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煉寶專家 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生能得幾回狂與傲  
   
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生能得幾回狂與傲

禦離開正廳後,閑然步出城堡大門,心中思忖著火云能夠把握這個機會說服李容重返闕無宗,"自己能幫到的也就這些了,觀那李容的性情也是個極重情義之人,老鬼應該能有七成以上的把握才是……"

不知不覺中,楚禦已然走到禦天堡外左近的小山處,這座高約百來米的小山乃是當年建造禦天堡時,楚禦花了大價錢請人一起造的,山上種植的都是各類名貴樹木,因為當年楚禦曾在此山四周圍布下一個聚靈陣,並以百枚仙石置入陣眼維持,使得栽種于山上的諸多植物全數生長得極為茂盛,一條林蔭石路蜿蜒通向山頂,山頂之上建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八角涼亭,平日閑時,此處乃是楚禦最愛一游之所.

行至八角涼亭之中,楚禦正待放眼遠眺倫敦夜景之際,心頭卻是忽生警兆,神識倏然釋出的瞬間,以楚禦之鎮定亦是不禁心中一凜,"果然是陰魂不散,居然來得如此之快……"

楚禦的目光轉向東南方,雖是那股直沖此間而來的強橫氣息尚未出現在視線范圍內,但神識傳遞回的感應卻是真真切切讓他感受到這股無形巨壓,眉頭微微皺起的瞬間,楚禦心中卻是升起一個大膽想法,"方才李容曾言有把握解決亞瑟與十二圓桌魂騎,他能做到的事,自己為何就不能嘗試做到呢?"

此念生起,本是欲待以識念告知禦天堡中正在敘話的一對師兄弟出來幫手的楚禦卻是放棄了這個打算,"先痛快打過一場再說,若是不成,以自己一身神通法寶的綜合實力,想要脫身卻也不是什麼難事,大不了到那時再叫幫手就是了."

一絲狂傲本性興起,楚禦此舉雖說有所不智,但要知道的是自從他奪舍重生以來,尚未有過幾回狂妄之舉,此時興起,卻也顧不得思忖那麼多了.人生能有幾回狂與傲,若是事事顧慮良多,又如何當得上"淋漓痛快"四字.

當然,楚禦生出此等瘋狂念頭,多少也與之前李容之前曾言可憑一人之力抗衡亞瑟與十二魂騎的豪言有著一定的關系.

遁光而起,身形驟然拔空,轉瞬八角涼亭已成一個細小黑點,三千米高空,楚禦認准東南方向疾飛而去,赤青護體神光倏然于身周亮起,純鈞劍亦是早一步祭出身側,在前開道.

法寶"撼天"則是高懸于楚禦之上的十米空中,悠悠旋動釋放出絲絲紅暈奇光,煞是好看.

至于凡火萬鴉壺這件楚禦盡得其禦使決要的先天至寶依舊被其雪藏,雖說楚禦及到今時今日仍未曾一試此寶威力如何,但他卻是百分百相信凡火萬鴉壺要比自己手頭所有法寶加到一起的威力都是強勁得多,似此等壓軸手段,卻是不想一動手就祭使出來的.

要知道與人對敵時的法寶施用時機也是極為重要的,就好比有些法寶雖是威力奇大,卻是沒有准頭,有些法寶對敵也要分對象是人是妖,效果大不相同等等,在恰當的時機使用合適的法寶是一門深奧的學問.即便以楚禦這麼個幾百年來都與諸多法寶為伍之人,亦不敢斷言自己祭用法寶的時機是最恰當的,但自問做到祭用法寶的時機做到比較恰當還是沒什麼問題.

楚禦去速之快,宛若流星,純鈞劍化一抹金虹開道在前,劃破空中沉沉云團,直沖東南方的亞瑟與十二圓桌魂騎而去.

又是一片數傾方圓的烏黑云團被純鈞之威破開,前方數百米處赫然正是狂怒之中尋來的亞瑟與十二魂騎.

人未至,劍先至.

楚禦心頭壓抑許久的熊熊戰意在這一刻完全爆發了,遠在距離亞瑟與十二魂騎近千米開外,已然掐動混元九式劍決,口中真言念動,竟是一鼓作氣施出了"爆裂決,驚虹決,凌風決"三式劍決.

先是"爆裂決"炸出鋪天蓋地化針金陽狂灑而出,跟著純鈞劍劍尖疾震,如靈蛇吐信一般,又自激射出一十三道璀璨金虹,各自鎖定亞瑟等人,以肉眼難辨之極速攻去.

而這顯然僅僅只是一個開始,一十三道金虹方才去盡,純鈞劍竟是如轉盤一般疾速旋動起來,須臾間已成一片燦金虛影,重重劍輪因劍氣縱橫之故,居然漲到了十余丈之巨,隨著楚禦將"凌風決"最後一式打出,一只巨大金色劍輪夾以風雷之勢劃破長空朝前轟去.

"蠻夷之輩,也敢在我禦天堡境內橫沖直撞,

叫爾等來得去不得."

楚禦一聲清嘯,乃是以"搜魂索魄"之音攻秘術而發,此乃用以對付靈修之體極為有效的一種旁門功夫,只是這驀然一聲,便是震得亞瑟與十二魂騎疾飛之中的身形猛然頓住.

亞瑟倒是還好,只是晃了晃了腦袋已然無甚大礙,十二魂騎卻是沒他那般強橫的靈聖體,雖說這一聲清嘯並不能真正傷害到他們,卻足以使十二魂騎愣上一愣.

楚禦驟然施展這一從某位東海散仙處交換得來的獨門音攻秘術,便是為了自己爭取到這幾秒鍾的時間,因為唯有這樣,才能夠將處于極速飛遁之中的亞瑟與十二魂騎完全圈進純鈞最強劍威的范圍.

先是漫天化針金陽席卷而臨,也虧得倫敦夜空之上盡是厚重的積雷云,且楚禦他們又是身處三千余米高空,否則僅僅只是這樣一波攻勢,便足以照亮小半個城區了.

十二魂騎此刻已然在音攻之下醒過神來,十二魂騎幾千年來的默契在這一刻盡顯,只是瞬間已是結成一個密不透風的圓陣.

手中魂器亮起璀璨聖光,翻飛之間卻也擋了個滴水不漏,化陣金陽雖是密集,縱是楚禦發揮了十成混元劍決之威,仍是因為太過分散而威力顯弱,圓陣之中的亞瑟甚至都未曾出手,十二魂騎已然漂亮地解決了這波化陣金陽的攻勢.

不過楚禦的嘴角反倒是掛起了一絲淺笑,因為這一刻,一十三道灌注了凌厲劍罡,其中甚至融入了楚禦少許元神之力加持的純鈞金虹已經各自鎖定亞瑟等人,在剛剛經受了萬千化針金陽的狂襲之後,他們想要躲過卻是沒有絲毫的可能了.

先是一連串的金鐵之聲傳出,十二魂騎均是在純鈞金虹轟中自身前以手中魂器將之擋住,唯獨亞瑟對這一威脅視而不見,只見其身周聖光倏然一亮,隨著亞瑟鼻中的一聲冷哼,那抹純鈞金虹狠狠斬在其胸甲之上,卻是只令得他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似同沒事人一般,也不知他身上金鎧是何物所煉,竟能有如此強橫的防禦之效.

不過緊隨金虹斬劈而至的巨大劍輪已然如同一面鋒利巨牆從頭壓下,旋射而出的凌厲劍罡,仿佛連空間都要被撕裂一般,僅僅只是衍生而出的強橫劍氣,便已不知刺破了幾多厚重的積雷云.

方才抵受純鈞金虹之威的十二魂騎雙手仍自震顫著,接二連三的消耗,縱然以他們那強悍的靈魂體也是吃大不消,尤其是楚禦特別在"驚虹決"中引入的些許元神之力,乃是最易傷到靈體的一種力量.

十二魂騎如今可說是吃了個不大不小的暗虧,就連身周的聖光結界也是因為受到楚禦元神之力的侵襲而黯淡了幾分.

劍輪飛速壓下的那一刻,始終不曾出手的亞瑟終于動了,他也是瞧出了身周十二魂騎的不妥,一對藍瞳之中閃出懾人精光,石中劍劈空斬出,正中劍輪中央位置,一股莫大吸力硬生將亞瑟扯動,欲將其連人帶劍一起卷入劍刃風暴之中.

亞瑟猛地將石中劍一拖一拉,一股莫明重力頓生,瞬間產生的無匹重力竟是令得周遭空間都似被凝固了一般,但很顯然的是,十二魂騎並不在其列,至于楚禦則是因為仍是遠在五百米開外,這一重力波動對他的影響只是極微,稍稍一掙便行動自如了.

而正面與石中劍對撼的巨大劍輪卻是沒有這麼幸運,只是一瞬,便停止了旋動,四射的劍罡亦是于頃刻間消散.

就在亞瑟以石中劍攻破"凌風決"所催生巨大劍輪的同時,楚禦猛然頓住了沖前的身形,整個人就這麼虛空卓立于滾滾雷云之上,一對深邃黑眸之中射出逼人神光,返手收了護在身周的法寶"撼天",他的掌心不知何是多出一只四方妖壺,赫然便是楚禦新得的先天至寶——凡火萬鴉壺.

"石中劍是吧,靈聖是吧,你家楚爺倒是要看看是你們這些蠻夷之輩的先天之物厲害,還是我巍巍中華傳承千萬載的先天法寶牛逼……"

"追殺你家楚爺,居然還殺到禦天堡的地盤上來,奶奶的,今天不打得你們滿臉桃花開,你們就不會知道花兒為什麼那樣紅!"

上篇: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一百五十二章 都是星辰珠惹的     下篇: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一百五十四章 火鴉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