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玄門崛起 玄門崛起 418 過去永遠過不去  
   
玄門崛起 418 過去永遠過不去

對于楊玄瞳起個大早給大家買早餐這個事情,無論是陳語嬋還是三娘都是深表懷疑.maxreader//miaojianggushi2/因為這貨就是愛睡懶覺的主,哪天不都得是叫他才起床,現在將彤彤都給帶成小懶貓了呢.

"昨天我跟大東哥說好了,那三個人要是再過去售樓處那邊,你就直接給他打電話,後邊的人他會幫忙查."吃飯的時候楊玄瞳對陳語嬋說道.

"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會去了,就算是搗亂,也得有個限度."陳語嬋笑著說道.

"看情況,反正他們要是再去,別慣他們毛病就是了."楊玄瞳點了點頭.

"你老實交代,昨天你們幾點回來的?你看彤彤現在都瞌睡個不停呢,豆腐腦都快吃鼻子里去了."陳語嬋問道.

楊玄瞳扭頭一看,彤彤小家伙可是真缺覺了.現在吃豆腐腦都閉著眼睛,拿著勺子就迷迷糊糊的往嘴里送,小鼻子上都沾上了豆腐腦.

"昨天回來得確實有些晚,今天讓她早睡一會兒就行了."楊玄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好像最近這段時間,彤彤跟自己玩得有點瘋了.

陳語嬋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再說什麼.biqug/0/46/

吃過了早飯,看到彤彤真的瞌睡得不行,楊玄瞳就讓她到床上再睡一會兒,又通知了郭旭那邊,今天的行程往後推遲一下,改為下午.哪怕郭旭是長輩,也沒有現在給彤彤補覺要緊.

來到陽台上,舀了一勺水,澆到了裝著樹根的大盆中.現在已經不是那小小的嫩葉了,而是抽出了整片葉子.

"老板啊,我咋總覺得這個樹根好像要裂開似的呢."湊過來的三娘開口說道.

"它一直都是你在幫忙照顧,這樣的狀況是什麼時候發現的?"楊玄瞳點了點頭問道.

"以前僅僅是樹皮這邊,我就合計這是數的老皮,沒多想.可是昨天我就看到樹根好像有細裂痕,今天好像比昨天又大了一些."三娘有些遲疑的說道.

"沒事,這不是你的工作失誤,這是樹根的自然演化."楊玄瞳笑著說道.

"這個樹根也不是凡物,它究竟會怎麼樣我都不清楚.誰知道它這麼裂法是要將沒用的部分分裂開還是怎麼的.maxreader//damishu/反正以後它都得靠自己,咱們的外力幫助終歸是有限的."

這個樹根就是楊玄瞳都看不出具體的根腳,樹根的截面上你都數不清年輪.楊玄瞳估摸著,百多年以上總歸是有的,要不然根本就沒有那個機遇.

現在這個樹根自己看著好像都要裂開了一樣,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去處理,唯一的選擇就是看著不管.

木先生都能夠推算出自己會過去呢,肯定它也有對自己的安排.現在它生死劫已經度過,剩下的就是它自己的事情了.不是不想管,而是管不了.

"你真的就打算在我這里混日子了?"楊玄瞳看著三娘問道.

"要不然還怎麼辦?我的命都是你幫著搶回來的.不在你們身邊,我都擔心我會重操舊業."三娘苦笑著說道.

"您還別不信,倒斗上癮啊.無論走到哪里,我最先做的都是查看四周的環境,然後再看看土壤.覺得哪里可疑的話,我就會在半夜帶著洛陽鏟兒挖一會兒."

"現在也知道這個活計不能做,可是習慣改不了.我現在就很後悔,當初明明已經察覺到了危險,就應該先將狗熊給支開."

"哎,這也算是你們的命格吧.倒斗這樣的事情,能少做就少做,能不做就不做.哪怕你們准備得再安全,墓中的情形你也不能完全把握."楊玄瞳歎了口氣說道.

"尤其古時候,有些人更是怕被後人打擾了.他們往往會請有名的術士在他們的墓中做法,哪怕時間過去了很久,仍然有殘余的法力維持.就現代人這莽撞的性格,進去以後就會被煞氣給纏上."

"你上次遭了翻罪,也不算白遭,算是斬斷了過往.如果你再上手,恐怕你的過去就會找上門來,過去永遠過不去.不要以為出土的東西就那麼好,無論什麼物件,不經過幾代的傳承,上邊的煞氣都很難清除乾淨."

三娘的小團伙,估計倒斗的活也沒少做.這些東西不管是賣給了誰,他們都會承一份兒因果.

有些葬器,就是邪器,看著挺好,煞氣卻是含而不露.每經手一個人,就會纏繞一個人.這個事情的因果源頭不是墓主,而是三娘他們這些起出來的人.

就像那兩枚魚骨棺材釘,他能夠追蹤到禿頭男那邊,卻無法追蹤到制作的人.因為人家做出來並沒有用來對付他,對付他的是禿頭男,要不咋說他是炮灰呢.

墓主在墓中放的東西,不管邪不邪的,人家放在那里是陪伴自己的.你們要是將它們給帶了出去,你們就是禍害人的人.

狗熊,算盤,已經遭了報應,三娘也是如此.沒有死,卻褪了一層皮,算是由皮代罪.這里有他父親的庇護,也有自己這個貴人.也可能是那個墓主看在了周淑然這個傳承人的面子上,輕饒了她.

將這些當成病來看,現在的三娘算得上是將病給去了.可是她的身體里還有病毒存在,只要她循規蹈矩的生活,這些病毒就老老實實的,她要是行差踏錯,這些病毒就會再次爆發,那時候楊玄瞳自己都沒有把握將她給救過來.

以前沒有跟三娘點明,就是想三娘自己想明白,這樣效果能更好一些.可是今天三娘說了這番話,就證明她的心中跟樹根一樣,有了縫隙,很容易被私心雜念趁虛而入.所以給了她提醒,希望她能夠好自為之.

"老板啊,要不然你給我寫道符吧,我帶在身上,好時刻提醒自己."三娘皺了皺鼻子說道.

楊玄瞳點了點頭,"這倒是沒什麼,關鍵還是看你自己."

已經救了她一次,他也不想看到三娘再走到老路上去.寫道符倒是沒什麼,算是給三娘一點點精神鼓勵吧,這道符實際的作用卻不大.

上篇:玄門崛起 417 活罪難饒     下篇:玄門崛起 419 揭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