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惹你 第七章  
   
第七章

「老板……老板……」康祥覺得自己快要抓狂了,閻夜竟然在聽他做報告的時候神游太虛,這簡直是在汙辱他嘛!

怔怔的回過神,閻夜有些不耐煩的問:「怎麼了?」

「老板,這句話應該我問你,你怎麼了?」他好想哭,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我很好啊。」

「那我可以繼續報告高雄分店成立的進度嗎?」

這下子總算是清醒了,閻夜別扭的清了清喉嚨,「如果沒有什麼問題,那就不用報告了。」

「是,老板。」

「還有什麼事嗎?」

「老板,我覺得你應該出去度個假,你最近的樣子好像慘遭女人遺棄……我隨口說說,你就隨便聽聽。」在閻夜陰陽怪氣的目光下,康祥還是識相的轉彎收口。

「你還是多花點心思在工作上,而不是我身上。」

方我也不想把心思花在你身上,可是我每天都得面對你。」越說越小聲,他頻頻在心里頭歎氣,閻夜最近好像那種更年期的女人,怪里怪氣,害他一不小心就踩到地雷,然後被炸得粉身碎骨。

就在這時候,電話聲響起,他頓覺松了口氣,終于可以轉移注意力,真好!

換上職業性的笑容,他快速的接起電話,「董事長辦公室……妳好,請問有什麼事……請稍等,我查看一下董事長中午有沒有安排行程。」按下電話保留鍵,他簡潔有力的送給閻夜兩個字,「女人。」

搖了搖頭,閻夜表示他沒興趣接聽。

又來了,最近老是這個樣子,他覺得有些無力,那些女人一定恨死他了!

雙肩垮了下來,他很無奈的又接起電話,「琳達小姐,老板正在招待客人……我偷偷告訴妳,妳別說出去,這個客人是當紅的偶像歌手,他們兩個最近正打得火熱……」縮了一下脖子,他緩緩的掛掉電話,一副很不得已的樣子朝閻夜擠出一個笑容,「如果我不這麼說,她還會再打電話來。」

「隨便你。」閻夜不在意的打斷他。

嚇!康祥詭異的瞪著他,這個家伙怎麼對女人越來越冷淡,他會不會是哪里出了差錯吧?

「你在看什麼?」

「我什麼也沒看,真的,我相信你是很正常的男人……」

「我至少比你還正常,你可以出去了。」他不是不知道康祥腦袋瓜里在想什麼。

笑得好尷尬,他點了點頭,趕緊抱著他的公文走人。

拿起一旁的手機,閻夜瞪了半晌,終于還是敵不住心里的憂慮,撥下錢奈奈的手機號碼,不過他可不會承認自己主動打電話給她。

「喂,你好。」錢奈奈有氣無力的聲音說明了她一點也不好。

「妳剛剛打電話給我干什麼?」

「我剛剛哪有打電話給你?」雖然聽到閻夜的聲音很開心,可是她覺得好無辜,她剛剛從浴室走出來,現在頭發都還濕答答的滴著水,她肯定沒有作白日夢打電話給他。

「這麼說是我在誣賴妳嘍?」

「不不不,這怎麼可能?」

「說吧,妳有什麼事找我?」他不知道自己這麼擅于扯謊,說得理直氣壯,威風得不得了。

「我……」支吾了半天,錢奈奈實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她很可能非常不小心按到手機鍵盤,因為下個月的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想到自己那時候再也見不到他,心里就好難過,她想打電話給他,想聽聽他的聲音,所以,就當她真的打了那麼一通電話吧!

「妳該不會閑著無聊找我聊天吧。」

對了!她想到一件事,「我生日快到了,你要不要送我禮物?」

「我……為什麼要送妳禮物?」

「你不會連個生日禮物都送不起吧!」

「妳要什麼禮物?」

「我……我要一個吻,一個真正的吻。」

心跳加速,閻夜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嚨,「妳別開玩笑了。」

「我很認真,就一個吻,我不會再纏著你要其它的生日禮物。」

頓了一下,他狀似滿不在乎的道:「如果妳有本事在三十分鍾之內出現在我面前,我就送妳生日禮物。」

「你等我。」

當耳邊傳來嘟嘟嘟的聲響,閻夜忍不住笑了。這丫頭有時候挺笨的,他隨便說說就把她唬住了。

收起手機,他起身走到窗邊,開始數著時間,滴滴答答,眼見半個小時就要到了,他不禁頭疼了起來,萬一她超過時間沒來,他該怎麼辦?

可是下一刻,辦公室的門砰地一聲被撞了開來,錢奈奈氣喘如牛的沖進來。

「二、二十九分,還差……一分鍾。」

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他好整以暇的看著她,語氣帶著一絲絲調侃的意味,「為了小小的一份生日禮物,妳會不會太拚命了?」

「你……不可以黃牛哦!」

「我說話算話,如果妳把門關上的話。」

聞言,錢奈奈迫不及待的回身關上辦公室的門,可緊接著,她卻害羞了起來,天啊!她的表現會不會太饑渴了?

「如果妳一直背對著我,我怎麼送妳生日禮物?」

咽了口口水,她緩緩的轉過身,沒想到閻夜已經悄悄移至在她前頭等候,她驚慌的往後一退,背部正好抵在門上。

「妳在害怕。」兩只手分置在她兩側,他嘲弄似的瞅著她。

「我……我哪有害怕?」

「這個禮物是妳要求的,妳當然沒有害怕的道理。」他低下頭慢慢向她靠近,她緊張得完全動彈不得,既是期待又是不安,當他們的嘴唇隔著短短三公分不到的距離,他停了下來,「妳想睜著眼睛嗎?」

慌張的眼睛一閉,她的身子不住的顫抖。

輕輕一笑,閻夜猛然吻住她粉嫩的朱唇,他的舌長驅直入微啟的擅口纏上她的,不見溫柔,卻見激情,原來,他竟然那麼渴望品嘗她的味道,那香香甜甜的滋味令他熱血沸騰,他知道自己不能陷進去,可是這一刻他只想隨著感官浮沉,不想清醒過來。

可是眼見兩人就要窒息而死,他還是放開她。

看著那張嬌羞美豔的容顏,他真的想不顧一切的再次攫取她的櫻唇,所幸自制力還沒陣亡,現實的顧忌鑽進他混沌的腦袋瓜。

緩了口氣,他已經平靜下來,「滿意嗎?」

雖然羞窘得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她還是硬著頭皮擠出話來,「謝謝你送我的生日禮物。」

「領到生日禮物,妳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走了,拜拜!」錢奈奈幾乎是落荒而逃,她還是會不好意思。

怔怔的看著再度關上的門,他還是不太習慣她輕易妥協,她應該耍幾句嘴皮子--也許是說他不懂得待客之道,也許是說她連沙發都還沒坐一下……天啊!他把人「趕」走了,卻開始思念她了,他是不是瘋了?

閻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瘋了,但是可以確定一件事,他的世界大亂了。

時間是很無情的,錢奈奈知道自己沒有多余的時間浪費在生氣上頭,所以,經過一段左右為難的考量後,她終于拿定了主意。

第一件事,就是向父母爭取一個月的時問,如果她可以在這一個月內贏得閻夜的感情,他們就讓她留在台灣;相反的,若還是無法打動他的心,她就乖乖的飛去美國。

有鑒于女兒鬧了那麼一場離家出走的戲碼,錢氏夫婦選擇妥協,再怎麼說她的幸福比什麼都重要。

得到了一個月的期限,錢奈奈就直接找上閻夜,這一次她要玩一場游戲,游戲的輸贏關系著她的一輩子,雖然沒有多大的把握,但是只要閻夜答應加入她的游戲,她就有機會放手一搏,無論結果如何,她都將擁有最美的回憶。

「小姐,妳不會又來向我索要生日禮物吧?」這三天,他一直想著她甜美的滋味,好幾次想打電話給她,可是總不能一直用同一個法子,正苦惱著,她就自己找上門了,他還真的松了口氣。

「你放心,我不會先跟你預借明年的生日禮物,不過,我確實是來向你索要一樣東西……不不不,不能說是東西,應該說是一個承諾。」

「什麼承諾?」

「你應該不會忘了自己還欠我一杯咖啡吧。」

「當然,我說過的話永遠算數,我請康祥幫我們煮兩杯咖啡進來。」說著,閻夜立刻按下內線電話。

「等等,我想自己煮咖啡,你請康祥把相關用具送進來就可以了。喔,我忘了先問你,我可以自己動手嗎?」

點了點頭,他透過內線交代康祥把煮咖啡的用具送進來。

當咖啡的香氣飄散在空中,他們手上各握著一杯咖啡細細品味,錢奈奈滿懷期待的問:「我煮的咖啡好喝嗎?」

「還不錯。」在她面前,他似乎已經養成不說實話的壞習慣。

撇了撇嘴,她沒好氣的提出抗議,「你這個人真的很小氣,給我一句真心的贊美會讓你少一塊肉,還是會要了你的命?」

「妳話很多。」其實她應該要偷笑了,他可是很少誇贊別人。

咬了咬下唇,她顯得有些憂傷,「你真的很希望我從你眼前消失嗎?」

怔了一下,閻夜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嚨,「我的心眼雖然不好,還不至于惡毒到詛咒別人死翹翹,妳少來吵我就好了,用不著消失不見。」

「好吧,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我吵你,我這個人是可以商量的。」

「是嗎?」

深呼吸了一口氣,錢奈奈鼓起勇氣說出目的,「我們來玩一個交換游戲。」

「交換游戲?」

「你給我一個月,我就如你所願,再也不會跟你糾纏不清。」

「說清楚一點。」

「這一個月,你是我的情人,你要把所有的時間都給我,換句話說,你要跟我過一個月的兩人生活。」

「妳別開玩笑了!」這個主意不但可笑而且瘋狂,可是閻夜卻覺得全身熱血沸騰,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著了什麼魔,她的提議竟深深吸引他。

「我知道這個提議有點荒謬,可是你試著在站在我的立場想想,我愛了你那麼多年,難道連擁有你一個月都不配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

偏著頭,她挑釁的揚起眉,「我懂了,原來你比較喜歡我纏著你不放。」

「我……我當然很高興能擺脫妳,可是我怎麼知道妳是不是在耍我?」

「你少瞧不起我了,我才不會那麼小人。」

「妳真的可以保證,一個月後會做到自己許下的承諾?」

舉起雙手,錢奈奈立下誓言,「如果我說話不算話,我出門被車撞死。這樣子你可以放心了吧!」

「看樣子妳很認真。」

「拜托,我本來就很認真,不過我們得先說好,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小心在路上相遇,你可不能說我毀約哦!」

沉吟了片刻,他終于抵擋不住內心的渴望,松口道:「一個月是嗎?」

「對,我們可以在外面租一間公寓,還是你比較喜歡住飯店?」

「不必了,妳就搬到我家。」

「你家?這不太方便吧!」

「我媽前天飛到法國度假,至少有一個月不會在家。」

「好巧。」

「明天早上六點我等妳。」

「好,我會准時到,我先回去了。」把咖啡一口喝了,錢奈奈拿起皮包站起身准備離開,可是走到一半又回過頭,她略帶羞色的說:「有一件事我得先跟你說清楚,你不可以隨便敷衍我,我要一個很認真很認真的情人。」

「我答應的事,就會全力以赴,我會給妳一個很認真的情人。」

終于安心了,她喜上眉梢的說:「我們明天見了,拜拜!」

當辦公室的門再度掩上,閻夜才近乎呢喃的道:「我期待明天。」

砰地一聲,康祥毫無形象的從椅子上跌了下來,良久,他才狼狽的直起身子,不過只有頭露出桌面,兩只手像是勾不到桌面的小孩勉強掛在桌沿,他試著扯出一個笑容,可是看起來倒像是在哭。

「你……剛剛說什麼?」

「我要休假一個月。」閻夜的表情像是在看小丑表演似的。

「這不可能是真的。」他的口氣像在自言自語。

「為什麼?」如果不是心情很好,他會一拳打醒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屬下,他說什麼就是什麼,還有分真的假的嗎?

「你從來不休假,就是跟女人通宵達日一玩了一整夜,你還是會精神抖擻的到俱樂部上班,你自己說過,公私要分清楚,如果男人為了女人而影響正事,那這個男人絕不可能成功。」

「這跟我要休假有什麼關系?」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為了一個女人放下工作,奇怪的是,他並沒有後侮自己一時沖動作出來的決定,也許他應該對自己坦承,一直以來,阻擋他親近奈奈的理由就是「責任」,現在她主動除去困住他的枷鎖,他就如同脫閘猛虎,再也約束不了了。

「你不是為了女人休假嗎?」

「你不是建議我應該休假嗎?」

「呃……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可是閻夜當時的表情好可怕,他很確定那時的他對這提議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覺得你的提議很有道理,所以我決定休假。」

眼睛一亮,康祥興奮的問:「那我是不是可以加薪?」

「這又是為什麼?」

「你不是說我提了一個很好的建議嗎?」

「我看你作白日夢比較快。」

「我現在就有一種作白日夢的感覺。」他還是很難相信。

一聽好,我休假的時候,你必須把高雄分店成立的准備工作全部結束。」

「什麼?」

「還有,這段時間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不要打電話打擾我,否則我不但幫你減薪,還把你今年的年假全部取消。」

這下子臉綠了一半,老板的意思不就擺明他得獨挑大梁,好狠哦!

「你是玩真的嗎?」嗚……他覺得生命的盡頭離他好近,他很可能會因為操勞過度而英年早逝。

一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嗎?」

搖了搖頭,康祥可憐兮兮的瞅著閻夜那張又剛又酷的俊臉,「基本上你這個人沒什麼幽默細胞。」

「那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頓了一下,他忍不住說出心里的感覺,「老板,你是不是被奈奈嚇壞了?是不是趕著出去避難?」錢奈奈前腳才踏出辦公室,老板就跟著跑出來說要休假,一看也知道這兩者一定有密不可分的關系。

皺著眉,閻夜很自然的幫錢奈奈辯解,「你不要把她想得太可怕。」

「覺得她很可怕的好像是你吧!」他好冤枉哦!

「她對我來說的確很可怕,不過,不是你以為的可怕。」她的可怕在于她帶給他的威脅,他不斷的逃避,可是終究敵不過她的毅力。

「什麼意思?」

「你不用管,俱樂部的事就交給你了。」

「我保證你回來的時候,俱樂部會完好如初,可是你是不是應該告訴我,這一個月你要去哪里度假?」

「基本上我都會待在家里,可是會不會臨時突發奇想跑出去,這就不得而知了。」他還不清楚奈奈打算如何消磨這一個月的時間。

「你到底在玩什把戲?」這情形越聽越詭異。

「我交代你的事記住就可以了,其它的你不用管,還有,你到底准備在那里窩多久?」他實在看不下去康祥那副蠢樣子。

這才想起自己的模樣有多麼滑稽,康祥尷尬的一笑,趕緊爬回椅子上,他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你什麼時候開始休假?」

「明天。」

「不會吧?!」砰!他又摔回地上。

「我相信你會干得很好,我進去了。」

「老板,我們來打個商量好不好?你緩個幾天再休假,不要讓我措手不及……老板,你不會真的這麼狠心,一下子把所有的工作全丟給我……老板,我不跟你計較那麼多了,只要你少休幾天假,改成一個禮拜好不好……閻夜,你回來,我也要休假……」

嗚……看著無動于衷的把辦公室的門狠狠甩上的閻夜,康祥終于感覺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無助。死沒良心的家伙,他一定要詛咒他,詛咒他被錢奈奈纏住一輩子!

天一亮,閻夜就守在PrivateGarden的大門邊,站在樹蔭下,他焦急的走過來又走過去,他知道自己特地跑出來接她實在很可笑,可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的雙腳,他現在的心情好像一個小男孩准備迎接期待已久的禮物,雀躍興奮得一刻也靜不下來。

終于,他等候多時的出租車出現了,瞧見錢奈奈像只飛出籠子的小鳥般快樂的跳下車子,然後吱吱喳喳的跟在司機身後打轉,看著他幫她一件一件把行李卸下。

她是個天真熱情的小東西,不管跟誰都有話可以聊。

等她跟司機揮手道別,閻夜打開雕花鏤空銅門走了出來,當目光觸及那一字排開來的三箱行李,他不由得失聲一笑。

「小姐,妳的行李會不會太多了?」

「我要在這里住一個月不是嗎?」

「我看這樣倒像是要在這里住上一輩子。」

「我可不敢這麼想。」

「進去再說。」他隨即抓起兩個行李箱走進PrivateGarden,錢奈奈趕緊拉起另外一個行李箱跟上前去。

進了屋子,她立刻扮起女主人的角色,「你用過早餐了嗎?」

開還沒,我先把行李送上樓。」

「好,我來准備早餐。」說著,她翩然飛進廚房洗手准備早餐。

十分鍾之後,閻夜站在通往廚房的入口,靠在牆上,他不知不覺為她忙碌的身影著了迷,這一刻,他彷佛聞到一股名叫幸福的味道。

顯然感覺到他的存在,錢奈奈出聲道:「早餐就快好了,你再等一下。」

「妳在家里也都是自己下廚嗎?」

「不一定,如果幫傭弄的食物不合我的胃口,我就會自己動手。」

「妳是不是很挑食?」

「我不挑食,只是很講究吃的品質。好了,我們的早餐來了。」她捧著備有兩份早餐的餐盤轉身走了過來。

「我來。」閻夜很自然的走上前接過餐盤。

「我去擺餐具。」她蹦蹦跳跳的搶在前頭跑進飯廳,擺上餐巾紙和刀叉。

早餐送上桌,兩人面對面而坐,這是錢奈奈第一次感覺到他們的距離好近好近,她可以伸出手觸摸他,不用再擔心他會逃開,這好像在作夢,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做到了,只是接下來的心願她能否也如願以償?

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的早餐似乎特別好吃,閻夜吃得津津有味,直到口渴端起果汁時,他才發現錢奈奈根本沒動,她雙手支著下巴靜靜的看著他。

「妳在看什麼?」

她笑得好甜蜜,「你說,我們像不像一對恩愛的小夫妻?」

「小姐,妳以為自己還是十七、八歲嗎?」

「我是說感覺嘛!」

按理,他應該出言反駁她,可是他卻說不出口,這一刻,他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念頭--他想寵愛她,他很喜歡她臉上燦爛的笑容,他希望她跟自己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是這麼快樂。

「今天想要我陪妳去哪里?」

偏著頭想了想,錢奈奈搖頭道:「我哪里也不想去,只想待在家里……對了,後花園的游泳池有放水嗎?」

「當然有,我最近有在使用。」

「哇!」她興奮得跳了起來,「太好了,我已經好久沒有游泳了,我可以在里頭泡上一整天也沒有關系。」

「一整天都泡在池里游泳,妳會覺得很無聊。」

「不會不會,累了我可以來個日光浴。」其實,她只要有他就好了。

「日光浴?」天啊!他心跳得好快,想到她脫光光的躺在眼前……咽了口口水,這簡直是在折磨他。

「你做過日光浴嗎?」

「沒有,妳呢?」他又不是樣品間的貨物,可沒興趣光著身子躺在那里任人家品頭論足。

「我有。」她說得好輕松,彷佛是逛街那麼普通的事。

「什麼?」如果不是自制力一流,他一定會失聲尖叫。

「那又沒什麼大不了……」

「沒什麼大不了?」可惡!他知道她熱情洋溢,她喝過洋墨水,可是,她怎麼可以任意把自己的身體暴露在眾人面前?

「對啊,就在我家的游泳池,只有我一個人咩!」

隨著她所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閻夜的心情比坐云霄飛車還刺激,雖然最後安全著地,不過是虛驚一場,可是他已經流了滿頭大汗,如果不是她的笑容太天真了,他真要懷疑她是故意嚇他。

為了掩飾自己的失態,他清了清喉嚨道:「早餐快冷了,趕緊吃吧!」

「是。」錢奈奈開開心心的坐回椅子上享用早餐,她喜歡這麼親近他的感覺,兩人不再我追你跑,生活有了更多的分享,這真的好美好美!

上篇:第六章     下篇: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