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暮光之城·新月 第二部分 第20節:縫針(6)  
   
第二部分 第20節:縫針(6)

"'你一定要……'她堅持要求我,她用力地緊緊抓住我的手,力量大得讓我不禁想她是否能夠渡過這一劫。'你一定要做你能做到的一切。其他人不能做到的,就是你必須為我的愛德華做的事情。'"

"這令我感到恐懼,她用洞察一切的眼神看著我,有一瞬間,我確信她知道了我的秘密。接著高燒打垮了她,她再也沒有恢複知覺。在她提出要求後不到一小時,她就去世了。"

"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考慮為自己創造一個同伴的念頭,只是能夠真正了解我的另一個生物,而不是我得假裝成的樣子,但是我從來沒為自己這樣做找到充分的理由——對別人做加諸在我身上的事情。"

"愛德華就躺在那里,奄奄一息,顯然他只能活幾個小時了。他的母親躺在他的身旁,但她的臉龐不知何故並不平靜,甚至在死後也沒有露出平靜的表情。"

卡萊爾又目睹了一切,他的記憶在曆經百年之後還是那麼清晰明了,好不模糊。我也能清楚地看到一切,當他娓娓道來時——彌漫在醫院里的絕望氣氛,壓倒一切的死亡氣息。愛德華因為高燒生命危在旦夕,隨著鍾擺上一分一秒地流逝,他的生命也在消逝……我再次顫栗了,用力地把這幅畫面擠出腦海。

"伊麗莎白的話在我的腦海中回蕩,她怎麼能猜到我能做到的事情呢?有人真的會希望她的兒子變成那樣嗎?"

"我看著愛德華,他病得還是那樣重,但是他仍然很美麗。他的臉上有種純潔、美好的東西。我希望我自己的兒子能擁有他那樣的臉龐。"

"在猶豫多年之後,我只不過按照自己一時的沖動做了這件事情。我首先把他的母親推到太平間,接著我回到他身邊。沒有人注意到他仍一息尚存,醫院里沒有足夠的人手,足夠的眼睛了解病人們的些許需要。太平間里空空如也——至少,沒有生命的氣息。我從後門把他偷了出去,抱著他跨過屋頂跑回家。"

"我不確定該做什麼,最後我重新創造了我得到的傷口,那是許多年前在倫敦發生的事情。後來,我為此感到很糟糕,那比需要承受的痛苦與糾纏更難受。"

"不過,我沒感到抱歉,我從來沒有因為挽救愛德華而感到後悔。"他搖了搖頭,思緒回到了現在。卡萊爾對我微笑著說道:"我想我應該送你回家了。"

"我來吧。"愛德華說道。他穿過光線朦朧的餐廳慢慢地向他走來,他的臉龐很光潔,卻難以捉摸,但是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兒——流露出他正努力掩飾的某種神情。我感到一絲不安,心緊縮了一下。

"卡萊爾會送我回家。"我說道。低頭看著我的襯衣;淡藍色的棉布被血浸透,上面也布滿血跡,右肩處掛滿一層厚厚的粉紅色糖霜。

上篇:第二部分 第19節:縫針(5)     下篇:第二部分 第21節:縫針(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