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煉寶專家 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二百四十一章 來砸場子的家伙  
   
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二百四十一章 來砸場子的家伙

然面目全非的蒼莽山上空,一道速若流星的五彩遁光

落足于峰頂那人年約三旬,身就一副仙風道骨樣,一襲紫金錦袍,腳踏藕絲步云履,腰系龍影七節索,頭帶琉璃祥云冠,件件具非凡物,只是這身打扮,其奢華與價值已是令人歎為觀止了.

"咦,難不成八百年過去,煉寶閣竟是滅絕了不成……"入眼滿目瘡痍,令得那人愕然自語一聲,隨即又是皺起眉頭,唇角上翹道:"不通,不通,才八百年而已,以煉寶閣這等與世無爭的宗派,又焉有滅絕之理,定是遷宗移址去了."

念及于此,那人倏然拔高身形,複又駕五彩遁光而去,觀其行速與去勢,竟似散仙之輩.

蒼莽山南方千里開外某修真境內,一名出竅期散修正在自己的洞府之中打熬真元,不想心頭猛生警兆,覺察到自己布于洞府外圍的禁制被人破了,散修正欲飛掠出洞府,卻是眼前一花,一道身透各色寶光的道人宛若瞬移一般站定到了他的身前.

"本真人問你個事……"

"哪來的賊人闖我烏休子洞府……"要不是因為瞧見來人顯露出的身手遠非自己能及,這名散修只怕早就動手逐人了,不過言語之中仍是萬分氣憤.

"會給你好處的,如果你能解答了我的問題."全身是寶的道人渾然不理會烏休子的氣憤,淡淡道:"你腰上那口飛劍只是中品二階的物件……且待本真人重煉一番……"

說罷,這道人也不等烏休子有所反應,只是虛空一攝,後者系于腰際的飛劍已然落入他手,與此同時,一團明滅不定的五色奇焰自其掌心竄生而起將飛劍包裹于其中.

就在烏休子即將爆怒的當口兒.這道人手中五彩奇焰盡去,一指彈向劍柄,但見一抹璀璨幽光閃過,那口飛劍不偏不倚落入烏休子的掌心,前後不到三五呼吸時間.

"飛劍用材太差了,重煉至上品三階已是極限,湊合著用吧."那道人輕描淡寫的說了句,複又將話題一轉,"好處已然與你,回答本真人的問題吧."

烏休子持飛劍在手.神情激動不已,聞得那道人發問,哪還有半點怒氣,忙不迭恭敬道:"前輩請問,晚輩知無不言."

"本真人要找煉寶閣現任宗主,你可知道其人身處何方……."

"敢問前輩是?"烏休子雖然只是一名出竅期散修,但見識卻也有些.從方才道人瞬煉飛劍中瞧出了前者的不凡,不由好奇心起,多問了一句道.

"煉器宗無憂真人……八百年前也曾師從煉寶閣門下……."

——————————————

匆匆半月又過,連綿百二十里的蘊靈山脈已然改頭換貌,不但靈寶峰上興建洞府殿宇完畢,就連其余八峰之上也是建好了不少別院洞府.

能夠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內開山立府並興建完善.如果僅僅只是靠一個宗派的實力,哪怕是峨眉派這等頂階大宗也同樣不可能完成的.不過如果換成中土修真界千萬佛,道修士一起出力的話,就又另當別論了.

此時此刻,楚禦卓立于新建的煉寶大殿之中,環目四顧周遭暗合道法方位,內蘊玄妙布置的樓台殿宇,亦是深深感歎不俗,對于木土玄甲宗手藝可謂是大加歎賞.

忙碌了二十來天的正派大佬們亦是收工入殿,如今蘊靈山脈已然有了一座宗派洞府所在的模樣,雖說算不上精細.卻是大氣的很,九峰三十六洞七十二谷一百零八景成就了如今蘊靈山脈,靈禽異獸棲息其中,奇花異木隨處可見,縱然稱不上一派仙家氣象,卻也足比凝碧崖的脫塵景致了.

"楚宗主,如今九峰景致具顯,樓台殿宇盡成,余下之事便交由貧道來施為了."紫虛真人攜峨眉派五大長老同至.

"素聞兩儀微塵大陣之神妙,煉寶閣能得此千古奇陣護佑.實乃天大幸事情,一切就有勞紫虛掌教了."楚禦抱拳應了聲後.當下而行,在前領路將紫虛真人與五大長老引入已建的煉寶閣最深處的一座雄壯殿宇.

"陣圖陣眼均可設于此,一切有勞了."

紫虛真人素來都是個實干派,聞言笑道:"三日之內可成,楚宗主靜候佳音即可."

紫虛真人肯將峨眉派鎮

用作護佑煉寶閣,那已是給了個天大面子,楚禦心亦是知趣告退道:"楚某先行暫退,靜候真人佳音."畢竟兩儀微塵陣乃是峨眉派重寶,楚禦可不會如此不識趣的滯留此間,使人嫌疑.

卻說等到楚禦再回正殿,又自與一眾趕來相助開山建府的佛,道大佬們寒暄一番,說實在的,要不是在場這十多個威名遠播的正派大佬的全力支持,出物出力,就算楚禦手段通天也不可能在如許多短時間內建成這樣一處福洞天.

本來楚禦已是想好設宴款待眾人一番,再行一一送別,定好正式開山立府之刻,再遍邀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修士前來觀禮的.

可不曾想這邊才與眾人攀談幾句,靈寶峰上空卻是傳出一陣清澈透亮長嘯之音.

"煉寶閣的小子出來見我,本真人要與你斗寶."

"誰人如此狂妄,竟是敢于此大呼小叫……"不等楚禦這個主人有所反應,火云老道卻是忍不住吼出聲來,身化一抹紅云掠了出去,"楚老弟,你且歇著,待老道我將這一狂妄之徒拿將下來,再行細問不遲."

以火云老道那一身合體後期的修為實力,普天之下能勝其者實在寥寥,雖說火云老道這一舉措沖動了些,但卻是無人會為他的安危有所擔心.

但世事往往就是如此的出人意料,就在殿內眾人思忖火云老道是否去得太久的當口兒,一道火紅光影從大殿門口疾飛入內,狠狠撞在大殿盡頭的石牆上,半個身子都是陷了進去,跟著傳出火云老道的叫罵聲,"奶奶個熊的,道爺和你拼了!"

好在楚禦搶先一步掠至火云老道身前,按住他肩頭道:"老鬼,別沖動,人家不過是來拜山而已,不用打生打死的吧."

火云老道本身倒沒有受傷,但落得個灰頭土臉卻是難免,不過縱然如此,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將合體後期修為的火云老道砸飛入殿,施為之人的本事已然可見一斑.

也虧得是楚禦出手按住了火云老道,否則以後者的暴脾氣,吃了這等大虧,若是無人攔他,大有可能不顧一切鬧個天翻覆了.

"難道這就是煉寶閣的待客之道了……"

伴隨著一句輕蔑話音,一襲紫金道袍,渾身寶光透顯的無憂真人虛空踏入大殿,仿入無人之境.

"好狂妄的家伙!"無論觀其貌,聞其音,亦或是下意識的第一感覺,在場一眾佛,道修士均是于心底興起這一想法,但卻無一人認為這個突然闖入的家伙不夠狂妄資本.

"散仙."只是瞬間,楚禦已然斷定了來人深淺,以煉寶閣一脈獨有的"真識慧眼"判定卻是差不了的.

"我便是此間主人,煉寶閣現任宗主楚禦,閣下是……"

雖說來者狂妄非常,但觀其一身修為卻非妖魔一類,際此蘊靈山新府初建之時,楚禦也要較平日里客氣許多,淡淡望定對方道.

"煉器宗創宗祖師無憂真人……"

那狂妄道人話音方落,頓時引得在場眾人一陣喧嘩,要知道在場中人皆為佛,道之中的大人物,見聞廣博不說,對各類秘辛亦是知之甚清.

千余年前煉寶閣分裂一事,場內眾人幾乎都是知道一二,他們也十分清楚"煉器宗"這一宗派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敢情是來砸場子的!"火云老道第一個忍不住破口怒道.

"小道士,你最好乖乖收聲,惹惱了本真人,可就沒有方才那麼幸運了."無憂真人六度經曆散仙天劫,一身修為實力深不可測,雖說因為某個當年是絲毫未減,說實在的,他還真沒有將火云老道放在眼中了.

眼看火云老道就要暴走了,楚禦卻是搶先踏前一步,雙目之中神光閃爍,一副淡定姿態道:"你就是那個千余年前叛出我煉寶閣的棄徒……"

"論輩分,本真人是你師祖爺爺的師祖爺爺……"無憂真人被"棄徒"二字激到,冷哼一聲道.

"就你也配?"

上篇: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二百四十章 開山建府     下篇:第四卷 堅修肉身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一諾千金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