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七百二十七章先天帝劍  
   
第七百二十七章先天帝劍

第七百二十七章先天帝劍

卻說張昊初到黑山,接觸了一下的情況,還碰巧見到了羽化仙族,為了避免惹麻煩,他直接帶著海倫列娜前往山神廟.

山神廟,位于黑山山脈的主峰,山勢太高,主峰一帶全是雪山,氣溫寒冷,寒風呼嘯,白茫茫的一片,放眼望去,見不到任何人煙的痕跡,只有雪山之澗,一座破舊的廟宇聳立.

張昊兩人禦空飛下,打量著四周情況,不由得眉頭微皺.

他原本還以為山神的府邸有多氣派,但至少也該布置了陣法,結果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破廟,以巨石古木修建而成,廟前有幾尊雕像,東倒西歪,還有一塊殘破的石碑,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四周很空曠,積雪冰封,只有山壁上篆刻著仙神妖魔的圖騰.

不過破廟的簡陋破舊,但在萬丈雪山之澗,巨大的圖騰篆刻,卻也彰顯一種古老樸實的威嚴,依山而建,古香古色,格局工整,位居黑山的中軸線上,天地之氣凝聚于此,乃是黑山的風水總脈.

但格局再好,始終是環境太惡劣,積雪冰封,氣溫嚴寒,在零下三四十度之下,即便是天人境,呆在這里也需要消耗真元抵禦寒冷,不適合一般人修行,只適合苦修士.

"主人,這里太簡陋了,環境也太差,但方圓千里雪山冰封,人跡罕見,卻是個閉關的好地方,不用擔心引來麻煩."海倫列娜說道.

"嗯,這里確實適合苦修閉關."張昊點了點頭,卻是苦笑:"也不知是什麼人,把山神的府邸修建在這等絕地,看周圍的痕跡,已經很久沒人了,黑山的幾個執事,也沒來過這里."

張昊一邊說著,一邊上前去,把東倒西歪的幾尊雕像搬了起來,一共八尊,皆是佛宗菩薩,寶相莊嚴,分立在破廟兩邊,也頗有幾分威嚴.

又抬手一揮,罡氣掃去積雪,只見旁邊的碑文書寫,記載了古廟的情況,原來這里是三百年前修建,當時的山神是一位佛宗強者,在這里苦修,後來被黑州的妖魔圍殺,這里就一荒廢了.

張昊心思一動,取出鎮獄降魔杵,在碑文後面繼續篆寫,記下他到這里接任此地,在此閉關修行.

"走吧,我們進去看看."篆寫完,張昊收起降魔杵,帶著海倫列娜進入破廟.

推開大門,廟里很空曠,只有幾尊石雕佛像,秉承了苦修士一貫的風格,簡單樸實,不過很寬敞大氣,古木巨石的結構也很結實.

"呵呵!"張昊笑了笑,這里太簡陋破舊,但他卻頗為滿意,說道:"我來黑山上任,三公子他們很快就能查到,萬古氏也不會放過這機會,正好在黑山找人暗殺我,奪回寶物,不過我就呆在這破廟閉關,他們應該想不到吧."

"主人,你什麼時候要雙修呢?"海倫列娜柔柔的說著,嫵媚妖嬈的眼眸看向張昊,楚楚動人,一副人君采擷的模樣.

"……"張昊無語,這妖女有來了,認真的說道:"現在還不急,自我踏入天人四重,算算時間,現在也有一年多了,卻一直耽誤,現在才有時機閉關,等我修行圓滿,再雙修催化精血,一鼓作氣達至天人五重血肉衍生之境."

聞言,海倫列娜不由得撇了撇嘴,問道:"主人你這次要閉關多久?"

"應該不會太久吧,短則三五幾月,長著一年,以我的根基積累,應該可以達至圓滿."張昊一邊說著,一邊拉過海倫列娜,伸出手指喂給海倫列娜,"你多喝點血,得了我母親的傳承,現在也潛心修行."

海倫列娜這次沒有喝張昊的血,狡黠一笑,說道:"主人你要閉關,虧損氣血對自身不利,我這段時間已經喝了主人很多血,凝結出心血,足夠我閉關晉級."

"你可以儲存我的血?"一聽這話,張昊有些皺眉,這麼重要的事,居然沒告訴他,難怪最近一段時間,一直纏著他要喂飽,他還以為是這妖女故意勾他,原來是暗自存血.

"嘻嘻,主人你又沒問我,我晉級始祖,凝結心血,心血蓄足就可以晉級,這血族晉級的秘密,因為主人的血統強大,我才這麼容易積蓄心血."海倫列娜說著,從乾坤袋里取出龍血古木棺,有這上古神木棺相助,她晉級也順利.

張昊表示郁悶,這妖女還瞞了他很多事,他又突然想起什麼,問道:"那九宮玄劍,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次海倫列娜被九宮玄劍寄托在他眉心,此劍異常巨大,足有三十三丈之高,劍意通天,玄妙無窮,更為奇怪的是,他居然對此劍有種莫名的親切感,後來他問海倫列娜,但這妖女一直敷衍他,擺明了是故意不說,勾著他的好奇心.

如果不是他與海倫列娜有心脈契約,他甚至覺得這妖女另有企圖.

"主人你先閉關吧,等你出關了再告訴你,以免你多想,影響了心緒."

海倫列娜說著,眉心浮現一枚玄紋,只見一道劍意撕裂虛空,通天神劍破空而出,三十三丈之高,傲立于天地之間,巨大的劍身透出幾條光芒,猶如裂痕一般.

"鏗!"

一聲金銳作響,巨劍一震,居然一分為九,八塊為劍刃,一塊劍柄相連,自成一把主劍,瞬即遁入虛空,主劍懸浮在中宮,八塊劍刃位居八卦八宮,組成一個九宮八卦陣,籠罩著破廟,氣場立刻變化,隔絕寒氣,封鎖虛空.

然而陣法運行,"咔嚓"一聲雷霆閃爍,電弧衍生,九宮變化,以震卦雷宮為主,磁場與力場相合,凝聚天地之靈氣,虛空光線扭曲,化為一縷縷輕柔的極光,破廟立刻變得七彩氤氳.

"這……"見到這一幕,張昊大為驚愕,此劍居然蘊含了雷法之力,還可以分解布陣,凝聚日月靈華,實在是玄妙莫測.

並且此劍與九宮劍術完美相合,甚至是專門為九宮劍術量身打造的神兵,海倫列娜是得了他母親的傳承,難道此劍是他母親的神兵?難怪讓他覺得有親切感,而他母親也是修習雷界正法.

不過這等玄妙的神兵,劍身又是如此的巨大,絕非人力所能鑄造,那麼此劍是從何而來?更何況母親的神兵,為什麼不傳給他,卻傳給了一個妖女,他心里有些郁悶啊.

"主人,你不要胡思亂想了,有劍陣護法,一般人不敢來打擾,還凝聚了日月精華,主人可以全力閉關修練,奴家也要閉關晉級了,還等著主人雙修呢."

海倫列娜嫣然一笑,進入了龍血古木棺,合上棺材,開始閉關晉級,一縷縷柔光向棺木凝聚,汲取日月靈華.

血族喪失了自身造血的能力,卻換得了天賦異稟,喝了張昊的血,固基晉級,脫胎換骨,乃是性命根本的升華,海倫列娜已具備了昆侖血統,也可以汲取日月精華,注定稱為妖魔之中的王者.

"罷了,我也閉關修練."

張昊無奈的搖了搖頭,懶得多想,雖然這妖女讓人琢磨不透,但真心跟隨他,這就足夠了,又看了一眼劍陣,只怕連天君也不敢輕易擅闖.

他算是明白了,難怪海倫列娜一直天不怕地不怕,即便他與金穹穆斗法時,海倫列娜也像個沒事人似的看熱鬧,原來是有此物護身.

服食了一顆天元金丹,喝了幾口瓊漿仙酒,席地而坐,他也開始靜心閉關.

然而就在張昊兩人閉關時,卻不知已被人暗中窺視,古木山嶺之中,太陽神鳥一般的赤金鳳船停泊,遮蔽了虛空氣場,黑山的陰兵陣法根本沒發現.

鳳船里,空間之寬闊,堪比一座古老宮殿,以古木和美玉修建,赤金化為金液流淌在陣法的凹槽里,猶如鳳船的經絡血脈,玄妙神秘,而虞忘塵和玄天卿兮正看著一面古鏡,鏡子里倒影出山神廟的劍陣.

"這怎麼可能,這是……先天靈寶,劍帝以身所化!"

兩女皆驚愕住主,一眼認出九宮玄劍,如此神兵,非人力所能鑄造,乃是先天而成,帝尊強者以身所化.

"他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身邊會有先天帝劍守護,而先天帝劍居然認了一個魔族女子為主,這魔族女子卻又奉他為主!"

虞忘塵難以置信這一幕,甚至懷疑自己看錯了,原本她們跟著張昊,只是因為玄天卿兮的夢象,可是跟得越久,她們就越發現張昊的不凡,居然還有先天帝劍這等神兵.

要知道先天靈寶之玄妙,乃是萬物造化之功,帝尊所化的靈寶,甚至已經超越了器物的范疇,而是另一種性命的寄托和延續,靈性超凡,為器中之神,非強力所能懾服,即便是同為帝尊強者,也只能封印,卻不能不能強壓,唯有器靈自願認主,否則無人可以駕馭.

但能得到神器認主,必然不是一般存在,除了那十大凶器,誰拿著就認誰為主,包藏禍心,引人入魔,可是以她們觀之,此劍並無凶煞之氣,卻認了一個魔族為主.

"劍道之器,劍塚皆有記載,我也通曉古今,從未見過此劍,應該不是三清天之物,或是近代帝尊所化,還不在記載之內."玄天卿兮說道,她執掌上古劍塚,對諸多神器了如指掌,卻不曾有過此劍.

"難道他不是三清天的人?"

虞忘塵心神一動,眼里閃過一抹寒光,似乎推測到了什麼,當即截下一縷青絲,吹了一口仙氣,青絲化為一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化身,禦空飛行而去,轉眼就消失在天邊,已經前去追查張昊的來曆底細!

上篇:第七百二十六章黑山的勢力     下篇:第七百二十八章貴人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