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惑妻》 032 利益分析  
   
032 利益分析

凌軒洛看到黑澤的時間並不多,每每只是在餐桌上才有機會見到他們,他倒是依照了當初的承諾,無特殊況,必定會回來陪著她一起吃飯.

但是,一連好幾天,都見他和解弄星神雖然沒有什麼變化,但是還是敏感的感覺到其中的郁結之氣,看來是和楚家的合作,並無他們想象的順利,想來,也還有劉總管還沒有查到楚家的合伙人以及楚家少爺失蹤這幾天的所在吧!

現今倒不會無聊,因為,拜他們喜歡吃飯時候討論事的"好習慣"所賜,她倒是知道不少的事發展,只是,奇怪的是,解弄星不知有意還是無意,倒是老喜歡問她的意見,就像現在……

"楚若風既然提出了將折價五成提供給我們上等精致瓷器,但是唯一的條件就是我們所得盈利的三成得歸他,不得不心思慎密,眼光長遠,夫人,你覺得呢?"一臉淺笑看著只是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一心一意吃著飯的凌軒洛.

細嚼慢咽的將口中的食物嚼碎,咽下,才抬眼看向看不出意圖的解弄星,淡淡一笑如同春風拂面般清新,"生意上的事,我們這等婦道人家豈會清楚,解公子是,自然就是."

輕柔的嗓音乖巧至極,巧妙的將問題又反踢回去.

解弄星不介意的笑了笑,倒也沒有什麼,只是黑澤看了凌軒洛一眼,某種閃過某種莫名的光緒,徐徐開口:"心兒有什麼看法,也不妨直,現在是一家人坐著吃飯,閑話家長,況且,心兒在閨中已經跟著老爺子,自然虎門無弱兵,我也想聽聽心兒的看法."

聽到黑澤的話,凌軒洛愣了一下,向來是解弄星和她搭話之時,他都扮演的聽眾角色,甚少主動提及,今日怎的……?心里千思百轉,臉上卻笑靨如花,他話的如此明明白白,自己若再是推脫,只怕會引起他更深的疑慮.

當下將手中象牙白筷擱置于白玉碗上,整了整思緒,才徐緩開口:"楚家少主既然提出這個要求,目光當然不可謂不遠大,當然也許這和那位幕後的合伙人有關系,楚家的瓷器向來是王公貴族所指定的瓷器,瓷器的品質這些毋庸置疑,但是,他們的售貨的環節卻比較弱,所以,才會借助我們的手,只是……"

頓了頓,看著兩人都一直盯著自己的視線,宛然一笑,"只是,不能否認,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降低了五成的售價給我們,在這方面我們已經節約了五成的成本,三成的盈利給他們,看起來是我們得到的利益多,只是,誰都知道,轉手一賣,這其中的利益兩位比我更清楚,呵呵……楚家少主好厲害."

誰知道她雖然贊著楚家少主,實際是在贊自己呢,古代的生意很少有這樣生產家,賣家聯手同營的,要麼就是一條龍服務到底,要麼就是生產出來,賣給店家就不管了,楚家只是在燒窯方面遙遙領先,但是在銷售方面確實是一個弱項,如果和天下第一富的黑澤聯手,相信這強強聯手帶來的利潤是相當的驚人.

眼中的璀璨光芒讓黑澤看的不滿,眼睛微不可及的眯了一下,沉穩的開口:"心兒是建議我們答應楚家的要求?"

"呵呵……答應,為何不答應?但是,答應之余,同時還有一個條件!"重新拾起象牙筷,看著一桌子的菜,咬唇,仿佛在猶豫這一筷子要往哪一個菜盤里面夾.

黑澤沉默等待凌軒洛繼續,而解弄星卻等不及,凌軒洛的話已經勾起了他的興趣,生意場上大多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沒有想到深鎖閨閣的凌軒洛居然能分析的這麼透徹.

"什麼條件?"終究忍不住,見凌軒洛依舊一雙筷子遲疑的沒有落筷,忍不住催促著.

話音落,凌軒洛的筷子也剛好落于一片鱸魚片上,輕夾于碗里,抬頭看向急迫的解弄星,他終究比黑澤少了那麼一絲耐心.

"條件就是,楚家賣給我們的瓷器必須是獨一無二的,除了我們,整個陶瓷市場不能出現第二個!"

音落,黑澤依舊沉穩如山,只是眼中的光芒漸盛,複雜的看著凌軒洛,他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有人和他同樣的想法,心中對凌軒洛更是另眼相看.

而解弄星則是吸氣,賣東西,只要有人買,就賣,這是現在的商家共同的理念,他萬萬沒有料到,凌軒洛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不過,他也是聰明人,轉瞬間就明白了凌軒洛的意思,當所有王公貴族所用的瓷器只有他們一家來賣的時候,當他們所賣的瓷器是獨一無二再無相同的時候,那背後的利潤,代表的巨大的利益,恐怕是他現在都無法估量的.

"黑老大,祝賀你!"舉杯,滿臉笑的看著黑澤,既是祝他這次又會滿載而歸,也祝賀他擁有如此的一塊美玉,他這次是服了這女子,但是,對她的興趣也相對的越來越厚了.

帶笑的眼看向視線又重回餐桌的凌軒洛,感興趣的光芒漸厚……

凌軒洛恍若未覺的吃著她的飯菜,將聚集在自己身上的兩道灼熱視線置之不理,她今日又踏出了一步,相信黑澤他們現在想忽略她都不行了,她離自己的夢想也越來越近了.

是夜.

夜深人靜.

松園,黑澤臥室之內.

黑澤文中如山的坐著,看著推門而入,僅著一件素色單衣的凌軒洛,臉色在搖曳的燭光下顯得神秘莫辨.

警覺到房中有人,踏進房門的步子迅速回撤,抬頭看向房內,奇怪的挑挑眉,平日里他都睡在旁邊的偏房,今日,他今日怎麼沒走?

看到是他了,收回的步子又繼續向前邁,一邊笑道:"夫君今日怎麼還沒歇息?"

察覺到凌軒洛之前的動作,深幽的黑眸一斂,轉瞬又恢複正常,聲音平穩,低沉:"夫人不也同樣還沒有休息嗎?"

"呵呵……正要安歇,沒有料到夫君還在?"下之意是我要休息了,你可以滾了.

哪知,黑澤卻驀的揚起一抹笑意,站起身子,"既然如此,那安歇吧!"

只是,修長的身形並沒有往門外走去,而是掀起珠簾,朝里面的那張大床而去.

凌軒洛愕然,他什麼意思,今日想睡這里了?

上篇:031 君子之約     下篇:033 相安無事