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天才道士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亂神"尸衣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亂神"尸衣

張昊檢查了一邊症狀,沒有找出原因,又目光一凝,眼有重瞳,查看精氣神光和陰陽氣場,以及黑白透.視.

"咦?果然有古怪!"

張昊發現了,唐小婉表面像死亡,內部卻像休眠,生理機能快速降低,越來越平緩,越來越細弱,一分鍾不足一次氣息,也就是說,正常的一次呼吸消耗,卻延長至了一分,並且越來低,延長至一分半鍾,一分十秒,一分二十秒,一分三十秒……越來越長,普通人幾乎察覺不出,甚至一般的儀器都檢查不出這麼細微的變化,這就相當于死了.

死亡關乎生命的奧秘,這是一項非常嚴謹的命題,關于死亡的界定,各個學派的觀點都不一致,脈搏停跳說,心髒停跳說,呼吸停止說,脈搏心髒停跳,呼吸停止的綜合說,腦死說等等,現代科學的主要觀點逐漸趨于腦死說.

而不同的學術觀點,判斷角度不同,對于救治也有不同的方法,唐小婉此刻的狀態,從現代醫學來,只有最後一點腦電波了還在跳動.

那麼問題也在此,如此低下的消耗,是什麼原因造成?

他還發現,唐小婉的體內,始終有一縷氣血保住了最後的生機,卻全然找不出原因,一個好好的人,怎麼可能平白無故陷入這種狀態?

"好古怪的手法,這尸衣術,如此厲害."

張昊皺起眉頭,唐小婉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生機越來越弱,人體是一個玄妙規律的體系,在這種狀態下,雖然還有最後一縷氣,但其它機能進入了死亡,一旦超過時間界限,必然不能挽回.

尸衣術不是真的死亡,而是利用了人體的玄妙規律,在死亡的這個過程之中,保住了最後一縷氣,並且極大的延長,從表面看就已經死了.

"張昊,這女生……死了."

趙冰彥看了一遍,不由得俏臉凝重,她學過死亡鑒定,種種跡象表明已經死了,不由得俏臉一沉,看著這麼幼小乖巧的女孩喪命,心里也不好受,但這女孩的死因,實在太古怪了,看似像落水,卻並沒有水淹的症狀,完全找不出原因.

周圍人聽說是死了,雖然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一帶,見慣了死人,但還是忍不住哀歎.

幾個驢友們也嚇懵了,完全不知所措,那個做急救的女子,淚水一下就哭了出來,旁邊一個年輕男人連忙拉著女子,兩人是情侶,男人的眼睛也紅了,兩腿一軟坐在地上,唐小婉淹死了,他回去該怎麼給唐叔和唐姨交待.

"你們別著急,唐小婉還沒死."張昊說道.

"什麼,還沒死?"大家當即錯愕住了,甚至都忽略了張昊怎麼知道唐小婉的名字.

"唐小婉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應該是中邪了,我可以救醒,但你們回憶一下,有沒有遇到什麼特殊的人?"張昊詢問,關乎生死玄關,他沒急著動手救人,以防出了差錯,先問清了情況,多有個底子.

"可以救醒!"聽了這話,連忙回過神來,皆是一喜.

幾個驢友趕緊回想,不過都慌了神,有些疑神疑鬼,思緒混亂,也沒弄清狀況.

張昊看了一眼那個和急救女子是情侶的年輕男人,二十五六的樣子,面相與唐小婉有親緣,器宇不俗,身形健壯,練過跆拳道一類的健身武術,雖然一直沒說話,但神情還算鎮定,張昊讓他把情況細說一遍.

唐海龍得知唐小婉是中邪了,還有救,也略微緩過來,嚇得一場虛驚,卻絲毫不敢怠慢,又立馬想起了一年前的事,把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

原來是唐小婉喜歡鬼怪一類玄事,自從去年認識了一個江湖騙子,被唐小婉老爸知道了,叫保鏢把那江湖騙子趕出了中海市,唐小婉的脾氣很倔,為此一直和家里鬧矛盾,又是青春期的叛逆,在學校的學習也荒廢了,還經常逃課,唐小婉老爸沒辦法了,就讓唐海龍帶出來旅游一圈,散散心,疏導一下.

正好唐小婉前幾天看到新聞貼吧,知道了關于城南鎮的撈尸地,在靈異社群里,組了個團來探險,唐海龍也帶著女友吳倩茜,一起陪著唐小婉來玩,還有幾個組團的驢友,一共十多人,今天上午抵達的安陽縣,一直沿河邊走,聽村里人說落水橋有水鬼,于是就在這里安營過夜,准備體驗一下水鬼.

但唐小婉在橋上,突然驚叫了一聲有鬼,就摔在了水里,這里水流很急,被沖走,他們來不急救援,打電話報警,隨後二愣子就開著機動船來了,把唐小婉撈了起來,然後就是警察和鄉親們也來了,再後就是張昊來了.

"嗯!"張昊點了點頭,聽這敘述,捕捉到了重點,唐小婉驚叫了一聲有鬼,來得很突然,應該是被下了術,引動尸衣,那麼身體沒事,必然就是神魂出了問題!

"道長,會不會是那個江湖騙子,懷恨在心,暗中報複,施了邪術?"唐海龍猜測說道,平日里不怎麼邪這一套,但遇上了,心里忌憚,立馬就想到了一年前那個江湖騙子.

"咳咳……"

張昊一陣咳嗽,汗顏得夠嗆,那江湖騙子,不就在他麼!這尼瑪何等的臥槽啊,當初就想借幾個錢救濟一下,卻被唐小婉老爸知道了,砸了他的攤子,打得他鼻青臉腫,還威脅他滾出中海,他只得狼狽離開,慘淡回家,還得撐住面子謊稱是從昆侖山修道回來,現在想起,那叫一個心酸啊,而現在他修道有成,還真特麼有點想報複.

不過生死攸關,先救了這小丫頭,裝著沒聽到那什麼江湖騙子,問道,"你們最近這幾天,可有遇到什麼特殊的人?"

"這幾天啊,還像沒什麼特殊人."唐海龍愣了一下,仔細回想這幾天,也沒人能與這邪事沾邊.

倒是唐海龍的女友想起了什麼,說,"我們來的時候,在動車上遇到一個中年大叔,他挺熱情的,和我們談得很來,還說了些關于安陽縣的玄事."

"哦!就是那個中年大叔."唐海龍也想了起來,"但他看上去不像搞鬼的人,大約十四五六的模樣,頭發有些花白,很健談,說話和氣,臉上有麻斑,聽他說是家住縣城,開了個餐飲館子,去省里聯系了貨回來,他還請我們吃了東西."

"安陽縣的人?"趙冰彥聞言,立馬看了羅強.

安陽縣不大,羅強在安陽縣呆了這多年,對縣里的大小館子和老板,雖然談不上都很熟悉,但至少見了面能認出來,聽這描述的相貌年齡,羅強搖了搖頭,不記得有這麼一個人.

"應該是畫了妝,他請你們吃什麼了?"張昊問.

"是些堅果小吃之類,坐動車的時候無聊,他拿出來請我們,一邊談著一邊就吃了,對了,還有一盒果干,沒標牌子,聽他說是一個東北朋友送的土產,我吃著有點像人參藥草的味道."唐海龍對人參一類的滋補品,並不陌生.

張昊聽了這藥草,立馬明白了七七八八,"原來如此,此人是以藥物吊命,再以邪術對神魂做手腳,表面死了,內里卻吊住了一縷生機,所以檢查不出任何症狀,尸衣術果然厲害,一手生,一手死,讓人停留其間."

"我現在要救人,你們回避一下,以免打擾."

張昊抬了抬手,鄉親們可不敢打擾張仙人,連忙退得遠遠的,唐海龍等人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趕緊退回.

趙冰彥站在一旁,幫張昊護法.

張昊輕輕的扶起唐小婉,手捏印決,按在唐曉雅的眉心,閉上眼,暗運目力,開天目神通,一個念頭,巡視周天,察看陰陽,探查唐小婉的神魂.

修行達至煉神返虛,溝通陰陽兩界,凝聚念頭,寄神虛空,真正體現出了道法的玄妙,而張昊有重瞳,關乎陰陽蹺,是神元之門戶,一切通過這條門戶的能力,似乎都得到了升華,返虛的知覺,也就成了天目神通.

不過以此輔助,聚精會神,意念高度集中,消耗非常大.

然而就在張昊探入唐小婉的神魂,視覺陷入一片虛無,剛接觸到神魂,視覺出現,卻突然發生變故,猛然一震,"轟隆!"巨響,猶如驚雷劈下,一股無比劇烈的刺.激驚悸.

"靠,有古怪……"

張昊心念一起,卻已經晚了,渾身猛烈一跳,就像觸電一樣麻.痹.刺.激,又像普通人不小心被嚇了一跳,渾身神經劇烈反應,不由自主的跳起來.

而他此刻正是心神高度集中,還開了天目神通,卻猝不及防的遭到如此刺.激,亞于被一記驚雷轟擊,全身神經驚跳,眼前一抹黑,念頭崩潰,並且眼目刺痛,氣血上湧,毛細血管裂開,淚腺急痛,兩行血淚從眼角流出,整個人都搖搖欲墜.

"張昊!"趙冰彥見狀,連忙扶住張昊.

遠遠圍觀的眾人,此刻也嚇住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見張仙人突然抖一下,眼睛就流血淚了?實在太詭異,有鬼怪作祟!

上篇:第九百零四章 前往亙古魔域     下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離神"尸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