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六百零五章 萬壽無疆  
   
第六百零五章 萬壽無疆

片刻的功夫,抵達了現場,流光一瞬而至,張昊從天降下,放下了海倫列娜,海倫列娜俏臉嫣紅,連忙退後了一步,張昊見狀,不由得好笑,話說他如今這般瀟灑從容,也讓女人很有壓力啊.

正事要緊,張昊也不是小雛男了,不會見到女人就忘了魂兒,先打量了一遍現場,有燒焦的血跡和殘渣,還有激光掃過的草木斷肢,切口被高溫碳化,很整齊的一個切面,一眼就看出來了.

"是梵卓爾和俄迪亞的血氣,他們是被聖天者襲擊了?"海倫列娜對血氣很敏銳,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殘留的血腥味.

"嗯,應該是他."張昊點了點頭,說道:"以他的實力,梵卓爾三人已經被我重創,想要截殺也不難,讓我看看事情的經過,三眼玄通,開!"

說話間,張昊目光一凝,眼有重瞳,眉心柔光化為一枚符文,開天目神通,三眼相合,玄之又玄,猶如那冥冥之中的老天爺開眼,巡視周天陰陽,查閱過去種種,只見時光倒流,眼前的景象回溯逆退,一切經過皆看在眼里.

這是光線可逆,人眼的視覺是因為光線,光線傳播是有速度,以及各種各樣的氣場殘留,他以目力念頭穿梭陰陽空間,追溯光線,自然就看見了過去的景象,甚至還原了氣場,配合順風耳神通,還能聽見過去的回音.

"聖天者此人,金玉其外,敗絮其內,果然也是一個大魔頭,要把梵卓爾和俄迪亞煉成傀儡,還活捉了艾薇瑞兒,修習邪術,欲行采補之事,還要勾結的魔域來犯,麻煩了."

張昊眉頭微蹙,收回了目光,眉心符文隱去,已通曉全部過去.

沒有了腦袋的傀儡,這不足為懼,不過采補一個大羅強者,若是把艾薇瑞兒的精氣神汲干,就算比不上直接吃神仙肉,但也必然大有裨益,而聖天者的實力也是天人一重,可以禦空飛行,或許會再上一層樓.

最麻煩的是,聖天者要聯絡魔域,此事可大可小,萬一引來魔域入侵,後患無窮,並且魔域與上界三十三天也有聯系,當年就一起聯合下來,如今他的消息傳到三十三天,必然會再次引來注意.

"海倫小姐,你對神格了解麼?這東西如何聯系上界?"

張昊詢問著,手里一抓,取出了艾薇瑞兒的神格權杖,以及死神的骷髏骨仗,原本他以為這骨仗是一件奇異的法寶,需要認主才能引出器靈,但現在看來,這是溝通願力界的媒介,也就是所謂的神格.

"在血族的社會,我們不稱為神格."海倫列娜說道:"血族的信仰是初始之祖,初始之祖才是血族認同的神靈,梵卓爾主教是血族的大祭司,負責執掌初始之祖的信仰,而不同的空間位面有間隔,但信仰之力是相互連通,通過信仰界的聯系,可以與其它位面達成溝通."

"原來如此,是以願力界為寄托."

以張昊的領悟,一聽就明白了,眾生願力寄于虛空,願力淵源由來,即便是不同的世界,但只要是同一系的願力,信仰方向是一致,彼此間可以相互感應.

海倫列娜繼續說道:"信仰需要同系,聖天者的信仰是真神,就算他得了神格之仗,也不能得到其它信仰的認同,精神力達不到溝通."

"確實如此,願力寄托的對象不一樣,並且對教義的理解也不一樣,會有很大的偏差,不過嘛……"張昊對願力不陌生,他自己就有香火願力,但語氣一轉,說道:"不過願力是死物,只有一個意志念頭,如果對教義有足夠的理解和領悟,也可以觀想這股念頭,得到信仰的認同."

"這……"聽了這話,海倫列娜略微思量了一下,說道:"有這種可能,在古籍有記載,稱為褻瀆祭司,欺騙神靈的信仰,盜用神格."

"以聖天者的作為,應該不能,但也需要一段時間磨合,我還有挽回的余地."張昊說道,已經推測了七七八八,眼里閃過一絲殺機,得抓住時間把聖天者除掉.

不過他對聖天者也不了解,此事還得找武空明,他如今踏入大羅境界,也該與武空明見面了,並且武空明是神州天的天主,也不會希望其他地界來自己的地盤上搗亂吧,越界行事是大忌,世俗江湖是如此,仙神鬼怪亦是如此.

"海倫小姐,我們先回去,我有事請教你."

張昊說著,攬住海倫列娜的柔腰,一步騰空而起,化為流光劃過.

片刻後,回到了懸崖高山上,茶水有些涼了,張昊屈指一彈,一團三昧真火燃燒,煮水泡茶,海倫列娜知道張昊想問什麼,卻是沉默不語,氣氛有些冷清.

"海倫小姐,喝茶."張昊倒了一杯茶水,也不拐彎抹角了,開門見山的問道:"當年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我們之間,怎麼會有一縷心血聯系?"

"你考慮清楚了,真想知道?"

海倫列娜的語氣變得認真了,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或許這一切,遠遠超出你的想象,也會讓你很痛苦,我建議你,你現在不要接觸這些事了,隱居世外,三百年後,一切塵緣了斷,再來詢問此事也不遲."

"三百年後?"聞言,張昊不由得一愣,隨之又笑了,"以我的修養根基,應該可以活過三百年吧,但三百年後,我大限將至,還有什麼意義呢?"

"張昊,你並不知道,三百年對你而言,只是彈指一揮間,你的歲月會很漫長,你注定要站在眾生之上,一個人品味孤獨."海倫列娜說道.

"很漫長?什麼意思,難不成我還能長生不老?"張昊聽得糊塗了,不明白海倫列娜說的什麼.

"哎……"海倫娜列歎了一聲氣,問道:"難道你自己就沒發現?你與幾個女人在一起,但她們一直沒有身孕!"

"啥?身孕……"一聽這話,張昊當即錯愕,但接著就是一驚.

對啊,他與趙冰彥和明鸞,在一起這麼久,貌似也沒做.避.孕,只要是個正常人,都該有懷孕了,以前他從沒怎麼在意這事,但被海倫列娜一提醒,仔細想,這可是個大問題,難道是趙冰彥和明鸞偷偷的做了避.孕?或者是他得了不孕不育症?這尼瑪不是開玩笑吧.

"你不用亂猜了,這是因為你的血脈,一般女子很難懷孕."海倫列娜說道.

"我血脈怎麼了?"張昊趕緊問道,這可是大事啊.

"你是昆侖天神的王族血脈,是昆侖王族的天之子,是遠古神族的儲君,你有一萬年的壽命,你會看著你身邊所有至親至愛的人,她們慢慢的衰老逝去,然後剩下你一個人,再看著眾生的生生死死,文明更替,曆史輪回,你注定要成為一個孤寂的王者,從你出生時,血脈就注定了這一切."海倫列娜說道.

"……"張昊表示無語,這丫的不是忽悠他吧,感情他還是落難凡間的昆侖太子爺,這來頭也太牛叉了吧,還有萬年壽命,萬壽無疆,名副其實的萬歲爺,這玩笑開大了.

見張昊不以為意的表情,海倫列娜反而松了一口氣,她還擔心張昊接受不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永生的孤獨,張昊現在還不會明白,血族的漫長壽命,才最有感悟,所以血族信奉避世戒律,活得太久了,接觸得越多,傷感就越多,這才選擇了避世隱居的生存方式.

海倫列娜站起身來,單膝半跪在張昊面前,認真的說道:"我曾經與張君清是好姐妹,因為一時不慎打賭輸了,答應做你的女仆,作為回報,我可以吸你的血,伴你到永生,與你有心血契約,如果你同意,那麼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回血族."

"呃……我的女仆!"

張昊差點沒跳起來,忍不住苦笑,母親對他也太好了吧,找了個妖女做女仆,並且還是這麼高貴尤物的女妖精,也不怕他把持不住,被這妖女給吸.干.了.

不過他記得,柯九曾說,血族懂得催化精血,若是與血族女子雙.修,對自身氣血大有裨益,想到此處,張昊忍不住心里一晃,但接著又趕緊打滅了這念頭,他如今可不會亂來.

"主人,你不願意麼?"見張昊的遲疑,海倫列娜問道,叫著"主人"二字有些生硬,冷冽驕傲的俏臉,泛起了一抹嫣紅.

"咳咳……"張昊尷尬的咳嗽了兩聲,趕緊回過神來,慎重的說道:"我尊重你的意願,你若願意跟隨我,那便留下,你若不願意,我可以施展神通,斬斷這一縷心血聯系."

"能跟隨遠古神族的王者,這是我的榮幸,我願意跟隨主人."海倫列娜說道,抬起頭來,深邃的美眸望向張昊.

"呵呵,起來吧,不用這麼多禮."張昊淡然一笑,貌似收個妖女做女仆,也挺符合他一派仙尊的身份,扶著海倫列娜起來,問道:"現在可以說了,當初發生了什麼事?"

(今天元旦節,本座與道友們普天同樂,祝大家萬壽無疆.)

上篇:第六百零三章 停戰     下篇:第六百零五章 萬壽無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