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06 怒火中燒  
   
006 怒火中燒

"對!"

她想出門了解一些關于這個時代的資訊,再順便做兩套方便的衣褲,裙子讓她穿著很不爽.

"可是……夫人,這……"云兒猶豫著,夫人這樣子上街,要是被莊主知道了怎麼辦?而且,她這幾天聽到的流蜚語對夫人的中傷那麼大,她不想讓夫人聽到.

"夫人,您現在身子還沒有恢複好,而且,莊主……莊主不讓您出門!"

"什麼?"不可思議的瞠大眼,她是他夫人,不是他囚犯,就這樣把她給軟禁?

"他媽的混蛋,什麼東西,敢軟禁老娘,等老娘養好元氣,不把他扁的連他媽都認不出來,老娘就跟他姓!"越想越生氣,自己簡直就是窩囊透頂了,被人半死不活的在這里晾著,連基本的人生自*都沒有了.

"夫……夫人,莊主……莊主他沒娘了!"云兒聲的著,夫人現在的火爆性子她見識過好多次了,但是在她怒火勝的時候,心中依舊有些怕怕.

"沒娘?"凌軒洛一愣,轉而嘴角嘲諷一掀,"也對,就算有娘也被他氣死了!"

越想著越窩火,轉身從梳妝台上摸過來兩張圖紙,又從首飾盒里拿出幾樣首飾,一起遞給云兒,"把首飾去當掉,然後照圖紙每樣做兩套衣服."

看著云兒不解的眼神,繼續:"我知道可以去帳房領錢,但是,我不想他們知道."

衣服是照著現代的練功服和平日方便的褲裝來做的,這樣方便她練武以及日後的行動.

等云兒出門,凌軒洛閑不住的在房內轉悠了幾圈,如同一頭受困的豹子,云兒幫她梳好的發髻,被她幾把將發簪扯了下來,任由三千青絲落于肩上,背上,嫌棄的看了一眼,要不是云兒千交待,萬交待,她恨不得一剪刀把它給絞了.

打開櫃子,隨手扯出一件衣服,"撲哧"一聲,直接撕下一縷布條,將腦後頭發攏到一塊,用布條狠狠的綁在,媽的!古人沒事找事,頭發留這麼長,干P啊!

最終氣惱的一踢木凳,摔門而出,媽的,再在這房間呆下去,她非悶死不可!

滿肚子的怒火沒地方出,直直的走到後院,寬而空曠的院子里,一個渾身纏著布條的"人"站在那里,凌軒洛走上前,什麼都沒有,對准了狠狠的就是一拳.

"澎……"的一聲悶響,那"人"卻沒有倒,只是轉了一個圈,再細細觀察,原來只是凌軒洛做出來的一個木人樁以便練習拳擊.

狠狠一拳後,嘴角微微抽搐一下,什麼破爛身子,這麼一下居然還破皮,拿起一旁的布條,慢慢的纏繞在手上,並非她怕疼,只是懶得聽云兒那丫頭的碎嘴,嘮嘮叨叨的堪比老太婆,之前怎麼就沒有發現她有這個特質.

雙腳跨開和肩寬,將裙擺挽起在側邊打一個結,毫不在意的露出自己光裸玉潔的兩條白玉腿,架勢擺開,看著眼前的木人樁,完全的將它想想成黑家那位"老大",一拳接著一拳毫不留的揮上去.

"打死你個死人頭,讓你不准我出門!"

"媽的!打扁你鼻子,讓你高傲!"

"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讓你拽!"

……

每上一句就狠狠的揍上一拳,好像要借著拳頭的揮動將心中郁結之氣全數揮灑出來一樣,自己這是虎落平陽被犬欺,龍游淺灘遭蝦戲,他最好祈禱不要被她找到報複機會,否則,她一定會讓他嘗嘗被控制人身自*的滋味!

拳拳帶風,凌軒洛不知疲憊的一拳接著一拳的擊打著木人樁,滴滴熱汗順著額頭滑下,沿著光潔的臉龐,再順著尖尖的下巴落下,幾縷滑落的秀發汗濕的貼在脖子上,眼神狂熱而又執著的盯著不斷砰砰作響的木人樁.

不知不覺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奮力揮拳的人終于在最後使勁的一揮之後,收回兩只酸痛的手臂,拆掉布條,嫌惡的看了看自己一身汗濕的衣服.

滿身大汗,不洗個澡怎麼成,人不餿才怪,直接繞過幾個少人走的走廊,來到一間大大的房間面前,氤氳的水汽從窗戶縫里冒出來,雖隔著一段距離,但已經感覺到濕潤溫暖之氣了.

嘴角扯了扯,算是笑了一下,她無意當中發現了這個溫泉池,反正她觀察了兩日沒有人用,堂而皇之的直接當成了她專用的浴池了,也省的云兒滾那個大木桶.

踏足進門,邊走手已經在邊解衣服,渾身的汗,極不舒服,她迫不及待的想跳進去淋漓盡致的洗個痛快.

人剛到池子邊,身上的衣物也剛好解開,順著肩頭滑下,細膩白,皙的肌膚立現,深深吸一口氣,一個媲美專業跳水運動員的入水姿勢,直接如同一條美人魚一樣躍入池中……

黑澤伸出手揉了揉眉心,楚家的人還真是難纏,沒有想到,想買他們的陶瓷居然那麼難,他們的瓷器對西部來絕對是寶,但是怎麼樣才能拿到楚家的瓷器全數的購買權呢?看來他要另想辦法了.

又揉了揉肌肉僵硬的肩頭,動了動快僵掉的脖子,"咔嚓,咔嚓"骨骼脆響的聲音引人發噱,該去好好泡一個澡來放松一下了.

剛踏進他的專用浴室,細微的聲音讓他一愣,俊臉一下就冷凝下來,管家怎麼當的,從來不准人踏進的地方居然進了除了他以外的人!

當目光接觸到池邊那一堆明顯是女性衣物的東西的時候,臉更是冷到了極點,居然是女人闖進了他的領地!

"嘩……"平靜的池水突然一下泛起水花,一個人如同一條美人魚一樣從水中鑽出,頭狂野的晃動著,水珠一粒粒如同斷線的珍珠一樣四散而去,白皙的肌膚在氤氳的水氣中散著柔和的光芒,高昂的頭剛好露出好似天鵝優美的頸脖,眼兒正閉著,鼻端微微的聳動著,好像正享受著這一切.

順著優美的頸部曲線再往下,喉頭一緊,白花的兩團嫩肉在清澈的池水中盡顯,纖細的腰肢,神秘的三角地帶……捏捏拳頭,眼神暗了又暗,她居然什麼都沒穿!

"誰!"

上篇:005 孤立無援     下篇:007 再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