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楚王妃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聞言,云千夢輕挑車簾往文府的門口看去,只見此時文府的門口跪著幾百名儒生,每個人身披素縞麻衣朝著文府痛苦流淚,而這一現象出現在文府的門口似乎十分的正常,並未引起前來吊喪的客人過分的關注!

“就在這里停車吧!我們走過去!”但從這樣的情景看來,文太師的文學大儒當真是貨真價實的,不說這些儒生自發的前來跪拜,就連那些朝廷命官、官家夫人小姐在文府的面前,亦是不敢擺出平日囂張的模樣,每個人均是沉默安靜的在遠處下車,隨後默默的走進文府祭拜,這也是對文太師最後的尊重!

“是!”習凜低低的應了一聲,隨即找了一處人少的地方,平穩的停穩馬車,這才掀起車簾,讓車內的云千夢下車!

“你就在這邊候著吧!由元冬和慕春陪著我便可!”習凜是楚飛揚身邊的侍衛,身上不但帶有佩劍,更是散發著一股戰場上鍛煉出的殺氣,只怕對死者不敬,云千夢便留下了他,也能保護馬車內的迎夏與映秋!

“是,夫人!”對于云千夢的命令,習凜向來聽從,隨即抱著懷中的長劍便立于馬車旁,不讓旁人有靠近的馬車的機會!

而云千夢則是領著元冬與慕春轉身走向文府!

那些跪拜在文府門前的儒生因為人數眾多,已是跪滿了整條長街,以至于別說馬車無法同行,即便是想要步行至文府,亦是只能靠著長街的邊邊角角行走,而儒生的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中,不停的有大聲哭喊的儒生從遠處跑過來,加入到跪拜的行列中!

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這樣的場景,云千夢不得不承認思想對人的影響,也難怪文家在朝中無人、後宮無妃的情況下,還能在京都屹立這麼多年不倒,只怕玉乾帝更是深知文太師的天下儒生心中的崇高地位,若是對文家不利,只怕定會引起天下儒生的反對與攻擊!

還未走近文府,便見一名同樣身披素縞麻衣的中年男子從文府內急沖沖的走了出來,只見他面色微微蠟黃,雙目通紅,眼周浮腫,兩道濃黑的眉不自覺的緊皺在了一起,卻給人一股沉穩老練的感覺!

而他的身後則是跟著兩名小厮,雖然年輕,但兩人的臉上均是露著濃濃的疲態,想必從文太師去世直到現在,文府內沒有人是好好的休息過吧!

只見那中年男子跨出文府大門的門檻便站定在門口,朝著那些跪在門前的儒生拱手道“各位,我是文府的管家!近日不幸,太師仙逝,我代表府內的各位主子,多謝各位來送太師!只是,我家主子說了,如今天寒地凍、瑞雪初融,最是寒氣逼人,還請各位進府為太師敬上一炷香然後回去,莫要在此長跪,免得傷了身子跪壞了雙膝!”

“太師……”那文府管家的話音剛剛落地,便聽見所有的儒生大聲哭喊著文太師,聲音此起彼伏悲壯不已,讓人聞之不由得潸然淚下!

“慕春!”而此時,云千夢則已是走到了文府門前,在一片哭喪聲中,云千夢低聲開口輕喚慕春,只見慕春立即心領神會,掏出袖中的帖子交給守在門口的文府管家!

那管家接過慕春的帖子打開一看,頓時面露恭敬之意,朝著云千夢便彎腰作揖,隨即朝著門房喊道“楚相夫人到!”

那門房聽到聲音,立即提起筆來,把云千夢的身份寫在了厚厚的記名冊上!

“楚夫人,這邊請!”楚飛揚在西楚地位超然,文府的管家自然是親自陪著云千夢!

此時的文府沉浸在一股悲傷之中,雖然文太師是昨晚去世,可此時文府上下早已是蒙上了一層白紗,可見其辦事效率還是非常的快的,前廳花園之中雖站滿了前來吊喪的人,可卻不見凌亂,每個丫頭小厮均是有條不紊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可見素日里文府對下人的管教甚嚴!

“楚夫人,老太爺的靈堂設在前廳的正屋!”後院是主人家居住的地方,自然是不會輕易讓外人進出,免得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加上文家怕也早已知曉文太師的地位,這才把他的靈堂設在占地寬敞的前廳,免得造成擁擠!

看著近在眼前的靈堂,云千夢則是朝著元冬與慕春點了下頭,示意她們二人在門外守著,自己則是隨那文府的管家走了進去,接過小丫鬟遞過來的香朝著文太師拜了拜,這才親自把香插進香爐之中,隨後才走到靈棺旁站著哭泣的夫人面前,低聲寬慰“夫人,逝者已矣,還請節哀!”

面前的老夫人看著已有七十多歲,而扶著她的是幾名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幾人均是低低的垂淚,看著讓人心酸,卻又不失大家風范!

“老太太,幾位夫人,這是楚相夫人!”此時文府的管家走上前,一一為幾人做著介紹“楚夫人,這是我們府上的老夫人,是太師的媳婦,這幾位則是老夫人的媳婦,幾位老爺的妻子!”

“哦,原來是楚夫人,老身有理了!”聽到管家的解釋,那文老夫人立即拭了拭眼角的淚水,客氣的開口!

“老夫人節哀,請注意自個的身子!您這樣傷心,老太師見了,也會心疼的!”站在這滿是哭聲的靈堂之上,云千夢的臉上也不由得蒙上了一層愁緒!

幾位文家的夫人同時看向云千夢,均是為云千夢小小年紀卻一身鎮定的氣勢而驚訝,而那文老夫人則是顯得有些精神不振,只是淡淡的朝著云千夢笑了笑,隨後指著身旁的一名兒媳開口“佩雯,你陪著楚夫人吧!楚夫人,老身年紀大了,恕不能久陪!”

“老夫人說的哪里話,本就是我叨擾了!”看著文老夫人如此的有禮,云千夢也淺笑著回答,隨後對眾人點了點頭,便在那名文夫人的帶領下走出靈堂!

“楚夫人,我是文家二老爺的正房,今日沒想到楚夫人會親自到來,不到之處還請楚夫人見諒!”那文二夫人長得極其的文靜,身上帶著濃濃的書卷氣息,怕也只有文府這樣的人家,才能熏陶出這樣的女子吧!

云千夢見她臉帶淺笑,眼中一片清亮,便知這文二夫人也是位節操高尚之人,便笑著回道“二夫人說的哪里的話!我見府中丫頭小厮處事井井有條,豈有不到之處?只是這幾日老太師仙逝,怕是幾位夫人要辛苦一陣子了!”

那文二夫人見云千夢說話時面帶真誠,眼中的笑意總是閃著善意,雖兩人年紀相差甚大,但心底卻有些喜歡這位楚相夫人!

且文府雖不問世事多年,但對朝中局勢、京都各府各人卻還是十分的清楚,楚飛揚能夠在宮宴上請旨賜婚娶了這云相府的大小姐,想必這大小姐定也有過人之處,否則以楚飛揚的才情謀略,要什麼樣的女子沒有?

兩人相談甚歡,不自覺的便走到了文府專為各府女眷准備的院落,此時院中早已是站滿了前來吊喪的女眷們,見到是文二夫人親自領著云千夢前來,眾人眼底劃過一絲詫異,隨即又恢複了正常神色,素日與云千夢曲妃卿交好的幾位小姐,則是面帶淺笑的與云千夢點頭示意,至于一些嫉妒云千夢好運的則是聚在一起偷偷的議人是非!

“大嫂!”剛踏進院中,便聽到楚潔的聲音由遠至近的傳來!

云千夢與文二夫人同時轉目看去,只見楚潔一手拉著一位謝家姐妹,後面跟著搖頭苦笑的謝氏走了過來!

“見過二娘,三位妹妹!”沒想到謝氏早已是帶著三人前來吊喪,尤其這次還帶著謝家兩姐妹,倒是稀奇的很!

謝氏笑看著云千夢,不著痕跡的把云千夢拉至自己的身邊,笑道“咱們是隨著王爺一同前來的,本想去楚相府接你,可王爺說楚相近日不在京中,還是由你出面前來吊喪較為合適,我們便先過來了!夢兒用過早膳了嗎?可別餓著!”

謝氏一副關懷備至的模樣,眼中的神情真摯可信,猶如慈母一般,而楚潔與謝家姐妹則是含笑立于一旁,身上均是散發出和善的氣息,一副和樂融融的景象便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見謝氏如此的客氣,云千夢則是滿面感激的回道“讓二娘費心了!千夢一切都好!”

而謝氏則是端詳著云千夢的臉色表情,見她此時神色還算紅潤,便點了點頭,目光隨即轉向一旁的文二夫人,立即福了福身“楚王府謝氏見過夫人!”

文二夫人原本只是靜立一旁,此時見謝氏自報家門又如此的客氣,心中頓時明白這定是邊疆大吏楚培的二夫人謝淑怡,便立即還禮“楚二夫人有禮了!今日賓客眾多,有不到之處,還請夫人海涵!”

謝氏見文二夫人對自己開口,立即客氣的笑道“二夫人說的哪里話,府中上下井然有序,方才夫人小姐們都還在誇贊呢!只可惜,老太師走的這樣的急,我與夫君本想著待過了這春節便過來拜見老太師,如今卻是天人永隔了!”

說著,謝氏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淡去,臉上頓時浮上一片慘淡之色,眼中的淚珠不由分說的滑落了下來,為自己未能見到文太師而惋惜不已!

文二夫人見她又提起自己的爺爺,心頭強壓住的傷感又被勾了起來,那雙溫柔的美眸中漸漸浮上一層水霧,可卻強忍的沒有落下來,只是淺笑著回道“楚二夫人有心了,爺爺在天之靈亦會知道的!”

見主家心忍悲痛的寬慰自己,謝氏立即拭干臉上的淚水,淺笑著“瞧我都說了些什麼!二夫人莫要見怪!老太師可是高壽啊,這樣的福氣可不是任何人能夠有的!這樣的喪事可也是喜事!一會我還要向夫人討要碗筷帶回去給王爺,相信文太師的長壽定也能夠帶給王爺!”

說著,謝氏看著身旁站著的四個年輕小輩,笑道“夢兒,你也去與別家的夫人小姐問好吧,想必我與二夫人說的話也不合你們幾人的脾胃!潔兒,扶好你大嫂,可別讓你大嫂磕著碰著了!”

云千夢看著謝氏如此的關照自己,甚至讓親生女兒扶住自己,便笑道“二娘不必如此,夢兒又不是孩童,豈能讓潔兒攙扶!倒是文二夫人站了許久,不如與我們一同進堂中坐一會,可不要累著了!”

說著,云千夢側過身子,美目含笑著看著文二夫人,那二夫人見自己所站的正是院落的門口,怕是會擋住其他人的進出,且又是自己的婆婆特別囑咐自己招待楚相夫人,便含笑點頭,領著幾人一同走進堂中!

此時,堂內已是坐了許多的夫人小姐,就連四大家族的四位老太君以及元德太妃均是赫然坐在里面,可見這文家在眾人心中的分量!

而文家卻是一視同仁,不管是皇親國戚還是普通官家,均是請入這院中,既不諂媚亦不藐視,恐怕這才是讓所有人所尊敬的地方!

看著云千夢等人的進來,堂內坐著的眾人紛紛投來不同的目光,谷老太君與陳老太君則是投來含笑善意的淺笑,而林老太君眼中的冷意更甚,姜老太君則是神色淡然,似乎絲毫沒有感受到堂內瞬間變化的氣氛!

至于元德太妃,臉色則是更加的冷厲,眼中夾刀帶霜的射向云千夢,面色一片冰霜,讓人不敢親近!

“千夢見過太妃、見過幾位老太君!”場面上的禮數還是要顧及的,云千夢朝著幾位淺淺行禮,聲音清脆干爽,讓人聽之悅耳!

“快過來吧!”谷老太君自然是最疼云千夢的,還不等她的話音落地,便招手讓她走到自己的身邊,溫暖的手立即握住云千夢的,查點著她是否被凍著了!

感受到云千夢雙手帶著點點暖意,谷老太君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看向文二夫人,和藹的笑道“有勞二夫人了!”

文二夫人面對這麼多德高望重的老太君,又有元德太妃這位尊貴的太妃在場,卻是笑的云淡風輕,神情自然的回道“老太君客氣了!楚夫人亦是十分好相處的人!”

云千夢則是觀察著謝氏的表情,只見她方才的計劃被自己打亂,此刻卻沒有半絲的不悅,即便眾人的目光不在她的身上,她依舊是笑的得體端莊,絲毫沒有辱沒楚王府二夫人的身份!

只是,想起方才她的舉動,云千夢心中不由得劃過一絲明了!

自己是文二夫人親自領進院中的,謝氏自然是不能明著讓自己走開,而是找了個借口不著痕跡的支開自己,又讓楚潔緊盯著自己,只是卻並未支開謝家兩姐妹,這倒是勾起了云千夢的興趣!

而此時眾人的目光則不由得轉向站在大堂之中的謝家兩姐妹,想必這謝家姐妹略帶異域風情的美貌定是勾起了眾人的興趣!

“這兩個丫頭倒是美的別致!咱們西楚這樣的美人倒是少見!”此時,姜老太君淡笑著開口,目光卻是從謝家姐妹的身上轉向謝氏與楚潔的身上“這位想必便是楚大人的夫人吧!”

謝氏見姜老太君開口詢問,立即笑著福了福身“楚王府謝氏見過太妃、各位長輩!這兩個丫頭,是妾身的侄女,只因自由失怙,妾身便把她們養在身邊!”

謝氏清楚的把謝婉婉與謝媛媛的來曆清清楚楚的說了一遍,卻絲毫沒有提及自己的女兒楚潔!

云千夢挑眉立于谷老太君的身旁,嘴角噙著極淡卻又得體的淺笑,谷老太君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外孫女,一手輕拍了拍云千夢的手,給她無聲的支持!

“模樣倒是生的極好!可惜這兩個孩子了,也幸而有你這樣的姑母,否則她們豈不更可憐!”這時,一位原本坐在堂內陪著幾位老太君說話的吏部尚書夫人帶有感歎的開口!

如今韓瑩波是宮中的正三品婕妤,韓夫人的身份自然也提高了不少,原本的四品誥命夫人,如今已經是二品誥命夫人,因此此時她亦有開口說話的資格!

“謝家婉婉、媛媛見過各位長輩,長輩們有禮了!”此時,謝婉婉與謝媛媛同時上前一步,低眉順目的朝著堂內的眾人輕輕福了福身,禮儀規范堪比皇家公主郡主,加上嬌媚的容顏玲瓏的身段,更是讓她們贏得了眾人的喜愛!

“楚二夫人好福氣,雖是只有楚小姐一個女兒,可您若是不說,我們定是以為兩位謝小姐也是您的女兒呢!”文二夫人退到一旁,坐在韓夫人的身邊,笑著開口!

見文二夫人如此誇獎,謝氏則是謙虛的開口“二夫人謬贊了!不管這兩個孩子長得如何,我始終是她們的姑母,豈能看著她們孤苦伶仃的不管不問!只是這些年的相處,與她們的感情倒真是與親母女沒有區別!”

眾人聞言均是點頭笑了笑,而此時一名小丫頭則是快步走了進來,機靈的眸子掃了堂內眾人一眼,立即朝著文二夫人走過來,行禮後恭敬的稟報著“二夫人,老夫人請您去前院!宮中來了聖旨,正等著各位主子接旨呢!”

聞言,文二夫人眼中閃過一絲錯愕,卻立即冷靜了下來,款款起身,對上座的幾位老者福了福身,抱歉道“侄女先去前院,各位長輩自便!”

語畢,文二夫人便領著小丫頭轉身離開!

而她一離開,堂內院中均是炸開了鍋,眾人紛紛竊竊私語,不明白玉乾帝到底下了怎樣的聖旨,是重新啟用文家的人還是有其他的用途,文家本就是文學世家,家中各人走出去均是滿身書香氣學識淵博,就連翰林院中的學生也有不少是拜文家之人為師,這樣的人家已經具有這樣的影響力,因此文太師這才聰明的選擇淡出朝堂之上,這樣才能打消帝王的猜忌之心,讓文家能夠安穩的活下去!

可如今文太師剛剛過逝,這玉乾帝的聖旨便緊跟著來了,這到底是福是禍,當真是難以預測!

“昨日太後宣你進宮了?”此時,谷老太君低聲問著云千夢,眼中閃著掩藏不住的擔憂!

云千夢則是不在意的笑了笑,隨即回道“是的!太後正為表姐的親事煩惱呢!”

聽著云千夢的解釋,谷老太君眼中頓時閃過一絲不悅,而這絲不悅顯然不是針對云千夢的,隨後云千夢便聽到谷老太君壓抑著薄怒的低語“難為你了!”

見谷老太君這般問自己,怕是她早已是知道了太後對自己說了些什麼,想不到谷老太君平日里參禪念佛的,竟也是耳聽八方!

云千夢心中便知如今太後亦是與輔國公府越行越遠,若是太後再如此的下去,只怕與自己娘家決裂是遲早的事情!

不一會,院中發出一聲聲驚歎聲,只見元德太妃身邊的蔣嬤嬤走進堂內,對眾人行了行禮隨即開口“太妃,皇上方才下旨,封文太師之嫡長孫為太子少師,且以親王之禮為文太師發喪!”

眾人聞言,心中紛紛震驚不已!

果真玉乾帝要重用文家了,竟越級封文攜為太子少師,這樣的殊榮,古今中外又有幾人能夠享有!

而文太師以親王之禮發喪,更是在無形之中提高了文家在朝中的聲望,讓原本對文攜越級一事不滿的人瞬間閉上了嘴!

只是,這樣的一道聖旨,對于向來淡泊名利的文家而言,只怕不是一件好事吧!

“既如此,那咱們便回吧!”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元德太妃便站起身,在蔣嬤嬤的攙扶下走出院落!

所有人均是站起身行禮,恭送這位太妃離開!

谷老太君則是與陳老太君姜老太君閑聊了幾句,三人亦是起身離開了文府!

“夢兒,今兒個是大年初二,按照俗例,該是飛揚陪著你回云相府,可偏偏飛揚出了京都,我便讓下人為你備了些東西,一會你帶去云相府,莫要因為飛揚不再而動怒!”此時,謝氏走了過來,有些擔憂的開口!

云千夢則是笑看著她,從字里行間細細的咀嚼著謝氏的話,隨即笑著越發的燦爛,帶著感激的開口“還是二娘想的周到!夫君本就是因公而出了京都,夢兒又豈會因為這樣的事情而生氣!只是今日怕是不能拜見爺爺與公公,還請二娘帶去夢兒的問候!”

說完,云千夢微抬雙眸掃了謝家姐妹一眼,便起身與眾位夫人告辭,領著元冬與慕春踏出堂內,與文家的眾位夫人告別後,這才坐上自家的馬車!

“小姐,咱們現在是要回哪個相府?”慕春一直貼身護在云千夢的身邊,自然是聽到方才二夫人的話!

“習凜,去云相府!”看著馬車內放著的禮品,云千夢不得不感歎謝氏的八面玲瓏,只怕自己的馬車剛到文府的門口,謝氏的人便已經提著東西走向馬車!

只是,今日謝氏的舉動卻是勾起了云千夢的好奇,在各大世家的面前,豈有只顧著介紹侄女而忽略親生女兒的道理?

“夫人,云相府到了!”習凜駕車技術極好,總是能在最快的速度以最平穩的方式把人送到目的地,只怕這也是楚飛揚把他留下的原因!

云千夢則是讓幾個丫頭拎著各色的禮物走下馬車,云相府的新管家見大小姐回來了,立即命人打開大門,迎著云千夢走進相府!

“見過大小姐!”聞訊而來的柳含玉則是領著云嫣在第一時間出現在云千夢的面前!

“父親呢?”云千夢示意慕春等人把禮物交給管家,自己則是打量著柳含玉及云嫣的氣色,見兩人均是過的不錯,便笑著開口問道!

“相爺方才從文府回來,此時正在書房換衣!大小姐可也是從文府回來的?”看著云千夢一身華麗的衣裙,柳含玉有些不確定的問著!

云千夢輕點頭,方才在馬車中,她已是換下了一身的素服,免得被人挑理!

“我去迎客廳,勞煩姨娘告知父親一聲!”說著,云千夢朝著迎客廳的方向走去!

“啊……”而此時,一團白色的身影朝著云千夢直直的沖了過來!

元冬立即閃身擋在云千夢的身前,單手便把來人的手反背身後,讓那人動彈不得!

眾人看去,只見柳含玉面色突然難看了起來,指著跑過來的丫頭婆子便罵道“你們是怎麼看人的?為何讓二小姐隨便跑出風荷園?”

聽柳含玉這麼一提醒,云千夢低頭看向那被元冬強壓著跪在地上的人,只見她只著白色的里衣,雙腳赤果著便踩在冰冷的雪地上,此時她長發披散,凌亂的遮住了她的樣貌,若不是柳含玉提醒,自己還真是認不出云若雪!

“奴婢知錯,請大小姐恕罪!”那跟著云若雪的嬤嬤頓時跪了下來,渾身瑟瑟發抖的求饒著!

而云若雪除了掙紮之外,口中竟如念經一般的嘟嘟囔囔,竟還想低頭去吃地上的白雪!

云千夢見狀,皺眉看向那婆子,厲聲問道“二小姐這是怎麼了?”

那嬤嬤豈會料到向來與云若雪不對盤的大小姐會突然關心起二小姐來,神情頓時一愣,隨即才開口“大小姐,二小姐她自從出了那事之後,便一直便是這樣了!”

那嬤嬤說話時眼神微閃,似有一記怨恨的目光射向依舊瘋瘋癲癲的云若雪!

云千夢把那嬤嬤的表情收于眼底,隨即看了映秋一眼,只見映秋立即上前執起云若雪的一手細細的把脈,半餉才放開云若雪,垂眸回道“回夫人,二小姐一切正常,並非患了癲瘋之症!”

“還要繼續裝嗎?”云千夢冷眸射向云若雪的後背,聲音極寒道!

云若雪仿若沒有聽到云千夢的質問,依舊是玩得開心,而云千夢卻也不著急,並未讓那嬤嬤起身,也沒有讓元冬放開云若雪,只是在元冬耳邊低語幾句,便帶著其他的丫頭朝著迎客廳走去……

云玄之聽到管家來報云千夢回府了,本要前去扶柳院的腳步頓時改變了方向,直直朝著迎客廳而去!

“女兒見過父親!”見云玄之踏進迎客廳,云千夢款款起身,行了一個極其標准的禮!

“快讓爹爹看看!”云玄之倒是熱情的很,三兩步便走到了云千夢的面前,雙目含笑的打量著云千夢一番,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氣色不錯,這樣爹爹便放心了!”

如今云若雪出了那樣的事情,云嫣在京都又毫無名氣,云玄之自然是對云千夢高看一眼,且楚培這次回來怕是也要留作京官,如此一來楚家的勢力更是增強了不少!

而聽著云玄之如此開口的云千夢卻是心中冷笑,自己前兩日沒有休息好,用膳也不固定,氣色何意稱得上好,可云玄之卻是睜眼說瞎話,當真是讓人好笑!

“父親的氣色亦是甚好!這樣女兒在楚相府也能夠放心一些!只是今日看到二妹,心中卻著實有些擔憂!”說著說著,云千夢眼中的神色便黯淡了下來,似是十分擔憂云若雪!

見云千夢提到自己最不想聽到的名字,云玄之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沒好氣的坐下開口“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為父沒有把她趕出相府,已是顧念父女之情!”

“父親所言極是!只是二妹也總不能養在相府之中,時日長了,難免遭人非議!父親倒不如物色個老實可靠的人,把二妹嫁出去!這樣她的後半生才能有依靠!”

“哦?夢兒可是有看中的人?”聽云千夢這麼一提,云玄之心中便活絡了起來,眼中帶著希望的看向云千夢!

若是云相府加上楚相府同時出面,只怕若雪還是能夠有些用處的!畢竟,有誰敢同時得罪左右兩名丞相,況且這之後還有一個楚王府!

云千夢的目光則是淡掃門外,微微提高聲量“二妹如今已是這樣,嫁入公卿之家是斷沒有希望的!而一般的人家又是極其的重視女子的清白,只怕,只能委屈二妹做姨娘!畢竟,正室講究身家清白,但姨娘卻沒有這麼多的限制!亦或者,二妹嫁入平民之家,或許……”

“云千夢,你這個賤人,我跟你沒完!”云千夢的建議還未說完,便聽到門外傳來云若雪的大罵之聲!

聽到云若雪‘突然’恢複了正常,云千夢眼中劃過一絲冷笑,而云玄之臉上則是閃過一絲錯愕,只怕他是做夢也沒有想到云若雪此時竟在門外!

而還不等云玄之回過神來,大門頓時被人撞開,云若雪一身狼狽的沖了進來,舉起手便要打向云千夢……

隨後便進來的元冬豈能看云若雪那一巴掌打向云千夢,在云玄之眼睛的死角處微微的抬了抬腿,云若雪頓時身體失去了重心,直直的往另一邊摔去,一手直接拍在了桌面上,手上還扯著那錦緞桌布……

‘嘩啦啦……’桌上的茶壺茶盞頓時摔了一地,發出一陣陣刺耳的聲響,卻是讓云玄之氣紅了臉,一手指著云若雪半天說不出話來!

“父親息怒,二妹並非故意的!方才來的路上,夢兒便聽照顧二妹的嬤嬤提到,二妹如今精神異常,有些奇怪的舉動也是正常的!父親可不能生二妹的氣!”云千夢讓元冬上前‘好心’的扶起云若雪,自己則是安撫著云玄之!

“你哪里還有一點相府小姐的模樣?你以前的矜持都跑哪里去了?居然衣衫不整的便跑出自己的閨房,你這樣的女兒,我真是要不起!”云玄之順過起來,指著云若雪的鼻子便大罵了起來!

近段日子以來,自己想著云若雪遭受了那樣的侮辱,對于她許多出格的行為均是包容了,可今日她竟讓他在云千夢的面前丟盡了臉面,看樣子,還是他太縱容若雪了,讓她越發的沒大沒小!

而云若雪則是在聽到云玄之的話後,面色頓時慘白了起來,眼中的淚頓時落了下來,扯著嗓子便吼道“若不是這個賤人,我豈會變成如今這般的模樣?爹爹,我可是被辰王八抬大轎娶進辰王府的側妃,你怎可偏心這個賤人?娘在世的時候,你何曾這樣對過我?我不甘心……”

云玄之本就在氣頭上,云若雪卻又不怕死的提起蘇青,更是讓云玄之怒不可赦,二話不說便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隨後朝著柳含玉吼道“現在就找人把她嫁過去,為奴為妾均與云相府無關,我這相府太小,養不起你!”

說著,云玄之再也不看云若雪,徑自轉過身平複著心頭的怒氣!

而云若雪正要開口罵人,卻被元冬點了穴,只能瞪著云千夢,殊不知,對于自己不在意的人,云千夢自然是不會放在心上,只是對于云若雪,云千夢心中卻是搖頭不已,若是她聰明點,就不會落得這般的田地,以云玄之昔日對她的疼愛,即便是養著她一輩子,云玄之亦是不會有怨言的,如今鬧得父女反目成仇,將來在婆家受了委屈也沒有人為她出氣!

看著云若雪被強行拖了出去,云千夢雙目清明,心中前所未有的冷靜!

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越是往北前行,氣溫便越發的低迷,風霜中夾雜著細小的冰雹打在人的身上臉上,灼痛了人的肌膚,放眼望去,大江已是冰封多日,銀裝素裹之下的景色,帶著一股沁心的寒意!

齊靈兒與海恬坐在鳳輦之中尚可禦寒,而馬背上的人卻是連斗笠也穿了起來,用于抵擋那落個不停的大雪!

“還有一日!”海沉溪計算著離京的日子,看著距離兩國邊界越來越近,便出聲提醒楚飛揚與江沐辰,只是一開口便吃進一肚子的冷氣,口中冒出的白起形成一股煙霧,在他的眼前繚繞了一番漸漸消失在空中!

盡管海沉溪自小在氣溫較低的陽明山長大,但與此時的景色想必,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這一路走來,除了出京都的第一晚不安靜之外,之後卻再也沒有出現意外!

這讓三人心中越發的小心,惟恐還有更大的‘驚喜’等著他們!

“三位想必十分不適應我們北國的氣候吧!”此時,齊靖暄策馬走了過來,看著面前一路上幾乎是一言不發的三人,眼中露出一絲嘲諷“想不到西楚的男兒竟如娘們似的嬌弱,當真是讓人深覺好笑!”

“前幾日大皇子沉默寡言,如今漸漸的靠近北齊,大皇子也越發的活躍了,看樣子大皇子的膽子也是北齊給的!”楚飛揚此時淡淡的開口,話中暗諷齊靖暄膽小如鼠,只有在自己的國土上才敢開口說話!

“楚相真是巧舌如簧,難怪海郡王與辰王均不願與你說話!”齊靖暄豈能聽不出楚飛揚的冷嘲熱諷,看著面前三人盡不相同的神色,便想挑起他們的內訌!

“大皇子此言差矣,男兒豈能像小女子那般閑話家常?看樣子大皇子與平常的男兒還是有些不同之處的!”此時,江沐辰冷淡的開口,眼中凝聚的冰霜比之北國的冰雪更加讓人心生寒意!

“本郡王倒是覺得大皇子與小女子不同!倒是與那已經嫁為人婦的婦人有些相似,那些婦人閑來無事便挑撥是非,真真是讓人生厭!”而海沉溪亦是不落後,陰鷙的雙目盯著齊靖暄那陰沉的臉色,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的開口!

“哼,三位倒是難得的齊心!只是不知你們的齊心能夠維持多久!”齊靖暄看著挑撥不成竟激起這三人的同仇敵愾,心頭大怒,但此時還是西楚的國界,若自己做的太過破壞了兩國之間的協議,只怕父皇反倒會把齊靖元的錯盡數的怪罪到他的頭上!

如此一想,齊靖暄突然夾緊馬腹朝著前面奔去……

“哼!”三聲不屑的哼聲同時響起,而方才齊心合力的三人卻是目光分別看著三處不同的地方,繼續往前行走……

風沙一陣強過一陣,夾雜著冰雹、雪片直直的撲向所有人,而早有兩國的軍隊列隊候在兩國的邊界,等候著他們的到來……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