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好萊塢之王 第一百一十三章 結果子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 結果子了

"好吧,我應該什麼才好?"在阿德里安完之後,那邊過了好半晌才傳來克勞德的聲音,"你去了趟日本,然後他們的動畫值得投資,你去了趟紐約,然後就要注意索羅斯……哦,親愛的艾德,你為什麼不去更多的地方,也許可以遇到更多的機會."

雖然聽起來他似乎是在抱怨,但輕松的語氣還是暴露了他的想.

"得了吧,克勞,我不相信你沒有收到相關的風聲."阿德里安笑著道,往後靠著椅背將雙腿放在了辦公桌上,"這可是個好機會,而且不像前兩次有什麼顧忌,如果把握得好,我們獲得的收益不會比92年那次差多少."

"這可不容易,艾德,我們畢竟和他們不一樣,我們現在和92年的況也有區別,有些事不是那麼容易做的."克勞德的語氣變得認真起來.

"是的,我知道,我也知道接下來你想什麼,但是,還記得我的計劃嗎?這些都需要資金,我不介意妥協,但至少在為我們的帝國打下堅實基礎之前,我們不能放手."阿德里安用同樣的認真得語氣道,"我過很多次了,不是嗎?"

"當然,不過……"克勞德忽然沒有了聲音,半晌後才又歎了口氣:"好吧,不過我還需要更多的資料和報."

"沒問題,我等你的好消息."阿德里安隨即放下了電話,然後伸了個懶腰長出口氣.

剛才的那些自然是明年在東南亞的那場金融危機了,和英國以及墨西哥不同,英國是美國同出一脈的盟友,墨西哥則是美國的後花園,在這兩個地方動手腳都少不得被政府清算,哪怕美國這種金錢至上的國家.所以在狙擊了英鎊之後索羅斯一直受到FBI的調查和監視,如果當初不是甩掉了這些家伙,他恐怕是搞不定墨西哥比索的.

但是東南亞就不同了,他們本來就是一群被放牧的羔羊,現在已經到了收割的時候,不會有人同或憐憫他們,就像日本那樣.這樣盛大的剪羊毛活動,阿德里安又怎麼會放過?更何況這些能讓他更好更順利的建立自己的帝國.當然,得避開人民幣和盧布,不要像索羅斯那樣,因為一系列的勝利沖昏頭腦,最後差點把自己搭進去.

隨著敲門聲,查理茲再次走了進來,將一摞文件放到他面前:"我把ba檔案的資料和bb的資料做了下調整,你可以看看,如果有什麼問題請盡早提出;另外,關于你的構思和大綱,編審部門撰寫了三幕等你提出意見……"

"很好很好,我會盡快給他們意見."阿德里安一邊翻閱著面前的東西一邊將自己的秘書助理摟入懷中像以前那樣逞手足之欲.

"另外,你之前讓我在頒獎典禮後提醒你,該將辦公室搬到總公司那邊去——你的手到哪里去了?"在阿德里安的手順著黑色透明的絲襪滑入查理茲的短裙中後,女秘書放下了手中的東西無奈而惱火的瞪了他一眼.

"有什麼問題嗎?"阿德里安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要知道除了最後一部外查理茲早已經接受了他再辦公室內得任何程度的撩撥.

"雖然我一再提醒你,艾德,這是性騷擾,可你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女秘書居高臨下的用一副沒好氣的模樣看著他.

"嗯……你是想……"阿德里安伸出手指在腦門敲了下,然後一本正經的看著她,"如果我不停手,你就要起訴我嗎?"

聽著這近似無賴的話語,查理茲翻了翻眼睛,拿起下一份文件後又看了他一眼,就在阿德里安剛坐直身體想要繼續在語上撩撥下的時候,她忽然一把將他推在了椅子上,跟著叉開雙腿坐在了他的大腿上,雙手撐在椅背狠狠瞪著他.

"哇哦哇哦,難道是被中了心事,想要用強嗎?"臉上閃過一絲驚愕後隨即意識到什麼的阿德里安繼續嬉皮笑臉的道.

查理茲一聲不吭的看著他,咬著嘴唇將自己的短裙擼了上來,長褲絲襪中得黑色蕾絲內褲若隱若現,跟著又伸手緩緩的將西服和襯衣的扣子一顆顆的解下來,被同樣誘惑包裹著得堅挺頓時也露出了大半.女郎冷笑了聲,整個人忽然就往前一挺,高背椅隨即開始發出了吱呀吱呀的聲音.

"是的,索尼哥倫比亞,你知道……我這次去日本獲得了不少有用的信息,他們也幫了些忙,所以……就當是還個人……哦,沒事,我很好,有點喘是因為剛剛出去運動了下——謝謝,拉弗恩,我會注意的."阿德里安放下了電話,長出口氣後看向身下的查理茲.

十多分鍾前主動發動進攻的查理茲此時正衣衫凌亂的躺在辦公桌上,她偏著腦袋雙目滿是迷離的神色,兩只胳膊舉在腦袋上方,白色的襯衣口被卷到了肘關節,露著白蓮藕似的臂.整個人軟綿綿的,仿佛一絲力氣都沒有,還沉浸再之前的余韻之中,只有胸口還隨著呼吸海上上下浮動,那對本來就不算很大的堅挺因為重力的緣故顯得有些平,雖然雙腿還夾在阿德里安的腰上,但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騎在椅子上狂野馳騁的模樣.

"親愛的查莉,你現在的樣子可真誘人."同樣解開西服和襯衣露著厚實的胸膛的阿德里安,俯下身來親吻著女郎的臉蛋.

查理茲發出幾聲輕哼,終于轉過頭來,凝視了他半晌後才磨著嘴唇道:"很顯然,我又要重新的徹底的收拾你的桌子."

"的確如此"阿德里安看了看那些因為而被掃落在地上的東西,咂了咂嘴吧後忽然又動起緊緊貼在一起的腰:"既然如此,不知道下次會是什麼時候,而且現在也沒什麼重要的事,所以我們不如再來一次怎麼樣."

"等……等等"被稍微一撥弄就起了反應的查理茲忙氣惱的抓住他的胳膊,"你馬上還要去接機"

"接機?"阿德里安不解的停下動作.

"是的,我把東西放在……"查理茲左右看了看卻沒能找到想找的東西,眼見阿德里安以為她故意拖延要准備懲罰她,不得不郁悶的親口出來:"就是你在日本勾搭上得那個女人,今天下午的飛機,大約還有1個半時就抵達了."

"是嗎?為什麼之前我不知道?"阿德里安依然有些不相信.

"電話是昨天接到了,你昨天一直在准備參加頒獎典禮,我當然沒有告訴你."查理茲支起半個身體瞪著他,"現在可以把你的東西拔出來了嗎?"

"原來如此."阿德里安的笑容變得詭異起來,難怪今天查理茲如此主動並終于讓他如願以償,干得漂亮,由紀惠.

眼見阿德里安這幅模樣,查理茲頓時把腦袋扭到一邊輕哼了聲.

"好吧好吧,那麼我們現在就去機場."阿德里安哈哈笑了起來,再次在她臉蛋上吻了一口後,終于結束了這場期盼已久的運動.

好好收拾了下,又一起把辦公室整理好,他隨即帶著查理茲離開了辦公室.來到機場沒等多久就接到了仲間由紀惠,飛機很准時,沒有晚點.

數天不見的由紀惠清秀依然,只是因為時差的緣故,看起來有些疲倦,嬌的模樣和阿德里安對比起來反差有些大,讓查理茲在兩人之間來回看了好幾眼.

"你好,查理茲姐,我是仲間由紀惠,請多多關照."在回去的路上,阿德里安為由紀惠介紹了查理茲之後,她隨即就做了個深深的鞠躬,即使正坐在車子當中,即使她的英語還是不是特別的好.

如此得謙卑,加上之前那種和阿德里安對比出來的嬌可人,不由讓查理茲心中多了份好感.

"這就是我家,你就住在這里,隨便挑選一間喜歡的房間吧,學校我已經聯系好了,綠卡也會盡快讓人辦下來,"回到別墅後阿德里安一邊帶著她轉著別墅一邊道,"相信為了服家人,你一定花了不少夫."

"是的,爸爸和媽媽都很擔心,倒是哥哥和姐姐支持我過來."由紀惠沒有隱瞞,一如在日本時的恭敬.

"別擔心,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阿德里安笑著輕輕擁了擁她,"遇到問題可以找我或者查莉."

"對了,阿德里安先生……"

"叫我艾德."

"嗯……艾德……"由紀惠有些怯怯的叫道,臉蛋上掛著猶豫的神.

"怎麼了?"阿德里安停下腳步用詢問的目光看著她.

"我想……我想……"她咬了咬嘴唇最終還是鼓起了勇氣,"雖然我的英語不算好,但基本交流還是應該沒問題的,所以……或許可以在學習的同時找份簡單的工作?"

看著少女那心卻堅定的眼神,阿德里安很快明白了她的想,暗中贊許的點了點頭.

"如果你堅持的話當然可以,但問題在于,這邊的普通工作並不容易找,而且你還要學習,更何況作為我的女人,做某些工作也不太合適."阿德里安露出沉思的神色,眼見由紀惠變得有些不安後,才有恍然大悟的了下去:"對了,不如這樣吧,我有個管家,但她年紀有些大了,打理這麼大得的屋子有些吃力,如果你願意的話不妨給她當當助手怎麼樣?當然,我會給你一份正式的合約."

"我想……應該沒問題."由紀惠考慮了半晌後終于點了點頭.

一個問題就這樣解決了,而且還是一箭雙雕的事.

"就像當初把我弄到手一樣,你就會這招."查理茲知道後這麼道.

"有什麼問題嗎?難道要我什麼都不管嗎?"阿德里安很無辜的攤開雙手,"還記得我當初是怎麼的嗎?"

查理茲撇了撇嘴巴不再話,阿德里安曾表示會把仲間由紀惠弄到美國來是因為心生憐憫,他不過是去各個會社,事務所的時候多看了由紀惠幾眼,對方就把她送了過來.

"沒人會相信的,艾德,無論是我還是她們."查理茲當時是這麼道,畢竟阿德里安是什麼性格所有人都知道的,再對方難道不會反抗嘛?但根據今天由紀惠給她的初步印象,加上最近看了些關于日本人性格的書,倒還真有這個可能.

"好吧,不這個,"查理茲轉移了話題,"你雖然解決了一個問題,但又產生了一個新問題,你考慮過蓋倫太太的感受嗎?"

"哦?"阿德里安揚了揚眉.

"按照你的,蓋倫太太在你家已經服務了差不多十年了,她也把這棟屋子打理得很不錯,如果知道你新雇了個人,哪怕是助理,哪怕是你的……"查理茲做個手勢沒有出下面那句話,"總之,她多半都不會高興."

"這的確是個問題,"阿德里安點點頭然後捏住了自己的下巴,幾秒鍾後打了個響指,"有辦了,我可以買棟更大房子,多雇幾個傭人,讓她總攬全局"

"……"

阿德里安並沒有開玩笑,現在這棟別墅雖然也很大,兩層樓近百個房間,還有室內外游泳池,網球場以及大片的綠地,但內部空間也不算特別大.正因如此,蓋倫太太才可以一個人打理,不過隨著阿德里安公司的發展,他遲早會賣棟更大的別墅,到時候就會需要更多的人手,那麼提前招聘個傭人也是很正常的了.

正如查理茲所預料的那樣,蓋倫太太在得知阿德里安打算聘請一個新傭人後雖然嘴巴上沒什麼,但還是看得出她很不高興.但同樣如阿德里安所預料的那樣,在他解釋之後,蓋倫太太也接受了下來,尤其是得知還是個日本姑娘,還是剛從日本過來的,同樣熟悉阿德里安作風的蓋倫太太怎麼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只想,請你千萬注意自己,阿德里安先生."蓋倫太太很無奈的歎了口氣.

總之,仲間由紀惠就這麼住進了阿德里安家中,她的故事還遠遠沒有開始.

奧斯卡頒獎典禮後,雖然媒體上一片吵吵嚷嚷的聲音,阿德里安卻再次回到了悠閑的生活當中,除了處理必要的工作外以及過問籌備的電影外,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了女人身上,比如和茱莉亞帶著她已經5歲的侄女艾瑪羅伯茨到處游玩,在他的撮合下,家伙正在和另一個艾瑪通信,雖然不如另一個艾瑪聰明和早熟但是相當可愛.

既然騰出了時間,也就獲得更多的收獲,比如……

"我恨你,艾德,我以為嘴巴只是用來接吻的."布蘭切特如此道,她跪在他面前,衣衫半露,*光盡泄,臉蛋得快要滴出水來,灰藍的眸子半睜半閉,充斥著的光芒,一只手伸在前面不斷活動著.

話音剛落,差不多模樣的格溫妮絲就抬起頭來吻住了布蘭切特,從嘴角的痕跡就可以知道含著什麼.然後兩個女人就在阿德里安面前熱烈的吻了起來,不斷交換著里面的東西,咽喉也時不時的輕輕聳動.

格溫妮絲已經被他調教得很好,這樣利益相對感較多的女人更容易臣服.而感比利益稍多的女人雖然有些麻煩,但並非不可攻克,布蘭切特現在也已經徹底迷失在了其中,而且可能比格溫妮絲更加穩定.

不過相比起來,更大的收獲則是,阿德里安培養的果實終于結出了果子.

莎拉坐在攝影棚的更衣室里的長凳上,看似很安靜,但她的表卻不斷的發生著變化,時而憤怒時而冷笑時而憂郁.

"哈,我還以為你到哪里去了,原來在這里."更衣室的門被推開了,還穿著戲服的詹妮弗洛芙休伊特看見莎拉後有些大驚怪的叫道.

"怎麼了?"莎拉轉過頭來,之前的表完全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看不出緒的平靜.

"沒什麼,我只是認為你應該和大家多多接觸,這樣才能有更多的朋友,"洛芙邊邊來到衣櫃前面開始換起了衣服,語氣中的優越感雖然不是很明顯,可仔細聽得話還是聽得出來的,"就像剛才,雷利先生邀請大家周末去他家參加派對,可惜你不在場,否則他不會忘了你."

"是嗎?"莎拉皺了下眉頭,眼中射出冷冷的光芒,但很快恢複到成了平靜.

"當然,你可是《校園風云》的女主角,哦,莎拉,這樣下去你只會有我這一個朋友,那真是太糟糕了."洛芙轉過頭來用誠懇的語氣道,上帝知道,就在兩秒鍾之前,她的嘴角才劃過了啥一絲譏誚的笑容,這演技還真是不錯.

"是嗎?"莎拉重複了下之前的話語,然後站起身來走到門口,關門上鎖.

"怎麼了?"這個動作加上莎拉和平時完全不同的反應讓洛芙有了種不太好的感覺.

"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簡?"莎拉終于露出了笑容,不過是冷笑.

"嗯……我不太明白你在什麼."洛芙終于意識到了不對,"誠懇"的表也收回去了不少.

"我是,"莎拉幾步走過來盯視著她,雖然兩人身高差不多,卻給洛芙一種俯視的感覺,"沒有朋友,被孤立,被排擠,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嗎?婊子"

上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愚蠢的做法     下篇:第一百一十四章 這是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