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仙靈圖譜 237,兩方  
   
237,兩方

看到杜子嶺的身影漸漸清晰,杜子康松了口氣.

雖然他修為最高,但杜子嶺對封印最熟,在這件事中不可或缺.如果損失了他,那別說杜家吃了大虧,今晚來說,行動已經失敗了一半.

幸好這種事沒有發生,不然,他這個杜家家主,可就要頭疼了.

盡管如此,七個人的形容也夠狼狽的.

最好的是杜子康,他實力最高,除了真元損耗,並沒有其他問題.其次是林建同夫婦,林建同是築基中期,他妻子雖然是築基初期,行事卻十分老練,實力也不低,二人配合默契,只是受了些小傷.剩下四人,身上或多或少帶了傷,季清和是為了護住女兒,季文惠應變差了些,兩人都受了傷.史志高消耗較多,杜子嶺留下斷後,不可能全身而退……

杜子康暗暗搖頭,這些年來,三家修士都沒怎麼出門游曆,這樣的應變能力,實在是……其他兩家他管不著,回去之後,一定要讓杜家修士多多出門,反正,今晚過後,這件困擾他們多年的事,可以終結了.

想到這里,他的目光不著痕跡地掃過另外兩家修士.裴家之寶,他勢在必行,少不得要費一番心思……

"七叔,這是什麼東西?"史志高的聲音傳來.

他們現在所在之處,正是靈玉進來的地方.周圍一片藍灰,空中漂移著許多冰晶似的晶體.

杜子嶺也摸不准.他在破禁上有些天分,眼界卻沒有杜子康廣.他將目光轉向兄長:"三哥,你看……"

杜子康正要研究一番,忽然感到不對,一轉頭,看到遠處的禁制破損處,頓時臉色大變:"不好,那是什麼?"

他這一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拉了過去.

杜子嶺首先色變.往禁制破損處奔去.

這個破損處並不大,但卻十分規整,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破的.杜子嶺顧不得其他,從這個破損處鑽了出去,當他發現自己站在何處時,整個人呆了.到了此時.他哪還不知道,有別人打破了封印?

他重新踏進缺口,對著另外幾人,臉色難看:"有別人進來了!"

"怎麼回事?"杜子康沉聲問道.

杜子嶺神情郁郁,說:"外面是谷底.看布置,八成是蔣世深搞的鬼."

季清和臉色微變:"子嶺兄,你不是說.姓蔣的踢到鐵板,已經死了嗎?"

"不錯,他確實死了."杜子嶺冷冷地看著缺口,"所以,進來的另有其人."

史志高眼前閃過靈玉的模樣,脫口道:"莫非是她?"

杜子嶺陰陰地看了他一眼:"八成就是那個殺了蔣世深的女修.哼,蔣世深好算計,可惜最終便宜了別人!"

"……"杜子康看了前方一眼.問,"老七,看這破禁之處.她進來多久了?"

杜子嶺略微一算,道:"不算久,大概跟我們同時."

杜子康點點頭.眼中掠過一道殺氣:"那就好,按時間來算,對方肯定還沒走,我們快些過去堵人,就算她搶先一步找到寶物,我們也能搶回來!"

此時的靈玉,已經被眼前所見震驚了.

穿過那些冰晶,她被傳送到另一個地方.周圍一片灰暗,比剛才所在的地方更寂靜.

她一抬頭,正要觀察周圍環境,卻猛然看到一張丑陋且雙眼大睜的臉,頓時被嚇得心跳驟停,手中劍直覺地揮了出去.

"嗤--"劍光輕易地穿透這人的身體,腦袋掉落下來.

靈玉一怔,這才發現,這人像是石化了一般,整個身體都僵硬了,劍光入體,根本沒有活物的感覺,硬而鈍,像砍中一塊木頭.更詭異的是,一滴血也沒有,明明斷口處露出了紅色的肉血斷面,血管卻是干癟的.

她低下頭,打量著這具被她砍成兩半的尸體.這是個五,六十歲的老者,看衣著,似乎是個仆役,臉龐甚是丑陋,且神情驚恐,猛然見到,真的會被人當成是鬼.

靈玉想到了那個傳說,莫非,這是碧落山莊的老仆?

這個念頭閃過,她抬頭四顧,頓時驚住了.

靈玉控制不住地冒出雞皮疙瘩,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樣恐怖的情景?只見一個個人或站或坐,神態各異,明明臀下沒有椅子,他們卻坐得很放松.有的手中好似拿著筷子,伸手欲挾;有的談笑風生,臉上還留著爽朗大笑;有的舉杯欲敬,手臂托起;有的侍立在側,腰部微躬,一派恭敬……

靈玉聽到自己的喘息,心髒在胸膛怦怦跳動.

好像一個個都活著,其實全是死物!

她發現自己滿臉是汗,自從開始修煉,還是第一次如此狼狽.恐懼的情緒控制不住地鑽入渾身毛孔,難以克制.

都是死人,全是死人,沒什麼好怕的……

她這樣安慰自己,過了好久,才慢慢平息下來,仔細去看這些"活生生"的尸體.

不用想也知道,這些就是幾十年前,碧落山莊那場宴席上失蹤的人.剛才她砍掉的那具尸體,渾身血液干涸,死前必定精元已經被吸盡.

難怪傳聞說,失蹤的都是帶血的活物,只有帶血的活物,才有精元!

這到底是什麼詭異的東西,居然會吸收人的精元?而且是活物的精元?!

仙書也吃精元,但是,從來不吃活物,只有帶精元的草木,尸體,才會被它吞吃掉.

靈玉控制不住,渾身冷汗涔涔而下,她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凶的東西,這要是件法寶,沒有主人的情況下,都能這麼凶,她有本事拿走嗎?

不管了,閃人先!這麼凶的法寶,她可沒把握!

正要從傳送過來的地點閃人,靈玉忽然一頓,來不及思考,收斂氣息,藏入黑暗.

她剛剛藏好,石壁光芒閃動,一道人影緩緩現形,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

七個人!是那七名修士,他們也過來了?

靈玉眉頭微微一皺,猜到八成發生了什麼意外,也許是自己破了此處的禁制,引動另一個地方的封印也薄弱了下來,正好讓他們也進來了.

怎麼辦?這些人要是發現她在這里,哪怕她立刻發誓,放棄這里所有的寶物,對方也不可能留她性命,說不定還會順手把她干掉,搶了她的家當.

藏好,伺機閃人!靈玉心中如此決定,越發小心地收斂氣息.眼前這麼多尸體,進來的八成會被震驚到,她藏在黑暗中,那些人很難第一時間發現她.

事實也正如她所想,一看到眼前的情景,季文惠恐懼地失聲叫了出來!

她驚慌不已地指著眼前的東西:"這,這……"

其他人也都嚇了一跳,但他們人多,很快鎮定了下來.

杜子康眼中閃過狂喜:"果然,這些人都在這里!我們找到了!"

"子康兄,你這話什麼意思?"林建同緊盯著眼前活生生的尸體們,問道.

季清和此時也顧不得女兒了:"莫非子康兄是說,東西就在這里?"

"嘿!"杜子康摸著半白的胡須,"碧落山莊我們當年都曾經去過,可發現過靈力界限?"

這個問題,讓林建同和季清和同時愣住了.

不錯,裴家還在時,他們幾家有來有往,碧落山莊他們都去過,要說靈力界限,確實沒有.

"這又如何?"杜子嶺問.心思靈巧上面,他萬萬及不上自己的兄長.

杜子康還未回答,林建同已經說道:"這道界限是他們出事後才出現的,這些年來,我一直以為,寶物是當晚被封印在這里.現在想來,有可能寶物就在這些人手上,所以才會在他們消失的同時,出現封印!"

杜子嶺聽糊塗了:"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說寶物是被封印的嗎?寶物跟著這些人消失,跟出現封印有什麼關系?

"你還想不明白?"杜子康不滿地看著他,"這道封印,有可能不是別人設下的,而是寶物自帶的!"

寶物自帶的?想了數息,杜子嶺大驚:"這,寶物自帶封印,這也太……"

"太凶了!"季清和吐出一口氣,忙碌了好些年,寶物可能就在眼前,他反而心生害怕.

眼前這一幕,實在太詭異了,之前他們以為是別人將寶物封印在這,經過那夜慘案,封印才顯露出來.如今看到這一幕,他們才意思到另一種可能.

假如這些人,是被寶物拉到這個空間里來的,那麼,這件東西得多凶?這麼凶的東西,封印它的人,怎麼會任由它在此恢複實力而不管不顧?這件東西,對他們來說很凶,是因為他們實力太弱,可能設下這種封印,讓他們忙碌十幾年的人,得是什麼修為?所謂的凶,就是實力強啊!

這個問題,林建同和季清和沒想到,杜子康卻是早就想到了.見到眼前這一幕,驗證了自己的猜測,心中的貪欲難以控制地燃了起來.

這麼凶的寶物,如此落入自己手中,會是如何?整個鳳安城,就成了杜家的天下.當年裴家不就是因為得了這件寶物,才能以區區三名築基修士,凌駕于他們之上嗎?裴家可以,他們當然也可以!

貪欲纏身的杜子康,忘了自己怎麼會來到此處的.這里,這些尸體里面,還藏著一個活人!

上篇:236,破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