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五百一十四章 因果輪回  
   
第五百一十四章 因果輪回

卻說張昊對武傲天起了疑心,如果武傲天與武空明有關系,武空明又與劉溫有關系,這事情就複雜了.

雖然他不知道武空明的立場和理念是什麼,但他至少可以確定一點,自古正邪不兩立,劉溫是個大魔頭,如果劉溫不在又天朝內地活動也就罷了,但劉溫一直活動平凡,武空明如果是個正派人士,那麼與劉溫只見,絕對不可能相安無事.

並且這群人誰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個都創建了自己的勢力,武空明也不可能是孤身一人,以此推算,龍衛與這群人沾邊,必然另一番內幕.

"對了,還有一事."趙冰彥又想起什麼,突然歡快的笑了,傳念道:"老.公,我知道你的身世了,原來你就是我師父尋找多年的親人."

"嗯!"張昊聞言,倒是顯得很平靜.

"哦……"趙冰彥愣了一下,見張昊的反應平淡,還以為張昊不高興,任何一個被父母拋棄的孩子,心里都不會好受,趙冰彥柔柔的說著:"老.公,師父這些年追查的事,原來就是在找你,但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你別生氣好麼."

"呵呵,我沒生氣,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張昊笑了笑,心里已坦然,自然就平靜了.

"早知道了?"趙冰彥卻是疑惑.

張昊說道:"我早就看出與張家有親緣,當年釋羅漢是從西方出現,又聽你說了張正心的事,居住在西方的張家,這不就很輕易的知道了."

"哦,是這樣啊."趙冰彥明白了.

張昊問道:"張正心是我外公,還是我爺爺?"

"是外公,你母親叫張君清,父親是誰就不知道了,師父也不清楚,據說是昆侖……"

趙冰彥把事情說了一遍,當年張君清十六歲抱丹入道,喜歡結交奇人異士,妖魔鬼怪等等,張正心也管不了,對這些事情不清楚.

聽完來龍去脈,張昊淡然一笑,他父親就應該是昆侖天人,或者說是昆侖天神,與上古時期開辟洞天的"丗",是同一族人,但他為何被拋棄,為何被追殺,這就不得而知了.

趙冰彥又說道:"還有了,釋羅漢靈性未滅,已經投胎輪迴,師父還找到了釋羅漢的轉世,就是當初你點化的那個泰拳高手,梵天!"

"什麼?梵天就釋羅漢的轉世!"一聽這話,張昊不由得愣然,這也太巧了吧,梵天居然是釋羅漢,而他卻點化了梵天,並且是傳授了大日如來神掌!

當年釋羅漢以天人之威,一招大日如來神掌打得東皇重傷,魂飛魄散,肉靈崩潰,逃回後只得准備秘術轉世,這就有了明鸞,而東皇不愧是大羅金仙,也兼修肉身武學,挨了一招大日如來神掌,親身體悟了其中玄妙,多多少少參透了如來神掌.

明鸞繼承了東皇的一切,也修成了如來神掌,但明鸞是個少女,不適合練習這種剛猛的武道,並未主修如來神掌,而是選擇了忍術刺殺之道,如來神掌只練了個基礎,當初就用來糊弄張昊,假冒釋羅漢的傳人.張昊得了尸衣老祖的傳承,與明鸞交換,也就得了如來神掌,但他自己已有功底,大日如來經文只作為參悟,采百家之長,融會貫通,並未自己修習,後來見梵天有佛性,一時興起就點化給了梵天.

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釋羅漢輪迴轉世,如來神掌也周轉了一圈,現在如來神掌回歸,那麼梵天也必然已抱丹入道,得見真我,釋羅漢歸位.

"梵天加入了地府教,師父和他見了面,他已經斬斷前世因果,現在是阿修羅道之主,也吃人喝血,認同了地府教的教義."趙冰彥說著,語氣很是感慨,釋羅漢乃是十世修行的聖僧,如今卻成了非人非鬼的啊修羅.

聞言,張昊只是淡然一笑,"輪迴轉世之後,雖然靈性不滅,但已經重新為人,變化再大也是正常,更何況梵天名曰'梵天’,這是上部佛教的佛祖,屬于小乘佛法,六道輪迴一說本就出自小乘佛法,梵天認同了地府教教義,這就不奇怪了,倒是位居阿修羅之首啊,聖主此人太不簡單了!"

是的,張昊以前還不覺得聖主的厲害,如今才是明白,聖主得了上古封神術的傳承,心志是禦駕于六道之上,再看看這六道排名是些什麼人物,天道是聚仙會,天道之首就是元陽道主,人道之首是張昊自己,如今又有了釋羅漢轉世為阿修羅之首.

而聖主這一脈,出了多少人物,閻王,有罪和尚,陸子旭等等,如今再出一個梵天,實在是不簡單.

還有一事,劉溫一手布局推動了仙魔開戰,所有被劉溫擊殺的人,皆被抽.取了元靈,意圖用來轉世輪迴,培養打手,顯然與聖主此人有關系,但具體是什麼關系,這就不得而知了.

他只知道,這群人必然在圖謀一場大局,又是開創天庭,又是開創六道輪迴,還滅掉了仙魔兩道,其中的牽扯實在太深,他才剛進入局而已.

"我是個晚輩,知道的事情太少了,也找不到他們,那麼就只有設局,讓他們主動來找我!"張昊心里已有計劃,他要掌握主動,否則根本斗不過這群人.

"老.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要讓他們主動來找?"趙冰彥不明白其中之事,疑惑的詢問.

"回去後在慢慢聊,要對付這群人,還得先把我自己的事情安排一番,以免有後顧之慮,你也累了,先休息一會兒."張昊說著.

"哦!"趙冰彥乖巧的應聲,收回了念頭,嬌軀靠在張昊懷里一動不動.

傳念只能一個念頭,一個念頭包含的信息很少,或是一股情緒,或是一股危險感,或是一股思念,或是一個認同點頭,或是一個感應……等等,並不能像面對面一樣談話,而這樣的交談是接到念頭之後,兩人入定,集中精神傳念,才能像面對面一樣的談話,其實就像在夢里對話,故而才有托夢一說.

在平時情況下,突然入定傳念談話,這就是發呆走神了.

三個小時後,飛機抵達了邊境駐兵的軍區,短暫的停留休整,主要是給傷員做了進一步的救助,以免傷勢惡化,然後早有專機在等候,轉乘送去各個醫院救治.

龍衛基地也有醫療設備,但只是臨時醫護,重傷還得送去專業醫院.

送走了傷員,其余人員回龍衛基地,趙冰彥作為領隊的將軍,當然也一起回去了,張昊則下了飛機,客套了幾句就功成身退,一個人離開了,雖然龍衛邀請了他,但他暫時還不想去龍衛.

張昊遁入虛空,禦駕著天神葬棺,徑直去找宋靜怡三女了.

三女為了尋找他的線索,想要逼出聖主現身,正在追查一伙地府邪教的人,位置在東部的一個重點城市.

聖主為了修練封神秘術,創建地府教,收集香火願力,而六道輪迴的理念,大興地獄,制訂私刑,打著懲惡揚善的旗號,非常得人心,教眾發展得很快,在這個城市建立了分舵據點,教眾多大上萬人,其中有富人富豪,有白領階層,有市井小民,有知識分子等等.

明面上看似普通的宗教團體,但暗地里由修羅力士執行任務,懲戒惡人,從某種意義來說,也算是為社會除害,但私刑終究是私刑,違背了社會穩定,更何況是搞的吃人喝血這一套刑罰,完全背離了人道原則.

這就不得不說一下人道發展的變革,刑罰是具有重要意義,作為一種對犯錯或敵人的懲罰,在人文原始的時期,"吃人"也是懲罰的一種,後世人文發展,不再吃人了,但吃人的方法沿用為了刑罰,什麼開膛破肚,剝皮抽筋,下油鍋,炮烙等等,這可以稱為酷刑時期,意圖是統治為了恐嚇世人,服從統治,遵奉王法,讓人民稱為順民.

近代人文發展,人道變革,進入現代社會,酷刑被廢除了,連死刑也逐漸減少,刑罰的意義在于改造犯罪,引導教育,這是人類文明的進步,雖然讓很多犯罪分子有了再次犯罪的機會,但也讓很多人洗心革面改正錯誤,最重要的是開化了社會人文.

想想吧,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更何況連聖賢也會犯錯,如果是執行酷刑,一不小心犯了點小錯,直接就被砍手砍腳,或是割鼻割耳,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整天警惕著不犯錯,誰還敢放手做事,誰還敢大聲說話,現代社會還如何發展?

地府教這一套私刑,本質就違背了人道,讓人臣服于酷刑恐懼之下,吃人喝血,乃是妖魔行徑,與人道為敵,所以不管把這一套理念說得如何有理,終究還是一派邪理.

宋靜怡三女對付地府教的方法也很簡單,收集罪證,然後舉報給警局,搗毀邪教團伙,既是行俠仗義打擊邪人,又是為了逼出聖主.

這三年來,宋靜怡三女找不到別的線索了,只得跟地府教作對,搗毀了很多個分舵據點,但聖主似乎也知道有東皇明鸞在此坐鎮,一直沒現身,也敢派人阻撓,因為一般人根本阻擾不住.

然而一直被三女這麼搗毀,已經動搖到了地府教的根基,香火願力不穩,聖主這次終于是忍不住了,派出了閻王和梵天,要對付宋靜怡三女.

上篇:第五百一十二章 神一般的存在     下篇:第五百一十四章 因果輪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