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04 自殺身亡?  
   
004 自殺身亡?

"夫人……啊……"

正在全力推著大木桶滾動的云兒,被凌軒洛突然一聲嚇到,手一松,木桶倒回,剛好壓倒腳上,痛的反射性的叫了起來.

"有沒有怎麼樣?"自己突然出聲讓她腳被壓倒,凌軒洛基于道義出口問著,然後走在她身邊,幫她將木桶推開,邊推邊皺眉,這副身子真弱,自己以前別推了,就是一腳踢飛也是輕而易舉的,現在居然連推動一個大桶都還覺得吃力,對這身體的不滿更是到了極點.

"沒,沒怎麼樣,夫人,奴婢自己來就行了!"感動的看著凌軒洛,這樣的主子她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笨手笨腳沒有招到責罰,反而還問自己有沒有怎麼樣,在她的認知,就只有自己的奶奶這樣對自己好,一種被關懷的激動油然而生,眼噙著水霧,臉也漲的通.

而在凌軒洛這里直接認為是木桶壓疼了腳,才痛的要哭,"算了,你進來,不用管這個了."

氣惱的走進門,這不是天下第一富嗎?難道還連一個傭人都請不起?也摳門都了極點吧!

云兒看了看已經擺在門口的大木桶,咬咬唇,緊跟著走進去.

"云兒,你剛剛是不是告訴我漏了什麼?"危險的眯起眼,雖然不談論主子是非是下人的本分,但是自己開口問了還對自己瞞著的人,趁早要清除!

危險的神,寓意十足的語氣,讓云兒剛剛還通的臉刷的一下變白,又'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奴婢不敢,夫人明察,奴婢知道的已經都告訴夫人了!"

兩手撐在地上,不敢抬頭看凌軒洛的臉色,的身子不住的顫抖著,夫人剛剛的眼神一瞬間好可怕,好像自己赤,身裸,體的被看的透徹一樣,雖然她確實什麼都沒有隱瞞,因為她才進莊子不足一月,知道的事自然少.

凌軒洛沉默的看著她半晌,"起來吧!"

看著面前這比自己了一半的女孩眼中的害怕,直直的看進她的眼里,歎了聲氣,:"以後不用跪我,在我面前也不用自稱奴婢,我不愛聽!"

雖然她霸氣囂張慣了,但是,這老是對自己跪來跪去的,她看著不順眼.

"奴婢不敢!"惶恐的著又要跪下去.

"你要敢跪,我就敲碎你一雙腿,割了一雙耳朵,反正長著無用!"聲音極盡輕柔,但是里面認真的味道卻不容忽視,不聽主子話的人留著何用!

而云兒則還沒跪下去,就被凌軒洛的威脅嚇住,腿半彎著,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見狀,凌軒洛擺擺手,"算了,算了,至少在我面前不用這樣,其他地方隨你!"

"我渾身酸痛是怎麼回事?"一手繞過肩頭,按著背後的酸痛處,自己都不是原來的自己了,為何還會一身酸痛?

"這……這……"云兒已經自動搭在凌軒洛肩頭按摩的手頓住,苦惱的不知道該如何.

透過銅鏡看著云兒勃然變色的臉色,凌軒洛臉色平靜,"云兒,忘了告訴你,不要試圖對我隱瞞什麼,否則……哼……"

否則之後不用她,她多的是手段讓人生不如死.

云兒臉色變了幾變,最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銅鏡里夫人平靜的臉,對上那雙了然的眼,心中一驚,那刻,對凌軒洛的敬畏便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上.

"夫人昨天從風閣上摔了下來,一直昏迷到今日,所以……才會覺得身子酸痛."

風閣摔了下來?腦海里立刻想起了那個男人的話.

"下次如果要自殺,麻煩你選一個高一些的樓!"

原來如此,那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里?難道,這具身體本來的主人已經死了,而自己則是個從二十一世紀誤打誤撞的撞進了這具身體里面?

只是這具身體為何要自殺?自己娘家控制這當今的水運,雖然自己並不知道具體怎麼樣,但是照她的理解,能控制一個王朝全部的水運,沒有一定的權勢金錢地位,絕對是不可能的,而現在夫家又是第一富,這簡隨心有什麼想不通的,要去自殺?

"當時只有我一個人?"自殺還是謀殺還值得她去推敲.

上篇:003 借尸還魂?     下篇:005 孤立無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