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七百五十章 送大禮  
   
第七百五十章 送大禮

第七百五十章 送大禮

卻說天道盟等人陷入陣法,乃是九宮玄劍衍生的劍陣,而這九宮玄劍,乃是帝尊以身道果所化,即便是元辰王這樣的天君強者,也斷然抵擋不了如此神威.

"小輩,你敢布局暗算本王,找死!"

元辰王驚怒不止,看出這陣法非同一般,當機立斷,只要就出手襲殺張昊,擒賊先擒王,只要鎮殺了張昊,一切皆可破除.

但元辰王身形一動,陣法就變化了,生出九宮八門,乾坤虛空移位,層層分化排列,空間化為了一座迷宮,猶如鬼打牆一般,讓人在原地徘徊,劍氣卻沒有攻殺,只是困人而已.

一時間,元辰王也沒敢輕舉妄動,而是在暗自觀察陣法運行的規律,凝聚天罡護體,與仙衣道袍加持,光芒懸浮,猶如一顆星辰閃爍.

"元辰王,我若殺你,你此刻已經生死道消."

張昊淡淡的聲音從陣法的四面八方傳來,並未動殺心,望了一眼虛空,略有有些失望,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布局的魚兒沒有入網,不想這麼早就顯漏了底子.

"哈哈,裝神弄鬼,區區一個小輩,膽敢大言不慚,出來與本王一戰!"

元辰王不屑的大笑了一聲,心里卻警惕,這陣法太過玄妙隱晦,似乎也在有意隱藏,一時半會根本看不出玄機.

不過元辰王的話剛落音,前方的空間變化,張昊一步走了出來,與元辰王會面,說道:"我也算是正道中人,上天有好生之德,天道盟占地為王,稱霸一方,但並非妖邪之輩,我無意亂開殺戒,否則就不會召你來見面了."

"嗯?"元辰王聞言,目光卻是鎖定了眼前的張昊,見這不是陣法幻象,而是真身本人,元辰王冷笑,殺意已決,此子膽敢現身,這就是找死,絲毫不廢話,一手持星辰晶劍灌注真元,耀眼的光芒閃爍,另一手執法決,虛空畫符,劍勢相合.

"元辰劍符斬,敕!"

一聲輕喝,口吐咒令,只見元辰王揮手一劍,星芒大盛,玄通妙法,劍符借光化形,結成一道劍符星罡,大放光明,閃爍璀璨,強光劇烈至極,刺痛人眼,讓人不敢直視,一瞬直襲張昊.

"呵呵,好玄妙的劍符,與桃符道的星神劍符仙術有異曲同工之妙,還有神兵法器相助,若在我境界突破之前,還真接不住了."

張昊笑了笑,天目重瞳一眼看破了玄妙,隨手一揮,陰陽氣場扭曲,化為周天太極輪,元辰劍符斬被卷入其中.

太極輪雖然玄妙,但他自身也有一個承受的極限,元辰王的劍符異常厲害,配合神兵法器相助,這星辰晶劍很玄妙,可以催發極光能量,如果在他晉級五重之前,必然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劍符.

"元辰王,試試我的星神劍符仙術,去!"

張昊一聲輕喝,法決一變,元辰劍斬歸于混沌,虛空畫符,屈指一彈,但這次沒有重歸為元辰劍斬,而是化為了桃符道的星神劍符仙術,被他的法眼看過,記住了氣機變化,皆可以用小無相功模仿出來.

"好厲害的小輩,這是星神劍符!"

元辰王也一眼認出此術,先前已經見識過張昊的運用太極輪,他已有防備,但他只以為張昊是收了神通再放出來,卻沒想到還有這等變化,居然變為了桃符道的仙術,而桃符道乃是上古星神的傳承,與他修習的元辰仙術,皆是一脈相承.

思緒一瞬即過,元辰王的動作絲毫不慢,手執印決,天罡仙衣護體,星神劍符襲來,虛空一震,蕩起一圈波紋漣漪,星芒化為一點點柔光飄散.

"元辰王,現在可以好好的說話了麼?"張昊淡淡的說道,沒有再繼續動手.

"小輩,你很不錯,本王認同了你實力."元辰王也停手了,淡漠的語氣亦如王者威嚴,但語氣一轉,說道:"你已犯了本王的忌諱,膽敢在黑山殺我天道盟的人,天庭也保不住你."

"哈哈!"張昊笑了一聲,說道:"閣下是前輩了,我來黑山上任,當然要尊重前輩,哪里敢殺了前輩的人?"

"嗯?"元辰王略微一怔,聽這語氣,似乎另有所指,說道:"小輩,有話就說,若不能給出一個適合的理由,本王就把你這山神廟夷為平地!"

張昊也不廢話了,抬了抬手,海倫列娜主持陣法,放開八卦中宮,現出山神廟的方位,張昊指著廟前的尸骨,說道:"元辰前輩,你可是誤會我了,這幾百具尸體,可有你們天道盟的人?"

聞言,元辰王仔細一看,這些尸骨都是干尸,但氣機還在,一眼就能辨認,全是些歪門邪道之流,確實沒有天道盟的人.

"前輩應該認識此人吧."張昊又指著那個蠻族,海倫列娜隨手一揮,把蠻族扔到了前面.

"本王認識此人,他是蠻族祖廟的護法統領,前來黑山追查祖廟被殺的人,與此事有什麼關系?"元辰王詢問著,心念卻是轉得飛快,目光看了一眼旁邊的海倫列娜.

海倫列娜跟著張昊一起,一直被人忽略,元辰王也是此刻才發現,此女身披斗篷,看不清真實容貌,但氣機玄妙隱晦,深藏不漏,居然讓他看不出底細,而這座大陣,儼然就是此女在主持,絕非一般人物.

張昊見狀,心里也是笑了,展現一下陣法,這是為了震懾天道盟,實力是一切的後盾,天道盟雖然盜亦有道,但終究不是什麼善類,如果沒有實力壓成,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樹敵頗多,在黑州還有人發了懸賞令想殺我,與蠻族也結怨頗深,還得了蠻族的一把神兵."張昊繼續說著,手里一翻,取出了血紋巨劍,"此劍價值連城,原本是蠻族大王所得,我呆在這里潛心修行,這群蠻族為了逼我現身,幕後還隱藏著蚩骨蠻王和亡菰大祭巫,意在栽贓嫁禍于我,殺了天道盟的人,利用了諸位."

聽到這里,元辰王頓時一怒,眼里透著一股煞氣,看向了那個蠻族統領,他乃一方王者,膽敢殺了天道盟的人,還敢設局利用于他,此事絕不能善了.

"前輩不必惱怒,這個蠻族就交給前輩處理,算是送給天道盟的一個見面禮,以示我對前輩的敬意."

張昊說著,海倫列娜揮手一扔,把蠻族統領送到了元辰王面前.

"好,多謝了."元辰王一聲道謝,抓出那個蠻族統領,心里記下了蚩骨蠻王和亡菰大祭巫,他連天庭都不怕,又豈會怕這群蠻族.

不過元辰王也不傻,對方如此行事,還抓了蠻族祖廟的人,只怕也不是解除誤會這麼簡單,說道:"逍遙子,你還有什麼話,盡管說吧,本王現在不殺你,但也要警告你,黑山是本王的地界,不需要山神,你好自為之,便自己退回去吧,若繼續呆在黑山不走,本王就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元辰王這話說得很有威脅,並未直言要殺山神,只說不能保證安全,這是給天庭一個面子,但暗地里的事,這就不知道了,要知道在黑山這種天高皇帝遠的邊界地帶,殺個山神根本不是什麼難事.

"呵呵!"張昊卻笑了,饒有興趣的說道:"前輩此言差矣,黑山這地界,可不全是你們天道盟的,只占了一半而已,還有一半屬于三大妖王,而我這山神廟,坐東朝西,對望黑州,已經屬于西山的地界了,前輩你能管到西山的事?"

聞言,元辰王不由得眉頭一皺,嚴格的算來,山神廟位居黑山最高的主峰,確實是居于西面,意在鎮守邊界,俯視西面方位的黑州,所以仔細說,這里不是天道盟的地界,當然就管不了此事.

"好個小輩,言詞犀利,你不離開也罷,生死自安天命."元辰王的語氣透著殺機,也沒興趣爭執,只要敢招惹天道盟,一切殺無赦.

"前輩不必動怒,我與前輩是友非敵,而我還可以送前輩一份真正的大禮!"張昊說道,終于繞到了正題了上.

"什麼大禮,說來聽聽."元辰王收斂了殺機,這小輩不簡單,他也不介意多聽幾句.

"這份大禮嘛,說來也是前輩應得的,比如……"

話到這里,張昊頓了頓,他早已探清了黑山的情況,語氣加強了幾分,說道:"比如……把整個黑山,敕封給前輩,奉前輩為元辰天君!"

"什麼?天庭願意把黑山敕封給本王了!"一聽這話,元辰王眼神大亮.

他雖然占地為王,卻終究只是強占,不合正統禮法,但如果天庭把黑山敕封給他,這里就成了他的封地,封地與強占,這完全是兩碼事.

更何況天庭敕封,位列天君之尊,永享仙福,長生長壽,與這強豪稱王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別.

其實元辰王師出于六大聖地的上清宗,當年來黑山時,本就是天庭的授意,那時的黑山比現在亂多了,天庭有意把黑山拿于管轄,但人入江湖,身不由己,元辰王在黑山打拼了很多年,也結交了不少魚龍混雜的人士,一步一步在眾多勢力中崛起,晉級天人六重,逐漸掃平其他勢力,組建了天道盟.

當年,元辰王就有意讓天庭把黑山敕封給他,但他當時初入天君之境,實力還很弱,出身背景也不好,在黑山結交的人脈關系很混雜,兩位結義兄弟皆是旁門左道,還犯了很多事等等,因為這些原因,沒能得到天庭敕封,元辰王一怒之下就自己稱王了,不聽天庭號令,還殺了當時天庭派來的山神.

現在聽到張昊的話,但此事非同小可,元辰王質疑的問道:"逍遙子,你所言是真,天庭真要敕封本王?"

(上午應該還有一章吧,如果沒有就等晚點了)

上篇:第七百四十九章 天君領域     下篇:第七百五十一章 密謀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