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七百七十六章 神胄之甲  
   
第七百七十六章 神胄之甲

卻說殊禪師三人商議談妥,奪回無赦凶劍暫且放後,先要扶持金穹羲位,同時扶持蚩骨蠻王,甚至還拿出七個乘天神的骨髓神丹,為蚩骨蠻王修行神通.

黑水谷外,暗皇欞跟蹤了殊禪師,穿行于黑暗之,神通玄妙,遠遠超越了黑摩天,並且身披黑暗玄甲,即連轉輪聖王的法眼也沒看見暗皇欞的存在.

不過暗皇欞沒敢進入黑水谷,黑天之術雖然玄妙,但這里是黑水絕地,對方進入這里,顯然是有布置,更何況殊禪師這個層次的存在,暗皇欞在一百年前知道其厲害,也沒敢太靠近,只在陰暗處窺視一角.

祭壇大殿,決意方向已經定下,殊禪師和亡菰大祭巫又商議了具體細節,良久之後才談妥此事,蚩骨蠻王早已不難煩了,急著回去服食骨髓神丹,閉關修練.

"教尊去了魔域,我等還需謹慎行事."亡菰大祭巫說道,"蚩骨,在殺生王的王座,留下一道印記,今後若沒有教尊的法旨,我等皆以元神出竅會見."

亡菰大祭巫指著一旁神魔篆刻的玉台,環繞祭壇一共有九坐,代表了原始教法九位帝尊,蚩骨蠻王也沒多言,屈指一彈,一道印記打入玉台.

事情做完,三人出了祭壇大殿,金穹羲等人在殿外恭敬的等候著,萬古大祭巫抬手一揮,虛空扭曲,打開古木的通道,眾人一起出去,放出黑木小船,出了黑水谷.

誰也不會想到,原始教的殘余勢力,總壇設在這絕地之,一顆不起眼的古木大樹.

黑水谷外,暗皇欞藏身在一處陰暗里,見到眾人出來,一眼認出了亡菰大祭巫,不由得詫異:"蠻族祖廟的大祭巫,此人怎會在這里,與土者又是什麼關系?"

"蠻族祖廟的四大巫祭,另外還有三位蠻帝敕封的戰王,皆有神胄戰器,實力不在界天君之下,但亡菰大祭巫,怎會與土者在這里見面,還帶著金穹羲等人,而金穹羲這一群仙族公子,進去再出來,短短兩三個時辰,氣象已然大變,居然晉升了六重境大成!"

暗皇欞看出了其變化,雖然天人六重可以千變萬化,變成普通凡人,隱藏自己氣機,但金穹羲等人一步登天,剛才得到大神通,還沒運用自如,氣機還沒有內斂,當然逃不出暗皇欞的法眼.

"他們在此拜見了什麼人,為他們提升境界?有如此大神通的存在,除非是……"

暗皇欞是何等的厲害,黑天教教首,黑州最強的第一者,又是弑神組織的成員,見識非凡,心里已有所猜測,除非是神王境的帝君強者,萬物造化,封神成道.

眾人出了黑水谷,分路而行,亡菰大祭巫和蚩骨蠻王往蠻族的方向飛去了,殊禪師則是放出仙船,與金穹羲等人去了黑州,想要尋一處混亂之地曆練數日,適應新增長的神通,運用自如了在回黑山,到時候天城之事也該進行了.

暗皇欞繼續跟蹤殊禪師,而殊禪師等人乘坐仙船,暗皇欞在地面穿行,有光的地方有黑暗,沒有光的地方全是黑暗,黑暗無處不在,暗皇欞游走其,無聲無息,無人知曉她的存在.

另一邊,黑山山神廟.

萬丈山崖,苦寒雪封,一晃是三天過了,張昊從天道盟回來,靜待天庭來人.

這天一大早,張昊很有規律早起晨練,手持血紋巨劍,手指在劍鋒抹過,一滴血氣滲透,肉靈神意融通,暗運三昧真火,淬煉劍體,起手舞劍,劍勢看似緩慢,卻每一劍蘊含玄妙,一道又一道劍罡縱橫,氣勁掠過,滿天飛舞.

血紋鋼是真火神兵,以肉靈物質,在真火之鍛煉而成,得知此劍尚未成形,只是一個劍胚,還需殺伐血祭,他以自身血靈養劍,配合三昧真火淬煉,雖然進度很緩慢,但此劍重鑄一千年都渡過了,差最後的血祭,他也不心急.

玄天卿兮和海倫列娜也在一旁晨練,兩女交流劍術,劍意化絲,最為玄妙的是,海倫列娜繼承了帝君意志,熔煉造化之念,劍絲化為了實質,但玄天卿兮不知是如何修行,居然也有造化之念,可以把劍絲化實質.

不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張昊終于玄天卿兮的境界,原來也只有六重境小成,以及虞忘塵,她修行了十二個甲子,也只有大成境,卻還沒有圓滿.

張昊這段時間修為大進,感悟愈發深刻,再加有海倫列娜指引他,他先天傳承的知識也逐漸明白,看出了兩女的修行玄妙,似乎是因為兩女修練了特殊的神體.

六重境的能量等級太高,積累速度本非常緩慢,而修練神體還需要一些特殊條件或方法,這更加緩慢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一旦滿足了條件和方法,也可以立刻達至修行圓滿,因為千變萬化之境,這是一個無窮變化的境界,你可以把自己直接變成圓滿之身.

所以修行達至了天人六重,乘天神之境,小成與大成已經不是那麼重要,僅僅是一個基礎,關鍵還在于神通變化,而這神體變化的根基,甚至神體圓滿,血脈固定成形,徹底脫離人類之軀,並且還可以把神體遺傳給血脈後裔,這開創一脈神族.

因此,這個境界的存在,其實是以修練神體為主,根基境界已是次要,例如元辰王,雖有六重大成的根基,但沒有修練神體,其本質還是人類,而不是神魔.

虞忘塵和玄天卿兮都是神族,天賦神脈,她們是以神脈為根基,鑄造神體事半功倍,虞忘塵不但修練了寒冥神體,似乎另外還有變化,而玄天卿兮的修為也很特,沒有修習玉天神族的不朽玉軀,但具體是什麼,他也看不透.

在晨練的這時,天邊一道流光飛來,張昊目光一凝,只見是一艘琉璃仙船,船頭插著社稷府司的大旗.

"天庭總算是來人了!"

張昊劍勢一收,趕緊把琉璃戰甲披在身,這可是天庭發的官服,他平時都給海倫列娜穿了,但這面來人了,他怎麼也得把官服穿.

"我們暫且回避了,天庭這一套,麻煩."

虞忘塵淡淡的撇了一句,拉著玄天卿兮回避,搖身一變,化為兩只白狐,身形一串跑走了,消失在冰雪之間.

"咦?"

張昊見到這一幕,不由得驚,這還是他第一次看著兩女在他面前變化,千變萬化之術果然玄妙,氣機全然變化,與普通的狐狸一模一樣,若不是他有天目重瞳,可以看出真實能量,還真不能察覺,

但更讓他驚訝的是,兩女自身變化也罷了,怎麼連衣服也變了?

沒錯,他這次親眼看著兩女變化,一切看得很仔細,兩女的衣裝也一起變化了,他可是知道,千變萬化只是自己肉身變化,衣服是絕對不會變的,

"怪了,兩女穿的仙衣,難道是什麼寶物?但也沒聽說過什麼仙衣可以變化?"

張昊自言自語的驚訝,心想,若是有機會,一定要仔細研究一下兩女的衣服,不過一想到研究衣服,自然而然浮想翩翩,什麼脫掉兩女的衣.服,又或是偷看兩女.脫.衣沐浴什麼的,心里不由得一愣.

"主人,你是不是想把她們收了!"海倫列娜在一旁笑了,一眼看穿了張昊的心思.

"咳咳……"張昊趕緊回過神來,尷尬的咳嗽了兩聲,語氣一正,說道:"你個小妖女,別胡言亂語,被她們聽到不好了,我只是好她們穿的仙衣,怎麼也能變化?"

"嘻嘻,主人你好壞哦,別的不看,卻專門看女子的衣服,昨晚看了奴家還沒看夠麼!"海倫列娜妖嬈的嬉笑,嬌俏嫵媚,似故意挑起張昊心里的邪火,說道:"這不是一般仙衣,而是神胄之甲!"

"神胄之甲,這是什麼寶物?"張昊驚訝,從未聽說過此物.

"神胄之甲是神王鑄造的衣甲,造化天工,千變萬化,一般天神不識其玄機,自然不知曉,也不會特別的在意,慣性思維,理所當然認為這是神物,不懂也不問,但主人的眼力和心思,洞察細微,不懂便問,注定不是那些凡俗之輩能."海倫列娜說道.

"呵呵,這是在誇我啊!"張昊笑樂了,很享受這美人兒的誇贊,這片刻的談話耽擱,天邊的琉璃仙船已經近了,張昊說道:"海倫,你也回避一下,我接待天庭來人."

打開乾坤袋,海倫列娜飛了進去.

片刻後,流光橫空掠過,仙船直達雪峰之巔的山神廟前,一聲高喝傳來,天庭欽差大人駕到,隨之十數條金光從天而降,身披赤金寶甲,手持神兵,威嚴神武,乃是一隊天庭的十二金甲護法,領頭的是一位身穿仙袍的年人,儼然是地部主事的尚.

"見過尚大人!"

張昊迎接行禮,認識尚大人,次在社稷府司已經見過了,但他一眼掃過,卻是皺起了眉頭,這麼大的事,還要敕封元辰王,怎麼只來了一船人,社稷天君也沒來,這排場是不是太寒酸了?

然而張昊在打量來人,地部尚下船,也在打量著張昊,這才一個照面的功夫,還沒來得及說話,地部尚卻是臉色驚疑,兩年不見,這逍遙子的修為,居然已達天人五重圓滿,難道真是堯洪的同門師弟!

(看了評論,有道友說不好看,大家不要急,這幾章鋪墊一下,各方的高層勢力出現,精彩部分馬來了)

本來自:///html//34/34620/index.html

上篇:.第七百七十五章 扶持金穹羲     下篇:.第七百七十七章 有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