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15,鳳求凰  
   
215,鳳求凰

陳執事很快就走了,他雜事繁多,不可能久留.(http;//.. 燃§文&書&庫『雅*文*言*情*首*發』

阿碧記掛著金丹大典,坐不住,靈玉看著礙眼,就打發她出去了.

沒有阿碧,只能自己親手沏茶,還好她當初被蔚無怏操練過,手藝雖然有點生疏,總算還記得.

"徐道友,別來無恙."靈玉將一杯茶放到徐逆面前.

真正地用手放.

徐逆看著她的手,還是穩穩的,紋絲不動,卻沒有了真元,只能用手托杯,放到他面前.

他沒有說話,只是端起茶杯,慢慢地飲了一口.

靈玉面帶微笑,看著眼前的徐逆.三十年沒見,徐逆還是老樣子,只是眉宇的冷意更濃,哪怕坐在溫泉邊上,都像萬年不化的冰山,從里到外地冷.

看到徐逆放下茶杯,靈玉替他換了一杯,口中道:"怎麼,多年不見,你就是來發呆的?"

徐逆緩緩抬起頭,看著她.

他的目光似乎很平靜,卻又有著說不清的東西,看得異常認真.

靈玉干脆也不說話了,靠在石桌上,雙手支頤,大大方方由著他看.

好久好久,徐逆說:"我……我是來參加金丹大典的."

靈玉微一挑眉.只是金丹大典,又不是元嬰大典,好像一般情況下,只有很親近的友派弟子才會來參加,徐逆跟那位紀承天紀師兄很熟嗎?

徐逆只比她年長八歲,在壽數幾百的修仙界,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那位紀師兄,在她築基的時候,就快結丹了,應該跟徐逆沒什麼交情才對.

"聽說你醒了,過來看看."

靈玉點點頭,也不多問.雖然三十年沒見面,但"徐公子"什麼個性.她清楚得很,他不想說,問也沒用.

"你……還好嗎?"

"你覺得呢?"大概很久沒見生人了,即使面對徐逆這張平素有點討厭的臉,靈玉都覺得歡喜.

徐逆又用那樣認真得可怕的目光看著她,看了很久很久.

就在靈玉以為他又不說話的時候.他開口了:"你,好像變得更好了."

這句話讓她一怔,不禁笑道:"更好?莫非徐……徐道友以前也覺得我好不成?"想說徐公子,又想起他不喜歡她這樣喚他,好像總是帶著嘲諷.便收住了話頭.

徐逆沒理會她的疑問,繼續道:"修為沒有了,肉身都沒有變.想來,蔚真人這些年一直用珍稀靈藥給你溫養吧?"

七八十歲的築基修士,除非服用過駐顏丹藥,或者修煉了駐顏功效的功法,容貌已經開始慢慢轉變了,盡管衰老的速度很慢很慢.比如錢家樂,他的樣貌由少年轉向青年,如今看起來.比當初年長了兩三歲.

徐逆沒有變化,想來他修煉的功法那麼高明,大概有駐顏的功效.就算沒有,他名義上是昭明劍君的愛孫,正牌的徐公子是什麼樣子.他就是什麼樣子,幾枚駐顏丹不值一提.

靈玉的樣貌,同樣沒有任何變化,仍是十七八歲少年模樣,只是氣度風姿,有著些微差異.

"嗯."靈玉說,"師父待我極好,這些年為我溫差身體,不知費了多少心力."

"那就好."徐逆說罷,繼續低頭飲茶,不再說話.

過了一會兒,靈玉實在不想再陪他繼續傷感憂愁了,這出戲實在不適合他們好不好?

她道:"你到底來干什麼的?要看的話人已經看到了,別這麼怪模怪樣的,看得我心里發毛."

"……"徐逆抬起頭,盯了好一會兒,面無表情地道,"我果然不應該指望你變得溫柔一點."

"溫柔?你腦子沒壞吧?"靈玉雙手抱胸,"我憑什麼對你溫柔啊?徐……算了."她很想嘲諷一下,但徐逆的身份太特殊,這嘲諷就變得說不出口.往人家心窩里紮刀子的事,偶爾干那麼一兩回就好,干得多了,人品會流失的.

徐逆的眉毛抖了抖,終于維持不住面無表情的樣子,看起來很郁悶.

過了一會兒,他說:"程靈玉,好歹你能好好地坐在這里,有我的一份功勞,能對我好一點嗎?"

靈玉笑:"功勞."隨後笑容一收,"我還沒問你呢,那丹藥哪來的?是不是你趁著我沒醒,偷偷收起來的?"

"……"徐逆理直氣壯地說,"是又怎麼樣?難道你指望我看到天材地寶,都分你一半?別這麼天真行不行?"

這下換靈玉郁悶了.其實她明白這個道理,見者有份,當時她還沒醒,徐逆趁機收走好東西很正常.要是換別人,她肯定不會說出口,可是面對徐逆,她忍不住.

"都說女人愛占便宜,可像你這麼斤斤計較的還真少見,每次見面,不是算帳就是准備算帳,你能有點出息嗎?"

"徐逆!"靈玉用力一拍桌,怒視著他.

聽到她叫這個名字,徐逆臉上的表情微不可見地一松.

緊接著,就見靈玉傾過身,對著他笑得分外溫柔:"要我坦白地告訴你嗎?那些女人不跟你計較,是因為看上你的臉吧?"

剛剛放松的面部肌肉陡然一緊,徐逆咬牙:"程靈玉!"明知道他討厭這張臉,根本不屬于自己的臉!

"謝謝啊,我知道我叫程靈玉,不用你提醒我."

"……"徐逆郁悶無比地扭開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說:"我很想找你打一架,可是你現在不能打架了."

"……"靈玉轉過視線,發現他是真的郁悶,而不是被她氣的.

他的聲音低了下來:"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能找誰……"

過了一會兒,靈玉說:"我說過,你的事我不會插手."

"我知道."徐逆伸手捂住臉,"可我真的不知道跟誰說."

"別告訴我,"靈玉拒絕得飛快,"我還想活得久一點."

"程靈玉!"徐逆再次大怒,放下手瞪視著她,"你就不能配合一點?"

"對一個曾經想殺我滅口的人,我要怎麼配合?"不要怪她沒有同情心,心理陰影啊!

徐逆沒詞了,懨懨地坐著,盯著溫泉旁邊的樹發呆.

過了許久,大概心情平靜了,他說:"你會用樹葉吹曲子是嗎?能不能吹一曲給我聽?"記得以前守衛的時候,她經常無聊地吹著各種樹葉.

"……"靈玉看出來了,徐逆真的心情非常不好,很可能到了崩潰的邊緣,不然,她剛才那麼氣他,早該翻臉了.可他不但沒有,還叫她吹曲子.

她想了想,說:"你太早高看我了,我只會胡亂地吹點聲音出來,根本吹不成曲子."

就在徐逆郁悶得無以複加的時候,聽到她說:"不過,笛子什麼的,倒是會一點,不介意的話,隨便聽聽."

"……嗯."

靈玉起身,從休息屋里翻出笛子.雜七雜八的東西,她會得不少,但僅僅只是會而已.清醒之後,蔚無怏曾經說過,她會有一段很長很孤獨的日子,如果覺得心情煩躁,可以讀讀道經,喝喝茶,彈彈琴.所以,她讓阿碧每天讀些道經,既是為了磨練阿碧,也是為了疏解自己的心情.

笛聲清亮,但她吹的這首曲子,帶著特別的溫柔意味,讓徐逆想起一個詞,纏綿悱惻.

他默默地聽著,聽得很專注,又好像根本沒用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笛聲停了,他回過神:"怎麼不吹了?"

"……"靈玉道,"吹完了."

"哦,很好聽."他竟誇獎了一句.

"……"靈玉更加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樣的徐逆太可怕了!

她想了想,說:"你知道我剛才吹的什麼笛子嗎?"

徐逆很上道地問:"什麼曲子?"

靈玉沉默了一息,答:"鳳求凰."

徐逆也沉默了一息,不多時,天池峰響起一聲怒喝:"程靈玉!"

靈玉放聲大笑,笑得直不起腰來.

要是別人,肯定不會多想,可他是誰啊?徐逆可從來不會認為她懷有好心,自然就以為她吹這曲子,是故意嘲諷.

天地良心,其實原因只是,她只學了這麼一首!

"好了好了,用得著這麼生氣嗎?莫非聽個鳳求凰,你就成凰了?就算你想當凰我還不想鳳呢!"

徐逆怒視著她:"你跟鳳有什麼兩樣嗎?"

"徐逆!"這下換她怒喝,戳她痛腳是吧?

"你又生什麼氣?"徐逆斜著眼看她,"你不是早習慣了嗎?"

"我……"她是習慣了沒錯,可別人能說,他不能說!被徐逆嘲笑這種事不能忍!"你等著,早晚有一天,我領只鳳給你看看!"

"別開玩笑了!"徐逆壓根不信,"有男人看得上你?"

"憑什麼沒有?"靈玉奇了,"我哪里不好?"

"你哪里好?"

靈玉指著自己的臉:"我長得不好嗎?"

"呃……"

又指自己的腦袋:"就算不是聰明絕頂,可也不笨吧?"

"……"

"好歹我也有築基……"正想說,也有築基修為,話卻頓在了這里.

是啊,她現在沒有修為了,也不知道有沒有未來.

沉默,連徐逆也不說話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聽到他說:"抱歉."

上篇:214,客來     下篇:216,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