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20,回來了  
   
220,回來了

轉眼阿碧和冷青瓊又吵起來了.レ?燃?文?書庫レ

陳執事眼巴巴地看著靈玉.

靈玉無法,冷青瓊怎麼樣,她管不著,阿碧可是她的靈寵.

"阿碧."

一人一妖爭吵聲停了.

靈玉淡淡道:"什麼好東西,也值得你吵吵嚷嚷?說出去丟我的人.喏,這瓶固神丹拿去,不比靈心草好吃?"

阿碧先是不快,再是歡喜,接過靈玉扔來的丹瓶,滿臉帶笑:"真的給我吃?"

"什麼時候騙過你?"

"哇唬!"阿碧高興得跳起來,把丹瓶揣進懷里,不忘對冷青瓊挑釁地扔個眼神.

冷青瓊臉色頓時漲得通紅.靈玉沒教訓她,但她就覺得那句話甩在了自己臉上.

一只靈寵搶靈心草,算是丟臉,那她呢?堂堂元嬰修士的弟子,跟只靈寵搶靈心草?

"站住!"看她們轉身走人,冷青瓊喝道.

靈玉管也沒管,繼續走.

"喂,說你呢!"

靈玉腳步一頓,轉回身看著她:"叫我?"

"不然呢?"冷青瓊昂著頭,氣沖沖地瞪著她.

靈玉語氣淡淡地道:"容我提醒你一下,如果是叫我,請叫師姐."

"你……"冷青瓊很想說,你憑什麼做我師姐,但是,她好歹也是築基了的人,知道這話要真的說出去,對蔚無怏就有些不敬了,可她真心不想叫師姐,便道,"你既知自己是師姐,為何縱容靈寵欺我?"

靈玉頓了一下,然後就笑了:"冷師妹,你年紀不大吧?"

"……"冷青瓊愣了一下,她年紀確實不大,不過二十出頭.若非築基甚早,功法又對了蔚無怏的路數,也不會拜到他門下.

"跟你那位丁師兄學學吧,什麼都放在臉上的人,會死得很慘."說罷,帶著阿碧往外走.走了兩步又停住,"對了,身為師姐,我勸你,珍惜現在美好的時光.不然你會後悔的……師父可是很會磨練弟子的!"

冷青瓊咬了咬唇,有心把話頂回去,又擔憂不遠處的蔚無怏知道.『雅*文*言*情*首*發』壞了印象.直到丁皓玄出來,皺著眉頭對她說:"冷師妹,還不快回來."

"……丁師兄."丁皓玄無論是修為還是年紀,都在她之上,在他面前,冷青瓊不敢放肆.

丁皓玄道:"就算你不把她放在眼里,面子上也要敬著.將來的事誰都說不好,她今日修為廢了.焉知明日如何?再說,師父還在呢."

"……多謝丁師兄."冷青瓊知道丁皓玄所勸有理,但想到剛才靈玉甩下的那句話.就覺得不爽,她可以看在師父面上喚一聲師姐,可一只靈寵也有資格爬到她頭上?

又說了幾句話.師兄妹二人各自回去修煉.

宮殿之中,蔚無怏端著茶杯笑,自言自語:"教徒弟,可真是麻煩呀--"

然後將剩下的茶水慢慢飲盡了,伸指一彈,袖中玉瓶內,飛出三世鏡:"唔,重新提煉過,果然好了很多,明日就試試……"

靈玉壓根不知道,因為這小小的插曲,蔚無怏臨時調整了教導弟子的計劃,將三名徒弟整得死去活來.他的想法很簡單,沒有實力,有些委屈就只能受著,所以,他不會幫靈玉出頭,也不會放縱那幾名新弟子.修為還上不了台面,就得學會低調,築了基就把尾巴翹上天……三世鏡是個好地方.

回了天池峰,阿碧正愛不釋手地把玩了一會兒丹瓶,珍惜無比地打開瓶塞,倒了一顆丹藥出來,頓時就愣了.好一會兒,她叫道:"怎麼是聚氣丹?你拿錯了……"

"沒拿錯."靈玉重新鋪出筆墨,將功法要點記錄下來,准備明後天就開始修煉.

"可你說是固神丹--"阿碧慘叫,知道自己受騙了.聚氣丹是煉氣期的丹藥,對已經築基的她來說,只能算是中零嘴,比靈心草還不如.

"不說是固神丹,怎麼充面子?"靈玉奇道.

"不管,你騙我,我要固神丹!"阿碧挨上去,想去摸她袖子.

靈玉閃身:"臥槽,你個敗家靈寵,知道固神丹多少錢嗎?你主人我,在戰場混了二十多年,口袋空空;睡了三十年,連寄存在師父那的寶貝也都消耗光了,窮得叮當響,只能靠月例混日子,你身為靈寵有點自覺好不好?"

"……你騙我!"阿碧說不過她,只能重複這句話.

"傻不傻啊你?"靈玉一本正經訓斥她,"你就不會偷溜回去,找陳執事要靈心草?跟個不懂事的小姑娘當面吵架,丟人又丟份!她怎麼說也是師父的弟子,身份比你高,正面對上你就得吃虧.向陳執事要就不同了,這些事都扣在了他手里,以他跟我們的交情,拿些靈心草算什麼?他知道師父對你的態度,自然不會虧待你."

阿碧眨眨眼,半懂不懂.

靈玉諄諄教導:"面子這種事,當然要顧了.但是,自己弱的時候,正面對上又沒有好處,咱們還是暗中把便宜占了再說."

"……是這樣嗎?"

"廢話!你主人我說的,能沒有道理?回去要靈心草吧,咱們對陳執事一向禮敬,偶爾拜托他點小事,還能拉近關系.以後在這里恐怕要住個幾十年,瑣事還要靠他照應."

"哦……"阿碧回去觀云峰了.靈玉看著她的背影,笑了一下,又很快把笑容收住,摸了摸乾坤袋.

不是她小氣,實在是現在太窮了,等日後獻功法得的貢獻劃到自己名下,再好好犒勞阿碧.

修煉艱難,要節約著過啊!

第二日,蔚無怏便讓人把自己做的功法注解送了過來.元嬰修士到底是元嬰修士,這份注解,比靈玉自己做的不知道詳盡多少倍,許多地方,微妙玄通,看得她擊節歎賞.她當即把自己做的丟一邊去,將蔚無怏送來的翻來覆去地看,仔細琢磨.

如此數日,整個煉氣期的功法都了然于心,身體也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她喚過阿碧,將天池峰禁制全部關閉,打算閉關修煉.

雖然是從引氣入體開始,但她的身體仍然保持在築基狀態,這一步理論來說不難.況且,還有阿碧看著,她好歹也是個築基妖修,打架這種高技術的活不成,看個煉氣入體,小菜一碟.

靈玉盤坐在溫泉之中,身旁布置了一個小小的固靈陣法.

引氣入體,靈氣主要在穩.天池峰的溫泉,靈氣穩定溫和,通過水流來吸收,比直接通過空氣吸收效果更佳.再加上這個固靈陣,能夠保證靈氣流動變緩,這樣,尚且脆弱的經脈能夠自如地控制靈氣.

至于阿碧,一直守在岸邊,如有意外,立刻動手阻止.

靈玉閉上眼,在心中將功法默念數遍,確認自己心平氣和,方才抱元守一,進入觀想狀態--

盡管眼睛沒有睜開,她看不到周圍的景物,然而,靈覺中,周圍的靈氣好像具有了生命,如何分布,如何流動,一清二楚.

她靜靜地呼吸,將之慢慢調整,進入某種和諧而微妙的韻律.

這種韻律中,周圍的靈氣被調動起來,按照某個規律,緩緩運轉.

飽含靈氣的水流,停留在肌膚的表面,順著呼吸,擠入毛孔之中.

有水流的緩沖,靈氣俞發溫和,進入肌膚時,幾乎沒有阻礙.之後,一點一點,透過毛孔,湧入經脈.

一道細細的靈氣在經脈中彙集,靈玉感到微微的痛楚,但她沒有停止,仍然繼續吸納.

她的身體,仍是築基的強度,曾經身為劍修,比法修更強悍一些,重新引氣入體,幾乎沒有什麼不適.最大的問題,就在于重新修複的經脈和丹田,是否能適應靈氣的流轉.這個過程,肯定是痛苦的.試問,經脈處處斷裂,丹田整個破碎,再一點一點粘合起來,還能和沒有受傷前一樣堅韌嗎?這就是蔚無怏把天池峰占下的原因,減少適應不良的可能.

靈氣彙集成團,然後變成氣流,在經脈中緩緩的運轉.

靈玉的額頭鼻尖,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經脈的敏感程度,超過了她的想像,但她還是咬牙忍了下來.

這是可以預見的痛苦,曾經重傷碎裂的地方,哪怕傷好了,也會比原來更敏感.

阿碧目不轉睛地盯著,有些緊張.她愛吃愛玩,但不代表她不知輕重.靈玉能不能重新成為修士,影響到她的未來.暫且不說靈玉修為越高,她的地位就越高,單說壽元,假如靈玉不能把修為修煉回來,她到時候只能跟著一起化為塵土.

不知道過了多久,靈玉的表情由痛苦慢慢變得平靜.阿碧長出一口氣,看樣子,第一步是成了.只要經脈能夠重新適應靈氣,修煉回來就不成問題.

此時的靈玉,進入了一種玄妙的狀態.她的眼睛明明是閉著的,卻好像能看到周圍的景物,不是花不是樹也不是溫泉,而是深淺不一的灰白色.這些灰白色在空中湧動,按照某一種規律緩緩游動.

這就是靈氣的世界.

她的表情,從一開始的痛苦,變成了平靜.

這是她熟悉的世界,終于又回來了.

ps:不用說什麼了吧?

上篇:219,功法來曆     下篇:221,處處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