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吃人心肝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吃人心肝

卻說張昊收到傳念,當即盤膝而坐,閉目凝神,開天目,一縷陰神遁入虛空.

另一邊,夜海會所,打擂台的交流進入後半段,挑戰非常激烈,潛伏已久的高手們都跳了出來,全是身體素質一流的頂尖高手,會所的生意也是火爆,作為中海的幾大頂級會所之一,富豪滿座,人均消費過萬,氣氛火熱.

陳美舒穿著練功服,跟圈子里打了聲招呼,商議著打雷的事,今晚上台挑戰的名單,以及大概的背景路子等等,隨後就帶著趙冰彥去玩了,趙冰彥妝扮得像個傲慢的富家女似的,對這一類的場子可是很熟悉.

擂台開打,幾場打完後,梵天就上場了,梵天二十三四的年齡,正是打雷的全盛時期,從小家境貧寒,橫練泰拳,十歲就打拳為生,一身筋骨之強,已經打了好幾場擂台,場子里的看客們都認識了梵天,人氣非常高.

上台挑戰的也是一位形意門的師兄,已有踏入化勁境界,是專門針對梵天,一上台兩人就開打.

梵天的功夫已有暗勁頂峰,說來也是奇怪,前不久夢到佛主,佛主傳授神通,但佛主在夢里卻說的是漢文,梵天像聽天書似的,完全沒明白是個什麼意思.

不得不說,張昊還不知道,他故弄玄虛夢里點化,卻是鬧個了大烏龍,還好梵天一心虔誠,記住了佛主的三式手印,卻對此頗有感悟,隱約更上一層樓,摸到了化勁的境界.

但梵天不懂內家拳術,也不知道什麼是化勁,只是覺得一心專注,拳術就更快,更准,更猛,心念一動,拳術就揮灑自如,這種感覺酣暢淋漓,渾身都是痛快,跟著這股專注的感覺,梵天就覺得是佛主的指引.

不過梵天才初窺化勁,沒有那位形意門師兄練得純熟,一時間落入下風,但梵天的筋骨太強了,從小接受泰拳那種近乎于殘酷的訓練,關鍵部位的筋骨都已經鈣化,硬得像鋼筋鐵板一般,憑借高防禦,擋住了攻勢,而戰局一推延,體能消耗太大,形意門的師兄就有破綻,梵天的體能卻也非常渾厚,一舉反.攻就壓垮了那位形意門的師兄.

而梵天一如既往的保守,猶如正兒八經的擂台交流,從不趁勝追擊下狠手,頗有君子分度,等著那位形意門的師兄喘息站起來,繼續開打.

如此打了三個回合,形意門的師兄徹底打不動了,體力不支,手腳痛得像在鋼板上打了一輪,倒也輸得心服口服,直接認輸下台了,現場氣氛也是一陣火熱,眾人對位泰拳高手也非常敬佩,武德高尚,皆是稱呼為泰拳大師.

但這事對于武術圈來說,卻是愈發不服氣,立馬商量著又要找高手來挑戰.

不過梵天這一戰也接近極限了,體能消耗得快要不行,但堅韌的意志,自始至終都沒有絲毫的撼動,直到走下了擂台,這才放松喘息.

經紀人老板扶起梵天,連忙回去休息了,對梵天的這種打法,實在有些不贊同,若是梵天下狠手,一個回合就能解決,這麼三個回合才打完,實在不利于勝負,而勝負就是錢,別看場子里沒多少出場費,單純以武術交流為主題,這是為了規避法律,但場外可是有人開了賭局,守擂越久,金額就越是驚人,幾乎是翻倍增加.

"這個梵天,好驚人的拳意,不過橫練太深,自身暗傷太多,血氣淤積,只能達至小丹境界."

後台,兩女在一旁觀戰,趙冰彥贊歎了一句.

趙冰彥現在也是武道仙人了,當然能看出些端倪,能否有更上一層樓的希望,全憑這股拳意,有了這股拳意,梵天便有抱丹入道的資質,所以張昊才會順手點化一番,但身體橫練有暗傷,若是不細心調理,一旦過了二十多歲的黃金階段,氣血就再難通達圓滿,小丹境界已是極限.

"那群人來了,跟在梵天一行人的後面."

陳美舒使了個眼神,梵天等人出了後台,要離開了,有三人便尾隨在後,其中兩個是圈子里混的,專門搭線引路,類似于人事中介,活動于擂台賽上的幕後,與這些打擂高手接觸,介紹路子,賺取中介費.

一般路子都是正當職業,保鏢,職業拳手,武術教練等等,但也有些不正當的活兒,例如打賭局,金牌打手,甚至買凶殺人等等,武行這圈子可不是一般的亂.

陳美舒對這其中的門道很了解,當然認識這些人,平常也就睜只眼閉只眼,各有各的謀生路子.

然而趙冰彥見到三人,目光卻是鎖定在了那個領頭人的身上,不由得驚愕,居然是一個小丹境界的高手,並且這人的氣機,與麻衣聖道的黃巾力士一模一樣,顯然就是這群邪人.

"果然,是這伙邪教又入世了,我們跟上去看看."

趙冰彥說著,和陳美舒一起跟蹤在後.

梵天等人出了場子,那三人就上去搭話,談了幾句,梵天不會說中文,先跟著助理上車,回去休息了,經紀人老板則是跟那三個人上了車,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陳美舒和趙冰彥也了車,跟蹤著那邪人,以趙冰彥的跟蹤技術,當然沒被發現,幾人到了一處夜市的路邊攤,下車吃喝,商談著事務.

陳美舒和趙冰彥也跟著下車,在路邊攤坐下,以兩女的耳力,當然都是聽清了談話,大概內容是這老板要把梵天賣了,梵天跟這老板簽了三年的合約,准備把合約轉讓,雙方商談了一圈,吃吃喝喝,一團和氣.

其實這事已經定下了,只是價錢還沒定下,以及這次擂台賽沒打完,老板還想最後在梵天身上賺一筆,今天這商談,意圖是保持聯系,以防有什麼變故,而梵天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黑心老板賣了.

吃喝完了,各自離去,約好了下周打擂台繼續.

那位邪人也不急,這次招募人手的數量還不夠,等著擂台賽打完,把這批人一起帶回總壇,由上護法親自訓練成了修羅力士.

麻衣聖道重組為了"地府",黃巾力士則歸入了六道輪回的修羅道,現在稱為修羅力士,如今地府入世,人手欠缺,黃巾力士已經損失殆盡,急需召集人手補充,這批修羅力士將是地府入世發展的第一批教眾.

這途中,趙冰彥給張昊傳了念,一縷陰風遁出,舉頭三尺有神明,已經知道了情況.

那邪人帶著兩個中階離開,張昊傳念說道:"美舒姐,冰彥姐,你們先回去,不要打草驚蛇,更不要被發現了,以防牽扯這些事情,我以陰神去探探情況."

"嗯,明白了."兩女點了點頭,開車回去了.

張昊已經退隱,連名字都改了,以武道仙人的身份隱居,只以陰神行事,如果兩女牽扯進來,張昊的真身就有可能被發現.

而張昊參悟了仙家五符道法,窺視陰陽空間的玄妙,陰神藏于虛空,無人能發現,一路跟著那邪人.

那邪人中途下車,兩個中介自己離開了,那邪人獨自步行去了一處高檔宅區的別墅,別墅里頗為安靜,燈光略顯昏暗,只有兩個助理模樣的人在站崗,另外還有一人.

這人看上去有三四十歲的中年模樣,身形略顯消瘦,穿著一件練功服,大半夜的居然不睡覺,反而神采奕奕的練拳,怒目瞪眼,目光凶戾,招式不急不緩,勁力內斂,渾厚至極,看似無風無浪,卻有破空聲響,仿佛每一招每一式都碾碎了空氣.

就在這時,一個助理端著餐具過來,小心的擺放在旁邊小桌上,揭開蓋子,竟是一顆血淋淋的心髒,還有一塊血淋淋的肝髒,心髒還在跳動,肝血還冒著熱氣,顯然是剛才從活物體內取出,那助理恭敬說道:"閻王,罪人的心肝已經取來."

沒錯!這心肝,儼然就是人的心肝!

被稱為"閻王"的中年人專注于練拳,助理退到了旁邊,閻王練完一遍拳術,這才停下來,入坐就餐,先喝了一口烈酒,拿起刀子,切下心肝為食,猶如傳說中吃人心肝的鬼怪.

張昊跟蹤到此,陰神藏于虛空角落,見到這一幕,忍不住頭皮發麻,差點連陰神都驚嚇得潰散了,麻衣聖道這伙邪人,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吃人心肝,簡直就是違逆人道的妖魔,還膽敢自稱閻王,真以為隨便建個什麼地府邪教,一伙邪人就能成神,實在是邪魔至極.

但張昊卻是警惕了,這個閻王的修為極高,至少是肉靈合一的境界,並且煞戾似鬼,陰陽顛倒,自身節律也偏向陰夜,完全是披著人皮的鬼怪.

而那邪人進了別墅,恭敬行禮,稟告道:"閻王大人,一切順利."

"嗯!"閻王點了點頭,自顧自的吃著心肝,問道:"左護法,貪狼一事查得如何了?"

"已經有頭緒了,但那邊居民忌諱這事,我找人打聽,不慎激怒了村民,正在想辦法查探."左護法說道.

"不要侵擾那里村民……嗯?"閻王話未說完,突然察覺到什麼,目光猛然一凝,看向了陰暗處,威嚴的聲音喝道:"是何人,膽敢窺視本座,出來吧."

上篇:第三百八十三章 暗流再起     下篇:第三百八十五章 一派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