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三百七十九章 魔門來查  
   
第三百七十九章 魔門來查

"該死的小輩,老夫等了兩天,已經失去了耐心,說好今月來取蛇膽藥,膽敢糊弄老夫,現在的小輩,都是這般的猖狂."

枯骨道人低聲自語,語氣里卻透著一股陰陽怪氣的邪異,對于剛入魔門不久的人,確實只是小輩,但又想起了另一個小輩,那便是張昊,上次被張昊戲耍了,身負重傷退走,枯骨道人恨不得把張昊剝皮抽筋活吞了.

然而枯骨道人折返安陽縣去找過張昊,張昊卻已不知取向,這種玩失蹤的做法,魔門之人經常用,唯有尊主才能動用玉牌傳念.

而尊主平時專注于修行,經常閉關,魔門的大小事務,全是由幽司負責.

"半年之期就快到了,尊主這一輪閉關醒來,沒有再次閉關,正是等著召見這小輩,小輩啊,若是你不現實,尊主下令緝拿,群魔會聚,這就有趣了,如今這社會,還一次都沒有大行動,實在無聊啊,嘎嘎!"

枯骨道人一陣陰森森的怪笑,他現在更希望這小輩不要現身,如此一來激怒了尊主,這事才更有趣.

然而就在這時,枯骨道人心有所感,拿出玉牌,是幽司的傳念.

"嗯?居然這麼巧,這小輩的玉牌被毀,失蹤了,方位就在云.南.邊境一帶."枯骨道人有些詫異,傳念回複了幽司,收起了玉牌.

枯骨道人身為魔門的執事使,按規矩要去查探一下,不過這也得看心情,就算懶得去查看,隨便搪塞一個理由也沒人追究,魔門就是如此的隨性而為,但查探也無非是為了在名冊上做個筆記,畢竟是個組織,至少清理一下成員的大概狀況.

"也罷,老夫就去找找這個小輩,若是有機會,順手把這小輩的巨蟒宰了,這巨蟒吃了不少天材靈物,全身都是寶,正好取蛇膽入藥,修習天目神通就更容易了,嘎嘎嘎!"枯骨道人陰森冷笑.

魔門是強者為尊,明爭暗算什麼的,這是常有的事.

來到小島海邊,看了一眼天相方位,縱身入水,直接往對面的海岸游過去.

不得不說,肉身成聖之後,體能之強,上山入水皆通行無阻,這小島就在近海的位置,完全阻擋不住這等強悍的存在,橫渡海澤,頗有幾分上古神魔的模樣.

石窟內,張昊和柯九還在清理收獲.

除了那三件上上之品的靈玉和玉簡,整整一大堆砌成台階的上品靈玉,足有三四噸之多,還有一箱子巫術書籍,另一箱子全是金玉珠寶等財物,其中一半都是美玉和寶石,價值不菲,至少也得價值二三十個億.

另外一半是金塊和珍珠,黃金的價值還算不錯,但珍珠這東西,在古代很貴重,因為古代采珠太困難了,物以稀為貴,而現代采珠相對容易,以及人工養殖珍珠,價格就便宜了,不過珍珠也是一位名貴藥材和養生駐顏的佳品,這大巫收集的珍珠,全是在海外收刮,每一顆都是正宗的大海珍品,占據了箱子的三分之一.

"這珍珠的品質,內服養生,外用養顏,正好可以用來煉制駐顏丹,你小子的女人那麼多,回頭給你寫個方子,自己開爐煉丹."柯九說道.

"咳咳……"

張昊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差點沒被嗆著,他可是感情專一的好男人,不過這駐顏丹嘛,還真心得記住,歲月不饒人啊,他當然希望幾女青春永駐,連忙問道:"九爺,這個駐顏丹,是不是吃了就可以永駐容顏?"

"永駐容顏?"一聽這話,柯九不由得搖頭,"你小子想得挺美,這世上哪有真正的永駐容顏,一切丹藥都只是輔助,關鍵還在于自身,若是辟谷圓滿,脫胎換骨入了仙籍,再配合駐顏之術,如此才能容顏不老."

"呃……"

張昊反應了過來,這駐顏丹並不能駐顏,只是相當于美容品,他還以為是傳說中那種吃一顆就能容顏永駐的仙丹,忍不住暗暗的抹了一把汗,看來還得靠自己修養調理,但辟谷成聖,脫胎換骨入仙籍,哪有這麼容易啊.

不過仔細一想,這又是辟谷丹又是駐顏丹的,還要煉制那什麼仙玉丹,他怎麼覺得這節奏有點不對勁,貌似跟古代那些迷信吃仙丹似的,前車之鑒太多了,萬一給吃出了岔子,他可沒地方哭,此事還得謹慎啊.

一邊跟柯九閑扯著,張手里也沒耽擱,一邊忙著把這些東西打包,還好這石窟就可以直接出去,石壁開鑿了梯子,張昊上去查看了一下,上面是一處深山老林,而此地確實也是一個風水絕佳的寶地.

柯九身負重傷,不能運動太大,不過把這些寶物分批搬上來,對柯九還是很輕松的,張昊則是往返地下河的洞里,把沿途的靈玉搬運過來,足有一噸多貨,以及把那條巨蟒也帶過.

巨蟒被抽了精血,顯得有些干癟,像肉干似的,卻也有利于保鮮,忙完這些事,已經是下午了,張昊傳念給趙冰彥,在途中的飛機上了.

柯九留在這里看守休息,張昊又去了地下河山洞的另一端,搜尋了一大圈,又撿到二十多塊靈玉,順便還挖的洞口堵了,掩蓋了痕跡,以免被人發現,畢竟此處也算是個隱世的還地方,並且地下河的洞穴還有很多,他沒有全部搜完,今後還可以再次來搜尋.

辨認了方向,健步如飛的往山嶺深處里走,回到天坑所在的位置,這一帶已是天朝與緬甸的交界邊境,方圓數十里都沒有人煙,深山老林,地勢崎嶇,完全沒有道路,全憑翻山越嶺,山勢非常陡峭,也就張昊這樣的高手才能徒步走到,換了是普通人就必須得依靠攀登工具,也難怪這麼多年了都沒人發現此地.

傍晚入夜,趙冰彥已經趕到了城里,又快速過來與張昊會合.

約莫晚上十點多,趙冰彥才趕到,張昊這次出來有好幾天了,兩人小別勝新歡,不過張昊絲毫沒敢耽誤,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遍,快速把收獲的東西轉移,以免魔門來人探查.但這些東西太多,足有四五噸重,轉移很費勁,又要不免被外人發現,張昊讓趙冰彥帶了工具,只得靠人力搬運,好還他們的力氣都夠大,先把東西打包捆綁,轉移去五十里外,忙了整整一個通宵,連續走了十多趟,直到第二天早晨八點才轉移完.

然而轉移了五十里地,張昊沒敢停留,繼續轉移向五十里外的一個小城,臨時租了一間房屋,柯九負責看守,張昊和趙冰彥一起背扛,辟谷練體的強大體能得到了體現,不眠不休,並且是背扛著重物走山路,硬是把幾噸重物搬運出百里之外.

忙到晚上十點多,總算是搬運完了,如此高強度的負荷,張昊和趙冰彥也累得不輕,而時間也掐算得很准確,趙冰彥啟程過來的時候,張昊就傳念做了安排,聯系安保公司負責押運,一路上馬不停蹄.

凌晨十二點,押運的車輛也趕到了,眾人抬貨上車,徑直回了中海.

然而就在張昊走後,枯骨道人也趕到了,為了盡快查探一下蛇巫小輩的狀況,一路爬山涉水,沒有絲毫耽擱,穿過了緬甸國,徑直來到幽司傳念的方位.

方位只有一個大概范圍,確認了是目標的范圍,枯骨道人就開始搜尋,找了幾圈,總算是發現了那個天坑石窟,下去一看,打斗的痕跡,空氣里還有一股殘留的血腥味,再看這石窟篆刻的壁畫圖騰,顯然是一處巫人隱居的洞府.

"這小輩,莫非是與人爭奪寶物,被擊殺了?"

枯骨道人有些錯愕,但一想到寶物,立馬就忍不住眼紅了,趕緊搜尋一番,找到了那洞府了,一看滿地的枯尸,壇壇罐罐,破爛木箱等等,顯然是被人收刮完了.

"該死,是誰膽敢殺了魔門中人奪寶?難道是天都的人!"

枯骨道人驚疑不定,近年來的社會發展太快,魔門和天都皆有不少人現身入世,既然是現身入世,自然就會惹人注意,雙方矛盾太多,這是自古以來就正邪不兩立.

"一定是天都的人,這小輩進入魔門,得了尊主傳授的巫教術法,道行不淺,還有靈獸護法,除非了天都的人,誰還能如此乾淨利落的殺人奪寶?"

枯骨道人拿出玉牌,向幽司彙報情況,如果只是一般情況也就罷了,可以隨意搪塞無視,但此事與天都有關,這已經威脅到了魔門.

幽司得知消息,立馬發出了召集號令,要徹查此事.

正所謂各有各的圈子,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魔門凌駕于世俗之上,卻正好與天都是死敵,魔門成立之處,其實就是為了對付天都,不過那時還沒有天都一說,而是聚仙會.

聚仙會,起源太過久遠,如今已不可追溯,漢鍾離,呂洞賓等八仙,皆是聚仙會上排資論輩的結果,除了交流聚會之外,也是為了剿滅邪派,宣揚玄門正派的威嚴,意圖豎立豐功偉業,是為功德業績,據傳得到了昆侖的認同,賜下一座仙府,名曰天都!

上篇:第三百七十九章 魔門來查     下篇:第三百八十章 山海經玉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