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五百三十八章 龍衛之亂(二)  
   
第五百三十八章 龍衛之亂(二)

卻說武傲天察覺不對勁,立刻眼現殺氣,一招武聖拳意打出,踏破虛空,跨越陰陽,隔空轟擊屋外.

"真雷,結!"

張昊早有防備,暗運勁力,渾身經絡通達,從體內衍生雷電,目光一凝,眼有重瞳,雷電彙聚成一股,目力直視虛空,"咔嚓!"一聲炸響,雷法與武聖拳意轟擊,走廊上猛然一震,氣浪翻滾.

與此同時,張昊身不停歇,目力凝聚陰陽維系,念頭化陽神,兩指虛空畫符,"上清念雷,起!"

一道上清符箓升天而起,打入虛空,上達天聽,依然是跨越陰陽兩界,與武聖拳意有異曲同工之妙,只見屋內一道透明的雷法從天而降.

"是上清請雷法,該死的小崽子!"

武傲天立刻反應過來,認出了來人是張昊,不由得一股大恨,卻絲毫不敢怠慢,趕緊又是一招金剛大手印,轟然一陣震動,抵擋上清念雷.

下一刻,張昊在屋外一掌按在防盜門上,猛然發勁,"磅!"一聲金屬悶響,防盜門凸起一個手印子,門鎖被打爛,咯吱推開了門,大步走了進來.

"張昊,你想做什麼?這里是龍衛重地,你膽敢亂來!"

武傲天連忙起身,一聲冷喝,卻是退後警惕著張昊,心思轉得飛快,他的優勢是武聖神通,但肉身太弱,對付一般人還行,可是面對張昊這樣的存在,一旦被近身就根本不是對手.

"終究不是自己修成的神通,沒有經過磨礪,心境太差了."張昊淡淡的語氣,不急不緩,點評了一句,"意念從心而生,心境亂了,也就是意念亂了,你的武聖拳意就削弱了."

"大膽張昊,本將軍不需要你說教,膽敢在軍官駐地鬧事,你找死!"武傲天大聲喝道,提高的音量,想要驚動外面的守衛.

"呵呵,你不用叫了,整個龍衛已經被控制."張昊卻是饒有興趣的笑了笑,當然看出了武傲天的意圖.

就在這時,張昊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一陣哄鬧,還有槍聲響起,隨即就是喇叭廣播的聲音:"緊急演習!緊急演習!!請大家不要驚慌,不要擅自出宿舍,一切聽從安排!緊急演習,緊急演習……"

聽到這廣播,外面又立馬安靜了下來,住在軍區駐地,突然搞演習不算什麼大事,但武傲天卻是臉色一沉,哪里還不明白,這根本不是演習,而是在搞奪.權.

"你們好大的膽子,龍衛是軍事重地,竟敢造.反!"

武傲天一臉的大怒,心知大事不妙,趕緊給老祖傳念,又傳念給隱龍衛.

"造.反?有意思,一個出賣隊友的幺蛾子,還口口聲聲的喊著別人造.反,你是活膩了啊."張昊言語淡然,透著一抹殺氣,問道:"武空明為何還沒出來?"

"我不知道,老祖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你想要見老祖,還得老祖認同見你."武傲天說著,也故意拖延時間,語氣一轉,又道:"我實話告訴你,龍衛是老祖一手創建,你敢在龍衛放肆,老祖不會饒恕你."

"我倒是希望武空明出來,如果你死了,龍衛也亂了,那麼武空明就該現身了!"

說話間,只見張昊一步踏出,縮地成寸,身形空間平移,直襲武傲天.

武傲天嚇得大驚,趕緊想要反抗,對著張昊一招比劃,使出真空大手印,但張昊豈會給武傲天任何機會,武傲天不是真正的武聖,只是灌注了一道武聖拳意而已,躲在暗處裝神弄鬼還行,被張昊洞察了玄機,這就沒有任何機會.

目光一凝,瞳力鎖定,與武傲天四目相對,一道念雷炸開.

武傲天渾身一抖,腦子里炸得一片空白,根本承受不住念雷,如果不是武聖拳意護體,這一擊就直接魂飛魄散了.

瞬息之間,張昊身形已至,一掌打在武傲天的胸膛,筋骨寸斷,胸腔塌陷,肺腑裂傷,巨力沖擊倒飛撞在牆壁上,口吐鮮血,摔下連連抽搐,痛苦的掙紮.

肺葉已經重傷,淤血堵住了呼吸,武傲天已經活不成了.

"武空明,你還不現身麼?"張昊淡然的語氣,似乎在質問武傲天,他沒有一招把武傲天打死,就是在等待武空明現身.

果然不出張昊所料,話剛落音,仿佛一道神力從天而降,渾身泛起了肉眼可見的芒光,胸膛肌肉運動,筋骨傷勢快速複原,躍身而起,凝神靜氣,呼吸吐納,平緩肺腑傷勢,吐出淤血,光芒透入內里,轉眼之間重傷已痊愈.

武傲天眼神一變,鬼神附體,氣勢威嚴凌然,目光睥睨八方,舉手投足之間彰顯著一股武學的力量感,近在咫尺的站在面前,卻讓人覺得頂天立地一般的魁梧高大.

"玉天子,你很不錯,年紀輕輕就有這等修為,難怪三年前沒死在劉溫手里."

武傲天已被附體,說話的是武空明,語氣很是隨意,像平常聊天似的,沒有敵意,反而透著一抹欣賞.

"呵呵,武聖前輩,見你一面還真不容易啊!"

張昊也是一臉的微笑,確實是見一面不容易,非得他使出這極端的手段.

"年輕人就是心急,見與不見有什麼區別?或是現在見面,又或是十年後你踏入大羅之境,那時再見面也不遲,而你與劉溫的恩怨是私仇,並不關乎大局,我是沒興趣插手."

武空明的語氣很平淡,兩手負背,轉身背對張昊,站在窗戶前,俯視著外面龍衛的情景,就像一尊高高在上的神,冷眼淡看凡塵,超脫于凡俗之上,見與不見,現在見與十年後再見,一切都不在乎.

"我與劉溫是私仇,但也是公仇,自古正邪不兩立,我為正道,劉溫是魔道,我們終究是有沖突,那麼前輩的立場又是如何?"

張昊上前去,也站在窗戶前,看著外面抓捕武傲天同伙,直言詢問武空明的立場.

"年輕人啊,以你現在的修為,又得了天都仙府,還有東皇明鸞對你傾心,你確實也有資格入局了,但問我的立場,這話就不好答複了."

話到這里,武空明的神情突然有幾分滄桑,語氣很是感慨,說道:"我生于大清末年,從小習武,讀聖賢書,敬拜鬼神,親眼目睹了國人被欺壓,滿腔熱血,年輕時參加太平天國,拜上帝教,想要一展抱負推翻大清,但洪秀全等人貪圖名利,教義荒唐,愚不可及."

"太平天國落敗,我遭受了不小的打擊,後又參加義和拳教門,迷信刀槍不入,一心想要扶清滅洋,而大清卻與洋人勾結,圍剿義和拳,我身中二十一槍,僥幸不死,恍然醒悟,刀槍不入只是一個笑話,一個迷信落後的民族就要挨打,功夫再厲害也抵擋不住槍炮."

"但我心懷天下,仍不甘心就此放棄,尋找著救國之路,隨後投身于革命事業,民國成立,卻依然是個亂局,軍閥割據,即便勉強統一,但依然是動.亂,民不聊生,名利**人心."

"再後來民國垮了,這幾十年發展,社會變化太大了,當時誰又能想到如今這個新文明?回首往事,什麼理念派系,什麼名利立場,一切皆是過眼云煙罷了,那麼一百年後,這世道又是何等的模樣?我該遵循什麼樣的立場?這個問題連我自己也很想知道."

聞言,張昊不由得默然,是啊,武空明這樣的存在,閱曆得太多了,並且聽武空明的話,本心還是一個為國為民的有志之士,但經曆了三個朝代,特別是近代的思想解放,各種各樣的觀點理念太多了,人文社會也變化太大了,武空明卻是看透了這一切.

武空明又繼續說道:"如果非要問我立場,我現在的立場也很明確,沒有立場就是我的立場,易曰,群龍無首,天下大吉."

"呵呵,前輩所言我明白,如此看來我們的立場一致,不會沒有沖突了."張昊笑了笑,武空明已經表態,是正道中人.

但武空明卻是搖頭,說道:"我們立場一致,卻道不同,不相為謀,正如我可以與劉溫合作,你卻只能與劉溫為敵,更何況即便是同道中人,但同道亦有同道之間的矛盾沖突,正如你現在攪亂了龍衛."

"嗯?"一聽這話,張昊饒有興趣,"我攪亂的龍衛,前輩是要問罪了?"

"武傲天是有些過分了,老祖我把龍衛交給他管理,為他灌頂拳意,他卻不知進取,魔性不改,貪圖名利,我早想清理門戶,但江湖亦有規矩,清理門戶還輪不到外人插手,我既然現身了,也就會會你."

說到這里,武空明的語氣里多分幾分蕭殺.

"前輩的意思是要與我過招了,如此甚好,我也想領教一番武聖神通."張昊目光一正,經曆的打斗越多,他心里那份戰意就狂熱,能與大羅武聖交手,他求之不得.

見張昊戰意盎然,武空明贊許了一句,"年輕人有志氣,我這次不殺你,因為你也算與老祖我有親緣,就給你一個教訓."

話完,武空明縱身一躍,從窗戶跳了出去,這里不是交手的地方.

"親緣?"張昊愣住了一下,他與武空明是哪門子的親戚?

來不及多想,也跟著躍身跳出窗戶,武空明附體後,速度極快,幾個起落就出了龍衛,徑直往後方山林去了,張昊也一路追過去.

(抱歉啊,醫院斷網了,這會兒才有機會出來在網吧上傳)

本書來自

上篇:正文.第五百三十七章 龍衛之亂(一)     下篇:第五百三十九章 龍衛之亂(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