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八百一十七章 甯死不服  
   
第八百一十七章 甯死不服

卻說張昊幾個回合鎮壓了金穹穆,金穹穆完敗.()

但要打到金穹穆服氣,次金穹穆一招不慎,被張昊的太極輪轉,借力打力,敗在自己的玄通下,當然心有郁結,而這次交手,金穹穆沒有施展玄通轟擊,也是為了防備張昊再用此招,但張昊不用太極輪轉,直接施展大日如來神掌.

只見張昊縱身一躍,九彩聖光大盛,化為一**日太陽升空,九彩相合,光明普照,天地一片晴朗,耀眼的光芒讓人不敢直視.

他如今的修為,混沌生萬法,參透種種真諦,已達一法通則萬法通的大境界,雖然沒有修習佛祖神光,但他領悟了光明之靈,修成九輪光譜,又見引渡王運用此術,二者融會相通,他隨意運用,揮灑自如.

"這是……佛祖聖光!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你怎會修成佛祖根基……"

一見這大日佛光,金穹穆認出玄妙,卻是眼神顫動,猶如發瘋了一般大叫了三聲不可能,幾乎陷入崩潰.

大日之境,佛祖根基,這是金穹穆一直追求的境界,居然讓張昊施展出來,並且次敗在此招,而張昊剛才已經鎮壓了他,翻他一次,又要再次鎮壓,可想而知這是何等的打擊.

不得不說,金穹穆也是仙族的一代天驕,心有傲氣,如今踏入天君之境,得證佛宗神通,修成天火煉獄,自認在同輩之,即便不是縱橫無敵,但也無人能勝過他,可是張昊不但勝過了他,還施展出他追求的境界,無疑是重創了金穹穆的心氣.

在場眾人也是一臉的驚愕,他們不一定都親眼見過佛祖聖光,但也聽聞其玄妙,修成佛祖聖光,已得大日真諦,乃是如來佛祖的根基.

"哎……穆小僧敗了……"一直默然觀戰的萬古玄巔,此刻也是歎了歎氣,甚至那狂傲的眼神里,也透著一抹悵然.

或許外人不知道,他們這一輩,齊名為九小天君,彼此不合,爭斗不休,誰也不服氣,但這些恩怨糾葛,也惺惺相惜,如果說金穹穆次落敗是一著不慎,但這次是真正被打擊了,連心氣也大受挫折.

"九小天君……哈哈,九小天君啊!"思緒至此,萬古玄顛又自嘲的輕笑:"仙族每一輩都有這麼多天驕,但又有幾人能得證大道?即便是天君存在,如值日天君等輩,幾百年了也不敢渡雷界,徒耗性命,享受福澤,坐待大限之期罷了."

"穆小僧,你若連這點挫折也不能渡過,本巔神與你齊名也覺得恥辱,不過無所謂了,九小天君早已是過去,吾注定要登巔峰,去品味那份高處不勝寒的寂寞,你們已經跟不吾的腳步,吾也不屑與你們為伍."

萬古玄巔自言自語,是感慨,是嘲諷,是不屑,是寂寞,知道金穹穆已敗,不但修為敗了,心氣也敗了.

與此同時,天空之,張昊一手結智慧印,一手結法界定印,以大智慧,安定**界,得證大金剛大自在,無窮的威勢碾壓,大日普照,光明浩瀚,天地陰陽無序,乾坤三界破滅,化為一尊巨大的金剛掌印從天蓋下.

金穹穆的心境已經崩潰,只覺無窮壓力,時間與空間仿佛停滯了一般,躲無可躲,逃無可退,但崩潰的極點,也是瘋狂的掙紮抵抗.

"啊……我跟你拼了……"

金穹穆怒聲大吼,卻連聲音也被大日如來神掌壓碎,金穹穆拼勁所有力量,兩手一合,也施展同樣的大日如來神通,但威壓太強,無形的浩大之威碾壓,時空停滯,金穹穆在這股壓力之下,動彈一下已是極限,連招式也無力再凝聚.

"磅!!!"

一聲金剛之音,仿佛銅鍾一般響徹時空,大日如來手印蓋下,天地虛空一震,金穹穆被一擊打落,劃過一條直線墜下,沖擊波四散蕩開,"轟隆"一聲把地面砸出一個隕石坑,氣勁罡風亂流,不滅金身一條條裂痕蔓延,赤金血液流出,傷口居然不能愈合.

金身被破,這是金身的分子原子被打碎了,已經傷到金穹穆的根基.

天神境的存在,看似壽命悠長,其實是把自身潛能開發到了極限,但自身細胞的生長有限,因此壽元有限,而每一次損傷,細胞死傷修複,這相當于損耗本命.

不過普通的傷勢,沒有深入細胞分子的細微層面,因此無傷大損,金身神體也近乎于不死不滅,一般不會受傷,可是一旦受傷,也意味著深入了分子層面,通微顯化,重創本命,金穹穆這次重傷,至少被打滅了一個甲子的壽命.

"金穹穆,你可服氣了?"

張昊淡淡的語氣傳來,居高臨下,抬手一揮,罡風亂流散去,大日光明一片晴空祥云,寶相莊嚴,如神聖降臨.

觀戰台,眾人見到這一幕,無不默然無聲,連大氣都不敢出,這等神通境界的存在,他們只能仰望,逍遙仙君名不虛傳,難怪可以在黑山威震一方.

天庭的諸多大人物,此刻也是驚愕,雖然他們沒有身臨現場,但也在觀戰,沒想到張昊的修為如此深不可測,遠在金穹穆之,不但修習白骨邪魔之術,還得證了佛宗大神通,仙魔佛三修,已是縱橫天地的強者,不滅金身也被打成重創.

大坑里,金穹穆一躍站起,眼神透著一股猙獰不甘,渾身支離破碎的裂痕,金色的血液流淌,一副狼狽不堪的模樣,排除破損的物質,傷口緩緩愈合,但肉身表面愈合了,本命虧損卻難以彌補.

"逍遙子……我技不如人,已經輸了,但……但要本公子服氣,你癡心妄想,再來!"

金穹穆的聲音有些虛弱,語氣也帶著幾分瘋狂,卻是死也不服氣,身軀一振,體內真元血氣運行,強行恢複到巔峰狀態,雙翼展開,一飛天,渾身經脈赤紅,催動明王不滅金身,一股浩大的真火席卷,氣場玄妙封閉,再次施展天火煉獄,高溫蒸騰,土石溶化,岩漿湧動.

眾人見狀,不由得對金穹穆心生敬畏,雖然心氣受挫,連續慘敗兩陣,全然被碾壓,已經認輸不敵,但死也不服氣,還要再戰.

"哈哈,穆小僧,你有資格與本巔神齊名了!"

萬古玄巔笑了一聲,靜思一甲子出來,算是再次認同了金穹穆.

"哎……"沐萱卻是暗自歎了歎氣.

這些年輕人,已逐漸成為天庭的主力軍,金穹穆也不會是其的佼佼者,但不滅金身被破,本命壽元大損,若是繼續纏斗,必然要被張昊打死,而張昊的修為之強,乃是戰神之尊,其實已經手下留情了,否則金穹穆不止虧損這一甲子的本命.

但張昊的行事,似乎也繼承了戰神一脈的霸道好戰,居然要把一個天之驕子打到服氣,用這等強橫的手段,無異于信奉強者為尊的魔道,卻不聞士可殺不可辱,這一套在人鼎盛的三清天是絕對行不通,金穹穆唯有被打死.

眾人也是沉默無聲,雖然知道雙方有過節,但不至于這樣狠絕吧,皆是認為這位逍遙仙君太霸道,做得有些過分了,金穹穆已經認輸,卻還不放過.

"逍遙子,你敢接我神通,太陽之靈,天火梵滅,凝!"

金穹穆一聲大喝,也已領悟太陽之靈,手結法決,天火煉獄變化,劇烈的高溫凝聚,玄妙的氣場運行,領域壓縮,熔岩彙流,結成一個直徑百丈的巨大火丹,赤紅灼燒,梵天溶地,整個天空一片蒸騰扭曲.

"啊!!!"

金穹穆怒吼,猛然一揮手,移山倒海,扔出百丈巨大的岩漿火丹,在天空劃過一條弧線,猶如一顆太陽隕落,直接砸向張昊.

"呵呵,你已自亂陣腳,這種簡單的攻擊,豈能傷到我?"

張昊淡然一笑,這種攻擊看似驚人,金穹穆也把所有力量都用在了凝聚這一擊,威力強橫至極,但只是單純的砸來,卻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任何氣場威壓對他形成封閉或束縛,別說是他,算隨便一個天人境,也能施展身法躲避.

不過張昊絲毫不躲不避,搖身一變,化為三十三丈高的巨靈骨羅魔神.

"裂地拔山,雷極真火,起!"

張昊兩手往地面一抓,玄通運行,氣場變化,地動山搖,裂痕撕開大地,整個戰天台的島嶼為之一震,只見一座三百仗高的大山被連根拔起,掌心雷化為無形的電磁波,與物質的電子共鳴,加速原子分子的運行,形成劇烈能量,高溫熔煉,山石溶化,也變成一個岩漿火丹,與金穹穆施展的一模一樣,體積卻更大,猛然扔出.

"碰!!!"

空炸響,赤紅的熔岩飛濺,火雨傾盆,小火丹被大火丹碾壓,灼熱而沉重的熔岩沖向金穹穆,金穹穆連忙躲避,施展身如意通,身影一步消失,下一刻出現另一邊.

然而金穹穆的身如意通一現身,一只白骨大手已經襲來,張昊的法眼洞察了金穹穆的軌跡,金穹穆趕緊想躲,但張昊招式一變,擒拿虛空,攝取氣勁,四面八方氣場封閉,讓金穹穆逃無可退,被一手抓住了.

"金穹穆,你服還是不服?若是不服,我便賜你一死!"

張昊一聲冷喝,眼里閃過一絲殺氣,手運玄通,他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施展北冥神功,汲取金穹穆的真元血氣……

本書來自

上篇:第八百一十六章 神魔打架     下篇:正文.第八百一十八章 逆天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