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妙手神醫小布天 第一百六十二章 嗤羅煞衣  
   
第一百六十二章 嗤羅煞衣

g,更新快,無彈窗,!

"主人,這就是那座石棺,里面就是一副骨架和一件破的衣服,連半塊金子都沒有.不過我記得自己前幾次來的時候,水池里的水不是這樣子的,現在怎麼變成了一池子的血水,我也搞不明白了."小銀靈說道.

"哦,你進來的時候,水池里不是現在這樣的?"布天問道.

小銀靈點著頭說道"不是,那時候水池里面就是普通的地下水."

小銀靈剛說完,血池里像是開了鍋似的,血水翻騰劇烈的翻滾著冒著血泡,懸浮在上面的石棺竟然開始旋轉.石棺的棺蓋四周往外噴著綠色的氣體---

"呀!詐尸了,僵尸要跑出來了!"朵兒咋呼的喊叫,一點也不像害怕的樣子

石棺越轉越快,突然,砰的一聲巨響,石棺的巨大棺蓋猛然的炸開,一團綠色的氣體沖天而起---

眾人驚恐地看著,即將發生的事.沒有厲鬼鑽出來.也沒有僵尸爬出來.石棺也停止了旋轉---

安靜,出奇的安靜,針落可聞的安靜.

突然,石棺里面紅光大盛,一件血紅色的斗篷慢慢的升到空中---

"這是什麼,一件斗篷!棺材里面沒死人!而是一件---斗篷?"朵兒驚呼道.

'嗤羅煞衣!’小金靈驚呼道.

小金靈的話剛說完,石棺上面的'血紅色斗篷’血光大亮.血池里的血水劇烈的翻滾,血水漸漸地變得濃稠,慢慢的向中間聚攏,凝聚.一個血水凝聚的人形一點一點的在凝聚成型.

"這又是什麼鬼東西."劉睿說道.

"丫頭,什麼是'嗤羅煞衣’?"布天問道小金靈.

"是,主人.'嗤羅煞衣’是瘟君'嗤浪星’的外披法衣.當年瘟君禍亂人間的時候,被道公爺爺制服打入九幽深淵,在墜落的那一刻,身上的法衣'嗤羅煞衣’被大風吹走是落人間,從此不知去向.幾千年來不凡有魔道梟雄想得到這件'法衣’,可都事與願違,空落而歸.道公爺爺曾說過,此衣並非不祥之物,瘟君之所以身披此衣,那是為了自己在播撒瘟疫的時候不會傷害帶自己.這件衣服亦正亦邪,為善之人用之可造富人間,邪惡之人要是用它,一定會禍害萬千蒼生,不如讓它在三界永遠消失,就沒有人再去想得到它了.沒想到它會在這里出現了."

布天突然明白了一些,一定是六百年前的'陰鬼堂堂主’無意間得到了這件'嗤羅煞衣’.才有後來興盛一時的邪教組織'陰鬼堂’.不過那個堂主不是什麼好人,寶衣蒙塵,禍害蒼生.死後還帶進棺材,用血池溫養.

血水凝聚的人性越來越清晰,布天看去竟然是個女人!布天眉頭微蹙,"奶奶個腿的,怎麼老是跟女人有緣,收個小狐狸變成個女孩,這又出來個死了幾千年的---女血鬼!管你是什麼東西,小爺照滅不誤."

正當布天想采取措施的時候,血水凝聚的血人忽然開口說話---

"等了這麼多年,終于讓我等到了一個'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肉身,天意啊!我聖教'陰鬼堂’就要從出人間了,桀桀桀---"陰森無比的笑聲充滿整個地宮.

"美得你,有你小爺在此,你就美夢難圓了,小也一定會再讓你美美的睡上即萬萬年!"布天玩味的說道.

"桀桀,螻蟻一樣的凡人,好大的口氣,不過小模樣長得還不賴,身邊還有這麼多女孩啊,看來**功夫一定不賴.可以給本神女先做個重生的爐鼎.本神女一定會讓你在快活中慢慢的死去."

"呃!奶奶個腿的,小爺還是'童男子兒’給你做爐鼎,美你個鼻涕泡.小爺還要留著給我的小影呢."布天暗道.

這時,血水凝聚的人形已經漸漸的露出了面孔---

一張媚邪的絕色臉孔慢慢的露出了廬山真面目,陪著曼妙的身姿,一看就是個標志的'大美女’,可是就是'妖精’了一些.絕色面孔慢慢的轉向鳳舞---

"小丫頭,過來,到我這里來,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最強大的女人,過來呀,來吧!"

鳳舞目光呆滯的看著那張絕色的臉,竟然一步一步的向血池走去,石棺上面的'嗤羅煞衣’無風自動,獵獵的發出風吹的聲音,鳳舞忽然一震,眼里精光一閃,張開雙臂就要跳入血池---

千鈞一發之間,布天縱身高高躍起,一把抱住鳳舞,隨手把裝有聖靈水的小瓷瓶扔到了血池里面.

血池里突然炸開,剛剛凝聚成的'血人’一陣劇烈的抖動,身體開始消融.那張絕色的面孔,等著血紅的眼睛看著布天,恨恨地說道"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會覺得難受?"

布天笑著,人畜無害!呃,應該是'人鬼無害’!"我在嗯嗯你呀,你不是讓我給你做爐鼎嗎?我先試試深淺,要是太深了,那我就算了,本來我就未成年嗎!"

劉睿一聽,翻著白眼嘀咕道"你還未成年,鬼才相信!真是沒個人樣,連鬼都騙."

絕色面孔像是在努力的抗拒著什麼,漸漸消失的身體又開始凝聚---

"小子,沒看出來,你也不是一般人,身上竟然還藏有法寶,不過沒關系,等我收你做了爐鼎,那些寶貝也就是我的了.桀桀---"

布天望去,眼見逐漸消融的血人,又開始一點一點的恢複原樣,不禁有些吃驚.沒想到可抵百邪的'聖靈水’竟然不管用,布天不由得有些慌神,點住了鳳舞穴道,不讓她再亂動,又摸出一瓶聖靈水,正要在往血池里扔去的時候小金靈突然說道"主人,先不要用聖靈水,我看到應該是那件'嗤羅煞衣’在起作用,血池只是輔助她凝聚肉身.主人,用昊天鏡罩住那件'嗤羅煞衣!’"

小金靈一說完,絕色面孔的血人一聽,眼睛里的紅光大盛,桀桀的怪叫著說道"小女娃,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的."

小金靈微笑著,不屑地看了一眼'血人’,"一個殘缺不全的幽魂還沒有資格知道我是誰,正如你自己說的,這是天意,上天讓你在選擇重生的時候遇到我們,你也就認命吧哦!"

聽到小金靈這一番話,'血人’有些驚恐了,雙眼射出血色的紅光,大聲怪叫著,看向鳳舞.

站在那里不動的鳳舞突然像是被什麼控制了一樣,雙眼呆滯的向著血池走去,因為被布天點了穴道,每走一步鳳舞的身上都會發出關節摩擦的聲音.

血人伸長了身體,雙手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個血色的圓環,徑直向著鳳舞套來---

忽然,一道亮眼的金光射出,一面菱形的鏡子飛上空中,金光直射石棺上面的那件'嗤羅煞衣’,感受到純淨的靈光,血紅色的嗤羅煞衣慢慢的,竟然變了顏色.

套向鳳舞的血色圓環瞬間崩裂,血人慘叫著,紅色的眼眸看著半空中的'昊天鏡’---

"仙家寶器!你們這些人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仙家寶器,告訴我,也讓我死個明白!"

布天雙手合十,閉著眼睛說道"貧道布天!"說完隨手一扔,一瓶聖靈水丟進了血池.凝聚成人形的'血人’瞬間瓦解,慢慢的消融在血池里,不再猙獰,不再喊叫.血池也漸漸的變了顏色---

"咦,快看,血水變顏色了,這就是原來的地下水."小銀靈高興地喊道.

布天收了昊天鏡,漂浮在半空中的'嗤羅煞衣’竟然變成了水藍色,慢慢的飄了下來,徑直飄到了鳳舞身上,化作一件漂亮的斗篷.

"哦,原來這東西是你的呀,以後可要收好了,別再丟了!"布天嬉笑著說道.

這時,小金靈說道"主人,這件東西是選擇了小舞姐姐,可是它畢竟是一件亦正亦邪的靈物,您看是不是按照道公爺爺的話,把它銷毀呢!"

鳳舞急忙看向布天---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 -蠱雕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黑木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