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妙手神醫小布天 第二百零三章 聆聽  
   
第二百零三章 聆聽

g,更新快,無彈窗,!

風舞漸漸的恢複了原來的樣子,原本一雙紅色的眸子也變得清澈,看著緩緩走過來的布天,略顯羞澀的伸出玉手.布天微笑著正要抓住鳳舞的手掌,鳳舞不經意的瞥了一眼,突然發現小銀靈還在那里抓著自己爺爺不放,當看到爺爺脖子上滲出來的血珠,鳳舞眉頭一皺,猛地收回伸出的手臂,怒目瞪著小銀靈,一雙清澈的眼眸血光一閃,看著布天說道"你站住,先讓小銀靈放開我爺爺,要不什麼也別談."

布天微笑道"好的,你先別沖動,相信我,我不會傷害爺爺的."

說完,立刻給小銀靈遞了一個眼色.小銀靈點點頭嬉笑著說道"OK !放開就放開,反正也跑不了."

小銀靈說完這句話,慢慢的松開了抓住鳳舞爺爺脖子那只手,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鳳舞爺爺的腰眼上輕輕那麼一點,把鳳舞爺爺往前一推,自己迅速閃到了一邊,看著鳳舞嬉笑著說道"小舞姐姐,你看見了吧,我已經放開你爺爺了,你也要乖乖啊.要不然我會替主人打你的屁屁呀!"

鳳舞冷笑一聲道"切!打你妹呀!就憑你,我還沒放在眼里."言罷,鳳舞神情一動,一朵紅色的'薔薇花’從手掌中飛出,徑直打向餐桌上的裝牛奶的杯子---

'砰的一聲脆響.’紅色的'薔薇花’瞬間爆開,紛飛的紅色花瓣像極速飛出的'子彈’似的,擊碎了餐桌上所有裝牛奶的杯子.輕蔑的笑了笑,鳳舞一抬手,一團紅色的光暈閃過,餐桌上變干乾淨淨,什麼都沒有了.

小銀靈瞪著眼睛看著,不可置信的說道"哦麥嘎---這是什麼功夫,好厲害呀.不過這不算什麼,我也會."說完,小銀靈揮動手臂,憑空畫著圈圈,一團團紫紅色的光球互相追逐著旋轉.小銀靈嬌喝一聲道"天地玄黃,乾坤倒轉---變變變!"隨著小銀靈的嬌喝,原本消失的那些牛奶杯子又出現在餐桌上面,還是原來的位置,像是剛剛用完餐一樣靜靜地放在原來的位置.

小銀靈抻著脖子,挑釁著看著鳳舞,"嘻嘻,不好意思風舞姐姐,忍不住小露一手,你看這還行吧."

鳳舞眉頭一皺,冷笑一聲說道"雕蟲小技,障眼法而已.這樣就想唬住我,哼哼,你還差的遠呢."說完,一揮手臂,一條紫紅色的花藤掃過餐桌,餐桌上又恢複了乾淨的樣子.

小銀靈撅起小嘴,正要再行動作,這時,布天喝道"行了,你們倆玩夠了沒有,都給我坐下,我有話要說."

聽到布天發話,小銀靈撅著小嘴,很是不服氣的乖乖站到一邊,瞪著大眼睛,挑釁的看著鳳舞---

兩個丫頭的斗法,令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布天也沒想到,鳳舞會變得如此強大,正應了那句話'事物總在你想不到的時候發生’!安撫好了小銀靈,布天來到風舞身邊,輕輕地拍著鳳舞的肩膀說道"來,先坐下,天哥跟你說說話."

鳳舞看著布天,緊張的身體漸漸地放松下來,收了怒火的鳳舞,樣貌慢慢的又恢複原來清純的樣子.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只要布天細聲細語,像是哄孩子似的對她說話,風舞心里就莫名的溫暖,縱使再爆炸的心情,瞬間也就'風輕云淡’了,陽光刹那間就會灑滿鳳舞的心田.

布天拉住鳳舞的一只手,坐到了沙發上,彼此間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說話聊天,鳳舞嬌羞著低著頭,仿佛剛才劍拔弩張的一切都不是她干的,安靜的像個小女人,就那樣靜靜地坐在布天身邊---

布天也突然覺得,自己這還是第一次這麼近的看著鳳舞,想想從開始認識風舞的時候,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有真正的關心過她似的.想想第一次看見鳳舞的時候,那還是在五年一屆的藥王大賽的時候,就是那麼突然,一位瘦高個老頭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女孩,找到爺爺面前,說什麼把自己的小'媳婦’給送來了.那時候,布天才知道在自己還沒有窺探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時候,自己的親爺爺就和另外一位爺爺把自己'許配給了別人’.而那個人就是眼前的--鳳舞.

開始的時候自己還真沒拿這件事當回事,可是另一位爺爺,也就是鳳舞的爺爺拿出來所謂的'嫁妝後’,布天動心了,動心可不是因為那個漂亮的小丫頭,其實---根本就沒正眼瞧過人家.動心是聽鳳舞爺爺說道'嫁妝’竟然是幾樣名貴稀有的藥材,對于藥癡的自己,這個消息比什麼都金貴.可是令布天沒想到的是,那個自己都沒怎麼正眼瞧過的小丫頭竟然給自己提出了要求,說什麼拿了藥往大賽的冠軍才能得到那些'嫁妝’和她自己-----

想想那時候的鳳舞,多麼的天真可愛,也是自己太任性,冠軍拿到了,'嫁妝’也拿到了,可就是忽略了那個跟著'嫁妝’來的人.這將近兩年的時間里,鳳舞就那樣無怨無悔的跟著自己,不求功過,不求得失.可自己卻忽略了她心里的感受,想想,在一個女孩子心里,誰會願意自己喜歡的男孩子關心別的女孩不關心自己,鳳舞她沒有,即使自己和劉睿都已經木已成舟,瓜熟落地,鳳舞也依然沒哭沒鬧,就那麼安靜的呆在自己身邊,相伴,相隨---

布天輕輕地撫摸著鳳舞的秀發,柔聲的說道"是天哥急了些,沒有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你說清楚,現在天哥要跟你說說,你願意安靜的聽著嗎?不許著急,也不許在發火了,你的那個樣子,天哥看了都怕怕的."

'一只手一直被布天抓著,手心里的香汗都快要滲出來了,很想抽回來擦擦手心里的汗水,可是又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告訴自己,就讓他抓著吧,這樣---你不是很幸福嗎.’

風舞低著頭,很是羞澀的說道"你說吧,我都聽著,我不會再那樣子了.我聽---哥的!"

布天微笑著,一把摟住鳳舞說道"對嗎,這才是天哥的好女---孩!"

鳳舞突然地被布天摟到懷里,身子不由的一緊,下意識的掙吧了兩下,就化在布天懷里了.當布天說完最後那句話,鳳舞整個人都像是朦朧了,第一次聽到布天說自己是他的女孩,鳳舞心里說不出的感動.

兩年了,眼看著布天身邊的女孩一個接一個,而且一個比一個的漂亮,自己心里的那份堅守都快動搖了.當看到後來居上的劉睿,先自己一步得到了布天的'認可’,自己心里像是打翻了陳年'調料罐’,酸甜苦辣咸,五味雜陳.想著,從今以後他不會再關心我多一點了,自己是否還要留在他的身邊呢?回來的路上一路都在想這件事,可沒想到,事情發生了,他還是那麼的在乎自己的感受.這麼多年了,自己算是已經了解了他的脾氣,沒有原為,他是不可能冤枉爺爺的.想想是不是自己太激進了,難道爺爺真的犯了不可原諒的錯誤?

鳳舞偎在布天懷里,輕聲的說道"天哥,爺爺真的---犯錯誤了?"

布天微笑道"那想聽我說說嗎?"

鳳舞點點頭---"嗯."

"那好,我要是說了,你可不准亂發脾氣.好嘛!那剛才的那個樣子雖然漂亮的不要不要的,可天哥看著心里害怕!我要是跟你說爺爺的事,你可要仔細聽著,認真的分析,看看我說的有沒有道理,要是你認為沒有道理,那你再發脾氣,到時候填個也不攔著你,行嗎?"布天柔聲的說道.

風舞嬌羞道"知道了,我不會亂發脾氣的.你就會哄人家,既然人家發脾氣的時候那麼漂亮,那你還怕什麼呀."

布天壞笑著說道"我怕你打我呀!"

鳳舞一聽,俏臉更加的紅暈了,嗔怪的說道"行了,就知道哄人家,你快說說爺爺到底干了什麼壞事."

布天瞥眼看看站在哪里的鳳舞爺爺,此時,老頭正張著嘴巴好像要說什麼似的,可是就是說不出話來.布天知道這是小銀靈的傑作.布天不動聲色的說道"小舞,你也知道的,咱們還在小竹屋的時候,陸爺爺就捎信讓我趕快回來,你知道那是為什麼嗎?"

"不是因為病了嗎?著急讓你回來給他治病的嗎?"風舞說道.

布天搖搖頭說道"是病了,可是他老人家可不是自己得的病,而是有人給他得的病."

"是爺爺嗎?"鳳舞皺著眉頭說道.

"開始不是,開始的時候爺爺也是極力的給陸爺爺治病,可是後來爺爺見到了一些人,就是見過這些人之後,爺爺他就變了,變得不再是一個真正的大夫了."布天苦澀的說道.

鳳舞猛然坐直身體說道"爺爺見過什麼人,是不是那些人要爺爺害陸老爺子的."

布天點著頭說道"我家小舞就是聰明,我還沒說你就明白了.就是嘛,你要是早些這樣冷靜,什麼是不都解決了."

"你先別打岔,趕緊跟我說說是怎麼回事."鳳舞急切地說道.

布天道"那好,你先坐好,別著急,聽我慢慢說來.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布天把陸老爺子怎麼樣出的車禍,前前後後的因果關系,加上回來以後自己查到的,和陸老爺子親口說的,這些里里外外的事情全都一股腦的告訴了鳳舞,鳳舞聽完張著大嘴,瞪著眼睛看著布天---

過了好一會兒,鳳舞才說道"哥,你說的都是真的,陸老爺子的集團就剩下一個'云天制藥’了,那麼龐大的集團怎麼會就剩下一家公司了,還有,那個什麼---'青木國際’的是什麼來頭,怎麼聽著像是小日本開的公司?"

布天道"你說的沒錯,經過這幾天的盤查,我發現哪家公司的身後,就是在林子里追蹤我們的那些人.我想他們一定是和'古堡里’的那些人有莫大的關聯.所以我怕爺爺被他們利用.你想想,那麼歹毒的毒藥,爺爺上哪里去弄到."

鳳舞點點頭說道"天哥,我都明白了,你放心,我一定讓爺爺把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

說完,鳳舞站起身,慢慢的走向爺爺那里,眼神埋怨的看著爺爺---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 小銀靈的霸氣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叫老公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