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三百五十章 須彌藏芥子  
   
第三百五十章 須彌藏芥子

卻說張昊修習道法,以一個小小的茶杯,竟裝下了大半桶水,猶如古書里記載的仙家法術,須彌藏芥子.

須彌芥子一語,原本是出自古佛教,在《維摩經不思議品》里描述:若菩薩住是解脫者,以須彌之高廣,內藏芥子中,無所增減.

須彌是古佛教的聖山,芥子是指油菜的種子,把須彌山放進芥子里,以小容大,是為須彌藏芥子.

古經靈寶創立元始天尊教法,認為古佛教是元始天尊教法的分支,元始天尊為道教三清之一,須彌芥子之術也視為仙家道法.

張昊學識通天,讀書破萬卷,走路破萬里,對須彌藏芥子早有知曉,道教三十六洞天,排名第四者西岳華山,華山有一處景觀,名曰"老君犁溝洞里甕",是一處懸崖峭壁,相傳是太上老君路過此地,見山壁無路可走,牽青牛犁出一條溝壑,然而溝壑峭壁之上,有一處山洞,洞里有一個石甕,石甕里又套了一個石甕,但奇怪的是,這石甕比山洞的洞口更大,石甕是如何放進去?甕中之甕又是如何套進去?此為華山十大謎題之一,民謠曰:"洞里有個甕,甕里有個洞,洞里的甕里有甕里洞,甕里的洞里有個洞里甕,不知是先有還是先有甕."

其實這個洞里甕就是須彌藏芥子,張昊前段時間跟柯九走一路,柯九就是在華山得道,他偶然想起了華山洞里甕,五符陣法是把空間外擴,形成虛無真空,那麼扭轉陣法就是把空間向內收縮,看似小小的一個茶杯,其實杯里收縮了很大一團空間,以小容大,這就是須彌藏芥子的神通.

他悟出此術,對古經靈寶的認知又更上一層樓,就是不知道慧普大師有木有悟出此術?

不過他的根基還很淺薄,初窺一點皮毛,只能用被子裝水,水是液體,可以流動,容易納入其中,如果是其它固體,體積大了就不行.

繼續倒水,嘩啦的流水聲,大概倒了三分二桶,水從茶杯滿了出來,這已經是他現在的極限,雖然沒什麼實際的用途,但卻非常玄妙.

又小心的維持著陣法,把水倒出來,一進一出,杯水滿桶.

"或許今後道行提升了,容納的虛空更大,可以做個仙家葫蘆,用來裝酒水,貌似也挺有逼格,呵呵."

張昊自言自語的笑了,繼續練習此術.

果然,抱丹入道才僅僅是開始,神通仙法變化無窮,參悟了這須彌藏芥子,愈發覺得妙不可言.

夜深了,兩女各自去休息,張昊倒是想跟宋靜怡親熱,但有陳美舒從中阻擾,張昊也找不到機會,只得安安心心的去睡覺.

第二天,天氣略有轉涼,張昊依然是很有規律一大早起來,兩女也跟著一起,晨練,洗漱,早餐.

約莫八點多,張昊和兩女准備出門去豐漁村,譚永成掐准了時間過來,不早也不晚.

張昊把祖傳秘方的小瓶藥粉給了譚永成,還故弄玄虛的叮囑了一番,說道:"取無塵之水,調勻藥粉,擦抹在手上,緩緩按.摩,運動手指,增強血液循環,效果更好,切記,一定要是無塵之水."

"無塵之水?"聞言,譚永成當然沒懂什麼意思,小心問道:"張子大師,這無塵之水是什麼?"

"無塵之水就是早晨的露水,但一定要是沒有汙染的露水,可以山嶺里取得."張昊一邊說著,一邊有拿出三顆辟谷丹,說道:"這三顆是仙丹,用來內服,配合藥粉塗抹,每天一顆,這才有效果."

好吧,張昊這是典型的擾亂視聽,其實配藥的關鍵在于那藥粉,三個仙丹就是忽悠,轉移了注意力,讓譚永成誤認為仙丹才是關鍵,這是為了給藥方保密,正所謂江湖一點絕,說穿了就不值錢,同時也是把簡單的事情搞複雜,這樣才讓人覺得有明堂,否則太簡單了就容易被人輕視.

不過這辟谷丹也不普通藥,以堅果的粉末為基底,蘊含了人參,靈芝,鹿茸等多種藥材,是滋補養生的上上之品.

譚永成一聽是仙丹,心里半信半疑,但還是小心的收好,拱手一禮:"多謝張大師,若我兩手能恢複痊愈,一定重謝."

"呵呵,譚居士不用多禮,也無須重謝,我可不想欠人因果."

張昊笑著說道,挺直了腰板,兩手負背,頗有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但語氣一轉,套路就來了,"不過嘛,藥物雖可痊愈,但靈藥太珍貴,有錢也買不到,不可長期供給,而譚居士練習鷹爪拳,功夫都在這雙爪子上,時常勤奮,今後損傷也在所難免,我倒是有個辦法,可以緩解這情況."

"嗯?"譚永成愣了一下,鷹爪拳的情況就是這樣,全憑手指橫練的功夫,即便痊愈了,依然還得有損傷,連忙問道:"不知道張子大師有什麼辦法?譚某洗耳恭聽."

"內家拳術,重在養生,這辦法也簡單,把手指養好了就行."張昊說著,繞了這麼大一圈,終于到了正題.

"我也注重養生,每次都有用舒筋活血的藥酒擦手,但長期如此,暗傷還是有積累."譚永成說道.

"舒筋活血的藥酒是不錯,不過凡俗藥物,沒有靈氣,因此功效甚微,實不相瞞,我是專門做的玉器生意,但我的玉石不是凡玉,而是靈玉,以靈玉養人,鎮宅,辟邪,修養,增添福壽氣運,妙用無窮也."

張昊的語氣有些吹噓了,如果是平常對譚永成這麼說,八成會被視為江湖忽悠,但被張昊帶了一圈套路,這事就變得玄乎了.

"靈玉?這個嘛……"

譚永成果然是疑惑了,玉石有靈,可以養人,這說法是眾所周知的事,不過玉器什麼的,譚永成這麼有錢,當然不缺少,但也沒發現有什麼功效,不過張子大師這等奇人異士,不至于消遣他吧,莫非這靈玉另有玄機?

"譚居士,我這會兒正忙著去豐漁村,你先用了藥,試試效果,咱們改天有空了再聊."

張昊這是下逐客令了,套路已經鋪好,放長線釣大魚,不急著收網,先讓譚永成體驗一下祖傳秘藥的功效,增加信心,然後再慢慢的忽悠,更何況他手里只有一堆玉片,沒有成形的靈玉,賣不起高價,還得等他忙完這陣子,然後去一趟玉石產業,搜尋幾塊像樣的靈玉.

見張子大師有事忙,譚永成也不好意思多問,只得告辭了,心想,先試一下靈藥仙丹也無妨,如果真是三天就能痊愈,那便找張子大師求一塊靈玉.

送走了譚永成,張昊笑樂了,這筆生意是穩穩的.

片刻後,兩女出來了,換上了休閑裝,背了肩包,簡約時尚,素顏清美,像一對剛從大學畢業出來旅游的姐妹花,而宋靜怡的端麗典雅,陳美舒的嫵媚妖嬈,平添一份高貴女兒的氣質.

張昊習慣了穿寬松的練功服,只是把頭發梳理了一番,束于頭頂,背上木箱,頗有玄門道士的模樣.

今天去豐漁村,既然為了查看別墅的地形布局,也是為了尋找那狼妖,順便也是游玩,豐漁村位于海邊,有豐富的海鮮,開發成了中海市的一處周邊旅游.

不過今天沒有直接前往豐漁村,而是走了森林公園這邊,森林公園的外圍有通車,大約一個小時的車程,先到了別墅.

別墅里又有一大群烏鴉,昨天把喪氣吹散了,今天又聚集了,張昊虛空畫符,引動氣場,風水流通,自然就被一陣大風吹散.

值得一提的是,別墅里搭起了帳篷,是幾個來這里露營的年輕人,也屬于靈異愛好者,聽說這兒荒廢了很久,是一處鬼宅,專門來這里露營過夜,找鬼尋求刺.激,突然刮起一陣大風,鴉群驚飛,倒是把幾個年輕人嚇得夠嗆.

停好車子,張昊和兩女進了別墅,遇上這幾個年輕人,張昊不由得無語,這靈異愛好者還真是多啊,走哪都能遇上,不過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人身體發虛,平時缺少鍛煉,今天徒步露營,有些疲勞過度,若是呼吸了喪氣,今晚八成會生病發高燒,睡糊塗了就會看到鬼怪幻覺.

幾個年輕人挺開朗,閑聊了幾句,得知是這別墅的主人,已經買下這塊地盤,幾人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收拾東西搬了出去,說是去海邊露營,等會兒海水退潮,可以撿海鮮貝殼.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張昊帶著兩女轉悠了幾圈,仔細查看附近的風水地勢,以及對別墅的格局,還要照顧兩女的心思,商量著如何規劃和裝修,期間兩女也沒少爭吵.

忙了一整天,下午了,勉強定下一個初步方案,張昊和兩女去了豐漁村.

這會兒正是海邊退潮,豐漁村非常熱鬧,來了好多人游玩撿貝殼,有經驗的老鄉在前吆喝著,帶隊"趕海".

趕海的意思就是趁著退潮的時候,去海灘上捕捉收獲,這是一個技術活,海鮮並非是躺在滿地,而是在一些泥潭或石縫里,並且捕捉也是一門技術,一般人圖個玩樂,拿鐵鍬在泥潭里挖一只撒尿蝦也得忙活大半個小時,但有經驗的老鄉,只需要用鐵鉤探入泥潭,輕輕一鉤就出來.

張昊帶著兩女,也跟著大家去趕海,兩女玩樂了,張昊則是趁這機會,混在人群里有說有笑,跟漁村的老鄉搭話套近乎,想要打聽狼妖的事.

本書來自

上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祖傳秘方     下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豐漁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