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13 試探  
   
013 試探

凌軒洛盡量用淑女般的步子走回黑澤的房間,先才剛進來,就被劉管家請到黑澤的書房,還未來得及觀察,趁著這下空閑,至少要先打探好自己處身的環境.

推門而入,一陣清風迎面而來,伴隨著窗簾翻飛,踏入門內,反手關門,原來是與門相對的窗戶正開著,走過去,首先入目的竟是位于兩旁的兩棵參天松樹,茂密的枝葉遮住了炎炎的夏日,黑澤的臥室相對于其他的房間比較高,難怪,涼風習習.

向下看了看,不免皺皺眉頭,有點高了,或許對以前的她來,這點兩層樓的高度算不上什麼,但是對于現在的她來,這高度,她要是跳下去,不骨折才怪!

再向兩顆松樹望去,最低的那顆枝椏都離房頂好一段距離,隱匿人恐怕是不行.算了算窗戶到松樹的距離,兩丈有余,斷不可能從窗戶躍過去.

這樣的環境,除了她會功夫,否則,出路就僅僅是剛剛上樓那一處了.

閉上眼,歎口氣,還真是個絕境!

背靠在窗欞上,環視著室內,挑挑眉,黑澤不是天下第一富嗎?為何房間如此簡潔,沒有奢侈的裝飾,更別名貴的用品了,整個房間只能用一個乾淨的徹底來形容,一張桌子,兩條凳,除去幾個放衣物的櫃子,再也找不出其他的東西,房間內室僅僅用一排珠簾隔住,隱約可見一張大大的床……

這就是黑澤的臥室?嘴瞥了瞥,她不予置評.

"咦,這不是黑夫人嗎?"一聲帶著些微調侃味道的話傳來.

不動聲色的立直身子,轉頭看向發聲的地方.只見一男子站在松樹之下,一身白衣纖塵不染,輕佻的眼角帶著絲不正經,正滿臉笑意的看著她.

這人?他怎麼會到這個地方來,照她的理解,普通人不可能靠近一莊之主的臥室,這種屬于個人的范圍內吧.

臉上猶帶著淡淡的暈,兩眼有著驚慌失措,好像難得的放松表被人看到極其不好意思一樣,僅僅看了他一眼,又極快的低下頭,聲的叫了一聲:"三莊主好!"

"呵呵……剛剛一直閑晃著,沒有想到居然到這里來了,叨擾了還真是不好意思."雖然著不好意思,但是,那臉上可絲毫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三莊主客氣了."依舊低著頭,希望這人可以識趣的快走.

偏偏,解弄星好像完全看不懂她的尷尬一樣,依舊一臉興趣的看著她."黑夫人一個人想必也無聊,解某也剛來,黑莊如此之大,據景色也各處各不相同,不知夫人是否方便帶領在下參觀一下呢?"

一臉迫切希望的樣子,嘴里的誠懇,有模有樣,誰不知,黑莊他參觀上數回,跟逛自家後花園一樣,估計比簡隨心本人還知道的詳細.

"這……這……"凌軒洛向後怯怯的望了一下,然後才著臉,低著頭,聲著:"夫君還在看賬本,不如,我請莊子里的下人帶三莊主參觀."

"這樣啊,既然夫人不方便,那我還是自己閑逛一下吧,夫人,打擾了."邊著,淺笑的躬一下身,而後隨性的邁開步伐,離開松園,嘴角一直噙著有趣的笑,黑老大的娘子,很有意思!若非他親眼看到她的變臉,恐怕這個時候,又被迷惑過去了,呵呵……生平第一次看走了眼,不可喻,她,挑起了他的興趣!

而凌軒洛卻攸的一下冷下了臉,就算她在不懂古代到底是怎麼生存,但是好歹也有耳聞,女子和男子之間,不可能如此深交,更何況,她現在的身份是已婚婦人,這解弄星究竟是何等居心?表面介紹是和黑澤的泛泛之交,實際呢?恐怕沒那麼簡單了!真當她孩耍嗎?

"簡隨心!"未回頭,身後卻傳來怒氣十足的聲音,黑澤?

急忙惶恐的回轉身,哪知腳步一下轉的太快,踩到了裙角.

"啊……"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摔倒在地.

黑澤冷著臉,站在門口不為所動,絲毫沒有上前扶起的意思.

雙手揮舞著,想抓住任何可以扶住身體的東西,終于,揮動的手抓住了窗欞,好不容易穩住身子,慘白的臉,驚恐的表,足以明她嚇的多慘.

"夫君……"緊抓窗欞的手趕緊收回,放在身體兩側,兩眼想看,又不敢看黑澤,咬了咬下唇,最終還是只叫了聲夫君,再也沒有什麼.

"簡隨心,我只是這麼一會兒不在,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跟著別人走嗎?"邪魅的冷顏烏黑如同風雨欲來之勢,冷清的黑眸中聚集著風暴,出口的話不再是溫柔款款,難聽的話絲毫不考慮聽的人感受.

撒票時間*

凌軒洛猛回身,眸綻森芒,瞪著台下那一群看官沉聲厲喝,"看文不撒票,不留,讓老娘白演出這麼久!"

書桌後的黑澤,懶洋洋的看著手中的賬冊,聽見凌軒洛的話,才嘲諷的勾起嘴唇,漫不經心的著,"你丫也就一白演出的命!"

而後,對凌軒洛的怒瞪視而不見,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勾魂笑意,兩眼'深’的看著台下的看官,醇厚如同酒般醉人的嗓音,慢慢飄散而出:"不留撒票是吧,很好!我一會兒會差人送上一份'大禮’."

邪眸內精光乍現,那含笑的表,怎麼看,怎麼有些陰……

上篇:012 棋逢對手     下篇:014 誣賴對上胡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