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一百四十章 暗拆納采  
   
第一百四十章 暗拆納采

"各位長老,你們說我道行太淺,這未免太小看我了.()"謝暉一臉和氣,看似不聲不響,眼里卻閃爍著戲謔.

他人微言輕,輩份低,一直被這群老東西壓著,還好他早有遠見,投在楚飛明的門下,現在楚飛明上位,他也有了出頭之日,心里算計著,眾人如此小視他,他正好立威,得到楚飛明的信任,若今後是楚飛明也死了,大長老的位置豈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謝暉,就你那幾招,在我們面前還不夠看."

幾個長老冷聲不屑,他們忌憚楚飛明,可不會忌憚謝暉,心里也算計著,若是把楚飛明提拔的人打壓下,楚飛明也就沒有了威信.

楚飛明不動聲色,跟著袁洪剛學了那麼久,當然也是算計深沉.

見楚飛明不動,謝暉立馬會意,說道,"各位長老,既然你們小看我,不如我們就斗一斗,手底下見真招."

"年輕人啊,有脾氣."

幾個長老笑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楚飛明上位了,有聖主的旨意,沒人敢如何,但聖主高高在上,不理凡事,或許讓誰坐上這位置都無所謂,楚飛明要想坐穩了,還得掂量掂量,至于這謝暉,他們根本沒放在眼里.

"也罷,想要怎麼斗,說出個章程,若是輸了,可別怪我們以大欺小,你自己跳樓就是了."

一個長老淡淡說道,用心之陰狠,輸了就直接跳樓,表明了要往死里弄.

"各位長老真是仁義,沒親手讓我死."謝暉冷森森的笑了,說道,"若是我贏了,只要各位長老認真配合行動,不要耽誤了聖道的大計."

"嗯?"眾人聞言,不由得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謝暉就這麼輕易答應了,而且沒提多余的條件,莫非謝暉就這麼自信,一定能贏.

謝暉也不在意眾人的目光,說道,"咱們各布一局,選人施術,雙方各自化解,直到一方化解不了則為輸,如何?"

不得不說,這群邪人斗法,凡人遭殃,直接拿人施術.

"可以."幾個長老應聲道,他們就不信了,謝暉這小輩,能斗得過他們.

見眾人達成協議,楚飛明贊許的點了點頭,起身說道,"謝暉,這里交給你了,我要為師父報仇,聖主傳了我道法,還需准備一番."

話完,楚飛明起身離去,似乎也放心謝暉贏定了.

其他人還不知道,謝暉平日里低調城府,卻已達煉氣化神,這還得益于謝暉以前的拆白身份,非常注重那方面的進補和養生,並且謝暉是個'暗拆’.

所謂'暗拆’,是拆白黨的一個小分支,就是懂得那下三流的相陰之術,專門做拆白黨的局子騙女人,尋名.器,納采頭,房中調.教,再暗中賣給金主,采.補沖喜,享受合.歡,這一行自古以來就上不得台面,但在暗地里卻深受達官權貴的熱衷.

謝暉精通此道,少不了也給自己納采,煉精化氣,煉氣化神,再有以前袁洪剛的指點,學了下策的邪術,其道行早已超過其他長老.

楚飛明離開後,坐進一輛車里,拿出手機,讓人幫他定了一張幾張機票,輾轉飛了幾個地點,更換身份,以防行事暴露,被人抓到了把柄,最後才潛入了安陽縣,徑直去了母嬰醫院.

張昊的算計陰險,與龍衛有來往,這次斗法,楚飛明非常小心,以免自投羅網,正好聖主指點了他道法.

俗話說苦練三年,不如名師一點,聖主指點他的道法是"借體行鬼",說來也只是一個小門道,但卻讓他茅塞頓開,對鬼術的運用跨入一個全新的層面,以鬼借體,控制傀儡,陰差行事,生魂加持,不但鬼術的威力更上一層樓,自己還能躲在遠方,人不現身,神鬼莫測,唯一的缺點就是此術只能一擊而退.

他現在要尋找一個孕婦,為九嬰鬼借體,就算張昊僥幸逃過這一擊絕殺,孕婦死了,一尸兩命,張昊攤上這命案,也別想脫身!

道觀里.

張昊泡了花茶,一臉殷情的給宋靜怡和陳美舒奉上,還趁著遞茶杯的機會,偷偷的摸了一下宋靜怡的手,宋靜怡沒好氣的嬌嗔,生怕被陳美舒發現了,這家伙的膽子越來越大了.

得了便宜,張昊當然是笑樂了,很喜歡宋靜怡嗔怒的模樣,但就在這時,突然心神一動,眼里的重瞳自行開啟,隱約見到一道血光,瞬即又恢複了,一晃而過,像錯覺似的.

"嗯?這是怎麼回事……"

張昊驚疑了一下,眼前的幻象只是一晃,但那股強烈的壓迫感,讓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危機.

"張昊,你怎麼了?"

宋靜怡發現了張昊的異樣,剛才張昊的眼睛突然變得很深邃,目光好像走神了,沒有焦點,接著有恢複了,就見張昊臉上驚疑.

重瞳很微妙,兩圈瞳孔疊在一起,除非是近距離的仔細觀察,否知就只能看到瞳孔很深邃,像戴了美瞳一樣.

"呵呵,沒什麼事,突然走神了."張昊笑呵呵的,不讓宋靜怡擔心,心里卻是警惕了,重瞳見血光,這可不是好兆頭,得占卜一卦.

"走神了?"陳美舒聽了這話,立馬就質疑了,擔憂道,"不會吧,你怎麼可能走神,該不會是辟谷出了問題!"

修養出了境界,生活規律,心境如一,睡覺都不會做夢,更何況是平白無故的走神,而張昊還是懂道行的人,固守神元,更不可能走神了.

"我真沒事,也就餓了幾天而已,哪算什麼辟谷."張昊微笑說道,連忙扯開了話題,"美舒姐你現在也是化勁練髓的高手了,知道這個層次的體能,幾天不吃.這還不是輕輕松松的事."

"這倒也對."陳美舒點了點頭,張昊指點她的路子確實管用,先是養了三個月,這里又苦練了一個月,果真踏入化勁中層,見聞知覺,神髓兼並,再配合放血的方法,全身氣血煥然一新,體能已達登峰造極,就算十天不吃也挺得住.

宋靜怡秀眉微蹙,覺得應該和張昊談一下,認真的說道,"張昊,你專心于修道,追求信仰和生命的升華,這也不算歪路,科學與宗教並不矛盾,古今中外的宗教大師,都推動了人文的進步,但宗教的正途不是迷信鬼怪亂力."

"哦!"張昊趕緊點頭,像個乖寶寶似的,知道宋靜怡擔心他走歪了.

見張昊的模樣,宋靜怡就忍不住來氣,嚴肅道,"你既然知道,那你還沉迷修仙,鼓吹迷信,糊弄鄉親們,你是真想高高在上當神仙了?"

"呃……"張昊愣然,聽出了宋靜怡這話里有埋怨,莫名的心虛,趕緊思量了一遍,他這段時間一直在道觀閉關,沒犯什麼事吧!

"你這家伙,還裝茫然了."

陳美舒也擔心張昊鬼迷心竅,別說是修道,就算是練拳這圈子里,拳術一旦高了之後,為了突破極限,沉迷的人也不在少數,各種極端的練法,李小龍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猝死而亡.

當然,只是極端的苦練,這還算是頭腦清醒,至于那些迷信成仙升天,坐化,辟谷,吃仙丹等等,簡直是入了魔,不過這也還有救,但如果自以為已經成仙,高高在上,那就是真的瘋了.

兩女最擔心的,也就是張昊以為自己成仙了,畢竟張昊的名聲傳遍了整個安陽縣,被這麼多人當成神仙供著,再加上張昊本就厲害得像神仙似的,天現異象,百花盛開,辟谷不食,而張昊平日里的作風就有點學壞,故弄玄虛,隨口成玄,吹噓自己是從昆侖山修道回來,裝得一副仙人的派頭,萬一生出了那心態,估計就沒人能拉回來了.

更何況就算張昊沒那心態,糊弄鄉親們的香火錢也是不對的.

"我哪里裝茫然了,能不能說清楚點?"張昊小心的問道,兩女這架勢,讓他心里虛得厲害.

"你還裝,我們在城里都知道了,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弄了什麼手段,吹噓自己成仙了,故意糊弄鄉親們!"

宋靜怡嚴厲的說道,這次的事情不小,大街小巷都傳遍了.

"啥……"張昊郁悶哭了,這次真心冤枉啊,連忙說道,"我這個月一直在道觀,都沒出門,哪有吹噓了."

"沒出門?"兩女狐疑的看著張昊,張昊趕緊挺直了腰板,眼睛都不眨一下,表示自己沒撒謊.

"你沒出去吹噓,為什麼別人都說你成仙了?"宋靜怡問道.

"呵呵,鄉親們不是早就說我成仙了麼!"張昊討笑的應了一句,心里也還納悶,這段時間專心閉關,閉完關又專心修養,根本沒多想別的,也沒出門,哪知道外面人說什麼.

"那你元旦節開門接香客,這是怎麼回事?"宋靜怡質問.

"元旦節啊,王叔給我介紹了幾個生意,我忙著布置道觀,就約在了元旦節那天."張昊老老實實的回答,還有一點他沒說,這不是住新房了麼,道觀正式開張,圖個生意興隆的好兆頭,這可是他今後的飯碗,"對了,你們知道我元旦節開門了?"

見張昊不像撒謊,兩女又是一陣狐疑,難道是她們誤會了,這家伙真沒故意忽悠?但這家伙平日里的作風,也不像這麼老實.

"張昊,你真不知道,現在好多人都傳你成仙了,准備元旦節那天來……"

陳美舒把事情說了一遍.

本書來自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旨意難測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兩三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