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173,組織  
   
173,組織

)

173,組織

屠秋容與游興商議著,很快定了幾條策略.

首先是他們的藏身之地,屠秋容懂得陣法之術,如何布置一條安全的防線,就交給她了.其次,救回來的這些人,要好好安頓,不僅是養傷的問題,還有他們醒了之後,如何相處的問題.他們要自救,就要像個組織的樣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保證所有人能發揮作用,即使沒用,也不能礙事.

屠秋容出身好,修為高,理所當然是首領,游興則把雜事包攬過去了,據說他踏上仙路之前,是俗世大幫派的軍師,這些事情駕輕就熟.

趁著去修整石林的陣法,屠秋容獨自帶著靈玉,對她說:"你看,這位游道友就是個聰明人,失了乾坤袋,知道自己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第一件事就是展露自己的價值,而不是意氣之爭."

靈玉回想了一遍,不禁點頭:"嗯……"她頓了頓,忍不住問,"屠師姐,我們這麼做真的可以嗎?".

屠秋容站在石林上方,打量著這個天然石陣,瞥了她一眼,微笑:"你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打算的嗎?".

靈玉搖搖頭:"我沒想得這麼複雜,只是覺得,活下來的人越多越好,可現在看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當然不是,不然師姐為何要與你說這些."屠秋容說罷,指著一個地方,讓靈玉去挪石塊.

好不容易挪完回來,靈玉繼續剛才的話題:"屠師姐,你教我那些,莫非想讓我學著怎麼組織不成?"

"這是自然."屠秋容不假思索,"別看游興一套一套什麼都會,真正能夠互相信任的人,只有我們兩個而已."

"這樣嗎……"本來想,既然師姐是首領,她只要跟著就好,如今看來,師姐希望她負擔得更多?

"好了,別一門心思琢磨,人不是一天成長起來了,接下來,你見游興做事,多看多想,學那麼一些也就夠了.你不是喜歡多想的個性,不用非得勉強自己."屠秋容頓了頓,說,"只不過,當你不得不做一些事的時候,要拿得出手."

靈玉把這句話在心中轉了一圈,意思是,技多不壓身?

花了大半天時間,石林的法陣被鞏固了一遍,又布置了一道防線,屠秋容滿意地帶著靈玉回去.法陣經過她的修補,不但外人進不來,連空中也發現不了.

回到石屋,游興迎了上來:"屠道友,程道友."

兩人含笑招呼.

游興很適應軍師這個角色,開始向屠秋容稟報:"兩位救回來的道友,有兩位傷勢過重,沒撐下去,已經就地掩埋了.還有三位昏迷不醒,其他人都醒了."

"……其中兩位服傷藥後,已經能夠行動自如,恢複了大半的實力,其他人可能要再養幾天才行.另外,這些人里,有以下幾個門派……"游興口齒清晰地將情況一一彙報,將傷員們的傷勢,來曆,修為,修煉方向,全部進行了分類.

靈玉大開眼界,原來一個軍師要做這些事情.

最後,游興說:"屠道友先去看看他們吧,畢竟你是這里修為最高的修士."他隱去了首領兩個字,修士都自命甚高,哪怕知道要以為別人為尊,也不願意說出來.

得到屠秋容的同意,已經醒了的修士們在一間大石屋集合.

靈玉看了一下,已經醒了的十幾個人里,初期的七八個,剩下的是中期的,後期一個沒有.一般來說,後期修士都有自己的保命手段,修為又深厚,活下來的話,也早就清醒了,輪不到他們去救.

那個之前出言不遜的青年,安分守己地坐在角落里,不知道是不是被游興教訓過了.

屠秋容走進石屋,在游興的刻意安排下,在中間那張石床上坐下,向眾人點頭招呼:"諸位道友,先介紹一下,在下屠秋容,太白宗修士,原是白鹿庵營地丁部主事,飛舟被襲擊後僥幸逃得性命,尋到這處藏身之地."

"原來是屠道友,"一名觀慧寺的和尚合十為禮,"多謝道友救命之恩."

"不必客氣,救人亦是自救."屠秋容始終面帶微笑,她是做慣了執事長的人,如何維持親切而不失威嚴的態度,一點難度也沒有.

"……現在是什麼情況,相信諸位道友已經聽游道友說過了,白鹿庵營地毀了,目前我們聯系不上高層,只能想辦法自保,等待救援,或者想辦法找到高階修士……"

"屠道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前輩們要運送我們出營地,還被人截個正著?"等她說完,一名女尼問.

屠秋容歎了口氣:"我們只是早些清醒,知道得不比道友多."

"莫非妖修攻進來了?"另一名修士說,"當時萬佛塔不是出事了嗎?".

"嗯,很有可能,所以前輩們把我們送走."

"等等,我記得那個時候,有人喊,營地被關閉了,我們出不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對,我也聽到了."

"這麼說,是不是白鹿庵被妖修算計,保不住了,所以前輩們把我們送到丹心閣,以求一線生機?"

那女尼開了個頭,眾人七嘴八舌地討論了起來.突然遇到這樣的事,他們每個人都一肚子疑問.

屠秋容聽著,時不時插兩句,句句都在點子上,很快贏得了眾人的信任,每個人都把目光轉向她,最先發話的那女尼快言快語:"屠道友,你修為最高,原來又是丁部主事,目光比我們長遠,依你所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提到這個問題,屠秋容面色一正,說道:"正要與諸位道友說這件事,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最重要的,還是要想辦法面對.我與師妹,游道友商議過,這里是藏身的好地方,我們以此為據點,慢慢觀察情況,說不定能逃得性命."她頓了頓,目光掃過屋內眾人,"當然了,留在此處,人多了,就要有個章程.不知幾位道友意下如何?"

她的意思很明顯.留下來,就要守規矩.

眾人都有些躊躇,畢竟他們與屠秋容不熟,輕易入伙,實在沒有保障.

惟有那女尼,猶豫了一會兒,很快有了決定:"貧尼聽屠道友的,若是沒有你們師姐妹,還不知道有沒有命活下來."

她這一開口,另有幾人也附和,包括那名僧人,他宣了一聲佛號,道:"貧僧亦是如此."

屠秋容微笑,溫言道:"諸位不必擔心,若是覺得一個人更自在,我們也不會勉強,送你們出去就是."

她這麼一說,其他人很快也應了.送出去是什麼意思?就是要回到戰場上,白鹿庵突逢大變,他們都清楚,一個安全的藏身地點有多不容易.

達成共識後,游興適時地出來出謀劃策,安排各人的職責.傷勢輕的照顧重的,實力恢複較好的輪班,一批出去救人,一批留下守護.短短半個時辰,就安排得井井有條,然後各自回去療傷休息.

屠秋容和靈玉亦是身上帶傷,只是輕得多,亦尋了個角落打坐.

過不多久,游興帶著那名女尼來了.

兩人停了療傷,屠秋容似笑非笑地瞧著游興:"游道友,這麼快就安排好了托,真不簡單."

游興微微一笑,倒不覺得尷尬,指了指那女尼,介紹:"這位是定無道友."

三人各自見禮.

定無雖是女尼,性格卻活躍,笑眯眯道:"非常時期行非常事,兩位道友莫要笑貧尼不守清規."

"哪里."屠秋容擺擺手,看看她,又看看游興,"兩位道友是舊識?"

游興道:"曾經有過一面之緣."

幾人簡單地說了幾句,便回到正題.

游興說:"屠道友,恕我直言,我們這些人里,十有五六沒了乾坤袋,不得不依賴于你,你們師姐妹醒得早,想必手中積了不少財貨,這些東西怎麼分配,可是關系到我們團隊穩定的大事."

自古以來,財帛動人心,修仙界也逃不過這個規律.他們每個人都知道,屠秋容和靈玉的手中必定有大把財物,而自己卻失了乾坤袋,稍微不平衡的,只要一個引子,就能引發大火,哪怕有救命之恩都沒用.

"是啊."定無道,"幸好我的乾坤袋還在,不然,知道自己沒了傍身的東西,不知道要多嫉妒兩位."

屠秋容略一思索,道:"讓我們師姐妹把東西拿出來,那是不可能的,這樣只會養成他們的習慣,需要了就向我們要,一旦我們沒有滿足他們的要求,反而會對我們心存恨意.人的欲望無止境,誰知道將來會如何?"

游興贊許地點頭:"屠道友如此明智,鄙人沒有看錯人啊!"

定無緊接著道:"但是,也不能讓他們一點想頭也沒有,難道真的窩在這里等救援嗎?誰知道救援什麼時候來,拖久了容易生變."

"所以……"屠秋容道,"讓他們自己去找."

游興拈須沉吟,定無笑眯眯地看著.

"這樣不錯,既轉移了他們的注意力,更能讓他們主動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172,自救     下篇:174,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