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妙手神醫小布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戰*狼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戰*狼

g,更新快,無彈窗,!

吃著香氣四溢的烤野豬肉,聊著開心的話題,笑容洋溢在女孩們開心的臉上,正當大家沉浸在溫暖的氣氛當中,突然小銀靈警覺的站了起來,看著身後的灌木叢大喊道"主人,後面有狼!"

小銀靈這麼一喊,眾人慌忙站起身來看著身後的灌木叢.

在盈盈篝火的照亮下,十幾只灰色毛皮的'叢林狼’呲著獠牙,眼睛放射著綠光,在灌木叢里轉悠著,腳步徘徊著盯著眾人.一只眼角上有一條長長疤痕的'公狼’,呲著獠牙,低吼著,試探著向前運動,十幾只'同伴’也即隨其後.

布天悄悄地摸出短小的'青靈劍’,輕聲的說道"李倩,劉睿,朵兒,鳳舞,你們幾個站在篝火旁,不要離開篝火一米遠的距離.剛子,保護好她們幾個.丫頭,小銀靈,你倆跟我一起對付狼群,我先解決這只臉上有疤的家伙."

布天近前幾步,右手垂握著'青靈小劍’,微微的蹲著馬步,左手沖著那只'公狼’調皮的勾勾手指,玩味的說道"過來呀,哥們!小爺剛吃完'豬肉’你有急火火的送上門來了,來呀,小爺等著你!"

那只臉上有疤痕的'公狼’呲著獠牙,綠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布天,喉嚨里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身後的十幾只灰狼圍著那只公狼,呈扇形徐徐的圍了上來,有幾只盯著篝火旁的女孩們圍了上去.

布天細細的觀察,發現這十幾只'叢林狼’有點不對.毛皮顏色,個頭大小都和叢林狼一樣,就是眼睛不太一樣.按理說,只要是在有光的條件下,狼的眼睛才能發出綠光,可是這只'頭狼’背對著篝火,光源照不到這只'頭狼’眼睛,可為什麼也冒著綠光!再看,這只'頭狼’好像總是在和自己打轉轉,就是不主動攻擊,布天似乎發現,這只'頭狼’好像在逗著自己,一步一步的離開篝火燃燒的區域.離能及時保護女孩們越來越遠的距離.布天感覺不對頭,這只'頭狼’有智商!

"丫頭,看看這只'疤臉狼’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布天道,

小金靈正盯著像篝火旁逼近的幾只灰狼.聽到布天的話,急忙仔細觀察著那只'疤臉狼’.小金靈看了'疤臉狼’的眼睛一下,一道細微的綠光,夾雜著一絲的血紅,反射到小金靈的腦海---

"變異!"

這兩個字瞬間出現在小金靈的腦海.

"主人,這只'頭狼’不簡單,不像是普通的叢林狼,可能是吃了什麼陰邪的東西,已經變異了,它的智商很高,幾乎有---十歲小童的智商了,而且我感覺它似乎能看出你的動作.要小心了主人,這只'頭狼’不簡單."小金靈嚴肅的說道.

布天一驚,"陰邪之物?難不成這只'疤臉狼’吃了鬼魅了!那又能怎樣,小爺照樣推到---啊呸,不是,小爺照樣放倒!管你吃了什麼東西."

"你再觀察一下其他的那些叢林狼,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布天道."

這時,小銀靈說道"主人,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這些灰狼,就是盯著您的那只,臉上有疤的,來過幾次'仙人塚’地宮.那時我十分弱小,還不敢和它們對持,只能遠遠的躲著,就是那只臉上有疤的,好像下去過地宮."

布天一驚,"什麼,你是說這些家伙都去過,仙人塚地宮!"

小銀靈急忙搖搖頭說道"不是,就那只臉上有疤的下過地宮,其余的幾只都在我的那間'藏寶室’轉悠."

小金靈說道"主人,要是像小銀靈所說的,我估計,這只疤臉狼很有可能是喝了血池里的水.這只疤臉狼下去地宮時間也正好是陰曆十五,那時候'血池’里不是地下水,而是一池子的陰血.狼見了鮮血就會很亢奮的.所以這只疤臉狼就是那時候變異的,"

布天笑道"原來是這樣,那好吧,就讓我先對付這只'變異狼’.你倆盡快解決其它的那些,不能讓它們上了你們的幾位姐姐,另外,也要保護好剛子."

小金靈和小銀靈點點頭說道"是,主人!"

疤臉狼似乎聽懂了布天和兩位仙寵的對話,眼睛里綠光一閃,突然,猛地高高躍起,沖著布天就咬了上來.

布天眼睛一瞥,嬉笑道"奶奶個腿的,還挺有樣的,上來就是個凌空跳躍.我看你這家伙就是茅坑里點燈---找屎!"

疤臉狼像是聽明白了布天的話,瞪著綠色的眼睛,呲著尖尖的獠牙向布天沖了上來.疤臉狼竟然以刁鑽的角度,斜刺著向布天的腰間沖了上來.

"喲呵,戰略經驗還挺足,不過還是差點."布天玩味的說道,忙里偷閑的撚出一支寸長的金針---

金光一閃,三寸長的金針,滑過一條長長的金絲,閃電般的刺出.只見疤臉狼的前肢金色的光點一亮,三寸長的金針瞬間刺進了疤臉狼的腳底'湧泉穴’.正在半空中的疤臉狼身子一歪,倒栽蔥似的摔了下來.

布天哈哈大笑著,迅速的上前,手起劍落,正要劈了疤臉狼的時候,疤臉狼就地一滾,沖著布天噴出一口腥臭的黑血.

布天順勢一歪,躲過疤臉狼的正面攻擊,可還是有一些腥臭的黑血粘到了衣角.一股難聞的焦糊味道,從布天的衣角冒了出.

"奶奶個腿的,這是強硫酸嗎,這麼厲害!看來還得把你的這張臭嘴封起來才行!"布天暗道.

手指一念,又一支細細的金針出現在兩指之間,隨手一撇,又是一條細細的金線射出---

疤臉狼看到又是一條金絲向自己射來,瘸著一條前腿,就地一滾,想躲過布天的金針刺穴.可是疤臉狼沒想到布天的金針會拐彎,正在地上打滾的疤臉狼突然面部一緊,一支細小的金針在疤臉頭狼的眉心處一閃,疤臉頭狼,刺著牙收不回舌頭了."嗷嗚---"

疤臉頭狼一聲淒慘的嚎叫.正在和小金靈他們圍斗的十幾只叢林狼也回應著嚎叫一聲,突然地放棄了小金靈她們,迅速的向著布天這邊沖來.沖在最前門的一只花斑叢林狼和一只黃褐色叢林狼迅速分開,一左一右的向布天沖了過來.

布天握緊青靈短劍,就地一滾,劍鋒一楊,寒光閃過,花斑叢林狼的兩只前肢沒了蹤影.花斑叢林狼一聲慘嚎,一頭栽倒在地,抽搐著,呲著獠牙.布天手起劍落,一片血霧噴灑,一只狼頭飛到了空中---

緊接著布天手掌一翻,又是一道金色光線,拖曳著飛進黃褐色叢林狼的眼睛---

"嗷嗚---"

由于眼睛突然受傷,黃褐色的叢林狼一下子失去了目標,一頭撞在了樹樁上,只聽,'喀嚓一聲悶響’,紅的白的撒了一地.那只黃褐色的叢林狼趴在那里不動了.

布天趕緊上前,一劍分了狼身.黃褐色叢林狼的腸子從半截的身體里流了出來,三只小狼崽也血糊糊的流了出來---"呃!"布天一陣干嘔.

'趁你病要你命,狹路相逢勇者勝.’不留給敵人一絲的喘息機會!這是布天從小影受傷一來,悟出的心得.

管他是人,還是畜生!先殺了再說.

疤臉頭狼見兩員大將已身死命隕,低吼一聲,猛地高高躍起,張開獠牙,向布天沖了上來.

"咦,這是怎麼搞的,我的金針刺穴對他不管用?"布天暗道.

眼看著疤臉頭狼漸漸靠近,布天眼睛一眯,手指輕輕一撚,一只五寸長的粗大金針出現在布天的手指中間---

正准備給疤臉頭狼致命一擊的布天,突然發現疤臉頭狼,沖向自己的方向一變,瞬間拐到了右邊篝火的方向,雙眼噴著綠光向朵兒撲去---

"不好!這家伙要柿子撿軟的捏,要欺負小女孩了,找死!"

布天雙腳猛地一蹬地面,緊忙沖了上去,右手的金針隨即甩了出去---

朵兒驚慌失措的站在離篝火不遠的土堆上,剛子擋在朵兒面前保護者,不是的揮舞著*擊退狼群.沒有留意身後,危險正一步一步逼近.

這時,那只疤臉頭狼被布天的金針打中,不由得一滯,慘叫一聲,前沖的速度慢了些許.

朵兒回頭一看,一只長相凶惡的叢林狼從身後的方向沖了上來,朵兒嚇得面如土色,不由得拽了拽身邊的剛子;

"狼---狼---狼從後面過來了."朵兒驚呼道.

剛子一刀砍死了一只沖到面前的小狼,猛地回頭看去,只見一只長相凶惡,個頭很大的狼向他們沖了過來.

剛子握緊手里的*說道"不怕,有我在,它們傷不了你的!"

朵兒一聽,小臉一扭說道"誰說我怕了,沒看見天哥哥在後面追著那頭狼嗎,管好你自己吧.我才不怕呢?"

說完還不時的拍著小胸脯,忽然好想摸到了什麼."呀!看我這個豬腦子,我怎麼把它給忘了."

朵兒從懷里摸出來一支小小的竹笛,嘻笑著說道"這會兒誰都用不著怕那些狼了,我一會兒就會讓它們老實."

悠揚的笛子聲音,忽高忽低的響了起來---奇跡出現了,正在圍攻女孩們的狼群突然地呆若木雞似的,一個個泛著迷糊趴在原地不動了,有的還開始打著瞌睡.果然,朵兒的笛聲起作用了.又過了一會兒,狼群都開始呼呼大睡了,緊張的心情瞬間放松了下來.

朵兒微笑著向大家點著頭,劉睿豎起大拇指沖著朵兒---

朵兒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傑作,不經意的向身後瞥了一眼,立刻嚇得花容失色.那只疤臉頭狼竟然不受朵兒的笛音控制,一步一步的向著朵兒和剛子靠近.疤臉頭狼的速度有些緩慢,顯然,朵兒的笛音對他還是有一絲的影響,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受到笛音的全部控制.眼見那頭狼越來越近,朵兒慌忙改變笛音,吹出另一種忽急忽慢的音調.

笛音一起,疤臉頭狼明顯目光暗淡,前進的腳步一滯,稍微的停滯不前一下,腦袋急甩一下,眼睛綠光一閃,立刻像是清醒了許多,又低吼著向朵兒沖來.

朵兒有些慌了,眼見著不管怎樣變換笛音,那只狼就是不受任何控制一樣.朵兒看著狼身後跑來的布天,不由得大叫著哭了起來---

"哇---天哥哥,快來救救我啊,朵兒好不想死!哇---"

布天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自己的金針明明是刺入到那只疤臉頭狼的尾巴後面,可是金針為什麼沒有從疤臉頭狼的嘴巴里面飛出來,難道那只狼的身上有遲滯金針物體!

布天來不及多想,眼見疤臉頭狼離朵兒越來越近,忽然想到自己是有超能力的,布天急忙下蹲,猛的向前一跳,身體像離弦的箭似的,沖到了高空,又大頭朝下的栽了下來,位置正對著那只疤臉頭狼.

"啊---救命啊!"

布天大叫著往下掉.疤臉頭狼本來的目標是朵兒,一聽頭頂上悠然喊叫,一抬頭看,見正是給自己'紮針兒’哪位.疤臉頭狼雙眼冒著綠光,張開大嘴,等著布天自己掉到嘴里.

布天一看,"奶奶個腿的,這是等著吃我呀!好,我看看你這畜生的牙口硬不硬!"

布天調好下墜的姿勢,'青靈小劍’藏于手腕後面,裝著很驚慌的樣子往下掉落.疤臉頭狼好像露出了微笑,添著猩紅的舌頭看著布天---

---十米---五米---兩米---一米.

青靈小劍炫舞著銀色的劍花,瞬間灑下一片'血色的梅花’,一支通體閃爍著金光的物體.光速的飛到了布天手里.半截動物的腦袋,飛向了半空中,布天手掌撐地,凌空一翻,穩穩地站到了地面,手里多了一樣紅色的物體!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篝火晚餐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 血薔薇印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