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孤星刀客 第892章 陰羅獸立功  
   
第892章 陰羅獸立功

g,更新快,無彈窗,!

刀無垢見萬飛鶴和章寶震驚的模樣,笑著解釋道:"兩位有所不知,此乃陰羅獸,是天地間極為罕見的靈獸,能通人言,辨虛妄."

靈獸!

"惡頭陀"萬飛鶴和"惡童子"章寶面面相覷,驚疑不定,兩人知道刀無垢為人從不虛言,過了半晌,萬飛鶴羨慕的說道:"刀公子好運氣,竟然能得靈獸相助,真是羨煞世人."

刀無垢笑道:"此獸速度冠絕天下,就是以刀某的輕功,也是望塵莫及."

萬飛鶴和章寶不由又是一驚,羨慕的看著刀無垢,感慨不已.

刀無垢指了指籠中的信鴿,沖著陰羅獸說道:"小家伙,你能不能跟上這鳥兒?"

陰羅獸點了點腦袋,隨即又指了指肚子,似乎在說:"跟是能跟上,就是肚子有點餓."

刀無垢喜上眉梢,笑道:"別急,馬上就給你弄吃的."

張追風會意,說道:"稍等,張某這就去准備."說著,一陣風似的跑了出去,沒有多久,張追風去而複返,手中端著一個大盤子,盤子上是一只燒鵝.

燒鵝熱氣騰騰,看色澤卻不是新做的,張追風將燒鵝擱在桌上,陰羅獸也不講究,爪子一劃,整個燒鵝成了兩半,陰羅獸抱著一半燒鵝就往嘴里送,吃的是津津有味.

約莫過了一刻鍾的工夫,整只燒鵝已經進了陰羅獸的肚里,連骨頭渣子都不剩半點,"惡童子"章寶看的驚奇,說道:"這小家伙就這麼點大,真不知那燒鵝去了哪里."

刀無垢和陰羅獸相處已久,早已是見怪不怪,說道:"小家伙,現在可以辦正事了嗎?"

陰羅獸拍了拍圓鼓鼓的肚皮,滿意的打了飽嗝,揮了揮爪子,似乎在說:"吃飽喝足了,也是該活動活動筋骨了."

刀無垢見狀,將早已准備的紙條卷好,塞進信鴿腿上綁著的細竹筒里,放飛信鴿後,信鴿拍著翅膀沖天而起,飛向遠去,刀無垢說道:"小家伙,快跟上它."

"小"字剛出口,只見一道灰影如風馳電掣一般的從窗戶躥了出去,瞬間便不見了蹤影,抬頭看信鴿時,信鴿也在剛才一刹那間不知飛到了何處,房中的幾人面面相覷,心中不由期待了起來.

"惡童子"章寶心中打鼓,並不看好陰羅獸能跟蹤信鴿找到司馬仁義的落腳點,沉思間,腦海中劃過一道靈光,章寶笑吟吟的走到俞中良的身邊,得意的說道:"賤骨頭,你想不到吧?現在你若老實交代,尚且還可留你一條性命,若是等那靈獸回來,那時候再說可就晚了."

俞中良冷哼一聲,滿臉不屑,說道:"地上跑的能追得上天上飛的,你當俞某是白癡嗎?故弄玄虛,別以為俞某不知道你們打的什麼算盤."

章寶被道破心思,不禁惱羞成怒,眼中凶光閃爍,又動了准備折磨人的打算,刀無垢歎了一口氣,說道:"看他也算是一條漢子,給他一個痛快."

"若不是看在刀公子的金面上,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今倒是便宜你了."章寶說著,手起刀落,匕首狠狠的紮進了俞中良的胸口.

俞中良慘叫一聲,身子微微掙紮了兩下,脖子一歪,已經沒有了氣.

突然,丁牛提著一籃子的酒菜走了進來,看著俞中良的尸體不由皺了皺眉頭,說道:"聽說刀大哥回來了,俺特意做了點下酒菜,今日正好痛飲一番."

"妙極,妙極!"章寶拊掌笑道.

張追風見刀無垢似乎有些不痛快,連忙說道:"萬兄搭把手,咱們把這家伙埋了,擺在這里礙手礙腳,連喝酒的興致都沒有了."

"張兄弟所言正合我意."萬飛鶴笑道.

兩人抬著俞中良的尸體出了房間,章寶撤了桌上的殘羹冷炙,丁牛又將籃子里的酒菜擺上,幾人一邊喝酒閑聊一邊等陰羅獸.

直到正午時分,一道灰影閃電般從外面激射而來,房中的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刀無垢只覺肩頭一沉,扭頭往肩頭上一看,只見陰羅獸伸著舌頭,氣喘籲籲,看樣子累的夠嗆.

刀無垢心中忐忑,期待的說道:"小家伙,可有追到那信鴿最後去了哪里?"

陰羅獸點著小腦袋,章寶驚訝的說道:"天吶,這小家伙真有這能耐,不可思議,當真是不可思議."

"小家伙,你這次立大功了!"刀無垢松了一口氣,臉上泛起了笑容,說道:"刀某前去打探萬歲爺下落,你們留在長樂村不要隨意走動."頓了頓,沖著陰羅獸說道:"走,帶我去."

陰羅獸在前,刀無垢在後,往應天府東北而去.

應天府地處江南,繁花似錦,不像南疆邊陲那般人煙稀少,何況又是白天,道上車水馬龍,人流如織,刀無垢為了避免驚世駭俗,是以也只好舍棄輕功,如普通人一般趕路,好在刀無垢腳力非常人可比,縱是走上一天也不會如普通人那般吃不消.

正當陰羅獸領著刀無垢前往信鴿落腳點走去的時候,江邊一所不起眼的石屋內,一個白袍人手中拿著一張空白紙條,站在一間靜室外,來回踱步,恍如熱鍋上的螞蟻,坐立不安.

突然,湯立本從外面走進來,見白袍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湯立本故意咳嗽了兩聲,白袍人陡然驚醒,這才發覺有人進來,若是敵人,自己焉有命在?白袍人不禁羞的滿臉通紅,說道:"湯老."

湯立本慢悠悠的走到一張大椅前坐下,笑道:"你找神君有事?"

白袍人嗯了一聲,湯立本說道:"若是什麼要緊事,也可以和老夫說說."

"這......"白袍人遲疑了.

湯立本見狀,心中不悅,幸災樂禍的說道:"神君一時半會只怕是不會出來,若是壞了神君大事,嘿嘿......你的腦袋恐怕是要不保咯."

白袍人聽的在理,走到湯立本的身邊,將手中的空白紙條遞過去,說道:"這是前不久收到的飛鴿傳書,可是上面卻什麼都沒有寫,依湯老之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891章 被小獸鄙視了     下篇:第893章 江邊漁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