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09,劍亡人亡  
   
209,劍亡人亡

"不好!"混亂中,靈玉聽到方心妍的聲音,隨後就被掀飛了出去.

被掀飛的不止是她,徐逆,枯禪,燕星……無一人幸免,就連有保命秘術在身的方心妍,也是如此.

元嬰自爆,其威力足以將數名同階修士炸死,何況是他們這樣的築基修士.玄鶴在施展血影焚身的時候,諸位元嬰修士就反應過來了,施展出保命之術,將威力擋了下來.盡管如此,護罩還是全部破滅了.

寒石真人一口鮮血嘔了出來,經脈被血影焚身的威力震蕩,護罩破碎.

至于靈玉他們,顧真人匆忙之間顧不上,哪及得上寒石真人持續施展的護罩強大?被寒石真人護住的那些結丹,元嬰修士毫發無損,他們幾人卻受到了波及,重重摔了出去.

全身火辣辣地痛,靈玉覺得,自己上輩子八成沒積德,不然怎麼老是遇到這樣的情況?從白水觀開始,多少次慘遭池魚之殃?這次要是沒事,一定要窩起來好好修煉……咝,經脈好痛,大概被震裂了吧?不少字

元嬰後期的搏命一擊,僅僅只是波及,就有這麼大的威力.

陰極並不大,他們在這麼一塊小小的地方斗法,破壞力更強.血影焚身的一擊,無論是昭明劍君,還是寒石真人,乃至那妖修少年黃驍,都施展出了壓箱底的秘術,極力地將破壞控制住,免得傷到下面還在抵抗法寶之力的修士.這使得他們無可閃避,只能硬生生地承受傷害.

一擊過後,沒有一個人還能站著.不.確切地說.連妖也沒有.玄鶴帶來的那些妖修.同樣不能幸免.

"呵呵!"跌坐在地的黃驍面如金紙,對著玄鶴冷笑,"玄鶴,落到這一步,你滿意了?真不知道你糾結個什麼,你也是一步化神的大妖,大衍城消失,對你有什麼好處?"

"一步化神.一步化神!"血影焚身的後遺症是驚人的,玄鶴身上紅光盡去,奄奄一息,然而他目光仍舊凶狠,笑得格外淒涼,"好個一步化神,這一步,我走了多少年?!"

他冷冷看著黃驍,說道:"你們黃岩一族,早年出了一位化神.受庇多年,豈知我們的難處?仙月湖乃我赤鶴族多年棲息之地.當年雪鹮族仗著勢大,強行搶占,你們如何?袖手旁觀不說,甚至落井下石!逼得我們萬里遷移,離開生活多年的南荒,到東荒落腳.東荒窮山惡水,我們赤鶴族本就不易繁衍,經此動蕩,曆經多年,方才慢慢恢複生息!若非如此,我豈會冒著危險結嬰,埋下後患!"

"哈!"聽他此言,黃驍不但沒有動容,甚至譏笑道,"玄鶴,你說這些,真是枉費活了幾千年!我們妖族向來是強者為尊,自己實力弱,怪得了別人?再說,當年你一結嬰,趁著雪鹮族內亂,搶回了仙月湖,我們說了什麼沒有?你堂堂一位大妖,像小娃娃一樣哭訴,矯情不矯情?"

"好一個矯情!敢情這麼多年,我處處受你們排擠,都是應該!"玄鶴怒極反笑,"好,就算我矯情,還不許我出口惡氣?你們有化神秘術,你們有靈山福地,我就趁機搶一搶,那又如何?"

"你早這麼說不就完了?"黃驍目光鄙棄,"我就知道,你化不了神,就憑你這樣的心性,也想化神?"

玄鶴聞言大怒:"黃驍,其他人有資格說,你可沒資格!當年是誰趁我閉關時奪我至寶,還將我擊成重傷?你以為我不知道那是你?不就是想打壓我麼?你做得初一,我做不得十五?"

"那也要你有本事!"被揭穿了,黃驍不甘示弱,"我們大荒就那麼大,你修為越高,占的資源就越多,我便是打壓你又怎樣?這本來就是我們大荒的生存規則!"

"是啊,說到底,就是因為我沒有化神撐腰!"玄鶴看著腳下,目光帶著毛骨悚然的恨意,"所以說,大衍城,根本不應該存在!"

靈玉飲了一口長生水,緩過氣來,就地盤坐調息.其他人也都紛紛吞服丹藥療傷,只是效用不一.他們在戰場混跡這麼多年,物資貧乏,哪怕有丹藥剩下,都不是什麼好貨色.因此,只有靈玉和徐逆恢複得最快.

聽著這二妖口舌相爭,靈玉默然.原來,到了元嬰這一步,仍然如此艱難?師父曾說過,修仙,就是與天爭命,她雖然老老實實聽訓,卻從來沒放在心上.這不禁讓她想起仙城中,徐逆對她說的那些話,莫非真是她得到的太多,所以失去了上進的銳氣?看似自信,瀟灑,勤奮,卻從來沒有拼盡全力,爭奪那一線仙機的自覺.

仙機,原來真的只有一線.想這些妖修,壽元比他們人類長得多,尚且要這麼拼命.這個名喚黃驍的妖修前輩,有化神長輩看顧,還要使盡心機,暗中算計.而沒有靠山的玄鶴,舉步維艱,以至于走到元嬰後期,行事越發偏激,走上自毀的一步.

就算不提黃驍和玄鶴,單是此行的同伴,徐逆,燕星,枯禪,每個人都反襯出了她的缺失.徐逆奮力拼搏為求生機,燕星多年積累舉重若輕,枯禪淡然自若不急不躁……就連方心妍,在妖族中地位不凡,卻能拋棄一切,到人類中曆練.

靈玉內心默默思索,若是能從戰場出去,她就游曆去吧,好好地看看這個世界,問問自己的內心,修仙之于自己是什麼,想要怎樣的未來,該如何走下去……

"小心!"思索中,忽然聽到徐逆的聲音.

靈玉抬頭,猛然看到,一道紅光向自己的方向飛來.

卻原來,玄鶴被黃驍刺激得暴怒不已,竟然不管不顧.將全身修為聚于本命法寶之上.打了出去.

黃驍重傷在身.匆忙間抬掌一揮,將紅刺擊碎.紅刺化成的紅光,如同煙花,四散開來.偏巧有那麼一朵,飛向靈玉的方向.

一時間,靈玉腦中閃過許多應對之法,靈符,秘術,卻無一可以付諸行動……真元無法運轉!

想要閃開已經來不及了.沒有真元的情況下,單憑肉身的速度,怎麼也閃不掉元嬰修士的一擊,哪怕只是強弩之末,而且還是波及的一道流焰!

她倉促地抬起劍,試圖擋一擋,或許,還保留了靈性的本命靈劍,可以化解大部分的威力,保住一條性命.

這一刻.靈玉的內心冷靜無比.

一道綠線緊跟著飛來,在流焰撞上坎離劍的時候.擊中了它.但,到底遲了一步,重傷在身的顧真人,沒能把握好時機.

流焰消散了,靈玉只覺得手上一輕,流淌著淺紫劍光的坎離劍從中斷裂,半截劍身墜了下來.

靈玉睜大眼,定定地看著墜落在地的半截劍身,上面淺紫劍光一消而散,黯淡下來.

劍……斷了嗎?

她忽然想起在下界,成為劍修的時候,聽到的那句話:劍修之劍,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劍亡……人亡……

冥冥之中,奇妙的心靈相通的感覺,好像被生生地扯斷了,痛不可抑.

直覺地伸出手,捂住疼痛的胸口,覺得喘不過氣來,然後,從未有過的劇痛,從丹田傳來,遍及四肢百骸.

"噗!"丹田碎裂,沖擊著胸口,使她嘔出了一口心頭血.隨之而來的,是整個人失去控制的無力感.

說不清這一刻是什麼感覺,甚至,連疼痛都變得不重要了,空虛湧上心頭,似乎什麼都失去了,一無所有.

這是……要死的感覺嗎?靈玉睜大眼,身體卻不可控制地往後倒去.

"程靈玉!"她聽到徐逆的聲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他粗魯地扯了起來,一顆丹藥強行塞進嘴里.

但是沒有用,她開始持續不斷地嘔血,丹藥根本咽不下去.

本命靈劍已毀,丹田破碎,她知道自己遇到了什麼.

對于修士而言,到這一步,與死亡無異.

不甘心,好不甘心啊,她剛剛決定,要認真地思考前程,卻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要修仙,不如問問自己,仙是什麼.

看著徐逆的臉,想到他在仙城中說的這句話.

仙是什麼?她想起年幼時,總是出神地聽著說書人說的神仙故事;她想起,白水山的三年,背誦的枯燥道經;她想起,玄淵觀日複一日枯燥的鍛體,練劍;她想起,費盡心機卻倒在最後一步的韓撫甯;她想起入門法會時,走過的問仙路.

求仙之路,崎嶇難行,時時刻刻如臨深淵……

仙路難見盡頭,你不知道你要走多久……

這條路只有你一個人走,沒有人可以幫你……

"我……"她張口,輕輕說出當年曾經說過的話,"我想去更高的地方,感受更多的風雨,看更美的風景……"

原來,仙是什麼,早就在她的心里,是她未能時時問心,以致失去了銳氣.

"聽著!"身體被蠻橫地拉了起來,徐逆咬牙切齒地說,"程靈玉,你死不死我無所謂,但是,不要拖我後腿!否則,就算你死了,化成灰了,我都會笑話你,曾經有個不自量力的傻瓜,自以為天資過人,卻連結丹都沒走到,你……"

話未說完,只見她無聲地張了張口,閉上雙眼.

徐逆頓住,感到胸口血氣翻湧,是同心契……

他牙關緊咬,強行將湧上心頭的血氣吞了下去,卻仍然有鮮血溢出嘴角.

程靈玉!他在心里說,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就是跟你立了同心契!(未完待續..)

PS: 這幾天不知道怎麼的,評論區回帖的時候總是很難點出來,索性先不回了,在這里謝謝大家的意見.嗯,接下來會有一段時間的爆發,每天鎖小黑屋,認真碼.</p>

"小說,"

上篇:208,俱焚     下篇:210,年複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