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五百二十八章 先打一頓  
   
第五百二十八章 先打一頓

卻說直升機出了駐地,張昊不知道,他還沒來得及給武傲天下套,武傲天就已經主動起了殺心,而武傲天隱藏得很深,是一個內心極度陰暗的人.

或許是因為靈覺,讓武傲天從小就能察覺到人心念頭,人心里是最為陰暗的地方,種種邪念皆藏在心里,這世上誰人沒在心里動過邪惡的念頭?區別只在于某些人忍住了邪念,僅僅在心里想想作罷,而某些人忍不住邪念,也就顯現了出來,但這一切皆是人心的邪惡.

武傲天善于偽裝自己,猶如藏身在黑暗之中,默默的注視著人心的陰暗,正所謂不在沉默中變壞就在沉默中變.態,武傲天的心境早已扭曲成魔.

約莫半個小時,直升機到達一片深山荒地,放眼望去,下里都修建了房屋和訓練工事等等,四周有士兵站崗,中間卻是一大群人正在閑散的曬太陽,吆喝聲正是熱鬧,因為有兩人在打架比武,這會兒正是打得歡.

這群人就是龍衛的新兵,從各個部隊挑選出來,全是精英中的精英,一個個都很厲害,崇尚武力強者,空降在這里集合,大家遇上了誰也不服誰,三言兩語不合就拉開架勢比硬功夫.

打斗的兩人皆是練的散打拳,攻擊性極強,步伐靈活,拳腳硬朗,身體素質非常強,從拳術的境界來說,兩人都有暗勁上層的功夫,心意勃發,反應迅猛,只要指點一番正確練法,進入化勁是穩穩的.

不過現代拳術的體系,偏向于擒拿和降服,欠缺真正的殺招,幾乎沒有針對眼,喉,襠,命門等要害部位的招式,所以看上去打得厲害,其實不容易致命.

聽到直升機的破空聲傳來,眾人才停下了吆喝,場上打斗的兩人也停,紛紛望向了天上.

直升機降下,趙冰彥領著幾人跳下來,立刻有軍官小跑上前,恭敬的行禮,"報告將軍,人數已經到齊,請指使."

"嗯."趙冰彥點了點頭,淡淡說道:"集合!"

"是!"軍官一聲應到,轉身小跑,對著眾人大聲喝道:"全體集合!"

眾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雖然一個個有傲氣,但基本素質還是不差,立刻集合,目光也在打量著情況,隨時隨地收集周圍的情報,這是每個人都有的洞察力.

但不得不說,大美女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是最顯眼,眾人一眼就看到了趙冰彥,肩上軍銜是將軍,眾人卻是皺起了眉頭.

從某種角度來說,軍隊不是女人該參與的地方,多多少少有點瞧不起女人,更何況趙冰彥這麼年輕,看上去像個青春少女,說白了就是個花瓶,居然當上了將軍,還是領隊的,估計是走關系上位的吧,這讓眾人心里很不滿意.

倒是再一看,見到了旁邊的張昊,眾人不由得肅然起敬,張昊這體貌氣質,隨便往那里一站,立馬就像個人物,眾人心想:莫非這人才是領頭?雖然也很年輕,但一身筋骨硬朗,氣宇軒昂,定然不普通!

好吧,無形之中就讓張昊搶了風頭.

張昊是何等厲害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眾人的神情,不由得好笑,卻也有些感慨,國家機器的勢力實在太強大了,這群人隨便一個放在市面上也是一流高手,但在這里,多得像大白菜一樣.

當然,從修行的角度來看,這群人只有明境或暗勁,境界都很低,這與平常訓練有關系,軍隊不是練家子,格斗術只作為輔助,自然就不善于拳術對體力的運用,但身體素質非常強,全部達到了頂峰.

"剛才是鬧事的,出列!"

趙冰彥隨意看了一眼,並未有對于動作,也沒有多余的訓話,更沒有施以威壓震懾,只是淡淡的語氣讓人出列.

眾人眉頭微皺,顯然對趙冰彥的語氣不滿意,皆是一副愛理不理的表情,好一會兒也沒人打理.

剛才打架斗狠的只見到兩人,另外還有幾人已經打下場了,合計有六七人,還有二三十個吆喝幫場,大致是按照各自的部隊屬地分邊,各個部隊之間少不了有競爭,除了這些參與的人,其余人都是看熱鬧.

其實在軍隊里,上面也挺縱容這樣的打斗,畢竟是當兵的,得有幾分血氣方剛的狠勁,眾人在各自的部隊都習慣了,如果是他們所在部隊的軍官詢問是誰打架,他們肯定會老老實實的站出來,但被一個"花瓶"質問,這就沒人打理了.

過了好一會兒,沒有個出列.

見到這一幕,孫梁等人有些戲謔的笑了,這群新兵有脾氣啊,敢在他們趙將軍面前擺架子,這不是是找死麼.

"很好,既然沒人出列,那就一個一個的拷問."

趙冰彥淡淡的說著,抬了抬手,示意孫梁執行命令,旁邊幾個士兵搬來的桌椅和茶水,趙冰彥給張昊調皮的使了個眼神,帶著張昊去坐了,悠閑的喝著茶水,就像看戲似的.

張昊不由得苦笑,原來趙冰彥平時都是這麼帶兵的啊,不想是當將軍,反倒像個江湖大佬的派頭,他當然也不多言,跟著喝茶看戲唄.

眾人見到這一幕,心里更加不滿了,面面相視的看了幾眼,他們接到命令來這里參加訓練,卻沒想到遇上個花瓶指揮官,訓練場上還坐著喝茶,完全不理事啊.

"這群新兵,聚眾鬧事,違抗軍令,從左邊開始,先打一頓."

沒等眾人多想,孫梁就吆喝了一聲,立刻兩個龍衛戰士上前去,臉上表情也是戲謔的微笑,他們當初進入龍衛時也是這樣的不懂事,可沒少挨揍,現在輪到這群新兵了,絲毫不多言,抓出排隊左邊的第一個人,掄起拳腳就是一陣招呼.

那個士兵大怒,這亂下命令就動手,心里哪里服氣,當即就想反抗,但在龍衛戰士面前,這就顯得太弱了,直接被打翻在地,慘叫了幾聲,幾招下去就打得在地上抽搐,爬不起來了.

按照超級戰士的分級,這些特種兵也才c級,身體素質是一流巔峰,但敏捷爆發還差了一線,連b級都達不到,而龍衛全是a級.

見到下手這麼恨,眾人皆是臉上一怔,萬萬沒想到就這麼動真格的,完全也不問青紅皂白,直接就打人."站起來,你剛才可參與聚眾鬧事了?如果沒有,那就指出是誰."孫梁問道.

"……"那個士兵被扶起來,被打了一頓心里郁結,臉上卻是倨傲不服,一句話都沒說.

"有骨氣!"孫梁誇贊了一句,說道:"如果落入敵人手里被拷問,應該能扛得住,但在長官面前抗拒問話,這就違抗軍令,你可以回去了,去一旁登記手續."

話完,直接扶到了旁邊,兩個士官拿來文件件,翻查資料要退回去.

"什麼?我被開除了?"

一見要被退回,那人立刻急了,被打一頓處罰也就罷了,但一旦被退回去,文件上批一句違抗軍令,這就幾乎等于斷送了軍旅生涯.

"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准,違抗軍令,早點退伍轉業,省得犧牲了生命,帶下去."

孫梁揮了揮手,那人直接被帶下去了,整個人都蒙了,腦子里一片空白,從未想過就這麼結束了退伍,毫無軍人的榮譽.

眾人見狀,也都是愣住了,僅僅就因為這點小錯,居然就這麼簡單的被開除了,一旦回去就等于是退伍回家.

"下一個!"孫梁冷喝一聲.

龍衛戰士上前,從左往右要提出第二人,眼看就要動手,眾人皆是一臉憤怒,實在欺人太甚了,但敢怒不敢言,那幾個打架的新兵也忍不住了,對視了一眼,他們也敢作敢當,全部站了出來,說道:"是我們打架."

孫梁看了一眼,根本沒理睬,龍衛戰士也絲毫沒停,該動手打人就大人,幾招下去就打得慘叫到底,然後扶起來,孫梁依然是簡單的問道:"你剛才可參與聚眾鬧事了?如果沒有,那就指出是誰."

那人怒不可止,臉上表情那個恨啊,卻沒敢在違抗命令,只得指著站出的那幾人,"我沒參與,是他們打架."

"很好,下一個!"孫梁繼續喝道.

龍衛戰士也繼續打人,那人也敢怒不敢言,被打了一頓,然後孫梁依然是同樣的問題,那人只得指認.

"下一刻!"

孫梁繼續下令,龍衛戰士奉命大人,幾招就打趴一個,又問話指認,然後再下一個,以此反複,在場一百多人,幾招就是一個,全部打了一遍,剛才打架的幾人,以及打幫場的二十幾個,全部被指認了一遍.

眾人被這麼打了,無不憤怒,臉上表情皆是大恨,誰也沒想到下令一個一個的拷問,居然就真的被全部動手拷問.

旁邊坐著喝茶,張昊也看得愣住了,他還以為趙冰彥要出手震懾一番,卻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根本不用震懾,直接拿命令壓人,正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在場眾人不怕挨揍,卻不敢公然反抗,只得敢怒不敢言,硬是被全部打了一頓,趙冰彥也不怕激起眾怒?

然而就在這時,張昊突然心有所感,隱約察覺到了什麼.

"嗯?"張昊目光一正,眼有重瞳,凝視虛空,一道傳念冷喝,勢如天雷轟炸:"何方宵小鬼神,膽敢窺視于我!"

上篇:第五百二十七章 陰暗的武傲天     下篇:第五百二十九章 武聖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