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07 再次相遇  
   
007 再次相遇

"誰!"

泡進溫暖的池水中果然是舒緩身體的最好地方,浸在溫泉里,如同孩子在母親肚子里一樣,舒適的想歎息,直到胸中的那口氣憋到殆盡,才猛的一下從水里鑽出來,頭甩了甩,一粒粒水珠從臉上,發上,劃出一道道拋物線,重回到池中,閉眼,昂頭,將心中的愜意化成喉間的一聲滿足的嘟噥.

突然,一種被人正關注的感覺襲上全身,身上每一根汗毛都在警戒,眼猛的一睜開,下意識的對著感覺到最盛的地方一喝.

"誰?!"

轉頭一喝,愣住的是兩人,是她?眼里的溫度迅速褪去,只剩下一片冰冷刺骨,居然是這女人!

凌軒洛也愣住,站在池邊的人只穿著一條白色的裘褲,露出一身精壯的肌肉,心中暗暗吹了一聲口哨,練的很好的身材!再往上,堅毅的下巴,緊抿的薄唇,挺直而堅定的鼻梁,極具個性的劍眉上揚,平均的占據了飽滿的天庭兩端,而那雙狹長深邃的黑眸里閃動著強烈的厭惡!

厭惡?不錯,那眼里閃動的正是厭惡!

這人是誰?為何會出現在這里?而且,眼里對她毫不掩飾的厭惡從何而來?

"誰准你來的?"怒氣直逼池中的凌軒洛,這女人居然敢到他專用的地方來,吃了豹子膽嗎?

耳熟的聲音讓凌軒洛心中一激靈,冷冽如霜,充滿厭惡的聲調正是她醒來的時候聽到的,這人?是簡隨心的老公!

渾然天成的領氣息,俊美邪魅的外表,健碩挺拔的身材,他確實有自傲的本錢.心中對簡隨心這老公簡單的下了評價,同時,心中的那條警覺線在不斷的拉緊,靠她這二十多年練出來的敏銳直覺,這個男人,是非常危險的人,更是讓她心中充斥著一種莫名的興奮,如若是以前,她絕對要去挑戰一番,但是現在……她還沒有挑戰的本錢!

"相公……"嬌軟無力的嗓音,任誰聽了都會酥了身子骨,尤其是叫你的人正一絲/不掛的站在水中,眼含盈盈秋波,一臉嬌羞的看著你,恐怕是聖人,也忍不住犯錯吧!

這就是凌軒洛的另外一個本事,善于偽裝,演什麼像什麼,她雖然脾氣火爆,但是,計謀心機絕對不會比任何人低,否則她也不能在人吃人的黑道上混出豹神的名號.

只是,池邊的人僅僅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又轉瞬即逝,恢複剛剛的冰冷,刺骨的視線好似要將凌軒洛直接凌殺在水池中.

"簡隨心,滾回你的房間,髒了我的池水!"

"相公,夫妻間還分你我嗎?想來相公定是很累了,不如讓為妻幫你擦擦背."聲音愈加賢惠,甚至在齊胸的水中,漸漸向黑澤靠近.

黑澤看著盈著笑向自己靠近的簡隨心,沒有像以前那樣被他冷眼一瞥就龜縮回房間的懼意,臉緊繃,心中甚至有一種荒謬的想法,這人不是簡隨心,只是一個長的和她一模一樣的人.

"簡隨心,你又玩什麼把戲?"眉頭微乎其微的皺起,鳳眼中閃動著莫名的詭異風云,深幽的顏色讓凌軒洛看不出來他心中在想什麼.

又?凌軒洛敏銳的抓住這個字眼,意思是以前他上過簡隨心的當?有意思!

無辜的眨眨眼,甜美的笑容掛在臉上,"為相公服務不是為妻的責任嗎?"

"是嗎?"黑澤薄唇扯出一個沒有溫度的笑容,卻讓那張臉更顯邪魅,褪下裘褲,探足入池中,"既然這樣,那為夫恭敬不如從命,夫人是否該一路服務到底呢?"

"什麼?"凌軒洛有點呆愣,突然的轉變讓她有點轉不過來,剛剛不是還一臉厭惡嗎,現在怎麼……

不斷接近的男性軀體更是沖擊著她的大腦,手悄悄在水下狠狠的掐大腿一下,用力程度直接逼出了眼內的水霧,凌軒洛,你爭氣一點,什麼男人身體沒有見過,居然還會失神,丟人不丟人!

沒錯,黑道上混的日子,沒有人來在乎你是男人還是女人,靠的是拳頭,是腦袋,活下去才是勇氣,男人的赤,裸身體她見多了,這些之于她來,只是一個獵物,引不起她任何的興趣.但是今天,奇異的,她竟然會有一點口干舌燥的感覺.

"既然你要盡當妻子的義務……"著一頓,邪氣一笑,猿臂一伸,直接將一臂之遙的凌軒洛拉近自己的懷中,兩具赤,裸身體緊緊相貼,頭慢慢低下,溫熱的呼吸呼在凌軒洛耳邊,聲音帶著些微沙啞的誘惑.

"那為夫怎麼能不成全你!"

迷糊:呃.今天和明天,迷糊和同事去海邊,所以,可能明天更新會晚些,大約傍晚時.

上篇:006 怒火中燒     下篇:008 咬碎銀牙,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