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一百八十章 真的死了  
   
第一百八十章 真的死了

卻說兩人正聊著,有人靠近了道觀的范圍,道觀布置了陣法,對氣機變化的感應非常細微,鈴聲輕搖,張昊便知道來人帶著一股死喪悲痛,急匆匆的,驚慌失措,顯然是程逸云搗鬼的尸衣又來了.

"師兄,我們出去看看."

張昊起身出去,陸子旭隨之其後,來到前院,只見一個年輕人和一個中年人闖進來.

年輕人二十三四的模樣,衣裝體面,相貌帥氣,像個城里的公子哥,中年人四十多歲了,身體很是結實,訓練有素,應該是個部隊出身,但兩人都是一臉的哭喪,還有驚慌恐懼,顯然遇到怪事了.

而張昊見這年輕人,不由得愣了一下,隱約有幾分眼熟,心思一轉,立馬想起了起來,這貨不就是他的高中同學麼--嚴嘉豪!

安陽縣就這麼點大,張昊在城里讀了幾年書,選的是文科班,文科的人少,學校一共才四個班,並且絕大多數都是女生,四個班的男生加起來還不到三十個,大家平日里都認識,而他們班的男生只有六七個,嚴嘉豪就是其中之一.

當然了,混文科班的男生,家里多多少少都有點底子,這嚴嘉豪就是個土豪,成績爛得一塌糊塗,花了十多萬砸進學校,平日里沒少抄他的作業,也跟著叫他張哥.

"呦呵呵!這麼巧啊,是老同學來了."

張昊笑樂了,見到以前的同窗故人,心里別有一番滋味,對了,當初林雪倪的日記本被人偷看,就是這貨帶頭起哄,害得他一得意忘形,就把林雪倪氣炸了,之後再沒理睬過他.

"張哥……"

陳嘉豪見到張昊,心里也是一陣滋味,但想到家里的事,陳嘉豪一臉哭喪,聲音就哽咽了,連話都說不出了.

嚴嘉豪這兩年混了個三本大學畢業,沒去工作,一直在家幫忙,當然也聽說了張昊的事跡,當初張昊在學校就癡迷修仙,一向都看些普通人看不懂的玄書,高中畢業後,同學們多少還有些聯系,也不知是聽誰說的,張昊被國外的某個大學錄取了.

但前段時間,聽說城南鎮出了個仙人,很是靈驗,能掐會算,道行高深,傳得玄乎其玄,嚴嘉豪見幾個員工吹得熱鬧,也就打聽了一下,居然就是張昊,原來張昊當初沒出國,而是出家修道去了,陳嘉豪半信半疑,這次聽說張仙人元旦節要開山門,他家里還挺信這一套,准備後天來湊個熱鬧,哪知今天一大早就出事了.

"張仙人,救命啊,有鬼……有鬼索命,我大哥的魂兒被鬼勾走了……"

陳嘉豪不能說話了,中年人就急忙說道,聲音有些顫抖,一臉的驚慌余悸,也沒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喝!"張昊點了點頭,一聲輕喝,大雷音真言神通,響亮剛正,脆裂炸開,恍如晴天霹靂,讓人心神為之一震,清心醒神,破滅了心里的種種憂慮念頭,如春雷甘霖,中年人和陳嘉豪頓時清醒了很多,定了定神,不那麼驚慌了.

"咦?這是雷法真言!"陸子旭詫異,張昊居然會雷法,接著又反應了過來,不由得笑了,這位師弟對女人還真是有一套啊,連師門秘傳都弄到手了,如果讓張正心知道,只怕會氣得七竅生煙.

不過看著眼前兩人,陸子旭又皺起了眉頭,一眼就看了出來,這兩人的面相有一道喪氣,這是血脈聯系斷了,出自本能的傷痛,必然是親人去世.

然而尸衣術只是假死,不可是能真死,不應該有這種面相.

"師弟……"陸子旭給張昊使了個眼神,張昊也是眉頭微蹙,看出了面相,事出反常必有妖,難道不是程逸云,而是別的什麼妖人作祟?

"這是怎麼回事,老同學,可是你父親出事了,先別急,慢慢的說."張昊問道.

"張哥,我爸……我爸死了."陳嘉豪擦了眼淚,"昨晚我爸應酬了幾個朋友,回來得晚,然後就睡了,本來好好的,但今早起來,我媽說做了怪夢,夢到我爸被厲鬼害了,大叫著讓我們來找張哥,然後叫我爸起床,我爸就已經死了."

"嗯,托夢行事."張昊心有思量,應該還是程逸云,此人果然隱藏得極深,不著痕跡的做了手腳,再以托夢告知,讓人直接找上門來,與他斗法,但從表面上,卻完全看不出不痕跡,別人只以為是鬼怪中邪了.

"師兄,我們一起去看看."張昊一邊說著,一邊去屋里收拾東西.

陸子旭點了點頭,前面三件尸衣只是打個招呼,這次出手,是動了真格,竟然連血脈聯系都斷了,實在詭異.

張昊收拾好了東西,去屋里給吳倩茜說了一聲,他出去有事,以免幾女回來為他擔心.

出了道觀,嚴家兩人是開車來的,車子就停在對面小公路,幾人快速走過田坎,上了車,徑直往城里去了.

路上又仔細了解了一番情況,開車的是嚴嘉豪二叔,當了兵回來,是個連長軍官,現在在城里消防大隊當隊長,今早得發現老爸死了,嚴嘉豪的母親當場就哭暈了,嚴嘉豪也崩潰了,還好嚴二叔及時趕到,這才有個主事的人.

嚴嘉豪家里是開酒店的,這會兒打聽了才知道,原來安陽酒店就是嚴嘉豪家里承包,另外還有兩家酒樓,生意做得挺大,最近正在籌備再開一家,應酬也特別多,原本還想後天來張昊這里求個平安符什麼的,卻沒想到就出事了.

到了城里,嚴家在新區的一棟電梯樓,說來這縣城的圈子確實小,這電梯樓就是楊百樓旗下的樓盤,在他們這小縣城,電梯樓可是個新鮮的東西,楊百樓旗下的幾個樓盤,全都買空了,連正在修建的期房也幾乎被訂完了.

雖然房價沒大城市那麼高,但這里的競爭小,楊百樓財大氣粗,幾乎把縣城的高大建築都壟斷了.

嚴家住在十三樓,"十三"諧音"金山",屬于很搶手的樓層.

這會兒,樓道里已經擠滿了人,除了嚴家親朋好友接到消息趕來了,樓里的租戶鄰居也來圍觀,聽說了嚴家的怪事,一個個都有些神色驚慌,氣氛顯得陰森低沉,小聲的談論著,生怕招惹了鬼怪似的.

"各位大哥大姐,請讓讓,張仙人來了."

嚴家二叔吆喝著,眾人一聽是張仙人來了,趕緊讓開路,循聲打量,都想看看張仙人是啥模樣.

張昊認真的時候還是很正直的,並沒故弄玄虛,只是禮貌的給大家點了點頭,大步向前進了嚴家,陸子旭也很低調,更著張昊身後,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不聲不響的,幾乎被人忽略了.

嚴家屋里有些冷清,出了這邪事,除了幾個關系親近的親友,其余人都不敢進屋,只得擠在門邊觀望.

嚴嘉豪母親還在哭泣,旁邊的親友安慰著,見到嚴家二叔和嚴嘉豪請來了張仙人,大家連忙起身,張昊抬了抬手,示意大家不必多禮,性命攸關,嚴家二叔也不耽擱,趕緊帶著張昊去了臥室,遺體還在床上.

"張哥,我爸今早就這樣了,我們沒敢亂動."嚴嘉豪說道,

"你們先在外面等,我和師兄要施法察看,不能打擾."張昊說道,嚴家幾人退到了臥室,張昊把門關上,這才和陸子旭開始檢查.

揭開被子,人穿著睡衣,已經死得冰涼,面無表情,肌膚略有干癟,氣血枯竭凍結,撥開眼皮,目光空洞無神,像個普普通通的死人.

檢查了一遍,兩人皆是一驚,面面相覷,竟然是真的死了!

"這人已經死透了,從現代醫學的死亡鑒定來說,連腦電波都沒了,已經腦死亡."陸子旭皺起眉頭,語氣凝重,即便是混了一輩子江湖,見過諸多古怪,依然忍不住吃驚,尸衣妖人程逸云,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確實是真死了,程逸云這手法,竟然如此了得."

張昊也忍不住驚愕,前三件尸衣只是小打小鬧,他也算到要提升難度了,卻沒想到這難度如此之高,直接就是真死.

"師弟你有天目神通,可開眼察看,我也開陰陽一觀."陸子旭拿出符箓,以符箓開陰陽眼.

陰陽眼與天眼是不同的存在,張昊擁有重瞳,二者的能力皆有,對其中的認識也越來越深刻,陰陽眼可以看到氣場靈光,達到極致可化萬物為黑白二氣,還具有一定的透.視能力,也就是說,陰陽眼其實是以"光"為基礎,融合了陰陽蹺.

天眼是源自天目穴,天目位于眉心,不是眼睛,也就看不見光,是以神念為基礎,感知虛空,感知波動,感知神念,也就是說,天目是神魂的眼睛,因此可以查看神魂念頭,陰陽眼只能查看陰陽,不過到了虛境,可以直接以神念察看神魂,而天目神通的威能在于察看周天.

陸子旭不知道張昊有重瞳,只以為張昊打開了天目神通,張昊卻止住了陸子旭,說道:"師兄無須開眼,過度依賴開眼,反而忽悠了自身,我已經看出了端倪."

"師弟你看出來了?"

陸子旭聞言,大感詫異,張昊只以凡胎肉眼,竟然可以看出問題所在.

本書來自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天師府二品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封命"尸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