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六百四十章 昊天璽  
   
第六百四十章 昊天璽

卻說張昊在藏經地,無意間看到一塊玉碑,刻著一個龍篆印章,停下來仔細一看,這印章幾個龍篆居然是:"昊天之命,皇帝壽昌."與他那塊龍布上的印章一模一樣!

那塊龍布是他嬰兒時的繈褓布,家里房子燒了,浮現出這個印章,當時他的覺得很玄妙,認出了印章的龍文,與他自創的龍篆不謀而合,此事一直讓他疑惑不解,不過他現在覺醒了先天傳承,已經明白了,這龍篆其實是昆侖王族的密文,他能創出的龍篆,其實是潛意識里的傳承應照.

而對于這塊龍布,他當時自嘲的開玩笑,以為自己是某個王族流落民間的太子爺,如今還成了真,但這個印章,他當時猜測是傳國玉璽的另一個版本.

傳國玉璽在文獻記載里,一直流傳著兩個版本,一說是'受命于天,即壽永昌.’以鳥文篆刻,另一說是'昊天之命,皇帝壽昌.’具體什麼文字篆刻就不清楚了,現代學術界考證,認為鳥文篆刻為正版.

以張昊如今的學識來看,秦始皇的傳國玉璽確實是鳥文,玉璽是皇帝之物,皇帝在上古時期是對天神的稱呼,夏商周三朝只稱王,而不稱皇帝,沒有玉璽一說,到了秦始皇這里,統一天下,自認功勞可與三皇五帝相比,因此稱皇帝,篆刻玉璽,用的是鳥文.

鳥文就是鳳文,古稱玄鳥,其實玄鳥才是華族的正統圖騰,起源于少昊,在學術界里,大多數認為少昊是黃帝之子,但張昊現在知道,"少昊"與"公子""少爺"是一個意思,"公子"最初是指諸侯王的子女,"少爺"是富家子弟,而"少昊"是指上古皇帝們的子女,是一個代稱,不是特定的某個人.

創建玄鳥圖騰的少昊,年代太久遠,具體是哪位少昊就不知道了,黃帝年少時也是少昊,還有其他公子少爺,年少時皆是少昊,而玄鳥圖騰的演變,逐漸形成鳳凰文化,至于龍文化,其實是從劉邦開始,劉邦滅亡了秦朝,以龍為尊,以鳳凰為後,這就演變出了後世的龍鳳文化.

不過龍的存在,在劉邦之前就已經有了,孔子見老.子就以龍作比,乃是神物,不是凡人能用,從夏商周三朝傳承的九鼎也可以看出,九鼎篆刻赤龍紋,鄉鎮了神州赤縣,供奉龍紋為尊,而龍是昆侖的圖騰,昆侖一脈才是真正的龍族,萬宗之祖,龍脈之祖.

"以此看來,這印璽應該是上古皇帝之物,但我的龍布上,怎麼有這印章?"

張昊疑惑不解,他那塊龍布,顯然是大有玄機,但他送給宋靜怡做了定情信物,也就一直忽略了,現在見到玉碑上的印章,這才想起此事.

"但仔細一想,此事疑點頗多,以盤乾的神通廣大,如果他要殺我,我絕不可能逃脫,還有這塊龍布,加持一道璽印,豈不是意味著玉璽就在某人手里?而釋羅漢護送我逃走,既然是天人,為何不從禦空飛行,卻要走地面,是因為受傷了不能飛行?還是為了規避天律,躲避什麼?"

張昊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當年發生的事,似乎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並且,還有一事,我為什麼叫'張昊’,師父所言是不必避諱,龍布上有'少昊青陽氏’的文字,也就借這個景,姓張名昊,可是這也討巧了,青陽氏姓張也就罷了,但我是盤王之子,正好就是少昊公子,也也太巧了吧?"

張昊覺得蹊蹺,但這些事情,他亂想也沒用,收起心里的思緒,還是先看看這塊玉碑.

玉碑是一篇記敘文,內容是武空明考證這璽印的來曆,名曰昊天璽,確實是大有來頭,居然是上古封神時期,盤王賜下,冊封神州之皇帝,與封神榜一起,昊天璽代表正統權力,封神榜代表正統封神,乃是上古神州最強的兩大神器.

封神統治結束,這兩大神器遺失,不過在碑文的末尾記載,推算時間約為三十多年前,昊天璽現世,而昊天璽的主人,名曰張君清!

"呃……"看到這里,張昊不由得一愣,張君清不就是他母親麼,昊天璽居然在他母親手里.

不過更讓張昊驚訝的是,碑文里寫到:張君清乃不世奇女,曾經來過南極,尋找昆侖不周山,意求通天之路,與武空明有過一戰,武空明被一招昊天璽的神通擊敗,故而留書記敘,考證這璽印的來曆.

"原來母親也來過不周山,想尋找天門,通往上界!"

張昊自言自語的說著,心緒有些惆悵,能找到不周山,必然是大羅天人的境界,又以武空明的記載來看,昊天璽不僅是正統象征,也是一件很厲害的法寶,可以一招擊敗武空明,他的母親也應該是一位絕代仙子,可惜墮入情網,生死道消.

可是想到這里,張昊又自嘲的笑了笑,如果母親不墮入情網,這世上就沒有他了,但不知不覺間,他心里對盤乾有一股憤恨.

過了好會兒,張昊才回過神來,每次牽扯到這些事,他就忍不住心里惆悵,閉上眼定了定神,心境恢複平靜,認真思量此事,他現在急需提升實力,如果可以找到昊天璽,此物乃是上古神州的兩大之一神器,皇帝天神之寶,必然威力巨大.

"母親推演天機,為我謀取一線生機,在龍布上加持此印,肯定有所用意,或許就是留下的線索!"

張昊心思通明,母親乃是不世奇女,洞徹天地玄機,留下線索就是用意.

"龍布在宋老師那里,跟隨老藥王學習藥術,算算時間,一年之期也快到了,等我這次出關,去一趟老藥王那里."

張昊已有計劃,調整好心緒,跳過這玉碑,徑直往三十三天的玉碑去了.

首先,張昊找到天人四重的心得玄妙,玉碑篆刻了一幅人體經絡圖,描述的是人體十二正經和奇經八脈,但這經絡圖很奇特,不是人形,而是連接成了一個圓形,穴竅多如繁星,乍一看還是以為星律圖.

不過這確實是周天星律,以自身的經絡穴竅,天與人合,化為周天星律.

旁邊有文字描述,張昊一目十行,快速的看完一遍,內容不算高深,大概是關于"一元"的論述,他對一元道法並不陌生,他那安陽縣的道觀就叫一元道,理解起來很輕松,但看完之後,張昊卻是愣住了.

"一元之法,居然蘊含了天人四重的玄機!"張昊大感詫異,趕緊再仔細一遍.

《皇極經世》有記載,一元有十二會,一會有三十運,一運有十二世,一世有三十年,故一元之數共有十二萬九千六百.

仙家曰,能得一元者,可享長壽之運.《玄珠心境》注曰,"世有得之一元者,便能艱苦寂寞,冥心練形,天人相合,道法自然神凝形釋,骨肉皆融也.

張昊觀看玉碑,武空明所言,天人四重明穴開竅,而人體穴竅繁多,有十二萬九千六百之數,合為一元,又分五小境界,稱為"九五之難",分別對應:元,會,運,世,年.真元從奇經八脈開始,運行周天,一個周天稱為一年,三十周為圓滿,彙入十二正經,稱為十二世,然後返歸奇經八脈,再運行三十周,稱為三十運,然後再彙入十二正經,稱為十二會,最終再返歸奇經八脈,合為一元.

這原理很見到,在奇經八脈與十二正經之間來回運行,形成一個圓周,循序漸進,層層深入,逐漸明悟體內全部穴竅.

不過這其中的玄妙,還在于第一步的奇經八脈,"奇經"是相對于"正經"而言,另行奇道,故曰奇經,功能是調節十二正經,但奇經八脈其實與十二正經對應,也有十二脈,其中有四脈被忽略了.

十二正經是:手三陰經,手三陽經,足三陰經,足三陽經,陰分為:少陰,陰,太陰,陽分為:少陽,陽,太陽,對應陰陽三系,四肢手腳,合為十二.

奇經八脈也是四對,任與督,沖與帶,陰橋與陽橋,陰維與陽維,這對應了陰與陽,但陰陽之間其實還有一脈,這是被忽略了.

這就不得不說一下太極圖的白黑魚,其實黑白太極是一個動態的變化,黑為吸收,白為釋放,白魚中間有一個黑點吸收,黑魚中間有一個白點釋放,而釋放與吸收之間有一條通道,但在平面圖上,描述不出這種動態的變化,因此才有黑白二色代替,卻一直被人們忽略.

奇經八脈也是如此,陰陽之間的變化,四對奇經就隱含四脈,這其實就主控元氣的轉化,從攝入的物質,轉化為能量,這個動態的過程,因為不好直接描述,故而被忽略.

武空明在碑文里論述的這四條經脈,合為奇經十二脈,對應十二地支,上應十位天干變化,合為一甲子六十之數,六十又分陰陽,一穴雙竅,也就是三十個雙.穴.

穴竅有單.穴與雙.穴之分,天人四重的五小境界,第一小境的三十年,實質是指這三十個雙.穴,真元流通組成一個小周天,然後增強十二正經,而十二正經增強了,真元更上一層樓,再進一步返歸強化奇經八脈,然後又是十二正經,循序漸進,一步一步的鍛煉加強,最終開始明悟所有穴竅.

"原來如此,奇經八脈還隱含四脈,果然玄妙不凡!"

張昊看完了玉碑心得,大有感悟,繼續往下看,是武空明修習穴竅的具體方法,張昊揣摩了幾遍,當即就盤膝坐下,嘗試著修練.

然而他這一嘗試,體內頓時一股異樣的感覺,張昊當即一愣,接著就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我的穴竅出了問題?"

上篇:第六百三十九章 藏經地     下篇:第六百四十一章 先天神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