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09 虛偽已對  
   
009 虛偽已對

"你不是簡隨心,你究竟是誰?"

心中一驚,面上卻裝做不解,眨了眨水眸,定定的看著黑澤,"夫君,我不是隨心是誰?夫君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大夫."

著再次動了動手,哪知,依舊半分也動彈不得,疑惑的看著黑澤:"夫君?"

"是嗎?你真是簡隨心?"眼底帶著莫名的詭異風云,讓凌軒洛看不清楚他心中的想法.

果真是一個可怕的男人,若是平常人恐怕早已經嚇的腳發軟了,偏偏,現在的是凌軒洛,一個不知退縮為何物的瘋狂女人.

"我當然是簡隨心啦,夫君難道連自己的妻子都不認識了嗎?"雖然的委屈十足,但是,話中卻含有莫名的諷刺,相處了一年的妻子,居然還會懷疑.

"哦?"劍眉一揚,緊抓凌軒洛的手沒有絲毫的放松,反而慢慢再度收緊,邪魅的臉再次湊近,只差鼻尖對著鼻尖了,彼此呼吸著對方溫熱的氣息,聲音雖柔卻帶著未知的危險,"如果你真是簡隨心,你該知道,你二弟根本還尚未娶親,更應該知道,你娘親早在你出世的時候,就已經因為生你難產而死了!更重要的是,簡隨心根本沒有這樣和我對視的膽量!"

輕柔的一句話,對凌軒洛卻如同晴天霹靂響在頭頂,轟隆隆炸的直讓她腦袋發昏,但是,現在不是昏的時候,如果現在她自亂了陣腳,以後的日子恐怕不是難過來形容了.

委屈的咬咬唇,秋水明眸里水霧漸顯,頭低下,又怯怯的抬起,聲音帶著隱隱的哭音:"夫君……夫君……"

抽噎聲漸漸加大,瘦弱的肩頭甚至開始在微微的顫抖……

"我……我忘記了,我所有都忘記了……嗚嗚……"顫抖的聲音透著對腦里一片空白的恐懼,若不是雙手在黑澤的手中,估計要不知所措的絞動了.

"忘記了?"挑起一邊劍眉,表是十足的不信.

"是,那天醒來,我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我姓什麼,不知道我叫什麼,甚至不知道我身在何處,若不是云兒告訴我這一切,我不知道你是夫君,不知道我自己姓簡,是你的妻子……夫君,我真的忘記了,所有都忘記了."帶著聲聲的抽噎,頭不斷的搖晃,眼中的水霧終究積累成多,慢慢的從眼角滑下,梨花帶雨的樣子莫名的讓黑澤心里一緊.

晃晃頭,甩掉心中這莫名的不該有的感覺,眼如同一頭獵鷹一樣盯著凌軒洛,好像要從那張臉上看到任何的蛛絲馬跡一樣,但是他失望了,什麼都沒有,只看到了一串串如同珍珠一樣滑下的眼淚,不斷的滴落在水池里,漾起層層漣漪,眼里清澈如溪,彷徨無助的樣子甚至讓他不自然的想起,如果她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那麼,這麼多天,她怎麼過來的?

"夫君……"怯怯的聲音打斷了他不該有的緒,眼一凜,又成了原來的冰冷之人,暗自在心中嘲笑自己,黑澤啊黑澤,你居然對這女人還有憐惜的緒,難道不怕再耍一次嗎?

"云兒是誰?"

透過淚水看著黑澤,但是,那詭異莫名的黑眸如同一潭波瀾不驚的碧水,絲毫看不出來他到底怎麼想.如果現在在問云兒是誰,是不是代表他有些相信了呢?畢竟他原來的妻子的個性懦弱,不可能對他撒謊.

"云兒……云兒是我醒過後,侍候我的丫鬟."手心漸漸沁出薄汗,這男人的眼太可怕,好像一切都明了一樣,她這次真是棋逢對手了.

就在她心中不斷揣測的時候,黑澤卻突然放開了她的手,眼里甚至有一抹她以為自己看錯的心疼,將她輕輕帶入懷中,手在凌軒洛背後輕輕的撫,摸著,好像要將她那些害怕都抹去.

"那你怎麼不給我呢,這些我不該知道嗎?"

心里松一口氣,看來,這黑澤看來是相信了她的話,雙手柔順的繞到黑澤腰後圈著,盡管心里巴不得他永遠不要來理他,卻依舊的委屈的著:"可是夫君整天都好忙,我不想打擾了夫君."

"心兒的事,怎麼是那些事可以比的呢,這劉管家也太失職了,發生這麼大的事居然都不通報一聲!"

聽著怒氣十足的話,凌軒洛反而沒有放松下來了,警惕的那根弦又開始拉緊,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她記得這人出門的時候是吩咐劉管家,跳樓自殺那種事不要打擾他吧,現在卻將汙泥一下都染到劉管家頭上,究竟是什麼目的.

"心兒,明日,你搬到松園."

"松園?"松園是哪里?

臉下的胸腔震動幾下,黑澤笑的寵溺,"看來你真的忘記的徹底,松園是我住的地方,明日搬過來吧,這樣我不放心."

急抬起頭,什麼?搬去和這男人住!她又沒吃撐到!

"夫君,我……我還是喜歡現在的地方,那里沒有人打擾,我……我害怕別人……"著再往黑澤懷里縮了縮,害怕彷徨之態盡顯.

拍拍她的背,黑澤安慰著,聲音卻毋庸置疑,不容反對,"不怕,我會吩咐他們別去打擾你,而且有我陪著你.明日我會讓云兒將你東西准備好."

"那……好吧!謝謝夫君!"不忘抬頭柔柔一笑,又柔順的靠在他的胸膛上,心中卻忍不住疑惑,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上篇:008 咬碎銀牙,忍!     下篇:010 動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