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四百七十八章 新的變數  
   
第四百七十八章 新的變數

靈虛真人一個大帽子蓋下來,連陸子旭一起貶為旁門左道,說張昊墮入魔道,與邪魔勾結.

"靠……"

張昊郁悶了,差點沒罵出來,這尼瑪是嫉妒他啊,如果是平時,他肯定懶得搭理這老東西,但現在事關重大,他得顧全大局,只得好言好語的說道:"前輩,你誤會了,我雖然算不上玄門正宗,但也不會淪為魔道,讓前輩不要追殺邪人,確實是另有原因."

旁邊慧普大師和劉盛譽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對視了一眼,與張昊的短暫接觸,徹夜論道,多多少少也看出了,張昊是年輕人,道統理念確實有些不合傳統,但也不是魔道,更何況張昊拿出了五顆舍利珠,以他們的眼力,當然能看出是殺了魔門中人.

"靈虛道友,這次確實另有原因,先前有些誤會,張真人不是魔道."

慧普大師說話了,算是給張昊做了擔保,因為麻衣聖道的事,張昊和陸子旭牽扯頗深,先前的名聲很不好.

"哼!"靈虛真人卻是冷哼了一聲,絲毫沒給慧普的面子.

慧普大師的修習古經靈寶,靈寶經,三皇文,上清經,並稱三洞經,但靈寶派有古經與新經之分,古經是靈寶派的源頭,創立元始天尊教法,成書于東晉葛氏一脈,古經引入了當時傳入天朝的佛教,婆羅門教等,認為佛教,婆羅門教等皆是元始天尊教法的分支,後來遭到佛教的否認,經書改寫,也就有了新經,新經以道教為主,後世流傳以新經為正本.

從道教來說,古經靈寶是胡編亂造,抄襲了佛教,婆羅門教等等,"須彌藏芥子"就是出自梵文佛語,一直淪為話柄,但慧普大師卻偏偏是修習古經靈寶,以至于也被歸類為了旁門左道.

而靈虛真人正是得了上清派的傳承,如今的上清派主流是茅山派,茅山派又被歸為正一盟,也就是正一道,靈虛真人一心想振興上清派的道統,認為上清派才是至高無上,以至于對三洞經齊名的靈寶派也很不屑.

說來這天都所在的王屋山洞天,本就是上清派的祖庭,傳說這里是由王褒統領,王褒是仙女紫虛元君魏華存的師父,而仙女紫虛元君魏華存是上清派的祖師爺,不過如今統領天都的人是少華真人,少華真人的師父是元陽道主,元陽道主這一脈是得了呂洞賓的劍仙傳承,勉強算是全真派吧.

全真教是當今道教的主流,這王屋山上的道觀,也都歸于全真教掌管,上清派幾乎就被人遺忘了,名望還不如茅山派,其實茅山派只是上清派的一個分支,而上清三洞經又被張天師一脈接收,成為正一道的正經.

所以對靈虛真人而言,心里總有點憤憤不平,找不到氣出就拿旁門左道說事,看誰都不順眼,特別是對姓張的,在靈虛真人看來,張天師一脈就是欺世盜名,抄襲上清經,他上清派才是天下道宗之首.

"靈虛道友,不聽好言相勸,你要追便追,我等就不奉陪."

見靈虛真人不給面子,慧普大師的語氣也冷淡了幾分,當然知道靈虛子的心思,為了爭奪道統主流,這也不是第一次擺臉色了.

其實在慧普大師看來,最早提出三洞經的是古經靈寶,古代道藏分為"三洞""四輔""十二部",元始天尊教法是道佛兩派之首,西域印度等地的教派,皆是元始天尊教法在上古時期流傳過去的分支,後世又傳了回來,遭到各自的反對,不承認元始天尊教法,只把元始天尊列為三清之一.

"兩位真人,何必傷了和氣."劉盛譽說話了,頗有幾分老好人的模樣,給雙方當了個和事佬.

陸子旭也給張昊使了個眼神,張昊會意,不由得苦笑,果然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天都聚仙會號稱玄門正宗,但內部也是一團糟糕,道統理念之爭,各派傳承皆有一兩千年了,祖師道統之間事,早已不能考證,誰也說不服誰.

"師弟,這位是靈虛真人,上清派的符法傳人."

陸子旭給張昊介紹一下,張昊聞言,聽懂了陸子旭的話,一般情況,道學漫長,修行進入高深之後,博采眾長,融會貫通,不拘泥于某一家,最終修成什麼術法,認同什麼道統理念,也就是得了哪一派的傳承,與初入學道的派系無關.

不過陸子旭的介紹,不是得了上清派的傳承,而直接是上清派的符法傳人,這就意味著從初入道學啟蒙,一直到現在,皆是信奉上清道法,陸子旭是想告訴他,靈虛真人是一個執念很深的上清派教徒,信奉上清派為道教第一,難怪這麼看誰都不順眼.

張昊心里立馬有了對策,明白陸子旭的意思,此人是個老頑固,性情偏執,脾氣古怪,跟這種人講道理完全是廢話,需要震懾一番,否知麻煩不斷.

"呵呵,靈虛真人,你誣陷我與邪魔勾結,可認得這是什麼?"

張昊一臉的笑意,一邊說著,一邊取出玉壺,倒出五顆舍利珠擺在面前,只得玩一手賣弄了.

"這是……"

果然,靈虛真人一見這舍利,頓時驚呆了,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五顆渾.圓如丹的舍利子是肉身成聖的遺蛻煉成,肉靈合一,肉靈不滅,而這舍利珠的氣機渾厚無比,與魔門之人一模一樣,顯然是擊殺了五個魔門高手,難道這年輕人如此厲害!

但靈虛真人也不是好嚇的,仔細一想,要擊殺五個魔門高手,這可不是輕易的事,除非有更多的人數圍攻,更何況張昊一身無損,實在太不可能了,但事實就擺在眼前,靈虛道人想不信都難.

"靈虛真人,這是我擊殺的魔門中人,你該不會要誣陷我與魔門之人勾結,估計玩苦肉計吧?"

張昊淡淡的語氣,頗有幾分調侃興趣,這意思很明顯,魔門就算再傻,也不至于拿五個高手來送命,就算魔門同意,魔門中人誰會願意自殺犧牲?這不是搞笑了.

"哼!"靈虛真人冷哼了一聲,態度略有三分好轉,卻是繼續質問道:"居然不是與魔門勾結,為何剛才不追殺?還有這五顆舍利珠,你連辟谷都沒圓滿,單憑一己之力,絕對不可能以一敵五,那麼舍利珠是從何而來?"

"靈虛道友,不追殺當然是事出有因,而我為何能殺了魔門五人,也正是因為此事."

張昊的語氣也放松了,改口稱呼"道友",不想與靈虛子鬧翻了,以防增加麻煩,又往自己臉上貼金,語重心長的說道:"我知道,我的名聲不太好,一向被視為歪門邪道,因此被招入魔門,只得將計就計,一直潛伏于魔門,幾天前的魔門聚會,決意要先下手為強,一起圍攻天都,我得知此事重大,途中暗殺了五人,又把好心把消息帶過來."

"這幾天里,魔門全部出動,已經往這里聚集,若是追擊邪人,必然引來附近更多的邪人,陷入圍攻苦戰,故而窮寇莫追."

"什麼?魔門全部出動圍攻天都!"聞言,靈虛真人差點跳了起來,但接著又是疑惑,"不可能,魔門一群烏合之眾,怎麼可能一起來圍攻?"

"呵呵,道友你有所不知."張昊笑了笑,魔門人多勢眾,一旦聯合起來,這消息就唬得人不要不要的,說道:"仙魔兩派開戰在即,魔門正是因為一盤散沙,誰也不願打頭陣,于是就決定一窩蜂的來圍攻."

"這……"

靈虛道人眉頭微皺,心思轉得飛快,雖然不屑這些旁門左道,但他也至于意氣用事,而張昊此話有道理,魔門之人貪生怕死,一窩蜂的來圍攻確實還很正常,也難怪在這王屋山腳下,居然還遇上幾個邪人圍攻,若不是陸子旭趕到,他以一敵眾就已經陷入危險了.

但魔門傾巢而出,人多勢眾,凶神惡煞,一起合力圍攻,豈不是要提現開戰了,並且還讓魔門強占了先機,正好掐算在聚仙會的前夕.

"道友,此次事關重大,我們應當共同禦敵,先召集聚仙會的道友,一起守住山門,等待洞天開門,我們進可攻,退可入洞天暫避."

張昊說著,心里計劃是要平衡仙魔兩道,拖住雙方開戰,只等他進入洞天,就算奪不了大權,他也要揭穿天都的陰謀,把這局勢攪亂.

然而張昊還不知道,局中還有局,元陽道主利用張昊攪局,以此牽制劉溫,但劉溫卻暗中謀劃除掉元陽道主,奪取神仙肉煉制大羅神丹,而暗中還有幾個西方妖族潛伏,妄圖抓捕張昊喝血.

另一邊,趙冰彥也在積極准備,軍警皆已待命,龍衛特種兵也趕了過來,但新的變數又出現了,趙冰彥這會兒在軍區,早起練武,靜心以待,只等著張昊傳念,卻突然心有所感.

"咦?是何人膽敢窺探我."

趙冰彥美眸一冷,轉身背起武器箱,給警衛吩咐了幾句,立馬出了軍區,秋風未動蟬先覺,猶如未卜先知一般,追尋著靈覺方向潛伏靠近,快速來到了一處樹林,靈覺卻突然消失了.

"不好,這是個全套,故意引我過來!"

趙冰彥一驚,瞬即反應過來,但就在此時,突然一股凌厲殺氣,上一刻感覺還在二三十米開外,下一刻就已經出現在背後,速度奇快,一瞬而至,直襲趙冰彥的命門要害.

上篇:第四百七十七章 靈虛真人     下篇:第四百七十九章 張正心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