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四百五十七章 劉溫的舉動  
   
第四百五十七章 劉溫的舉動

事情談妥,陸子旭暫且住下,不過陸子旭此次前來,不僅是跟張昊商議此事,還有陸子旭自己的私事,住了三天就離去了.

陸子旭已年過百歲,從十幾歲拜師學道,修行了近百年,如今步入晚年,大限之期沒幾年了,原本張昊想參透了七星燈秘術,為陸子旭續命,但隨著道行的精進,張昊和陸子旭皆已明白,無命可續.

因為七星燈秘術用途是,調和自身各個部位的性命,達至陰陽平衡,從而把生命力完美的運用,自然就相當于延壽續命,一般是用于非正常的衰亡.

而陸子旭這些年奔波勞累,壽命折損太多,抱丹入道太晚,自身修養本就達至了平衡,屬于正常衰亡,油盡燈滅,故而無命可續,除非注入新的壽元生機,例如魔門的種種秘術,但陸子旭豈會用這些旁門左道的邪術.

不過陸子旭也看淡了生死,人生百年,世態滄桑,修成仙道,死後逕返清虛,元神升天,靈性不滅,一生修行就圓滿了,這次出行便是為安排後世,去拜訪一圈想見的人,再給三個大徒弟交代一聲,剩下的事情就靜待天命.

有罪和尚也跟著陸子旭,約好了三月後回來會合,一起去參加聚仙會.

張昊繼續忙著修建活死人墓,然而就在幾天後,張昊收到了魔門玉牌的傳念,是幽司發來的!

雖然他的靈性折損,劉溫已經無視了他,但他的身份還是魔門成員之一.

傳念的內容也是關于這次天都聚仙會要圍剿邪派,矛頭直指魔門,魔門招集群魔商議對策,事關重大,讓眾人務必皆要參加,時間也定在三月後,大致是在天都聚仙會的提前十天.

"劉溫就這麼放任魔門,與天都開戰?"

張昊心有疑惑,不知為何,他始終覺得此事不對勁,就算魔門是一盤散沙,但聚仙會決意開戰,魔門眾人必然要一起團結,如果繼續一盤散沙,豈能抵擋聚仙會的圍殺!

要知道這可是一群玄門正宗的仙人,一旦聯手要殺人,精通玄學推算,種種秘術尋人,除非是一直隱世不出,否則這普天之下有幾人能躲過?一盤散沙就是等死.

然而劉溫坐鎮魔門,反應舉動卻如此的平常.

以他對劉溫的接觸,處處皆被劉溫算計在前,此人運籌帷幄,占得先機,就連當年東皇那樣厲害的存在,依然被劉溫算計利用,可見劉溫此人的心思不凡,但這次事關重大,劉溫不可能沒有別的准備,卻翩翩這般平常的召集眾人應對,實在讓他心里不安.

"也罷,先找柯九商議一番."

張昊放下玉牌,下了地道,活死人墓已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工程,陳美舒和趙冰彥在搬運土石,柯九在賣力的鑿石頭,張昊一邊繼續忙著架鋼筋,一邊說著:"是魔門傳信,要聚會商議應對天都之事,以我估計,八成是要開戰."

"劉溫就這麼輕易開戰了?"柯九已經知道了開戰的事,但聽聞了張昊的話,也是當即詫異,劉溫不應該這麼平常.

"九爺你也發現了,劉溫的應對太平常,其中必有古怪."張昊說道.

"罷了,這些事與我無關,只等活死人墓修建完成,我就要閉關重修,短則三五幾月,長則一年半載,不管魔門發生什麼事,如果我能恢複修為,定然要殺上魔門府邸,今後潛心修行,追求天人極限."

柯九的意思很明確,不管正邪兩派斗得如何厲害,他只管自己修行,這其實也符合張昊,不過柯九是生在幾百年前的老古董了,一覺醒來發現這個世界已經變了,變得跟神話一般,當然就看透了一切,萬事不關心,唯有寄情于修行,追求那虛無縹緲的天人極限之境.

"九爺你倒是輕松,但我祭天許願,要回歸本業,不貪世俗榮華,不貪名利虛妄,修養人君之德行,一生捍衛正途,降妖伏魔,總理陰陽,以大運庇佑業績,如今正邪開戰,我總得湊個熱鬧吧."

張昊苦笑,玄門界發生這麼大的變動,仙魔兩道齊聚一堂,是承舊啟新之機,他雖然也看淡了很多,但他可不像柯九這樣的老古董,終究還是年輕人,按耐不住湊熱鬧.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等見證變革的際遇,觀看群仙群魔斗法,對自身修行也是極大的幫助,更何況他有重瞳,只要看一眼斗法,多多少少都能參透幾分,這對他而言,絕對不容錯過.

"你小子自己留意了,這次的動靜鬧大了,一切低調行事."

柯九叮囑了一句,年輕人確實該多磨練,以張昊的修為,雖然陰神仙術不能用了,但實力也不弱,還有神器在手,心思也夠機靈,自保是綽綽有余.

"九爺你放心吧,劉溫以為我墮為凡人,已經無視了我,只要我一心低調,劉溫不至于刻意針對我,更何況我身上還有明鸞留下的秘術玄符,呵呵!"

張昊笑了笑,念頭一動,只見他脖子的肌膚上,浮現出肉眼可見的紅光,猶如一只金烏圖騰的紋身,符文纏繞,玄之又玄,紅光一閃即逝,內斂進了肌膚.

明鸞已是大羅金仙,當然為他留下了布置,最後那天晚上,除了為他渡靈氣,還以秘術種下了一道符箓.

"不過這次情況危險,我在准備兩個大殺器,一切穩妥行事."

張昊一向謹慎,他的道術還能運用,須彌藏芥子的硫酸瓶,這東西在上次沒用上,這次定然有用,另外他又弄出一個殺器,正在練習中,到時候必然也有奇效.

"對了,那人一直在窺視我們,你小子什麼時候抽個空,去上門拜訪一下."柯九說道,別墅入住了這麼久,早就發現那人.

"華天長是隱居修行,我原本想去拜訪,不過隱士也有隱士的圈子,我暫時還不想介入他們這伙人."

張昊知道,華天長就住在森林公園的附近,天生就是個瞎子,卻修成了天目神通,還是肉靈合一的高手,發現這里有同道中人入駐,華天長當然很警惕,一直暗中注視著.

其實他與華天長已經碰過面了,還偷襲了華天長,搶奪貪狼尸解轉世後的遺脫,只是華天長不知道是他,他本想主動去拜訪,畢竟是住在這一帶的鄰居了,不過正邪兩派馬上就要開戰,隱士圈子這伙人,難免也有可能參與其中,他打定了注意要低調,盡量隱藏身份,把這事過完了,再去接觸華天長.

"被人窺視實在煩惱,你小子不想多事,九爺我去會會他."柯九倒是挺有興起見識一番如今的隱士,因為柯九以前就是個隱士,大家都屬于一類人.

"嗯,如此也好,我就省得麻煩了."

張昊點了點頭,架好了鋼筋結構,又忙著攪拌水泥和砌板磚.

入夜,柯九去找了一趟華天長,結交一切順利,大致也摸清了華天長的底子,華天長也沒再暗中注視,但也搬家離開了此地,原來狡兔三窟,這里只是華天長的房產之一,為了與張昊等人不誤會,華天長搬去了另一處.

接下來的一段時,每天都很有規律,除非早晚的必修課,幾乎都忙著修築活死人墓,而修築也是一個體力活,暗運勁力,相當于修練,張昊領悟了空色之道,一邊做體力修練,一邊走神修習道法,與平常無意,坐臥起行皆是修練.

一轉眼就是兩個月過去了,活死人墓修建完成,靈玉搭建法壇,布置玉琮,六器相合,登台祭天,以禮天地四方,大陣完成,氣場合璧,別墅內的靈氣更上一層,堪比洞天福地.

柯九布置好龍血古木棺,入葬閉關了,黃金蟒守墓,喂養的事交給了宋靜怡和陳美舒.

宋靜怡一直在研究玉簡,自從上次找到了新思路,已經逐漸讀出玉簡上的內容,不過這事的進度太緩慢了,特別是在初期的時候,每一個圖紋都需要考證和推測.

陳美舒抱丹入道後,逐漸不理凡事了,場子里的事務交給了下屬打理,武術圈就自然退隱了,一心修行辟谷,也開始練習張昊從魔門帶回來的刀劍神兵.

刀劍神兵是雙刀合一,重有一百六十斤,一把重八十斤,對于肉身成聖的高手來說,這差不多屬于常規重量的兵刃,就像普通人使用一把兩三斤重的武器,不過趙冰彥初窺辟谷,體能還很弱,遠遠不能運用自如,還處于練習之中.

趙冰彥已經辟谷圓滿,肉身澄清無塵,達至洗髓伐毛之境,肉身成聖,命入仙籍,髓血煥然一新,充滿了生生不息的生機,練肉成筋,脫胎換骨,連身高也增長了三四厘米,已有一米七七,快要接近一米八了,肌膚汗毛皆已脫落,光滑細膩如少女,體貌優美,身姿纖柔,猶如傳說中仙女下凡.

而趙冰彥的根基正統,達至肉身無塵,直接就進入了肉靈合一,實力飛躍了一大步,正在閉關鞏固境界,適應晉級後的力量,這次仙魔開戰,趙冰彥也要跟著張昊一起參加.

張昊也閉關了,調整狀態,練習那招大殺器,籌備去魔門聚會.

本書來自

上篇:第四百五十六章 承舊啟新     下篇:第四百五十八章 大戰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