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七百二十二章 當仙官了  
   
第七百二十二章 當仙官了

第七百二十二章 當仙官了

"玄機兄,不必客氣了,我得了血紋巨劍,已是價值連城的神兵,豈敢再貪求寶物."

卻說眾人封賞完了,各自散去,萬古玄機讓張昊去府庫挑選收藏的寶物,張昊則是拒絕了,他不是貪得無厭之輩,不想欠下因果,而他已經立下功勞,為萬古玄機化解了殺局,還點化了萬古玄機,以及贈送了一萬斤赤金,也算是還了恩情.

"也罷,逍遙先生盡管隨意."

萬古玄機也沒多勸,拿出一塊玉符和文書,說道:"這是仙籍文牒,逍遙先生的身份籍貫已經辦好,以及山神土地的事,我也向社稷府司遞了文書,引薦逍遙先生,可以隨時去天庭受領官職."

張昊接過玉符,這仙籍文牒就相當于仙人的身份證,另外的文書是推薦信,他想在天庭某個山神土地的官職,幾天前就告訴了萬古玄機,以他的修為實力,再要有個引薦,這事立馬就辦好來了,不算什麼難事.

按照天庭的規定,踏入了天人四重,只要願意飛升天庭,都能當個一官半職,如果你怕麻煩,不要願意當官,掛個閑職也行,拿著天庭的俸祿,衣食無憂,天庭也不差這點小錢多養幾個四重境的高手.

當然,別看張昊接觸這些人,幾乎都是四重境以上,但其實四重境以上並不多,確實的說,天人境的數量就不多,嵐縣仙族幾百人,天人境也才三四十個,度過了九五之難,跨入天人四重,也就屈指可數的幾個人.

所以天人四重的存在,不管在哪里都有人願意供著,而四重境這條分水嶺,壽元悠長,實力強橫,可謂是由人成神,在天庭也有資格當官.

"多謝玄機兄,我也不多留了,就此拜別,後會有期."張昊拱手一禮,拜別告辭.

"哈哈,逍遙先生走好,有空閑了來中州找我."萬古玄機豁然笑了一聲,也行禮一拜,又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蟠桃會快到了,到時候在天庭的蟠桃會,咱們再聚,不過三公子那邊,逍遙先生還得多加提防."

萬古玄機返歸故里,但天師府司的官職還掛著,又有鎮壓蠻族大王的功德,天庭的筵席盛會,當然少不了邀請萬古玄機.

"哈哈,一群邪門歪道,我還不怕,咱們蟠桃會上再見."

張昊也笑了笑,頗有仙風傲然之氣,不懼邪魔,再次拱手一拜,說走就走,逍遙自在.

不過天庭的蟠桃會,他原本是很期待,可以在見識一番滿天仙神,但知曉了天庭高層與昆侖有關系,他可是不敢去參加了,還得盡快找個山頭落腳,這段時間也熟悉了三清天的情況,該安心閉關修練了.

出了大殿,張昊飛回了學宮,客卿們收拾好了行禮,這會兒也在告別,各奔東西.

海倫列娜和太羽已經在等張昊,張昊歸還了仙船,與眾人拜別一番,帶著兩女禦空飛行,劃過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邊.

天庭遠在天州之上,相隔了六天的距離,但距離太遠,高空有九霄罡風,一般天人根本飛不上去,還得前往南天門,從南天門的陣法直接飛升天庭.

南天門位于天州的中間,也在地軸線上,張昊精通風水陣法,無須詢問路徑,看一眼就知道在哪.

嵐縣距離南天門不算太遠,一個時辰就飛到了,遠遠看去,上空漂浮著十數座大山,山上修建了宮殿樓閣,有天兵天將駐守,身披金甲,威嚴神武,不過這十數座大山只是外部,真正的南天門還在地軸線上的一點開辟空間之內.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張昊讓海倫列娜呆在乾坤袋里,仙船是公家財產,已經歸還了萬古少君,乾坤袋的空間等級很低,不似乎存放活物,不過海倫列娜已修成天人境,自身能力極強,可以暫時呆在乾坤袋里.

"來者何人,天門重地,不得擾亂天規秩序,速速出示通關文牒."守門的天將見到來人,立刻一聲冷喝.

"貧道逍遙子,前往社稷府司上任."張昊拱手一禮,拿出了仙籍玉符和文書.

"嗯?這年輕人是逍遙子!"一聽這名號,周圍的天兵天將們不由得愣了一下,眼神立刻敬畏的看了過來,逍遙子擊敗了小天君金穹穆,這事可是傳得玄乎.

"呵呵,貧道正是逍遙子,諸位有禮了."

張昊微笑著拱了拱手,以示禮貌,他如今也是小有名聲,連天兵天將都知道了.

領頭的天將也拱了拱手,這年輕人果然只有四重境,居然把金穹穆打成重傷,據說還把金穹羲和萬古三公子也打了,狂妄得沒邊,但如今一見,這年輕人卻是儒雅翩翩,舉止有禮,器宇不凡,完全不像傳聞中那般狂妄凶煞.

仙將也沒敢耽誤,接過仙籍玉符和文書看了一遍,確認沒問題,又把玉符文書換過來,示意放行.

旁邊一個天兵引路,張昊跟著進了天門,這里面才是開辟的空間,眼前的景象豁然開闊,只見數十座大小山峰懸浮在空中,宮閣成群,天兵天將把守,組成一個通天大陣,布局與神州天的不周山天門如出一轍,中間是以一座火山為陣腳.

但不周山天門的火山,早已是座死火山,而這里的火山儼然是一座活火山,確實的說,這是一座混沌大陣,也就是核反應堆,為天大陣供應能量.

天兵領著張昊來到大陣,前面還有一群人在排隊,天庭統治著九州大地,上面還住著諸多大人物,事務繁忙,南天門每天來往的人.流頗多,但天庭重地,規矩森嚴,通行之人皆要經過嚴格檢查,還要解下兵器刀劍和乾坤袋,存放在南天門外,不得帶入天庭,除非是有特權允許.

片刻後,輪到張昊了,一個仙女上前,手里奉著玉盤,張昊很懂規矩,只拿了玉符和文書,取下乾坤袋放在玉盤里,太羽跟著張昊一起,也取下乾坤線放在玉盤里,仙女恭敬的把玉盤存放在一邊.

張昊兩人與另外幾人一起,通天大陣啟動,虛空景象變化,對通天大陣而言,距離天庭就太近了,幾乎是走進大陣,下一刻就走了出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古木玉石門,篆刻"南天門"三個古字.

一起上來的幾人,走出大陣,進入南天門,各自都飛走了,忙著去辦自己的事.

張昊帶著太羽,在南天門前觀看,天庭的景象宏偉壯觀,數以萬計的大小山勢懸浮在空中,亭台樓閣,宮殿成群,皆是已古木和玉石建造,但最為玄奇的是,四周上方的景象,乃是一條銀河星辰橫跨宇宙,下方的俯視景象,卻是看見九對日月,仿佛已經跳出了三清天,置身于周天宇宙之間,銀河星辰近在咫尺,伸手就能摘下似的.

看著銀河星辰,張昊忍不住有些失神了,神州天就在銀河之中,但茫茫星辰,繁多如琲e之沙,哪一顆才是神州?

"這位上仙,你來天庭有事麼?"就在這時,旁邊一個領頭的天降上前來問話了,見到此人站著愣神了,似乎是第一次來天庭,被這景象驚住了.

張昊聞言,趕緊回過神來,心想辦完事就盡快離開,以免在天庭逗樂,又惹出什麼是非,一臉微笑的說道:"這位將軍,請問社稷府司怎麼走?我是來任職的,第一次上天庭,不認識路."

"上仙是來任職啊,怎麼沒人接引?"

天兵略微疑惑,修行達至天人四重上仙之境,飛升天庭,位列仙班,名列天曹,做了仙官,這可是大喜事,天庭會專門派人下去接引,彰顯上仙天官的威嚴.

"我是方外之地的散修,萬古玄機引薦我來社稷府司."張昊說著,把玉符和文書拿出來.

"原來如此,萬古少君推薦的人,這邊請."天將一看,立刻肅然起敬,萬古少君的名頭,這可是鎮壓了蠻族大王,出行乘坐瓊樓仙船,與天君一個級別的規制,趕緊叫來一個天兵給張昊帶路.

張昊拱手一謝,跟著天兵去了社稷府司,心里也是感慨,果然啊,不管在哪里都得講關系,有萬古玄機的引薦,省去他很多麻煩.

一會兒後,抵達了社稷府司,張昊出示了玉符和文書,被人領到了正堂外的偏廳,仙女奉來茶水伺候著,執事負責登記備案,偏廳還有幾人等著,也是來辦事的,這府司里還挺忙.

張昊閑著沒事,悠哉悠哉的喝著茶,側耳傾聽其他人的談話閑聊,這幾人都是山神土地,他們現在也算是同僚了.

但就在這時,執事給張昊登了記,剛才去了正堂上報,立馬就出來一個身穿錦袍官服的中年人,頭戴紫金冠,腰束玉帶,面目威嚴,氣宇軒昂,大聲喝道:"哪位是逍遙子?站出來,讓本天君看看."

"呃……"張昊一愣,這尼瑪什麼情況,點名要找他,還自稱是本天君,難不成這人就是社稷天君!

"咦?這是……社稷天君!"

在場眾人也是一愣,嚇了個措手不及,哪里還敢閑聊喝茶,趕緊起身行禮,天君已經很久沒現身,今天怎麼突然出來了,還點名要見逍遙子,而這逍遙子的名號,不正是最近傳聞得玄乎的狂人,把小天君金穹穆打成重傷,眾人立刻看向了張昊,在場眾人他們都認識,也就這年輕人不認識,莫非就是逍遙子.

感受到的目光,張昊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這尼瑪還真是社稷天君啊,他沒犯什麼事吧,怎麼點他的名,趕緊也起身行禮,一臉的微笑:"見過天君,我就是逍遙子."

"嗯?你就是逍遙子."

社稷天君目光一凝,頓時一股浩大的威勢席卷,絲毫不多言,抬手就是一招沉重罡勁打向張昊!

上篇:第七百二十一章 歸還天君令符     下篇:第七百二十三章 黑山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