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楚王妃 第九章 教訓鬼  
   
第九章 教訓鬼

云千夢面色冷然的盯著趙管家那張得意的臉,心中早有算計!

可慕春見趙管家人得志的模樣,心中頓時不屑,跨步上前本想與趙管家理論,卻接收到云千夢遞過來的眼神,便心領神會的安心立于原地,不再多事!

"那依趙管家的意思,本姐的真容被陌生男子瞧了去,也是無關緊要的事?事關本姐的閨譽,趙管家竟如此草率行事,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俗話,伸手不打笑臉人!

趙管家以為他滿臉堆笑,云千夢就該給他面子!

可他的如意算盤卻是打歪了,云千夢不但面露寒意,更是從一開始便定了他的罪!

這讓在相府仗著蘇姨娘作威作福多年的趙管家一時面上無光,那原本堆在臉上的笑容頃刻間凝固住,卻又不想讓云千夢瞧出他心底的怒意,一時間那張老臉五彩繽紛極了,讓後面的慕春憋足了笑意!

而云千夢的質問,讓趙管家不再輕心,臉上笑容慢慢的退去,瞬間站直身子,眼露危險光芒道"姐何必為難我們這些下人?我們不過是聽從主子的命令!況且,姐若是不出臥房,別人也就看不到您的容貌了!"

可不想云千夢聽到趙管家的爭辯後竟不怒反笑了起來,淡笑過後,清冷微寒的嗓音再次響起"這事若是擱在云若雪身上,就算借趙管家十個膽子,恐怕也不敢這麼做吧!況且,趙管家還記得昨日父親責罰蘇姨娘的緣由嗎?"

此時正值清晨,除去遠處幾聲雞鳴,綺羅園這偏僻的院落竟是寂靜如夜,因此云千夢的反問便清清楚楚的落入所有人的耳中,讓那趙管家一時白了臉色,眼中的狠毒盡散,徒留解圍的焦色……

"蘇姨娘身為相府女眷,私自出府,被父親責令禁足十日!可現如今,你趙管家竟明目張膽的把男子引進綺羅園,企圖破壞本姐的清譽,不知這條罪名告到太後那里,趙管家是想怎麼一個死法!"

但云千夢並不打算給趙管家解釋的機會,出口便是定死了趙管家的罪名,讓立于趙管家身後的那十幾個漢子也不由得煞白了臉色!

他們雖是生活在最底層的人,但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卻讓他們明白一個道理,皇權大如天!

此時聽到這美貌姐口中竟吐出太後二字,讓他們立即從美色中回過神來,頓時紛紛低下了頭,不敢再直勾勾的盯著云千夢!

趙管家則是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云千夢找出蘇青受罰的理由,更沒有算到云千夢竟能把兩件完全不同的事串聯到一起!

只是,關于這事,他可不能認錯,以現如今云千夢的性格,即便他認錯,云千夢也不可能放過他!

倒不如抵死不應,只要他咬定自己毫無私心,量她云千夢有太後撐腰,沒有真憑實據也不能把他怎麼樣!

況且,綺羅園位于相府最里面,此時園口又有他的人把守,這云千夢能不能走出去,恐怕都是未知數!

如此一想,趙管家心中微微放松了些,面上立即擺出一副大公無私的表,朗聲道"姐難道單憑自己的揣測便要定奴才的罪?難道姐不怕寒了相府眾人的心嗎?再,太後日理萬機,哪有時間理會這些的事?姐又是望門閨秀,更不能每日出府前往皇宮打擾太後老人家!"

一番話,的是大義凜然,卻讓云千夢心生不屑!

看樣子,這趙管家不但欺軟怕硬,更是個貪生怕死之徒,如此無賴,有何資格做相府的總管?

尤其見那趙管家竟還敢在她的院落處設置看守之人,更讓云千夢心中泛出陣陣冷意!

"水兒!"一聲冷喝,讓趙管家不解的看向走上前的水兒,心中盤算著云千夢又想玩什麼把戲!

"姐有何吩咐!"那水兒與冰兒看了半天,心中早已對趙管家這等無恥之徒深感厭惡,此時見自己終于被姐點名,便立即上前等候差遣!

"本姐頭痛欲裂,你帶著太後的金牌進宮去請太醫,若太後問起,記得把這兩天所發生的事,一件一件的給她老人家聽!"云千夢心中明白,對付管家這種人,單憑口舌是不能把他怎麼樣的!

但太後的金牌卻不一樣,那能夠決定人生死的金牌,即便是云玄之見了,也會有所顧忌,更別只是一個的管家!

而水兒則是聰慧的立即從衣中掏出那枚金牌,如今天色大亮,晨光透過層層云層射向大地,讓那枚金牌在水兒的手中閃閃發光,一時刺痛了趙管家的眼……

直到此時,趙管家才真正明白死亡的恐懼,雙腿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見云千夢神色依舊冷漠,瞬間便跪了下來……

"姐饒命!姐饒命啊!的只是一個奴才,一心只是想讓姐早日能住進寬敞明亮的新屋子,絕無二心啊,姐明察!"此時的管家總算是明白,為何昨日云玄之對待云千夢如此不同,而他卻只顧著報昨日的被辱之仇,沒有完全去琢磨云玄之的變化!

現在想來,真是後悔莫及啊!

可現如今的云千夢卻絕不是以前那懦弱心軟的閨中千金,面對管家的苦苦求饒,云千夢面色毫無改變,遞給水兒一個眼色,便見那水兒收起手中的金牌,毫不猶豫的朝著園口走去……

"見過相爺!"可剛踏出園口,水兒便見云玄之急匆匆的朝著這邊行來!

聽到水兒的提醒聲,云千夢心中微微一凜,隨即冷笑!

看樣子,云玄之倒是十分有先見之明,知道自己要處置相府的人必須經由太後,便立即趕來阻擾!

而云玄之在得知管家今日所為之後便心知不好,立即讓厮去皇宮為自己告了病假,便急急的趕來這後院!

畢竟,現今太後的娘家曲家在朝中可是如日中天,他自然不能與太後產生矛盾!

"見過父親!"掃了眼趙管家那明顯放松的表,云千夢淡然的走上前,輕盈的向云玄之行了一禮,然後便安靜的立于云玄之的身側!

云玄之見云千夢不願多談的模樣,不禁暗自皺眉!

昨日自己忙著安撫蘇青,便忘了叮囑趙管家,不想今天他便給自己惹了這事!

如此一想,云玄之瞪了眼惹禍的趙管家,大喝道"來人,把這些工匠都給本相趕出去!至于趙管家,竟不顧本相昨日的叮嚀,擅自打擾姐靜養,來人,把趙管家拖下去,重大二十大板,另罰半年月銀!"

趙管家聽到自己保全了一命,又聽出云玄之的袒護,頓時面現喜色,剛想謝恩,卻被云千夢的聲音給打斷!

"父親,這趙管家目中無人,無視您命令在先,破壞女兒閨譽在後,您居然如此菩薩心腸,只怕以後這相府的下人都會無法無天的!"此時云千夢目光平視前方,聲音不緩不慢,卻字字見血,逼迫著云玄之對趙管家下狠手!

聞,趙管家與云玄之紛紛一怔,隨之趙管家滿眼哀求的看向云玄之,而云玄之則是皺了下眉頭,有些為難的開口"那依夢兒意思是?"

聽到云玄之把難題推給自己,云千夢竟燦然一笑,仿若什麼都不懂的開口"不知當時是誰引薦趙管家的,想來這人定也要負上全責!畢竟,相府可不是普通府邸,若是引狼入室,那可是會讓咱們西楚國失去爹爹這個國之棟梁的!"

而云玄之則完全沒有想到云千夢竟把問題給升華了!

想來當初向自己推薦趙管家的便是蘇青,可他自然是不能讓蘇青受委屈,只能掃了眼苦苦哀求自己的趙管家狠心道"既然如此,夢兒這樣可好,重新物色管家也需要些時日,不如讓趙管家先做著,待爹爹找到了合適的人選再辭退他!"

聞,云千夢眼角余光瞥見云玄之面色鐵青,心中明白,此時若再逼他,惟恐反彈,便點頭稱道"那就按父親的意思吧!"

語畢,不再理會院內的眾人,領著自己的丫鬟重新返回閣樓中……

上篇:第八章 鬼難纏     下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