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25,弄巧成拙  
   
225,弄巧成拙

直到金丹大典舉行,靈玉也沒想到辦法聯系徐逆.

這里是紫霄劍派的地盤,她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去找徐逆,那樣找到的只是徐正.

靈玉愁得頭發都快白了,她不安心啊,昭明劍君什麼性格,在大衍城已經見識過了,萬一真被他認為自己是徐逆的情人……她還要不要命了?正好徐逆母親的身體被毀了,如今手頭沒有能威脅他的東西,這麼干就是自己找理由讓昭明劍君對付她.

第一次後悔,沒有從徐逆那里拿到信物,可以偷偷聯系他.

徐逆也真是,把她推出去算怎麼回事?說好了除了同心契互不相干,她不管他報仇之事,他也別想讓她插手.

幾天後,金丹大典上,靈玉終于見到了"徐公子".

他一身華貴氣勢的紫袍,玉冠束發,越發顯得俊美凜冽.

靈玉只掃了一眼,就確定這是徐逆.

雖然他沒有背劍匣,眉宇間也有些陌生,但舉止有著抹不去的熟悉之感.

與三十年前相比,他更平靜也更淡然,目光隱帶滄桑,想來這三十年經曆過許多掙紮與苦痛.

他的目光掃過她,卻沒有任何停頓,好像陌生人一般.

靈玉卻不著急了,徐逆知道她在這里就行,真有什麼問題,肯定會主動聯系她.

金丹大典過後,丁皓玄暫時留在紫霄劍派,他接這個任務,是為了交友.正好遇上一批同道修士.便留下來與他們交流切磋.而她和冷青瓊直接回了平海城.

冷青瓊對靈玉始終淡淡的.這幾天的相處,靈玉大概摸清了她的性子.這位師妹愛憎分明,喜惡都擺在臉上.雖然當初的小矛盾不值一提,可到底落了她的面子,所以,對著靈玉這位大師姐,一直不冷不熱的.

不過,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世上不是誰都喜歡自己.

燈花節到了,冷青瓊與那名紫霄劍派執事侯天和相約出去.靈玉一個人,坐在紫霄劍派客居的屋頂.

與來時那日相比,燈花更多,整個平海城淹沒在燈光與鮮花之中.

平海城甚是寒冷,一年到頭,最熱的季節也能穿夾衣,花的種類自然也不多.

不過,這擋不住他們渴望花前月下的心,為了保持鮮花盛開.他們甚至動用了小陣法.

靈玉不禁感歎,平海城真是個浪漫的地方.再小的陣法,也要花費靈石,其他仙城的修士,哪里會為了普通的鮮花而浪費靈石?

紫霄劍派的分院內,同樣被鮮花淹沒了,萬紫千紅,燈火熒熒.

"這位道友……"

聽到聲音,坐在屋頂看燈的靈玉低頭看去,一名同樣築基修為的青年站在下面微笑.

"道友是喚我麼?"她問.

青年點頭,躍上屋頂,向她抱拳:"在下邱四海,敢問道友高姓大名?"

靈玉回了一禮:"程靈玉."

"原來是程道友."邱四海說,"看道友的衣著,似乎是太白宗弟子?"

"不錯."靈玉看著遠處的燈火,不甚熱絡地應了一聲.回到平海城也有兩天了,徐逆始終沒有找她,讓她有些不安.該不會他根本不能出門了吧?不少字

"今日是燈花節第一天,最是熱鬧,程道友為何不出門逛逛?"

靈玉說:"此處亦有燈花,何須出門?"

"……"邱四海瞅了她一眼,小心地道,"若是程道友覺得,一個人不盡興,在下倒是可以相陪."

"呃……"靈玉聽著這話,怎麼這麼不對勁呢?她收回目光,望向坐在身旁的邱四海.修仙之人,多半容顏俊麗,邱四海亦算得上英俊,微笑地看著她,目光溫柔得能滴出水.

靈玉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她這算是被搭訕了?好神奇啊!

她眨眨眼,道:"聽說燈花節亦有花前月下之意,邱道友為何不去邀請那些姑娘?"

邱四海笑了起來:"程道友不就是姑娘嗎?".話說破了,態度就更直接了,熱辣辣的目光毫無顧忌地燒過來.

"……"靈玉覺得腦子有些遲鈍,"邱道友難道不覺得,我不像個姑娘?"

"哪里不像了?"邱四海立刻道,"姑娘這般形貌,何須珠釵增添容色?在我看來,倒比那些女子多了一分瀟灑風姿."

靈玉的容貌,俊俏柔和,並沒有男性化的粗獷,只是身形高挑瘦削,打扮又很隨意.不喜歡的人覺得她缺乏柔媚之姿,懂得欣賞的人又怕壓不住,所以一直無人問津.若非今夜正好是燈花節,邱四海自問也不敢與她搭話--跟她走在一起,壓力太大了,小姑娘的目光都沖她去了.

"邱道友……真是特別啊!"生平第一次被當作姑娘示愛,靈玉感慨.

邱四海面帶微笑,再接再厲:"程道友要是無事,一起去逛逛?"

靈玉還未答話,就聽到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傳來:"她有事."

兩人齊齊轉頭,順著聲音望去.

只見院子門口,站著一個紫袍青年,神情淡漠地瞧著他們.

"徐……徐師叔!"邱四海跳了起來,險些從屋頂摔下去.

此人正是徐逆.他一身威壓並未外放,分院里又到處是人,是以兩人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到來.

徐逆沒再說話,靈玉也不出聲,邱四海的視線在兩人之間打個來回,郁郁地下了屋頂:"原來程道友約了徐師叔,既如此,不打擾兩位了."

從院子里出去,邱四海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瞧見徐逆在靈玉身邊坐下,不禁嘀咕:"奇怪.徐師叔什麼時候轉了愛好?"雖然多年不曾得見.倒也聽說過徐師叔的風流韻事.似乎喜歡的不是這類姑娘啊……

邱四海走後,靈玉徐逆在屋頂坐了好一會兒.

靈玉等著徐逆開口,徐逆卻不知道為什麼.

許久,徐逆道:"先出去,這里不方便說話."

紫霄劍派的分院,人多口雜,確實不方便說話.

靈玉就跟著徐逆,一路坦然地走出去.無視了眾多驚訝的目光.

因為是燈花節,平海城到處是人,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徐逆帶著她,輕車熟路地轉到湖邊,租了條小船.

平海城一半是城,一半是湖,小船多不勝數.許多小船以燈花為飾,專門租給情侶游湖.

兩人坐在船頭,看著無數只一模一樣的小船四處漂移.

等到身邊沒什麼小船了.徐逆施了個隔音結界.

"你來紫霄劍派干什麼?"他毫不客氣地問.

"來參加金丹大典啊."靈玉看著湖中數之不盡的燈花船,隨口答道.

"……"徐逆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這有什麼好參加的?我不是說過嗎,我以後不會再去找你,免得……"

"我不來怎麼安心?你總得告訴我,你在演哪出戲吧?不少字"靈玉轉過頭,看著他越發冷峻的側臉.

徐逆默然片刻,面色有些微尷尬:"你……你知道了?"

"嗯."靈玉轉回去,把花瓣一瓣瓣地揪下來,扔到湖中,"為什麼這麼說?你答應過,不會把我牽扯進去."

"我……"徐逆停頓了一下,"就算這樣,你也不必前來."

靈玉輕笑一聲:"不來,看著你演獨角戲?你確定自己不會演崩?"

徐逆默然.

月色如水,湖水微瀾,花氣襲人,燈花璀璨.靈玉正色道:"徐逆,我只給你這一次機會,如果你還是說無關,我現在就走.要是出了問題,別怪我為了自保,把事情說出去.重傷一次,總比死了好."

風吹過船上的花葉,簌簌作響.

許久之後,徐逆終于開口:"當日你丹田碎裂,引動我體內的同心契,劍君便疑心你我的關系.隨後,我到太白宗送藥,並沒有解釋緣由……"

"所以,他……"

"我怕他猜出什麼,動用秘術,查出我們之間有同心契,干脆搶先一步承認了."

"原來是這樣."靈玉明白了.兩害相權取其輕,同心契難以解除,情愛之事卻不然--喜不喜歡不過一句話,人心善變得很.

沉吟片刻,她道:"徐公子的桃花里面,有沒有你的一份?"

徐逆一愣,隨即搖頭:"我哪有那個心思."

"……只怕你弄巧成拙了."靈玉拍了拍額頭,低歎,還好她來了,不然哪時被害死都不知道.

"什麼……意思?"

靈玉對著他苦笑:"你從來沒有喜歡的姑娘,突然說你喜歡一個人,你確定昭明劍君不會另起心思?"

"他……那位大少爺喜歡的姑娘多了,他哪會當回事."

"他是他,你是你."靈玉無奈了,"我真是被你害死了……"

"這有什麼?"徐逆不解,"我以後都不會再去找你,他自然不會……"

"笨!"靈玉忍不住翻白眼,"除非你以後變得跟徐正一樣,到處都是紅顏知己,他才不會當回事."

"這……"這太強人所難了.

"做不到?"

徐逆默然.

靈玉煩惱地把手中花揉成碎片,丟進湖里:"我得想想,怎麼脫身……"

她不敢把小命寄托在別人的疏忽上面.有這麼一個因由在,沒事倒罷了,若是有事,昭明劍君隨時都有可能想起來,把她當作一枚隱藏的棋子.

有宗門和師父庇護,她留在太白宗不會有事,可她總不能一輩子留在太白宗吧?不少字(未完待續..)</p>

"小說,"

上篇:224,平海城     下篇:226,突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