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亡菰大祭巫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亡菰大祭巫

第七百三十七章 亡菰大祭巫

卻說蠻族祖廟派來的護法統領,為了追查大巫遇難之事,但幕後卻隱藏著亡菰大祭巫和蚩骨蠻王,意圖挑起三大妖魔與天道盟相斗,取回凶劍.

而那凶劍,儼然就是張昊手里的血紋鋼巨劍,原本為黎尤族大王所得,曾向族內祭祀詢問此劍來曆,祭祀占卜一卦,感受此劍凶性難馴,雖有無窮威力,但也有不詳凶兆,必然引來禍亂,唯有魔神之資,比凶劍更凶,方能禦駕此劍.

黎尤大王認為自己就是魔神之資,結果被凶劍所克,應了劫數,自身喪命,黎尤族失去大王,幾位封王爭奪大位,至今還禍亂不止.

一年前,張昊手持凶劍,在望樓城一戰,一舉震退蚩骨蠻王,回去後,蠻族大多數人都不讀書識字,迷信成風,信奉鬼神,認為是這凶劍帶來的不詳,此事就越傳越邪乎,一直被祖廟知曉了.

其實祖廟也沒什麼,位居一處絕地,雖然凌駕王權之上,卻從不干預王權,也不干預任何蠻族事務,蠻族大帝就不用說了,數百年難得一現身,可謂是傳說中的存在,蠻族奉之為祖神,四位大巫祭也深居簡出,只負責整個蠻族的祭祀大事,各大王庭想要拜見一面,也得朝貢供奉,絕對不會輕易得見,但在不久前,亡菰大巫祭突然找上了蚩骨蠻王,仔細追查凶劍之事.

于是查到張昊頭上,也就來了黑山,正好遇到一位大巫在黑山遇難,黑山近來一月也不太平,亡菰大祭巫觀起氣象,雖然現場被刻意破壞,擾亂了氣機,但亡菰大祭巫卻發現了凶劍殘留的劍氣,立刻斷定張昊就藏在黑山.

亡菰大祭巫本想自己動手,以此殘留劍氣,占卜凶劍的方位,卻發現怎麼推算也是枉然,對方遮蔽了天機,而這里是黑山,乃是天道盟和三大妖魔的地界,他行事不便.

並且亡菰大祭巫發現,現場擾亂的氣象,破壞力之強,已經超出了張昊之前的戰績表現,卻藏身于黑山,暗中殺人,顯然是在修練神通,修為突飛猛進,亡菰大祭巫也只得引出三大妖魔和天道盟,先把黑山的局勢攪渾,意在渾水摸魚.

但蚩骨蠻王疑惑在心,這凶劍到底是什麼來曆,能讓大祭巫如此的大費周章?

"大祭巫,現在到了黑山,你該告訴本王了,為何一定要取回那把凶劍?到底有什麼秘密?"蚩骨蠻王詢問.

然而亡菰大祭巫並未回答,沙啞陰森的語氣卻是說道:"蚩骨,你還在輪回之中沉淪,不知真我是誰,但這一世轉生為修羅道,茹毛飲血,修成白骨魔羅之軀,正是你回歸我教的契機."

"沉淪輪回,回歸我教?"

蚩骨蠻王越聽越糊塗了,不明白大祭巫是什麼意思,但又覺得這話莫名的玄機,似乎預示著什麼,卻始終覺得隔了一層阻擋,不能明悟其中真意.

"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知曉."亡菰大祭巫說道:"至于這把凶劍,現在可以告訴你了,它本來就是我暗中安排,讓黎尤大王得到."

"什麼?這是大祭巫你的安排!"一聽這,蚩骨蠻王不由得一驚,凶劍之說,此劍帶來不詳災禍,他也深信不疑,但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是大祭巫的安排.

亡菰大祭巫說道:"近古時期,天地秩序重建,玉皇征戰九州,此劍與昊天璽一擊,劍體已有破損,一千年前,經由重鑄,劍性已有鬼神莫測之變化,但還欠缺最後的祭劍,才能蛻出真形,而我安排此劍讓黎尤大王得到,劍比人邪,馭人為奴,是要興起一番殺伐祭劍,卻不料被萬古玄機阻擋."

"萬古玄機這小輩,不是個簡單人物啊,我原以為他為了天君府的爭奪,必被凶劍侵蝕心智,馭為劍奴,兄弟相殘,父子相屠,大開殺戒,亦是一番血祭,卻不料這小輩心智不凡,居然沒有絲毫貪念,如今甚至放棄了位高權重,歸家潛修,必成大器."

"然一年前,凶劍到了逍遙子手里,我以為此子狂傲好戰,在大學宗一戰成名,必然掀起殺伐,卻不料又看走眼了,此子更是非凡,氣象莫測,凶劍已有依附他之勢,若凶劍被他駕馭,必然壞了我教大計,必須除掉他,取回凶劍,另尋劍奴祭劍."

聽完這一番話,蚩骨蠻王大驚,隨之就是眼里閃過一絲寒光,心里怒火殺機.

旁邊跟隨的大統領也是臉色驚變,就算反應再遲鈍,此刻也看出來了,亡菰大祭巫居然布局謀害他們黎尤大王,意圖拿整個黎尤族來祭劍,其心可誅,歹毒至極,而亡菰大祭巫身在祖廟,卻安懷心思,投靠了那什麼"我教",這是包藏禍心,背叛祖廟.

"王,大祭巫已是叛徒,圖害我黎尤族……"

大統領冷聲喝道,手里一揮,取出一雙精鋼大錘,沉重的威勢勃發,兩眼怒紅,如臨大敵,只等一聲令下.

但大統領話未說完,亡菰大祭巫淡淡的看了一眼,幽深的目光攝人心魄,眼神一凝,虛空之中鬼神哭豪,只見身後浮現出一尊玄妙的六道輪盤,化為古老原始的符文,無形的念頭,居然凝成了真實的實質,結成一條鎖鏈.

"嘩啦!"

一聲破空銳響,鎖鏈穿梭空間,軌跡變化無常,猶如神游虛空一般,大統領嚇得大驚,慌忙想要抵擋,沉重金剛大錘打出,罡勁渾厚無比,但這鎖鏈之玄,在虛空之間穿梭跨越,"撲哧"一聲穿透了大統領的胸膛,帶起鮮血飛濺,符文衍生,瞬即就禁錮了大統領,絲毫不能動彈.

"這……"

見到這一幕,蚩骨蠻王也是驚住了,大祭巫的術法,居然如此奇異玄妙,竟把念頭結成真實的實質,傷人肉身出血!

下一刻,蚩骨蠻王大怒滔天,施展神通,千變萬化,顯現巨靈骨羅魔神之軀,血肉衍生,拔地而起,化為身高十八丈,通體筋骨凸起,手腳四肢和背脊皆已骨化,頭顱也變化為白骨,菱角堅硬,異常猙獰,像身披一件白骨戰甲,又像是半人半骨的修羅妖怪,透著一股蠻荒古老的魔神之氣,讓人不寒而栗.

但亡菰大祭巫淡然一語,說道:"蚩骨王,這里是黑山,我們不便交戰,以免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更何況你的兄弟在我手里,你要看他受死?"

"你敢!"

蚩骨蠻王一聲怒喝,眼里殺氣大盛,但也忍住了沒動手,大統領既是他的血親兄弟,又是統領王庭輔佐他,乃是他的左膀右臂,豈能就此見死.

"蚩骨,你可知道我為何選中你們黎尤族,又為何告訴你這一切?"亡菰大祭巫說道,語氣多了幾分慎重.

"嗯?"蚩骨蠻王愣了一下,又想到亡菰大祭巫剛才的話語,說他沉淪輪回,不明真我,此中玄機緣由,卻讓他亂了心神.

"哈哈,看來你已有一縷感悟了."亡菰大巫笑了一聲,說道:"凶劍名曰無赦,乃上古十大凶器之首,寄托了我教的原始殺道,而凶劍的主人正是你!"

"什麼?這是……無赦凶劍!"

一聽這話,蚩骨蠻王只覺得被觸動了什麼,心神湧現諸多念頭:無赦凶劍,原始殺道……原始天尊,殺無赦……他乃是……他乃是誰?他想不起了,只見幻象叢生,無盡的殺伐,滿天血紅,尸橫遍野,白骨堆積成山.

蚩骨蠻王時常有異夢,夢里殺伐尸野,白骨皚皚,自己總是站在那白骨山野之巔,似乎冥冥之中指引著什麼,所以他自號為骨,修成了巨靈白骨魔羅神通.

"取回凶劍,另尋劍奴祭劍,劍成之期,便是你歸位之時,我教必當禦駕六道輪回,一統天地萬物,蚩骨你可知道該如何做了?"亡菰大祭巫說道.

蚩骨蠻王回過神來,眼神變化,再次打量著亡菰大祭巫,雖然還很糊塗,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那冥冥之中的意志,似乎打開了他心中一扇門,卻又心里一橫,眼神透出一抹凶光,說道:"既然我是凶劍的主人,必然可以禦駕持劍,那就無須另尋劍奴,只要大祭巫支持我成為黎尤族大王,我率族人征戰四方,親自殺伐祭劍!"

"哈哈哈,好!"亡菰大祭巫一聲大笑.

然而就在兩人交談的時候,他們卻不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一面古鏡巡察周天,赤金鳳船上,玄天卿兮和虞忘塵此刻正看著昊天鏡里的這一幕,卻是驚疑不定.

她們早已算定原始魔道會找上張昊,但這陰錯陽差的,原始魔道還不知道張昊就是預言魔君,正在算計張昊,可是更沒想到的是,無赦凶劍居然就是張昊手里那柄血紋鋼巨劍!

"難怪劍塚近千年來,感應到無赦劍氣生變,原來已經重鑄,千年祭劍,至今還未成形,但這群魔道好大的膽子,六道輪回蹤跡難測,連蠻族祖廟也有人,那麼天庭也潛伏了原始魔道吧."玄天卿兮說道.

"妹妹,天庭之事,不必我們擔心,倒是這個亡菰大巫祭,念頭已經結實,這是七重帝君萬物造化的象征!"虞忘塵說道:"不過他的氣象,卻只有六重境小成,應該是得到了輪回寄念,不容小視."

"有造化之念,確實不容小視."玄天卿兮點了點頭,深知其中玄妙,又說道:"虞姐姐,他現在被原始魔道找上,挑撥黑山三王和天道盟,必然身陷凶險,我想與他見一面,讓他盡快離開黑山."

虞忘塵聞言,不由得美眉微蹙,上次見面心里還堵得慌,這次又要去主動相見,她當然不情願,但事情要緊,只得無奈的說道:"也罷,我們一起去見他."

上篇:第七百三十六章     下篇:第七百三十七章 亡菰大祭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