…………

劍遁施展到極致,真元用盡之時,就吃上一顆丹藥,直到看見熟悉的陸地,身後始終沒有追兵,靈玉的心才慢慢放了下來.

看來,他們真的沒有殺人奪寶的打算.很好,紫霄劍派的人雖然討厭,但還是有底限的.

靈玉分辨了一下方向,往白鹿庵戰場趕回.

趕著趕著,她越想越奇怪,遁到一半的飛劍忽然停住.

不對啊,她怎麼覺得這事不對勁?她是為什麼去藥王遺府的?因為伏元青和徐正對上,伏元青拉她下水,徐正又不肯相信她,于是把她拉進去平衡勢力.

既然這樣,為什麼從遺府出來,伏元青直接放她回來了?他們還沒去接顧昊和莫沉呢,難道不怕徐正翻臉?

還有徐正也挺奇怪的,既然不相信她,為什麼不直接滅口呢?

思索了一會兒,靈玉悟了.

妹的,老子被耍了!這兩伙人,想避人耳目!(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60,爛在心里     下篇:162,交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