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好萊塢之王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這是證據!  
   
第一百一十四章 這是證據!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什麼,莎拉."洛芙勉強笑了笑,在莎拉的氣勢下不由自主往後退了兩步,"我從來沒有……"

"從來沒有?"莎拉飛快地打斷了她的話,"你就是這樣不敢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嗎,婊子?"

"你怎麼可以這樣稱呼我!"洛芙忽然換上了生氣的和受傷害的表,當即繞過莎拉想要離開,"抱歉,我不想和你再下去了,除非你道……"

話還沒完,她就被莎拉猛地按了回去,摔在衣櫃上發出砰的一聲.洛芙又驚又怒的看著她,當即就要動手沖出去,然而莎拉准確無比地抓住了她的胳膊,輕輕一扭,跟著一拉一轉,就把她從後面壓倒了衣櫃上面.

"別以為那麼容易從我手中逃走,我練過跆拳道而且拿到過黑帶,雖然艾德那些都是花拳繡腿,但用來對付你已經足夠了,詹妮弗."莎拉在洛芙耳邊輕聲道.

"別……別這樣,莎拉,你弄痛我了……就算我做錯了什麼,也不用這樣對待我吧?"洛芙看似服軟的道.

"不用這樣對你?"莎拉繼續冷笑,"是啊,你只不過散布了幾條謠,你只不過私下里我是個婊子,靠著勾搭男人還有一點運氣才獲得了這些角色,你只不過我媽媽在這當中出了些力,你只不過讓他們別和不知檢點的我走得太近,你只不過慫恿那些想玩玩的男人來泡我,僅此而已,當然不應該這樣對待你!"

越到後面,莎拉的聲音越尖利,最後更是猛地推了洛芙一把,讓她痛得呲牙咧嘴的.

"不不不,莎拉,聽我,莎拉,你弄錯了,我可能過一些話,但是……"洛芙慌忙辯解道,她緊繃了身體,表變成了祈求,再也沒有之前的裝模作樣.

"你真的以為我是傻瓜嗎,詹妮弗!"莎拉狠狠道,"你真以為當你和你的同伴在背後嘲笑我,被你們于鼓掌之間還以為你是朋友的時候,我什麼都不知道嗎?!你真以為你只是運氣好才會又和我在《校園風云》里搭檔嗎?!可憐的婊子,你大概從來沒有想過,你的所作所為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眼中吧?"

"我……我可以解釋……"洛芙的聲音變得有些哽咽,還有什麼比自已為操縱著對方的時候,卻忽然被對方把那些齷齪的東西一條條抽出來摔在你臉上,並告訴你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更能打擊人的?

"艾德的沒錯,你還只是個女孩,要不到糖吃就會想盡辦去搞到手,明明手段劣拙無比,偏偏還自以為是感覺良好."莎拉繼續在她耳邊尖刻的道,"對了,忘了告訴你,我早就是艾德的女人了,別以為你和他上過幾次床就可以得意洋洋,有些事是你這樣什麼都不懂的人不會明白的.你應該感到慶幸,詹妮弗,你在那些派對上多少還是管住了自己,否則你根本連現在的機會都不會有!"

"你這混蛋!婊子!放開我!"詹妮弗在驚嚇中終于開始了反彈,不僅變得口不擇還開始掙紮了起來,妄圖從更衣室內逃跑.

可惜,莎拉輕而易舉的就把她放倒在地上,然後從下面壓住了,看著身下不斷掙紮卻又無能為力的洛芙,她隱隱露出興奮的目光,連稱呼也重新變回了昵稱:"嘖嘖,這麼快就反彈了?我還真是高看了你,簡,真不敢相信我居然猶豫了這麼長的時間."

"求求你,別這樣,莎拉,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我……我……"洛芙終于開口徹底的求饒了,但莎拉明顯沒有聽進去,她的一只手已經順著洛芙大腿向上撫摸了起來,洛芙還穿著表演時用的校服,短裙輕輕一撈就被卷了起來.

"你……你要做什麼!別碰我!"下面傳來的觸感讓洛芙驚恐的大叫起來.

"艾德總是,你唯有臀部比我的要翹上一點,我很想知道到底翹在哪里!"莎拉咯咯笑了起來,右手一刻不停的往上游去.

"不不不,不要!不要這樣!求你!莎拉,求你!"

"別掙紮了,早在結束拍攝的時候我跟他們過,想要和你單獨在更衣室里聊聊,所以現在沒人會過來.而且就算過來了我也不會停手,想讓他們看到你現在這幅摸樣的話,那就盡的叫吧!"

不知過了多久,更衣室里面的聲音終于停住了,又過了片刻,一身簡單打扮的莎拉打開門走了出來,一副云淡風輕的摸樣,順了順頭發後頭也不回地邁開步離開.

而詹妮弗洛芙休伊特則衣衫凌亂的抱著胳膊,縮在更衣室的角落里半怨恨半恐懼的看著門口瑟瑟發抖.

和一些熟悉的人打著招呼,莎拉很快離開了攝影棚來到停車場,坐進自己的座駕後她才忽然得按住心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之前的鎮靜和淡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顫抖,激動的,興奮的,難以自己的.

"上帝啊……上帝啊……我居然……我居然……"她茫然地看著前面難念叨著,直到捧著臉蛋把腦袋深埋下去長長出了口氣才算勉強控制住了自己的緒.

就在這時,車窗忽然傳來咚咚的敲擊聲,一個高大的人影隨即出現在了旁邊,莎拉頓時驚叫了起來,如果不是正在車里的話,她可能已經跳起來了.

"怎麼了?像個受驚的兔子,難道我很像吃人的大灰狼嗎?"熟悉的調笑聲在耳邊響了起來.

"艾德?你怎麼來了!"莎拉看清楚了來者是誰後露出驚喜的神色,但馬上又因為想到什麼而了臉蛋.

"《校園風云》馬上就要封鏡了,而再過兩個月《我知道去年夏天你做了什麼》也要上映了,所以就過來看看你了."阿德里安笑著道,然後繞到另一邊打開車門坐進了副駕駛,饒有興趣的看著莎拉:"本來想要給你個驚喜的,但是中途耽擱了下,還好沒有和你錯過——發生了什麼不錯的事嗎?你現在這個樣子很可愛呢."

"嗯……其實也沒什麼……很普通的事……沒什麼值得好提的……"握著方向盤的莎拉盡量用平靜的口吻道.

"那麼,什麼樣的普通是,會讓你坐在車里如此長時間的長籲短歎呢?"阿德里安隨即笑著又問.

"原來你早就到了!"莎拉嘟起了嘴巴忿忿的瞪著他.

"我了,本來想要給你個驚喜,等你倒車出來的時候讓司機從後面攔住."阿德里安好整以暇的攤開雙手,"沒想到你坐進去半晌了都沒發動車子,所以我就過來了."

"那是因為我有些……我有些……"莎拉想要繼續為自己找借口,但看著阿德里安的眼睛很快變得呐呐的了.

猶豫了再三,她最終還是老實的承認了下來:"我剛才在攝影棚的更衣室里……找了個機會把詹妮弗……那個……那個……"

後面那句話無論如何都不出來,莎拉也為此漲了臉,在更衣室里的強勢摸樣徹底得連一絲影子都沒有了.

"哈,你終于下手了,"阿德里安哈哈笑了起來,他又怎麼可能聽不出她在什麼,"真難得,我還以為你永遠都下不了手呢,感覺怎麼樣?"

"嗯……我……不清楚……"莎拉轉過頭去期期艾艾的繼續臉.

"好吧好吧,那麼她最後變成什麼摸樣了?讓我想想,大約是把你推開後冷笑著"不過如此"這類的話,"阿德里安故意這麼道,"否則你怎麼會在車里發呆?"

"才不是那樣!"莎拉惱火的叫了起來,"我離開的時候,她正縮在角落瑟瑟發抖,我可是將她好好了一番!"

"嗯,看起來你從麗芙那里學到了不少東西呢,莎拉."阿德里安摸著下巴煞有介事的道,"不錯,很不錯,非常不錯."

這一本正經卻又略帶戲謔的話語讓剛剛還在自誇的莎拉宛如被捏住了喉嚨,頓時沒了聲音,臉蛋漲的通地看了他一眼,然後郁悶地轉過頭去.

"你把我教壞了,艾德."她悶悶不樂的道.

"嗯?"阿德里安眨了下眼睛,跟著無謂的聳聳肩,"好吧,是我不好,不該讓你做這些,原諒我好嗎?"

"不,我不是想這個,"莎拉急急道,"我只是……我只是……"

她咬著嘴唇最後歎了口氣,有些無力的靠在了駕駛位椅背上:"現在想起來,我就好像那些電影中的反派人物,有些冷酷,而且肆意妄為,但是……偏偏又……有些興奮……好吧,是非常興奮,有種很滿足的感覺……"

"很正常,每個人心里都有個魔鬼,而每個魔鬼都應該在適當的時候用適當的方式放出來一會,否則不斷積累下去遲早會爆發的,沒人能永遠壓制下去,"阿德里安伸手摩挲著她腦袋安慰的道,"你是個很好的女孩,莎拉,生活的苦難並沒有讓你變得偏激——好吧,有一點,不過你很快就改正了過來——你並不是什麼電影的反派,要認真起來的話,詹妮弗洛芙休伊特才是反派,而你,不過是在反擊."

他扳過她的腦袋,抵住了她的額頭:"我只是希望你能保護自己,莎拉,你將來可能面對更多的類似的事,你必須要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應對."

莎拉定定地看了他半晌,然後露出了笑容,用柔柔的聲音回答道:"我知道."

"很好,所以盡用洛芙練習吧."阿德里安在她腦袋上吻了吻.

"我就知道……"莎拉輕哼了聲.

"什麼?"

"沒什麼,我要開車了,願意陪我兜風嗎?"

"樂意之至."

雖然時間稍微長了點,阿德里安原本打算讓莎拉在結束《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做了什麼》的拍攝後搞定洛芙,沒想到最後拖拉到《校園風云》拍攝快結束的時候.不過總算她跨出了第一步,讓她在自己手中露出另一面真是件有成就的事,當然,也要注意不能太過火,現在莎拉畢竟還是很可愛很體貼的.

至于洛芙,要讓莎拉繼續用她練習的話,還得用些手段才行,只要價格合適她會願意的,阿德里安已經摸清了她的性格.

"知道嗎,你老爸我可是很厲害的!"阿德里安跪在床邊對坐在床上肉肉的家伙扮著怪臉,光溜溜的莉莉大笑著不斷拍打著床鋪,發出咿咿啊啊的聲音.

阿德里安花在女兒身上的精力可不比女人們少,馬上6個月大的莉莉現在已經能坐起並翻身了,不過要爬的話還得多多練習.阿德里安因為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以及典禮前後要處理的事而錯過了家伙首次翻身,實在是相當的遺憾.

"她的第一聲肯定是叫爸爸."阿德里安將女兒抱起來後這麼對凱特道.

"是嗎?"運動回來的凱特輕笑不已,一副勝券在握的摸樣.

她的身材已經徹底恢複到了最初,如果不是莉莉還沒有斷奶,早就參加新電影的拍攝了.

"那當然,我有那個預感."阿德里安完全沒有在意,將家伙舉到空中晃了晃:"對嗎,莉莉?"

莉莉仿佛不喜歡被舉得這麼高,嘴巴忽然扁了起來,眉毛皺在一起左看右看似乎快要哭出來了.

"艾德,把她放下來好嗎,你把她嚇著了."擦著汗的凱特提醒的道.

"怎麼會,這麼點高度就會嚇著了?再我可是將她……"阿德里安滿不在乎的道,話還沒完,液體便噼里啪啦的澆在了他的臉上.

雖然第一時間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他根本不敢動彈,只能閉起眼睛和嘴巴,家伙大概是憋的有些就,否則剛才不會一副要哭的摸樣,所以足足過了數十秒鍾才算完,于是阿德里安被液體從頭淋到了脖子,淋得滿臉都是.

凱特在旁邊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然後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嘴角也不斷,雖然她盡了最大努力來克制,但在阿德里安要開口什麼的時候,還是噗嗤一聲噴了出來,然後轉過身去拼命敲打著牆壁狂笑了起來.

完事的家伙大概是因為舒暢了許多,又看到媽媽的"高興"的樣子,頓時也嗚啊的快活地叫了起來.

阿德里安翻了個白眼,按捺住自己的緒,咬牙切齒看著狂笑不止的凱特問道:"笑夠了……啊!呸呸!"

如此一來,凱特笑得更加囂張,家伙也火上澆油的不斷叫著揮舞著胳膊腿.

"凱特!"直到阿德里安提高了聲音後,笑得眼淚都出來的凱特這才控制住了自己緒,喘息的道:"好吧……我……我馬上找……合適的毛巾……"

著一邊聳動著肩膀一邊來到門口,叫過來一個女傭,不解的女傭在看了看房間里的況後,隨即明白了女主人為什麼會笑成這個樣子,事實上就連她也忍不住想笑.

"等等,別拿毛巾,拿相機過來."阿德里安忽然大喊了起來,因為嘴巴張得大了,又有些液體流了進去.

"你要……相機……做什麼?"凱特苦忍著自己的笑意,漂亮的臉蛋都快變形了.

"當然是把這個場景拍下來,這可是難得的證據."滿頭液體的阿德里安這麼道,然後抬起頭來看著拍著手喜笑顏開的家伙冷哼了聲.

"證據?"凱特不解的問道.

"好了,快去!"阿德里安也不解釋,"幾天前去公園時拿的相機還有不少交卷,快點拿來,我的手都要舉酸了!"

雖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麼,凱特還是讓女傭很快拿來了相機,然後從各個角度將濕著腦袋舉著莉莉的阿德里安的形象拍了下來.

"我們的女兒將來一定會成為大人物的,"沖了澡擦著腦袋的阿德里安從浴室里出來後這麼道,"才幾個月就能澆我一腦袋,而且還澆得如此坦然."

"所以你就拍照留念了?"撩起衣服喂奶的凱特笑著問道.

"不止是留念,這是證據!等丫頭長大後,我要她知道,為了她我吃多少苦頭的證據!"阿德里安振振有詞的道.

"證……證據?"凱特張大嘴巴哭笑不得的看著他,"你難道要跟你女兒計較這些?"

"怎麼能是計較,我只是想讓她明白,她有多麼的頑皮."阿德里安雙手一攤.

凱特不由翻了個白眼,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嗎?

聽起來這似乎是個玩笑,可阿德里安還真就這麼做了,這張照片始終放在他上衣口袋,在莉莉慢慢長大成為亭亭玉立的少女,進入叛逆期後總少不得要抓住機會和父母針鋒相對,每當這個時候,阿德里安就會把這張照片掏出來擺在她面前.

"看看,我的女兒,你是多麼的頑皮,我又是多麼的體諒你."他總是這麼,用詠歎調的語氣,帶著惡作劇般的笑容,完全不像一個父親.

無反駁的莉莉每次都會郁悶抓狂的大叫:"我恨死你了,爸爸!你是個壞蛋!爸爸是壞蛋!大壞蛋!"

上篇:第一百一十三章 結果子了     下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覺得我可以接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