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好萊塢之王 第三十二章 期貨  
   
第三十二章 期貨

叮叮叮,長頸玻璃杯的敲擊聲響了起來,阿德里安隨即停止了和克勞德的交談看向了長桌的上首.他今天穿得非常正式,一身考究的手工黑色西服,純白的襯衣領口下系著紫色的領帶,這讓棱角分明的他看起來自有一種獨特的氣質.

"請放心,兩位年輕的紳士,我不會太多,"坐在上首的約莫五十多快六十歲的中年人,笑著對阿德里安和克勞德舉起了手中的長頸杯,"你們不會有機會抱怨的."

"好了,本,你就別再羅嗦了."坐在他左手邊的中年女士無奈的打斷了丈夫的話.

"好吧好吧,貝絲,"中年人哈哈一笑,然後看向阿德里安,"這一杯敬你,艾德,祝賀你重新站了起來,也祝賀你有了部非常出色的作品,相信傑弗和梅米在天國會非常的欣慰,他們一定會為你自豪."

傑弗和梅米就是阿德里安父母得名字,而能在他面前這句話的,自然只會是他的教父本尼迪克特·羅恩里斯.

"謝謝,教父,我相信他們會的."阿德里安認真的點了點頭.

"坦率的,艾德,我從來沒想到你還能制作電影,"本尼迪克特將杯子放回了原處,語氣里帶著感慨,"雖然這是部……怎麼呢,從頭到尾的**,我是不太喜歡,不過至少影評人的評價還不錯,而且票房也很出色.不管怎樣,這是個成功的開始."

"我也沒想到這部作品會有這樣的成績,教父,"阿德里安同樣用感慨的語氣道,"最開始我只是想要試試,反正已經到這種地步了,不如努力拼上一把.當初雖然在嘴巴上對克勞得信誓旦旦的,可自己心里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把握.所幸的是,到目前來還算成功."

"不過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收購電影公司然後親自動手制作電影,艾德,"教父微笑著看著他,"這讓我真的很驚訝."

"我也很驚訝,教父,尤其是當這個念頭不可遏制的從腦海里冒出來的時候,"阿德里安抿了口酒回憶的道,"就好像有人在腦袋里告訴我催促我,我應該這樣做,我一定能做得很好.感謝上帝,以前我還是看不少書,也會一點繪圖,寫文以及攝像."

"這倒是,我都還記得……那是什麼時候的事來著?"克勞德插了進來,"艾德抗著哈里斯叔叔的攝像機在這房間里亂串,結果被絆倒在地上摔了好大一跤."

"沒錯,我還有印象,"教父隨即笑著接了下去,"那應該是12歲的時候,艾德還因此嚎啕大哭.天呐,真不敢相信,那時都已經是大伙了."

"好了,你們兩個,就不能些別的嗎?"貝絲語帶不滿的打斷了他們的話.

"沒關系,貝絲,"阿德里安擺了擺手,"我喜歡聽教父和克勞講這些,講這些以前的,瑣碎的事,這讓我……有種家的感覺."

飯桌上的氛圍頓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本尼迪克特和貝絲都用慈愛和憐惜的目光看著阿德里安,幾秒鍾後克勞德面向他舉起了杯子:"那麼,敬家庭."

這是頓溫馨的聖誕晚餐,雖然連同阿德里安在內也只有四個人,但是其樂融融讓最近繃緊神經趕著後期的他放松了不少,在談笑中更好的融入了這個家庭.

"我今天的表現怎麼樣?還不錯吧?"晚餐之後,阿德里安和克勞德書來到了休息廳,然後如此的問自己的死黨.

"很出色,父親和母親都很高興."克勞德豎起了大拇指.

"謝天謝地,他們沒有計較我現在才來拜訪."阿德里安做著手勢,表顯得很誇張.

"怎麼,都用過晚餐了,你反而開始擔心了?"克勞德失笑著端了杯咖啡到他面前.

阿德里安聳了聳肩,坐下後轉移了話題:"那麼,接下來談談我們之間的事吧."

"我們之間的事?"克勞德挑了挑眉,"你是指什麼,如果是日元的事,你應該……"

"不,你沒有完成我的條件,克勞."阿德里安好整以暇的微笑著.

"沒有?你是想那些打倒你賬戶上的錢都不存在,還是想我當時聽錯了你的條件,艾德?"克勞德半調侃的問道.

"我想的是,如果僅僅只算搶劫日本得來的資金的話,離你答應我的目標還有段不的距離."阿德里安揚了揚雙手.

"是的,我承認,五月份我將資金投入到了微軟的股票上,他們剛剛發布……win3.0,形式一片大好,沒理由放過這個機會,不是嗎?再,最後的結果達到了你的要求."克勞德不以為然的揮了揮手.

"可問題在于,親愛的克勞,我當初的是要全部來源于日本."阿德里安翹起腿來,雙手搭在一起,用貓捉老鼠的目光戲謔的看著克勞德.

"你真的要跟我計較這個嗎,艾德?"克勞德直視阿德里安的雙目,幾秒鍾之後他又笑了起來:"好了,有什麼話就直吧."

"見鬼,就不能讓我多感受一會兒?"阿德里安咕噥了一句,然後坐直身體:"我希望你能再幫我一次,克勞."

"再幫你一次?這次又是什麼?"克勞德好奇的問道.

"期貨."

"期貨?"

"是的,石油期貨!"

"石油期貨?你是……"克勞德正要什麼,卻被阿德里安舉手打斷了:"你知道,我從歐洲回來的時候曾去過一次紐約,去看望了我的叔叔.前幾天通過他介紹的人知道了一些消息,國會授權總統用武力解決的可能性在80%以上."

克勞德的眉頭皺了起來:"好吧,就算這個消息可靠也不意味著……"

"我知道,克勞,我知道,"阿德里安再次打斷了他的話,"所以我正在聯系一些人,一旦國會宣布授權的話,我會想辦法取得發動襲擊的具體日期."

"發動襲擊的具體日期?你知道你在什麼嗎,艾德?!"克勞德呼的站了起來.

"放松,克勞,"阿德里安跟著站了起來,伸出雙手按住了他的肩膀,"放松,我不會蠢得在這上面去做什麼內幕交易."

基本上,每個大公司或多或少都會涉及一些內幕交易,區別僅僅在于有沒有被證監會抓到.不過一旦牽扯到軍事機密,那就只有那些巨無霸型的集團公司才會可能在這上面做文章,即便如此也必須心再心,軍方和證監會那是兩碼事.

"你確定?"克勞德不放心的追問道.

"當然,"阿德里安笑了起來,"就算我真的這樣做,你認為會有人提供消息嗎?"

"那可不一定."克勞德盯著他抱起了胳膊.

"好了,克勞,聽我,"阿德里安將他按回了椅子,"我只是從正規渠道收集報,收集大量的報,然後加以分析作出判斷,我想這並不違法,對嗎?總之,你需要在得到我的消息之後開始運作就行了,我知道這風險很大,但是,克勞,我需要這樣."

"聽我,艾德,你手里現在至少有5000萬流動資金,你的才華也發掘出來了,完全可以將你的電影公司好好經營下去,為什麼還要去賭這個?"克勞德勸道.

"我想你應該沒有忘記,當初我在咖啡館里對你的話吧,克勞."阿德里安用嚴肅而認真的口吻道,"你還告訴過我,我需要資金,大量的資金."

"見鬼."克勞德拍了拍額頭,瞪著阿德里安卻沒有再話.

"我根據會計給的財務報表初步計算了下,綜合所有能動用的資金,加上電影公司,我大概可以籌集到6500萬美元左右."阿德里安繼續了下去,"和上次一樣,我把它們全權交給你,你只需要隨時關注然後在接到我的通知後開始運作就可以了,無論是什麼樣的結果——哪怕最後賠光了我都會接受."

頓了頓,他在克勞德面前坐了下來,把腦袋放在交叉的雙手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自己的死黨:"我需要你,克勞!"

克勞德滿臉的嚴肅,可最後卻苦笑著吐出口氣:"你這家伙……"

"我需要你,克勞."阿德里安再次重複了一遍.

"好吧,你都已經已經這麼了,那我只能奉陪到底了."克勞德忽然笑了起來,"既然你已經創造出了一個奇跡,那麼也許還能再創造一個."

"一定會!"笑容再次從阿德里安的臉上浮現.

是的,一定會.托《黑鷹墜落》這部電影的福,阿德里安對美國在90年代初的幾場戰爭都有了解,沙漠風暴這麼有名自然也在其中.他記得很清楚,美國國會授權老牛仔總統武力解決科威特問題是在1991年1月13日,而美軍發動攻擊則是在17日!

相信只要准備工作做得足夠到位,以克勞德的能力絕對能讓這筆資金翻上好幾番,期貨這個東西不同與股票,它就像賭博,要麼大賺要麼大賠.阿德里安記得前世有個很會玩股票的同事,拿著幾萬資金玩股票玩了幾百萬回來,可當他將這筆資金投入期貨市場後,只是幾天功夫就全部賠了進去.

但這並不意味著阿德里安就可以高枕無,穩賺不賠.

上篇:第三十一章 年底     下篇:第三十三章 臨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