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六百六十九章 浮屠壓頂  
   
第六百六十九章 浮屠壓頂

卻說通天陣法連通,只見一尊工整的黃金矩形,通體玄黑神秘,篆刻古老龍紋,在場幾人皆是認了出來,居然是昆侖神官,來者不是魔域,而是昆侖.

"快停住陣法!"劉溫一聲驚呼.

地府聖主也趕緊想停止陣法,手執印決變化,陣法氣場扭曲,倒影的景象快速變得模糊,隱約就要消失,但見倒影里,昆侖神棺打開,分解為數十小塊,中間一個身披斗篷戰甲的少女身影,猶如上古魔神君臨.

少司天雙臂一展,混沌之力,戰甲的縫隙之間,透出刺眼的強光,葬棺分塊懸浮,龍紋大放光芒,排列為陣法,居然穩住了陣法通道,搖晃的倒影立刻變得穩固,影像越來越清晰,仿佛從水面倒影里浮現出來.

"不妙,來人已修成混沌之力,昆侖神棺架起了空間通道!"

地府聖主大聲喊道,一臉的凝重,萬萬沒想到,魔域那邊居然是昆侖之人,昆侖神棺乃是空間至寶,妙用無窮,強行越界通道.

"該死,速速應戰!"

劉溫一聲怒喝,身形一退,虛空扭曲,進入了周天空間,巨大的不朽玉軀浮現,三頭八臂,十丈法身,周天空間里幾個化身童子一起催動玉軀.

服食了四重境的大羅神丹,以秘術練化,化身童子體內蘊含磅礴的血氣生機,祭養給不朽玉軀,威勢更上一層樓.

"嘎嘎嘎!"魔神蕪一陣邪笑,也同時後退,魔神之軀施展神通,大小如意,巨靈顯形,變化為一尊巨靈魔神,兩眼血絲猩紅,癲狂的戰意毫無畏懼,反而透著一股嗜血貪婪的神情,仿佛看見了獵物一般.

地府聖主也縱身一躍,禦空飛行,躍上高空,手捏印決變化,術法之玄妙,嘴里一個真言喝出:"鎮!"

只見口吐真元,一點靈光閃爍,浮屠塔飛出,由小變大,神通無邊,掀起一股巨大的氣勁蕩開,波及方圓十里.

劉溫和魔神蕪連忙退避,遠處的張昊和蘇曼雅糾纏打斗,又一個交手碰撞,蘇曼雅冷哼了一聲,身形一退,張昊也立刻後退,騰空飛躍.

下一刻,一座巨大無比的浮屠塔,數千米之高,萬米之寬,覆蓋方圓十里,猶如一座喜馬拉雅從天壓下,直接蓋在海島上.

"轟隆!!!"

一聲巨響震動,大海搖晃,湧起數丈高的海浪,堪比一場海嘯災難,而這島嶼也就十幾里的面積,直接被浮屠塔壓得四分五裂,海島崩潰,沉入水里,浮屠塔取代了海島,穩穩鎮壓在海上.

見到這一幕,在場幾人皆是忍不住震撼.

雖然他們幾人都有了傳承,意識里見過大神通的畫面,但與這親眼所以的感受,完全是天壤之別,什麼是真正的大神通,什麼是真正的移山倒海,這浮屠塔壓下,一座海島就沒了,這便是上古原始大神留下先天至寶,神通無邊,崩山裂地.

"浮屠塔已經破損,力量分散不足,鎮壓不住多久,本座也竭力了."

地府聖主大聲提醒,語氣有些虛弱疲憊,面色蒼白冒汗,催動陣法已經大耗真元,再催動浮屠塔,已經是極限了.

話完,地府聖主也不多言,身形一動,退入浮屠塔里,以身自保,服食了一支老人參,盤膝而坐,凝神靜氣,快速恢複元氣.

在場幾人聞言,也立刻反應過來,觀看這浮屠塔的氣場,太過松散了,只相當于一座普通的大山,看似神通無邊,但中看不中用,壓在上面力量分散,大地面積受力撐住,只要子下面開一條地道就可以通行,對于飛天遁地的神人來說,這根本壓不住,只能推延一些時間罷了.

"劉溫,我們先對付來人,一旦昆侖降臨,你知道後果!"

張昊語氣一沉,這變數來得太突然了,可謂是人算不如天算啊,魔域那邊居然是昆侖之人,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現在大敵當前,唯有一起對抗,否則誰也沒別想安穩.

"好!"

劉溫也含糊,一聲應下,語氣卻是惱怒,機關算盡一場空,只想逃去魔域,躲避昆侖追緝,但這來人偏偏就是昆侖,他們可是知道,昆侖的強橫無敵,凌駕三十三天之上.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南極不周山,大陣監視到周天變化,天兵推演大陣,倒映出虛空影像,清晰的見到這一幕.

"少君,是那三個邪逆現身了,他們打開了亙古魔域的通道!"

仙將子商驚慌的彙報情況,在場眾人也是大驚,這三大邪逆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存在,居然打開了亙古魔域,但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一尊先天至寶壓下,這是有大能者坐鎮啊,萬萬不是他們所能對付.

武空明則是與柯九對視了一眼,心里驚疑不定,他們知道是張昊行事,但怎麼又出了變數,這浮屠塔壓下,天崩地裂,巨浪滔天,實在太震撼了.

"嗯?這是……原始浮屠!"

萬古少君也是一臉驚愕,認出了浮屠塔,這是上古五大先天至寶之一,他在天君府的藏書里觀看過畫像,這五大先天至寶,凌駕一切法寶之上,每一件都是上古傳說的存在.

不過仔細一看,這座浮屠塔已經殘破,力量明顯不足,萬古少君見多識廣,立馬反應過來,心有推測:'莫非這浮屠塔只是一件仿品?四梵天有不少人煉制仿品!"

上古五大先天至寶,確實的說,這就是上古時代最著名的五件法寶,被後世之人尊奉為至寶,相當于後世法寶之祖,既然有人尊奉,當然就有學習仿造,萬古少君手里的乾坤晷,其實也是五大先天至寶之一的仿品.

但即便是仿品,依然神通厲害,皆是出自後世大能者之手,至少也得天人七重萬物造化之境,才有資格仿煉先天至寶,妙用諸多,威力無窮.

"這三個邪逆,怎麼還多了一個?"

看著虛空倒影,張昊三人太搶眼,而現場的氣場太亂,擾亂了倒影畫面,但仔細一看,還是注意到了蘇曼雅.

萬古少君抬手一揮,乾坤晷飛出,屈指一彈,乾坤陣法變化,加持在周天大陣法上,虛空倒影的畫面,立刻變得清晰如鏡.

這乾坤晷的用途不是攻擊,而是測量天地乾坤,用來加持陣法,妙用無窮."咦!這是聖族的王脈,背生六翼,發暗光,這是亙古魔域的妖孽!"子商一眼認出蘇曼雅,卻同樣也誤認成了魔域妖孽.

"少君,這群邪逆不容小視,現在又多了一個六翼妖魔,我們該怎麼辦?"

萬古少君臉色一沉,這些下界野民之地,不愧是上古神州,居然一下出了這麼多邪逆,實在不好對付,不過這浮屠塔乃是至寶,他雖有乾坤晷相助,但乾坤晷不是主攻,若是奪到這浮屠塔,他的實力必然更上一層樓,不,不是一層樓,而是更上幾層樓!

雖然萬古少君不願隨意拼命,但不代表不會拼命,面對重寶的利益,萬古少君也是野心勃勃,心里一橫,看了一眼在場眾人,心里算計著,一將功成萬骨枯,以十二金甲護法布陣,陪護乾坤晷,聚集眾人之力,也可以一戰.

並且這四個邪逆似乎出了狀況,自己壓住了魔域通道,他趁亂行事,渾水摸魚,只要奪取到浮屠塔,一切損失都值了.

"眾人隨本少君出戰,本少君有法寶在手,那六重境的蠻王也被鎮壓,何具這幾個邪逆."萬古少君說道,慷慨激揚的話語鼓舞士氣,抬手一揮,放出了瓊樓仙船,縱身一躍上了船頭.

眾人聽了這話,眼里也透著一抹戰意,六重境的存在,這是天君的象征,在上界天庭之中就是一流強者,天帝不出,誰與爭鋒,豈會畏懼這些邪魔,跟隨一起躍上仙船.

武空明和柯九交換了一個眼神,心里有種不好的感覺,他們都看出來了,這萬古少君是個梟雄,圖謀利益,要拉他們一起拼命,但此時此刻,也只得跟著一起上船.

"一起入陣,全力運行瓊樓仙船,速速趕往現場."

萬古少君一聲令下,抬手一揮,乾坤晷飛出,瞬即化為一方大陣,乾坤演化,與仙船大陣相合,子商帶領十二金甲護法,結成天都大陣,真元凝聚成一股,一起灌入大陣推動.

"神州天主,你們也一起入陣吧,為乾坤大陣助力."萬古少君說道.

"是."武空明和柯九心里叫苦,被人拉壯丁,也只得一起入陣,全力催動體內真元,而這大陣玄妙無比,居然可以把所有人的真元調和為一股.

要知道多人一起結陣,除非是長期訓練,相互磨合,心意相通,才能配合自如,但這乾坤晷的妙用,就像鑲嵌電池一樣,大陣推演多人的元氣,完全沒有絲毫破綻.

"起!"

萬古少君一聲輕喝,手執印決,主持乾坤晷,推動瓊樓仙船,陣法閃耀,大放光華,化為一道流光穿梭虛空,速度奇快無比,瞬即掠過天邊.

同時,大海之上,浮屠塔高聳入云,張昊四人列陣以待,體內真元已提升到極致,蓄勢待發,隨時准備雷霆一擊,還不知道萬古少君已經趕來了.

就在此時,張昊眼有重瞳,眉心有天目,只見浮屠塔下的氣機變化,一道空間扭曲遁地而出,張昊立馬提醒道:"出來了!"

(好吧,被噴怕了,我都不敢說理由了,我會努力補回來的,今晚通宵碼字,明早應該有兩更)

上篇:第六百六十八章 神棺降臨     下篇:第六百七十章 少司天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