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止戈為武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止戈為武

特殊津貼是針對一些專家,學者,技術人員等等高級人才發放的津貼,有點類似于舊時候的客卿,上面出錢,跳過中間的層級關系,籠絡一批客卿,遇到問題需要的時候就請來幫個忙.

說白了,這就是俗稱的"臨時工",但卻是國家級的臨時工.

張昊跟趙冰彥在一起這麼久了,當然也知道些龍衛的情況,龍衛隸屬于國安局,但又不受國安局管制,對多個部門負責,但又完全是自主行動,內部情況非常複雜,成員組成分為四種:

一是龍衛直屬的成員,擔任龍衛的職務,負責機構的運行,身份都在明面上卦了號,因此稱為明衛,數量很少,只有幾個當官的.

二是特工人員,負責特務工作,潛伏于暗處,或許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為誰工作,卻又記在龍衛的名單里,內部稱為暗衛,具體情況不明.

三是戰斗人員,龍衛有一支自己特種兵,手里拿著所謂的殺人執照,大概有一百人,都是身懷絕技,其中還有幾個"異能者".

四是外圍人員,掛著特殊津貼的牌子,具體情況也不明.

這四種人員之間,沒有明確的界限,明暗交錯,內外交錯,身份相互重疊兼任,亂得一塌糊塗,甚至連龍衛自己都搞不清某些關系.

龍衛成立之初的任務,主要是針對江湖幫會,新天朝建立後,幫會勢力沒有了,龍衛的任務逐漸傾向于針對教派組織,與這方面接觸多了,各種各樣的奇異事件也就多了,例如玄門邪教,鬼怪妖物,神秘現象等等.

因此,龍衛又不會屬于常規的特科機構,內外都很松散,松散得不像是一個特科組織,反而像是普通的事業單位,卻又具備特科組織的一切條件.

趙冰彥是因為真武下凡,被視為了"異能者",以戰斗人員的身份進入龍衛,又擔任了龍衛的職務,屬于明衛,是龍衛里為數不多的幾個當官之一.

張昊得到龍衛的特殊津貼,意味著龍衛招攬他進組織,如果是以前,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混個國家人員的飯碗,還能拿個殺人執照沒事了裝.逼,但他現在是真的牛.逼了,不需要再裝.

並且他接觸這事多了,眼光見識也開闊了,不在乎這些俗物,只想靜下心來,過自己的小日子,正兒八經的當道士,追求大道.

"冰彥姐,這錢我就不要了."

張昊拒絕了,認真的說道:"依邪神教的事解決了,沒了羅成峰,東皇掀不起什麼風浪,宋林兩家聯姻的局也不攻自破,至于林氏的內斗,以及宋東平的梟雄野心,這都與我無關了."

見張昊的模樣,趙冰彥明白,張昊經曆的事情多了,也就看得透了,但樹欲靜而風不止,趙冰彥無奈的說:"張昊,你有沒有想過,這次為什麼有人報案?"

"應該是孟河川吧."張昊笑了笑,心思通明,"孟河川想打擊我,其實這樣也好,名利累人,不是什麼好事,打壓一下我,我反而得了清靜."

"事情沒這麼簡單,哎……"話到這里,趙冰彥歎了一聲氣,她抱丹入道,心境也變得淡泊了,多想和好姐妹一起,開開心心的過小日子,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張昊看出了麻煩,說道:"是孟河川有什麼問題?也對啊,他孤身一人,就算不怕我,但也沒必要這麼故意招惹我,有恃無恐,顯然是身後有撐腰."

"我得到龍衛的情報,孟河川涉嫌了白蓮教."趙冰彥說道,語氣有些凝重,此事牽扯到白蓮法尊.

聽聞這話,張昊也皺起了眉頭,孟河川涉嫌白蓮教,宋東平結交孟河川,白蓮法尊又重現江湖,然而從明鸞那里得知,白蓮法尊是沖著他來的,這關乎他的身世之謎,他卻是被人窺視的獵物.

趙冰彥又說道,"另外還有一事,龍衛在這一帶發現'刑天鬼’,張栩麟和慧普大師兩人聯手都沒抓到."

"刑天鬼?這是什麼鬼?"張昊愣了一下,張栩麟是煉神返虛的高手,慧普大師是金丹大道的高手,何方妖魔鬼怪,能在這兩人面前逃走?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有保密要求,只發了兩張照片給我,想問你知不知道這鬼怪."

趙冰彥拿出手機,翻出照片,張昊接過來一看,照片略有些模糊,是龍衛的隨身配置的攝像機,在追跑時拍下,一張是正面,身形非常高大魁梧,披著斗篷,手持一把巨大斧,至少有百斤重,但這人斗篷帽子下,竟然是一片漆黑的空洞,沒有臉,也沒有腦袋,給人的感覺異常陰森.

另一張照片是側面,斗篷帽子在打了下來,真真實實的看到沒有腦袋.

"這這……"張昊忍不住驚愕,居然真的沒腦袋,還是手持巨斧,簡直就是神話故事里的戰神刑天!

"因為這個人像神話傳說的刑天,龍衛就定名為'刑天鬼’."趙冰彥說道.

"這不是變魔術吧?"張昊驚疑不定,沒有腦袋,居然也能行動,就算是煉尸術也不可能啊,倒是魔術里有這一類的無頭表演.

趙冰彥說道,"不是變魔術,已經找魔術大師鑒定過了,無頭魔術是在衣服安裝機關,彈起兩肩衣領,頭部縮在衣服里,利用視覺誤差,但上身衣服的比例,明顯不正常,而這個'刑天鬼’的比例,完全正常."

聽了這話,張昊不由得思量,既然是真的無頭,仔細一想,這也不是沒可能,說:"陰陽維系,肉靈維系,如果沒有腦袋,也就是沒有神魂,肉身不可能運行,除非只有一種情況,肉身已達至肉靈合一,完全依靠本能運行,就像我們的心髒一樣,即便被取出來,依然可以自己跳動."

"肉靈合一!"趙冰彥似乎想起了什麼,"我聽師父說過,肉靈合一是辟谷圓滿之後的境界,但沒有了腦袋還能存活,這也太匪夷所思."

"確實有些匪夷所思,而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具肉身沒有腦袋,也就沒有了意識,只剩下身體的本能,並且傷口流血過多,肉身缺乏能量供給,也會很快死亡,絕對不可能持續行動,應該是有邪派人士,利用強大的肉身,煉制了這具刑天鬼."

張昊已推測得八.九不離,只是張昊不會想到,這刑天鬼是一具血族,血族妖化的潛能,只要是上位血族,心髒不破,肉身就不會死.

"無頭之軀,只有肉靈本能,一般的道術難以壓制,張栩麟和慧普大師對付不了,這就很正常,得想辦法找出幕後超控的人,或是強行抓住,破除控制,或是以槍炮,直接轟死."

"嗯,明白了,我這就把信息發過去."趙冰彥點了點頭,把張昊給出的指點編輯成文發回去.

千萬別小看這建議,以張昊修為積累,堪稱是這方面的專家,不但指出的原因,避免了鬼神亂力造成恐慌,還指出了解決的方向,讓龍衛的行動不至于盲目.

事情辦完,趙冰彥開車回了道觀.

道觀里還是一片狼藉,門被打爛了,地板被踩爛了,圍牆被撞爛了,達至了這個級別的高手,破壞力太強了.

張昊這幾天被拘留,趙冰彥忙著龍衛的事,宋靜怡出差還沒回來,道觀這亂得,還沒來得及收拾修整,陸子旭帶著幾個徒子徒孫,也忙著公墓的事情要開工了,有罪和尚繼續去化緣了.

進了道觀,只見一人在院子里,站著樁架子,一手擺出,以手為劍,目光凝視前方,神意全然內斂,猶如一把鞘中利劍,這人儼然就是岡本正雄.

岡本正雄已是第二次被張昊打得魂飛魄散,不過靈性圓滿,肉身不損,則肉靈不滅,便可以起死還陽,張昊對肉與靈的領悟,也愈發深刻,救回了岡本正雄只是分分鍾的事.

他與岡本正雄的敵對,說到底還是因為依邪東皇,現在亂局暫緩,依邪東皇大勢已去,他並不想多添殺伐,能化解最好就化解,就像當年小日本戰敗,我們並沒有索取賠款什麼的,這是人道的崇高氣度,止戈為武,以和為貴,這對他來說也是克制殺劫.

見張昊和趙冰彥回來,岡本正雄行了一禮,依然是那至誠的劍道禮儀.

張昊點了點頭,並未多言,平心而論,他挺敬佩岡本正雄這樣的劍者,但這樣的劍者,不適合參與這些爭斗,只適合一心求道修行.

"張真人,劍術自述我已寫下."

岡本正雄尊稱了一聲真人,拿出一疊紙,寫下了所有劍術,也寫下了自述經曆.

前世是武道派太乙門的李芳義,說來也是天朝的一位前輩高人,與東皇一戰,被抽取靈性用來研習投胎轉世之術,天賦繼承了劍靈,這一世是劍道武癡,如此傳奇的經曆,真可謂仙神一流.

"每一個得證丹道的人,必有一番感動的經曆,我欲著書立說,搜羅天下仙神妖魔,整理古今五千年,撰寫'人道書’,記載人道之傳承,尋求天人之道理."

張昊一邊接過了紙頁,又一邊說著,"按照我們的約定,你寫出劍術自述,一百年內,不得再踏入天朝地界,回日本去吧."

本書來自

上篇:第二百六十一章 局勢變化     下篇:第二百六十三章 陰遁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