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妙手神醫小布天 第二百零一章 鳳舞出手了  
   
第二百零一章 鳳舞出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鳳舞爺爺冷笑著,慢慢的轉過了身體,"看什麼呀,這什麼都沒有你讓我看什麼,真是好笑.好了小子,你可別再鬧了,該干嘛干嘛去吧,我還有事,沒時間陪你瞎胡鬧."鳳舞爺爺擺出一副長輩教樣子說道.

布天笑而不答,輕輕地一抬手,小金靈和小銀靈分別走到窗戶那里,拉上所有的窗簾,屋子里瞬間就暗了下來.布天慢慢的走到鳳舞爺爺面前---

"風爺爺,麻煩您先讓一下,我把大門關上,一會兒您就會看到十分壯觀的景象了."布天嬉笑著說道.

大門緩緩地關上了,屋子里一下子變得昏暗了,只是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光線從窗簾門縫中投射過來,顯得昏暗中還帶著那麼一絲亮光,咫尺之間還能看到彼此的面龐.

布天說道"大丫頭,二丫頭,你們還愣著干什麼,沒看見屋子里還是很亮嗎!趕緊的,馬上讓屋子里暗下來."

"是,主人!"

小金靈和小銀靈一聽布天吩咐,立刻左右站立,舉起手臂揮動起來,一團團紫色的煙霧輕飄飄的從小金靈和小銀靈的手臂中冒出,紫色的煙霧飄向窗戶,大門,原本還有一絲亮光的窗戶,大門,立刻像是被蒙上了一層薄紗一樣的霧朦,屋子了瞬間黑了下來,咫尺看不到對方的臉.

布天突然在鳳舞爺爺身邊說道"風爺爺,勞駕您抬頭往上面看看,那些漂亮的小東西是不是您要'找的’那些漂亮的小東西啊."

鳳舞爺爺抬起頭看向空中,霎時間,老臉風云變色,驚恐地看著頭頂上飛來飛去的---閃爍著紅色微光的小蟲子.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的,怎麼一下子會有這麼多的'血蠅蟲蠱’!這是怎麼回事,小天,你快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一下子讓那些'幼蟲’全都進化了!"鳳舞爺爺有些亢奮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在哪里看見這種小蟲子了,還知道'進化’!"布天爺爺突然說道.

鳳舞爺爺一怔,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否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急忙轉身,想趁著滿屋的黑暗逃向大門口.可是他沒有想到,剛一轉身,一只手就被抓住了---

"風爺爺,干嘛急著走啊,我爺爺的問題您還沒有回答呢."黑暗中,布天那一雙閃爍著精光的眸子,盯著鳳舞爺爺,微笑著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樓下怎麼這麼黑啊."一聲脆靈靈的聲音說道.

布天急忙打了一個響指.小金靈和小銀靈同時揮手,拉上的窗簾瞬間打開,陽光一下子把黑暗的屋子點亮.

只見鳳舞端著餐盤出現在樓梯上.鳳舞看著眾人慢慢的走下樓梯---

"剛才是怎麼回事,干嘛把屋子弄得那麼暗,是不是在做迷藏啊,哈哈!"鳳舞嘻笑著說道.

鳳舞爺爺一看見鳳舞,就先見到了救星,立刻大聲地說道"小舞啊,你快看看吧,你的天哥哥要制裁你的爺爺了,你要是再晚一點出來興許就看不見爺爺了."

鳳舞一愣,看著布天抓住爺爺的那只手,眉頭緊蹙的說道"天哥,你還在冤枉我爺爺是給陸老頭下毒的凶手嗎?"

布天歎道"我不是冤枉,事實就是如此,我何必要冤枉---爺爺呢."

鳳舞杏目園瞪,走到布天面前說道"什麼叫事實就是如此,我看是哪陸老頭故意栽贓我爺爺,目的就是想把我和爺爺從這里趕走,你偏聽偏信是沒有道理的."

布天苦笑道"小舞,你這是什麼態度,一口一個陸老頭,陸老頭的叫,是不是太沒有禮貌了.我是什麼人你難到還不知道嗎,我是那種偏聽偏信的人嗎,沒有證據我會這麼說嘛."

"證據!什麼證據,你拿出來我看看."風舞說道.

布天眉頭緊蹙,看著鳳舞說道"小舞,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任性了,我做事你也不是不知道,沒有確鑿的證據我會無緣無故的誣陷你爺爺嗎?好了,你別在這里鬧了,我還有話要問爺爺呢."

說完,布天不再看鳳舞的臉,拉起鳳舞爺爺說道"這會兒該把你要說的說說了吧,這麼大把年紀不會敢做不敢當吧."

鳳舞爺爺瞪著眼睛故意大聲地說道"什麼敢做不敢當,我都沒做過什麼,只是你小子在自說自話的誣陷于我,你不能只相信陸老頭的一面之詞,硬是說我是哪個下毒的凶手,剛才小舞也說了,很有可能就是陸老頭他不想讓我和小舞再住在這里,故意跟你這麼說的."

布天冷笑道"呵呵,您可真能巧言令色,剛才和我打賭的時候您可不是這樣說的,那好,我來問您,陸爺爺為什麼要排斥您和鳳舞住在這里.您能給我一個合理的答案."

鳳舞爺爺沉聲道"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陸老頭見自己的孫女躺在床上長睡不起,不知道未來如果,萬一---我說是萬一,萬一陸影總是這麼睡著不醒來,陸老頭寄予孫女身上的希望不就付之東流了嗎,到時候小舞就順理成章的坐上了布家'原配兒媳’的位子上,這一切都是陸老頭不願意看到這的,所以他才想出了這麼個辦法來誣陷與我,最終目的就是想趕走我們祖孫兩人,你想想我說的可對."

聽到這句話後,坐在那里一直沒說話的布天爺爺突然說道"師弟,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在你回來的這半年里,陸老弟待你如賓如客,互相相處的如朋友兄弟,什麼時候表現出嫌棄你和小舞的意思,你這不是信口雌黃無中生有嗎."

"師哥,您要是這麼說就不對了,我什麼時候'無中生有’了,您想想,為什麼那麼多大夫給陸老頭治療都沒事,我一給他用藥就出事了,這不是明擺著在誣賴與我嗎."鳳舞爺爺說道.

聽到這些,布天皺著眉頭說道"誣陷,什麼時候誣陷你了,陸爺爺在最後的治療期間不是你一直再用藥嗎,別再強詞奪理了,您知道我的脾氣,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為什麼給陸爺爺下毒,您還是快點說出來吧,興許還有一絲回旋的余地,如果您在堅持,那我們的關系就走到邊緣了---爺爺."

鳳舞爺爺冷笑道"小子,什麼叫我們的關系走到邊緣了,是我在堅持還是你再堅持,你這樣的厚此薄彼,是不是說明我們家小舞在你的心里已經沒有陸老頭的那個孫女重要了.哦!我明白了,現在你小子身邊的漂亮女孩越來越多了,有點挑花眼了,我們家小舞在你的心里似乎也不是那麼的珍貴了.所以你也就對老頭我'大義滅親’了.你也不再顧忌鳳舞的感受了,是嗎?"

鳳舞爺爺好像話里有話的說道,此時,站在那里的鳳舞,俏臉變得越來越冷,一雙漸漸變了顏色的眸子,怨怒的看著布天.那股妖媚的神情又一次出現在鳳舞身上.

站在一邊的小金靈突然感覺到周圍異樣的靈力波動,急忙警惕的四處查看,眼角那麼一瞥,忽然發現站在那里的鳳舞,渾身彌漫著一股似僧相識的氣息,而這股氣息好像已經很遠久了.小金靈瞪著大眼睛注視著鳳舞---

鳳舞見布天依然抓著爺爺的手,依然不依不饒的樣子,心里說不出來的難受,一股莫名的小火苗在心間徐徐燃燒.突然,右腿處又一次傳來了那股炙熱的感覺,心間的那股莫名火焰,刹那間化為滔天大火.黑色的眼眸閃著血紅色的精光,慢慢的走向布天身邊---

小金靈急忙跟了上去,站在另一邊的小銀靈也發現了鳳舞的奇怪變化,皺著小眉頭狐疑的跟在鳳舞後面.一雙靈動的大眼睛上下的打量著鳳舞.

走到布天面前,鳳舞冷冷的說道"布天!你放開我爺爺!現在,立刻!"

布天以為自己聽錯了,轉過身來看著鳳舞瞥了鳳舞一眼說道"你走開先,我有話要問你爺爺."

一只纖纖玉手突然抓住了布天的手臂---

"我要你放開我爺爺,你沒聽到是嗎?"鳳舞冷若冰霜的說道.

布天微怒的看著鳳舞,剛要教訓鳳舞,突然,布天似乎感覺到周圍的空氣一下子冷了許多,絲絲涼意侵骨入髓,仿佛身體都冰凍了一樣.布天還以為是小金靈搞出來的,微怒的看著小金靈,剛要說些什麼,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了鳳舞的俏臉上.布天這才看見,原來那雙美麗的黑色眼眸,此時正血紅一片的盯著自己,那血紅精光閃爍的眸子怨毒的看著自己的眼睛,渾身散發出一股妖魅的氣息.

布天緩緩抬起手臂,拍著鳳舞的香肩說道"小舞,你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了."

鳳舞沒有理會布天的詢問,看了一眼布天放在自己肩部的手,依然冷冷的說道"我讓你放開我爺爺你沒有聽到嗎?"

布天也冷冷的說道"不可能,除非他把毒害陸爺爺的事情說明白,我在考慮放不放他."

鳳舞一聽,黑色的秀發無風自動,披散著瞬間變成藍色,猛然一抖肩膀,紅色的微光一閃,布天突然覺得,放在鳳舞肩膀上的手臂像是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開一樣,狠狠地甩到一旁---

上篇:第二百章 鳳舞爺爺的堅持     下篇:第二百零二章 小銀靈的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