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三十六章 桃花神符  
   
第三十六章 桃花神符

第二天,陰曆的臘月二十九,張昊又忙著忽悠了一天的功德錢,明天就大年三十除夕夜,各家各戶都准備團圓飯,上門的香客也少了.

張昊心里明白,之所以這麼多人來拜訪,完全是因為人瑞之象,大家都一窩蜂的湊熱鬧,過了這段時間,應該就會恢複正常.

不過他的名聲已經徹底傳開,不愁沒生意,只是有些郁悶,因為名氣太大,普通人生怕打擾了仙人清修,平常的小生意是沒希望了,只得坐等大生意.

雖然大生意的收入高,開張一個就要吃三年,但也可能三年都不開張.

"只怪裝.逼過了頭,現在倒好,真的裝成了清修之士."

張昊忍不住吐槽,自作孽,不可活.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半個月狠狠的撈了一大筆,夠他蓋新房了.

下午,村里開始放廣播,忽悠完最後一位香客,功德錢六百六十六,鄉下人稱六六順,城里人稱牛牛牛.

張昊心情大好,夕陽燦爛,坐在屋簷下,吃著宋靜怡老師送的水果,哼著廣播的小調,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

這時,對面田坎上,二愣子倒是來了,老遠吆喝著,"張哥,吃了沒."

"還沒吃呢,你小子怎麼來了,這幾天去哪了?"張昊一看,也吆喝著招呼.

二愣子趕緊小跑過來,累得氣喘籲籲,身上還有一香草的味道.

張昊聞了一下,是驅邪香粉,二愣子這是出陰差,難怪最近沒見到人,"這大過年的,誰家出了水鬼,跑得這麼累,剛回來啊."

"哎,上流的汴河壩,出了車禍,掉進河里,八個水鬼."

二愣子歎了聲氣,冬天是撈尸的淡季,不過現在的車子太多了,每年過年都要出很多禍事.

"汴河壩壩?你小子生意路子這麼寬了."

張昊有些詫異,他記得王家撈尸客只接安陽縣這一帶的水鬼,而汴河壩,那是另一條河了.

"張哥你出去了幾年,還不知道,現在不信邪的人多了,水鬼的生意也敢搶,前不久還鬧出'挾尸要價’的新聞,不過我們王家世世代代都做這一行,在業內有名聲,派出所什麼的,一般都找我."

二愣子很是自豪,他們王家撈尸可是有傳承的.

"對了,這個鮮鹿茸,我托隔壁村的三娃子從外面帶回來的."

二愣子趕緊拿出一個盒子打開.

張昊接過一看,頓時笑樂了,這貨真是老實,叫弄鹿茸,居然就弄了一對整支的鹿茸,其實只要幾片就夠了,這多余的鹿茸,正好就當是孝敬給他進補了.

又看了看鹿茸的品質,質地軟,有毛絨,還有血,用冰袋保鮮,正宗的嫩鹿茸.

"這鹿茸可貴了,就這兩支,花了兩萬塊."

二愣子憨厚的笑了笑,為了討一個有文化的城里婆娘,他可舍得花錢.

"這鹿茸不錯,你在外面等著,我給你畫一道運符錦囊."

張昊進屋去了,拿出先前准備的幾位藥材,切了幾片鹿茸,混合在一起,發出一股淡淡的藥味.

又拿出梔子花精油,這是最關鍵的藥引.

精油,是提煉植物的芬芳因子,具有親脂性,很容易溶在油脂中,因為精油的分子鏈通常比較短,這使得它們極易滲透于皮膚,借著皮下脂肪豐富的毛細血管而進入體內,所以女人的體香,並非天生,而是使用高檔精油,芬芳因子已經滲透體內,即便不用了,依然有余香.

並且,芬芳因子通過呼吸進入身體,將訊息直接送到腦部,通過大腦的神經系統,調節情緒和身體的生理功能,稱為也"芳香療法".

舊時候沒有精油這一說,只得采集梔子花,混合在一起,具體如何生效,一般人並不知道,因此這桃花神符錦囊是秘傳.

張昊不是拆白黨,當然不會拆白黨的秘傳,不過他精通醫理,結合江湖上流傳的只言片語,很輕松就推了出來.

梔子花精油一倒入,藥材的味道就變得非常奇異,張昊輕輕的聞了一下,渾身毛細血管都舒展了,心里悸動,寂寞空虛,就是這種感覺!

"果然,是這藥的效果,並非桃花運的符箓."

道教只有生吉祈福的符箓,絕對沒有運符,而運符不存在,桃花運的符箓就更不可能存在.

拿出一個小布袋,把藥裝進去,又取出毛筆朱砂,在布袋上隨便弄一道鬼畫逃符.

雖然沒有桃花運的符箓,但江湖一點絕,說穿了就不值錢,畫一道符箓故弄玄虛,既可以增加這錦囊的神秘性,又可以欲蓋彌彰,模糊了藥的功效,以免被人偷學,這是江湖術士常用的手段.

"畫好了."張昊抖了抖道袍,出了門,把錦囊遞給二愣子.

"這麼快就弄好了?"

二愣子大感意外,還以為要開壇施法,結果這麼快,趕緊雙手接著,好奇的看著符文,果然越看越玄妙,他仿佛全身充滿了勁,迫不及待想去找余欣.

"咳咳……"張昊咳嗽了一聲,叮囑道,"切記,這運符錦囊主桃花,平時不要亂戴,去找余欣的時候才戴,最好約她去人少安靜的地方,否則人多了喧鬧,分散注意力,影響功效,當然,如果去浪漫一點的地方,功效更好."

"記住了,謝謝張哥."二愣子小心的收進衣兜.

"還有,我留在運符上的法力,只能維持一個月,你可要抓緊時間."

"知道了,明晚除夕年祭,後天大年初一,我去城里找她."二愣子現在可不怕了,有了張哥施法,他底氣十足.

"呵呵,就這樣吧,你也跑累了,快回去吧."

張昊一臉坦然的笑,送走了二愣子,趕緊回屋去,看著兩只鹿茸,心里可高興了.

鹿茸是大補,壯腎陽,補精髓,益氣血,強筋骨,明天去鎮上打幾斤燒酒,把鹿茸泡了,每天喝一點,對他練武修道皆受益無窮.

二愣子剛走沒多久,屋外又有人喊張昊.

張昊一聽,是陳芳燕的聲音,還沒來得及應聲,朝朝和夕夕兩個干.女.兒就歡快的跑了進來,脆生生的喊道,"干.爹爹!干.爹.爹!!"

"呵呵,朝朝和夕夕來了."張昊笑樂了,見到兩干.女兒,不由得眼前一亮.

兩個小丫頭乖巧漂亮,妝扮得像兩個小公主似的,粉嫩嫩的肌膚,水汪汪的眼睛,萌萌噠的小臉,纖柔修長的小嬌軀,蹦蹦跳跳的,天真可愛.

"跑慢點,小心摔著."陳芳燕跟在女兒身後進來,生怕兩女兒不小心摔了.

"呵呵,來,讓干.爹抱抱."

張昊笑開了花,沉穩有力的臂膀,一手一個把兩干.女兒抱了起來,轉了一圈,逗得兩閨女嬉戲,小手緊緊的抱著他.

或許是那天騎牛牛玩開心了,兩個小丫頭很喜歡黏著他.

"芳燕姐,你們今天回來了."張昊打了聲招呼.

"明天大年三十,總算是應酬完了."

陳芳燕這幾天可累得夠嗆,王德全這邊的親戚多,還有生意上的關系,陳家那邊也一大堆親朋好友,這大年三十了,終于休息一下.

"剛才二愣子出陰差回來,今晚咱們家也過一下年,明晚要年祭,叫你過來一起."

"嗯,好啊."張昊抱起兩閨女,拉上門就走了.

"干.爹.爹,干.媽.媽呢?"兩閨女脆生生的音調,見張昊關門了,還好奇的望著屋里.

"呃?什麼干.媽.媽?"張昊愣了一下.

"大姑婆說,干.爹.爹找了城里的干.媽.媽."王朝顏萌萌噠的聲音,大姑婆就是村里的王姑婆.

"大姑婆還說了,干.爹.爹被干.媽.媽牽了耳朵,肯定是干.爹.爹不乖了,嘻嘻."王夕顏脆生生的嬉笑,連旁邊的陳芳燕都被逗樂了,

"咳咳……"

張昊尷尬的咳嗽了幾聲,一陣郁悶,村里人也太八卦了,他被宋靜怡牽耳朵的事,這麼快就被傳遍了,連小孩子都知道了,他堂堂張仙人,實在有些丟面子.

"朝朝,夕夕,下來自己走,這麼大了,還要干.爹.爹抱,好羞羞哦."陳芳燕想支開女兒,打聽一下張昊的事.

"不嘛,就要干.爹.爹抱."兩個小丫頭賴在張昊懷里,不肯下來.

陳芳燕無奈,兩女兒太聰明了,大人說話,經常插嘴,不過想了想也無所謂,好奇的問道,"張昊,你什麼時候談的女朋友,聽說是城里的,還開著小車,你給說說,是哪家的,城里的好女孩,我多少知道些,給你把把關."

"……"張昊無語,連芳燕姐也這麼八卦,"那不是我女朋友,是我以前的高中老師."

"哎呦,還害羞不好意思了,我可是聽說,那女的年輕漂亮,怎麼可能是你高中老師,你都讀完高中幾年了?"

陳芳燕表示不信,心里想著給張昊使把勁,討個對象,畢竟張昊家和王家的關系這麼好,又是一個人上無長輩,她怎麼也得幫忙出主意.

本書來自

上篇:第三十五章 人瑞之象     下篇:第三十七章 煉精化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